您的位置 :首页侦探推理›诡异事件
诡异事件

诡异事件立毒

标签: 侦探推理 王平 陈杰
因为一张彩票,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状态:连载中 时间:04-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八章


第八章
  “他妈谁啊!”里面的男人冲门口嚷嚷了起来。
  我急中生智,“送外卖的,快开门!”“妈的,老子什么时候要外卖了,你他~妈谁啊!”张总打开了门来,骂骂咧咧的撑着门瞪着我,要不是里面的女人没穿衣服的话,他肯定已经推开门出来打我了。
  “我就是送外卖的,你还要不要了!”我也冲他嚷了起来,借助他胳肢窝露出来的缝隙,想要看清楚里面女人的长相。
  “送外卖的这么嚣张,你外卖呢,在哪里?”张总狐疑的看着我,不过我也不心虚。
  “你还没给钱呢,外卖当然还没送上来了,二十块谢谢!”我伸出了手来想要钱,不过我的眼睛还是在往里看,还是没有见到那女人的样子。
  “啥,一份外卖二十块,我在外面吃从来都是十块钱的!”张总骂骂咧咧的不肯掏钱,不过他的话已经听在了里面女人的耳中。
  一个老总,自然是不会随便吃十块钱外卖的,我想美女啊,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领悟。
  “二十块怎么了,加了两个炒鸡蛋的!”我的底气十分的足,让这张总也找不到什么破绽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还是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二十的钞票递给我,还为了抓面子大声的嚷嚷道,“给你一百块,不用找了,赶紧走人,老子还要办正事呢。”他正要关上门的时候,我却一把拦住了门。
  里面的美女怎么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无动于衷呢,难不成要我使出绝招才行。
  我冲着门内提高了嗓门大声道,“里面不是还有个人吗,怎么两个人点一份外卖,做老总的应该吃得起两分外卖才对,还有你给我的是二十块,不是一百块,张总你眼神不太好啊。”
  “什么,你认识我!”张总明显听出了我话来的深深恶意,一把就揪住了我的领口,逼迫着我恶狠狠的沉声道,“你赶快走知不知道,坏了我的好事,老子打断你的腿!”正在这时候,我的身后猛地伸出了一只手来,一把就抓住了张总的手来弯了过去。
  “是谁要打断我兄弟的腿啊,先问问我王平答不答应!”王平恶狠狠的声音传来。
  我扭头一看,是王平带着陈三儿和葛云一起赶到了。
  原来他们吃完火锅见不到我,就出来找我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精准的找到了这里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葛云的关系,这小子似乎无所不能一样。
  不过让我很是想不通的是,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怎么可能受制于人呢,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只是在顺手推广,利用李老板而已。
  我现在只是一个屌丝,还没有达到他们的境界,所以有些事情现在我还不懂,不过我很快就会懂了。
  只见那张总被同姓的王平抓住了手腕疼得不行,立马哀求的看着我们几个人道,“我说几位大哥,我是招谁惹谁了,我明明没叫外卖还是花钱买了一份,你们还不放过我。
  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张总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犯错误了,我们是有意刁难他的,可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麻烦让让。”我一脚朝着这龟孙子踢去,直接踢在了这小子的命根子上,简直比王平刚才那一手还要弄得他疼,疼得他立马就弯下腰去让开了一条道路来。
  “够狠!”王平赞赏的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陈三一脸惊叹的模样,就连葛云看我的眼神,也明显带着些亮光,不像以前那样爱理不理的模样。
  “哼,那是当然。”我斗志昂扬的走进了房内,却立马像焉了气的皮球一样,瞬间没了脾气。
  “哪去了……”我看着窗外喃喃自语。
  这个时候窗户已经打开,白色的窗帘在迎风飘扬,房间内已经没有了那个女孩子。
  “什么哪去了?”王平诧异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我们高中的数学老师啊,你还记得不?”我冲王平看了一眼。
  “什么,我们高中的物理老师,哈哈!”王平嘲笑的眼神看着我,随后狠狠的拍着我的脑袋道,“兄弟,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花眼了!”“去去去,老子最恨别人碰我的头了。”我一把推开王平的手,就朝门外走去。
  看情况,这个女孩子一定还没有走太久,因为我和张总在那里谈价钱的时候,她明明还在里面的,但是王平等人来了之后直到我进去,才发现她没有在里面,这短短的时间之内,绝对走不远,所以我要出去找她。
  我出门的时候看了看葛云,这小子还是带着他那根破棍子,像是怕人要他的一样,吃饭带着睡觉带着,真是棍不离身啊。
  我看着他摇了摇头,虽然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喂,李俊,还救不救你女朋友了?”王平看我走进了电梯,冲我嚷了一嗓子。
  “谁?”我反问了一句。
  “唐怡啊!”王平说完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我这时候才想起了,还要和王平一起去救唐怡呢,电梯停在二楼的时候,我又按了三楼的按钮,想要回去找唐怡,毕竟轻重缓急还是要分清楚的,唐怡的事情,当然是排在我找这个似曾相识的数学老师声音之前了。
  这时候二楼的电梯门却开了,走进来了一个人。
  “我的妈呀!”我的心里直打哆嗦,因为我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高中时候的数学老师林玉梅。
  不,或许只是长得像而已,我努力的保持着镇定,目视着她走进了电梯。
  “你往下还是往上?”她开口了,声音简直是和林玉梅一模一样。
  我这时候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手往上指了指。
  她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之后,随后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我闻到她的身上有一股异香,穿着打扮也和我在火锅店门口看到的一模一样,看来这就是先前那个人无疑。
  只是,为什么已经死去多年的人,会在这里出现呢,还是我认错了人。
  我宁愿相信我是认错了人,反正让我相信再次见到一个明显已经被证明死了的人,是不太可能的,我还去给她上过坟呢。
  这时候电梯启动了,并且缓缓向上开了起来,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按的竟然是五楼!我心底立马生起了无比的恐惧感来,干什么,五楼可是这家简陋的宾馆最高的楼层了,为什么去那里。
  电梯开得很慢,我感觉这五楼的距离,像是五公里那么长,我屏住呼吸,努力不要让她看出我的紧张感来。
  当电梯走到三楼的时候,我本想按下电梯门走出去,但是她站的位置就在那按钮的旁边,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电梯就过了三楼。
  我心下叹了口气,反正五楼很快就到,等她下了电梯就没事了。
  我屏住呼吸,等待着电梯冲上五楼,电梯一切顺利,很快就到了五楼。
  她打开门走了出去,就在我以为万事顺利的时候,她却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
  就在这时候,四周突然一黑,电梯没电了。
  还好窗外的灯光很亮,她就站在电梯前面的床边看着我,突然冲我婉儿一笑道,“到我屋里来坐坐吧,也跟了我那么长时间了,不累么?”听到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她的笑容倒是无比的亲切,怎么都无法和鬼什么的联系在一起。
  不过我却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也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诫我,不要跟她去。
  于是我笑了笑道,“你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跟踪你,还有电梯坏了我可以走应急通道,不过还是谢谢你。”我急匆匆的朝着旁边的应急通道走过去,想要快点离开五楼。
  我快速的下着楼梯,皮鞋踩出噔噔巨响,如同我的心跳一般。
  在我下楼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上面看着我,所以我走的很快。
  “擦!”我一个踩滑,一下跌倒在了拐角的地方。
  “摔疼了吧。”她站在五楼冲我笑,接着道,“上来我给你看看,以前我有个学生也像你现在这样,后来到我办公室休息了一个下午就好了。”听到这话,我的记忆回到了高中时候的那个下午,我课间休息的时候想要去买个本子,没想到跑得太快摔倒了,正好被数学老师看见,把我带到她办公室休息了一个下午。
  我心中一阵莫名的心悸,难道她真是林玉梅!我抬头看着她,喃喃问道,“你以前是一个老师?”“是啊,怎么了?”她倒是很坦白,眨着眼睛看着我,眸子里看着倒是很透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你认不认得我?”我继续问道。
  她看了看我,随后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道,“你不会想说,你是我的学生吧?我可没你这么英俊的学生。”听到她开玩笑,我的心里倒是放松了几分,我外婆养的鬼魂,可从来都不会开玩笑什么的,所以我越发确定她应该是一个人。
  再说了,我也没有唐怡那种天生的阴阳眼,想要见到鬼还是很困难的。
  不过为什么,她和我的数学老师林玉梅有那么多的相似之处呢,看来这一切不能单靠猜,还是要主动问她才好。
  于是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冲她笑道,“你刚才不是要请我到你房里坐坐吗,现在改变注意没?”她上下打量着我,眼神火辣辣的看向我的裆部,吞了吞口水道,“没有,你来吗?”“好啊。”我正准备上楼,脚步又停住了。
  我想王平他们找不到我,肯定很心急,还是先给他发条短信再说。
  于是我拿出手机,给王平发了个短信,“我在五楼有点事,你在楼下等一下我,很快我就下来。”我当然记得救唐怡的事情,那是我此刻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当然我们数学老师的事情也不能不管,既然都被这个女的邀请去了,那就一探虎穴再说。
  我正要放下手机,王平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我一愣,还是接起了电话放在耳边,还没等我说话,王平哪头就吵了起来。
  “李俊你玩我呢,谁他妈吵着要去救唐怡的,现在老子好不容易把葛云和陈三儿都说服了跟我们一起去,你他~妈的玩失踪,几个意思啊你?”王平看起来火气很大,不过王平的话还是让我很意外也很吃惊。
  “什么,葛云答应了!”我心下十分的激动,原本只有我和王平两人的话,说实话,成功率几乎只有两成不到。
  但是现在有葛云和陈三儿的加入,当然主要是葛云这个高手的加入,我们的成功率至少有五成了,当然让我很高兴。
  这时候美女又说话了,“你很忙吗?”我一愣,放下电话看着她道,“没,给我两分钟行吗,就两分钟!”我的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笑容,因为唐怡在我心中实在是太重要了,有葛云愿意帮忙的好消息传来,我当然高兴了。
  “好,我在五零一,忙完了直接进来吧,我把门给你开着。”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好呢。”我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心下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了葛云的声音,“烈,速来。”什么,这小子竟然叫我烈,老子还烈火呢!葛云这小子天生一副装逼脸,连说话都是那么的一大股装逼的味道。
  我对葛云道,“云,等我。”说完我才觉得太他妈奇怪了,怎么跟着他的节奏走了。
  电话那头也是很意外,愣了一会儿又换过了王平的声音来。
  王平直接冲我吼道,“反正老子不管,五分钟之内老子必须见到你人,否则老子不干了。”
  “彪,表酱紫……”我一时无语。
  王平一愣,继续骂道,“叫我彪哥也没有用,就这样,五分钟。”说完就直接把电话给我挂掉了。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五分钟就五分钟,五分钟足够我问她好几个问题然后下楼去了。
  于是我放着电话,立马就朝五楼跑了上去,“五零一,五零一!”我心中默念着五零一的房号,然后在五楼找寻着那间房,可是让我郁闷的时候,我在五层找了整整一个来回都没有找到五零一,难道是她给我的房间号码给错了,还是我听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右手边的一道门突然“咯吱”一声打开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房门上的数字竟然就是五零一。
  “奇怪,先前我怎么没看到。”我心下一阵狐疑,这时候房内飘来了一阵异香,这香味我可是无比熟悉的,正是我和她在电梯里的时候问道的那个味道,看来她真的在房间里面。
  我朝着房内看了一眼,竟然没开灯,好端端的怎么不开灯。
  这时候我沉浸在葛云愿意帮忙的高兴事情当中,按照中医的观点来说,这种喜悦的情绪充盈全身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把恐惧的情绪给赶跑了,所有我大大咧咧的就走了进去。
  “喂,我来了。”我看见她坐在床边喝着什么,像是一杯茶,手里还燃着一根烟。
  “啪!”我身后的门关上了,就算是这样,我也没觉得有多恐惧。
  我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她旁边的沙发上,我正要开口问她一些关于数学老师林玉梅的事情,她却先开口了。
  “你为什么跟着我,是不是觉得我像一个人?”她的话也很直接,这让我很高兴,真是太好了,这还免得我多废话,对于赶时间的人来说,简单直接明了当然是最好的说话方式。
  我肯定的答道,“是的,我觉得你像林玉梅。”听到我的话,她明显身形一怔,半响没有说话,茶水也不喝了,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我,看得我头皮都有些发毛。
  “喂,你到底是不是林老师啊?”我也不和她废话,我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确认这个么,现在王平那小子催着我下楼去,我当然要快点把我的问题搞清楚了。
  她摇了摇头看着我道,“我不是!”“什么!不是……”听到这个答案,远比我听到她说是,让我更惊讶,因为她无论从声音还是长相,都和林玉梅一般无二。
  虽然她已经给了我否定的答案,我仍旧无法死心,继续追问道,“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你会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如果说只是巧合的话,那未免也太巧了。”看着她没有反应,我深吸了一口气道,“能不能麻烦你,把身份证给我看一下。”现在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毕竟她说的话可以骗人,身份证却很难骗人,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她不可能去伪造一张身份证,更何况也没有这个必要,比较如果真是林玉梅的话,好歹我也是她的学生,她完全没有必要骗我。
  “身份证?”她一下子愣住了,随后斩钉截铁的道,“不行,我没有。”
  “是不行,还是没有?”我不依不饶,我他妈连去营救唐怡的事情都耽搁了下来,不问出个真相能死心吗。
  “李俊,你不要再问了,很晚了,我要睡了,你出去吧!”她指着门口,要赶我走。
  我笑了笑,“我可从来没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叫李俊,你怎么知道的。”她明显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的机智,眼神犹疑的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趁热打铁,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林老师,我没有恶意,只想知道真相。”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却在发颤,不为其他,因为我摸到她手的时候,感觉就像抹着两块冰一样,让我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还说没有恶意,都抓着人家的手了。”她的声音却一下子变得娇嗔起来,我一愣,匆匆的放了开来,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和王平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虽然她并没有给我准确的答复,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我马上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何况,从她的话里,我已经有九成的把握,她就是林玉梅无疑,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需要时间去研究。
  我站起身来看着她道,“明天下午我想请你吃饭。”我想这顿饭,足够我了解真相了,只是现在时间真的不能耽搁了,每多耽搁一分钟,唐怡的处境都会更危险。
  “好啊!”她的回答倒是很干脆,也不问我为什么请她吃饭。
  “我还有点事,那就先这样了,明天下午见。”我冲她笑了笑,随后走出了房间。
  就在我走出房间的一刻,房门啪的一声关下了。
  我往前走了几步,想要坐电梯下去,突然觉得脑袋晕晕的,然后我回头看了看,五零一的房门竟然消失了。
  或许是我头晕,记错了房门的方向吧,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我匆匆的走进了电梯,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王平和葛云他们一定已经在下面等急了,我再不下去的话,王平这小子要骂娘了。
  电梯缓缓向下驶去,我回想着刚才和林玉梅的谈话,内容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差不多可以确认她就是林玉梅了,但是她的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冰,比死人的手还要冰。
  或许她生了什么怪病,我也没时间问她,万幸的是她答应了和我一起吃饭,既然她答应白天出来吃饭,那总不会是什么鬼吧,我如是想着,电梯门已经打开了。
  我走出电梯一看,吧台的服务生正趴着睡觉,王平葛云和陈三儿三人在斗地主,桌子上摆了一大堆百元大钞。
  我心想这些钱都是李老板给的啊,要不是唐怡做了人质,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钱,如此一想我的良心就更不安了。
  我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啪的一下按在了钱堆上面,一把将钱抓了起来。
  “别玩了,做事!”我冷冰冰的看着三人扫了一眼。
  三人相视看了一眼,知道我心情不好,也没有多说,只是王平碰了碰我的手,示意我把手拿开。
  我将钱一推,随后走出宾馆大门去等他们。
  不多一会儿,三个人就走了出来。
  王平看着我说道,“李老板可不是吃素的,救了人我们得马上跑路,你做好心理准备。”
  “先救出来再说吧。”我拦了一张出租车,随后示意他们进去。
  葛云进去的时候,带着那根长长的棍子,还差点卡在门外,还好这小子身手敏捷,也不知道怎么绕的,两下就平放着拿了进来。
  “开车!去猎场。”我坐在最前排,冲出租车师傅说着,猎场是我们这一带**的叫法,就是猎物和猎人竞争的地方。
  “两百块。”出租车师傅冷冰冰的说着。
  “行。”我转过身子,在王平兜里拿拿了两张钞票出来,递给了出租车师傅。
  王平还是蛮配合的,也没有反抗,看来刚才斗地主也赢了不少。
  我想五分钟的时间,足够他们斗地主的次数并不多,看来玩得很大,我下来的时候正好是王平收钱的时候,所以桌子上还这么一大堆钞票。
  车行到一半左右路程的时候,王平下了车,叫我们在车上等他。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他提着个箱子就匆匆赶了过来,箱子看起来很沉的样子,王平这么壮实的身体,拿着都十分的吃力。
  “这是什么。”我看着这个大木箱子问道,也不嫌麻烦的,这张车子的空间本来就有限,王平只能整个将它抱在身前。
  “还能有什么,都是我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家当,这次唐怡的事情我也有错,所以把它拿出来大家用用,当作对你的补偿吧。”王平打开了箱子来,随后将一把手枪递给了我,“拿着。”我直愣愣的看着枪有两秒钟,随后一把抓了过来,开枪我自然是会的,怎么说也是个协警。
  陈三看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直接从王平箱子里拿出了一把威力巨大的来福枪来,十分满意的检查着。
  “你呢,云哥。”王平看着葛云试探着问道,“要不要试试这只。”说着王平就拿出了一把步枪来递给葛云,看起来保养得还不错,我也分不清是什么型号的。
  葛云摇了摇头,随后摸了摸自己随身带着的棍子,意思自然是有这个就足够了,不需要其他任何东西。
  “哧!”一道急刹车的声音。
  “你们下车吧,钱我不要了,拿着。”出租车师傅怕惹事,将钱递还给了我。
  见我没有去拿,他又拿出了两百块加在一起四百块递给我,一脸哭相道,“大哥,求求你,收下吧。”还没等我说话,王平一只手就勒住了出租车师傅的脖子,“你他~妈什么意思,想赶老子下车?”王平的脾气火爆,和我就是两回事,他才懒得和出租车师傅废话什么,暴力是他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前看这本书的时候感觉主角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伪君子,自从前阵子出了故宫大奔那档子事后,我觉得主角做得挺好。国宝能被故宫人员拿来巴结权贵,那还不如让老百姓偷摸换点钱多吃几斤猪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限制演绎:作者的话 ps:欠盟主三十章,但鉴于昨天群里有人说作者君坏话,说了五次,所以扣除10章。现在还欠二十章。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寻妖:第一二卷那么精彩,后期作者太执着蜀山流了,反而没了前期的个人特色。可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