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侦探推理›谋杀禁忌
谋杀禁忌

谋杀禁忌孔雀东南飞

标签: 侦探推理 张彬贵 郭队
多年未见的表哥突然造访,半天之后,他自杀在我家中,盘腿而坐,一脸邪笑,血染菩萨像!
与此同时,高档小区发生自杀命案,屋主自抠舌头,失血过多而死,但命案现场,竟然有我的鞋印?
我叫秦笑,是一名重案组刑警,这些年,我经历了各种诡异案件,我一次次徘徊在生死边缘,与活人、死人甚至是……打交道!
午夜铃铛声,阶梯突然塌陷冒出的死人骷髅,难道死者已经死去多年?
表哥自杀那天,在他身上有我的DNA,难道我当时就在现场?
谋杀禁忌,国内唯一一部深度剖析凶杀禁忌的刑侦小说,揭露凶杀背后的肮脏与腐朽,点进来,一起见证一桩桩血案、惨案的凶残背后,谋杀……也需要禁忌!
状态:连载中 时间:04-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五十二章 夜路


第五十二章 夜路
  没办法,既然是自己开口先提出来的,现在人家都答应了,要是不请客的话,我估计这小姑娘会以为我是神经病了,只能去请吃饭了,开始她问我要去哪里吃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好,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让她选择地方,结果我这句话让她觉得我是个十分大方的人,其实我没有说出来,我其实是根本没有请吃饭的打算,那只是客套话。
  不过好在这小姑娘并没有坑我,随便找了一家火锅店就开始在里面吃了。不过我吃的并不多,对于这种食物我觉得吃不饱,还不如直接来一碗炒饭要实在,还要烫,还要自己弄菜,真麻烦。
  这一顿饭吃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可惜我还是没有吃饱,吃饭的时候这小姑娘告诉我她叫秦霜,和我一个姓,是一个大学生,因为学校放假放的早,所以就来这边先打工了,她还问我过年的时候有没有时间一起出去玩,我也就随口答应下来了,反正到时候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怪事情。
  和她分别之后,我自己独自一人随便找了个面馆弄了点面条吃,吃了两碗才觉得算饱了。
  “张广?视频先别看了,回家早点休息,明天还有的忙。”从面馆走出来之后我直接给张广打了个电话,通过刚刚的了解,我相信视频里不可能看出一点痕迹来,至少我们拿的监控录像里找不到线索,此时我已经很肯定那个叫小万的人,就是钟馗,而且他就是利用当天忽然停电的那一会将油全部倒进了肖霍开的那间房间里,然后就一直猫在那里等待着,肖霍刚进去,那么必死无疑。
  目前查案的方向有几个,一是找到谢华,问清楚安眠药的事情,来证实我的想法是不是对的,二是照出肖副局长曾经在那一起案件中所有的经历,包括他和方娟怎么认识的,以及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三是,方娟在没有认识肖副局长之前的经历。四是肖霍,要搞清楚肖霍为什么会被方娟给叫回来,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通过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的关系似乎没有肖霍口中说的那么简单,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必须要搞清楚钟馗到底在这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是帮助方娟的人,还是一个独立身份,和方娟没有任何关系的惩罚者。
  想到了这里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有些大了,只希望案子能尽快破吧,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我可不想在过年的时候都还在专案组里过。不过事事难了,又有谁知道?
  我也回了家,吃饱过后,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似乎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躺在床上,没有一会就进入了梦乡,可惜这个梦并不是什么美梦,相反的是噩梦,我梦见了自己身在地狱之中,而钟馗此时是一个巨人,抬手就能灭了我,我不停的奔跑,想要逃离地狱,可是我哪里跑的出去,跑着跑着我忽然被一块石头给绊倒在了地上,接着钟馗那巨大的手中就铺天盖地的朝着我打来,我惊叫一声,猛然坐起在了床上,而我自己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我刚刚长舒一口气,抹了一把脸的时候,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没看号码,直接接听了起来。
  “笑哥!出事了!”
  听到电话里的身上我全身打了一个激灵,这不整是齐思涵的声音吗?今天她刚去外地去寻找谢华,这么晚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难不成是谢华死了?加上刚刚做的梦,我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齐思涵的下文。
  “笑哥,我刚刚才找到谢华,可是他一见我就跑,我就追了出去,结果这家伙自己做贼心虚,跑到马路上被车子撞了,现在刚送来医院,我要怎么办?”齐思涵显然也有点后怕,我估计刚刚她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她口中说的那么简单。
  “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去,别让他死了,至少在我们去问话之前不能死。”当下我就做出了决定,虽然齐思涵在平时看上去很厉害,但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不在边上,她根本就找不到主心骨,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刚刚毕业出来还没有多久,和我不一样。
  本来我想打个电话给张广的,但是心琢磨,他刚跟我说去陪陪自己的父亲,我也就没有喊他,毕竟这边随时可能还会出事,如果我们全部都过去了那就不好办了,我琢磨了一下,拿起了电话打给了陈兴,我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他应该还没有睡觉。
  果不其然,这家伙,似乎正在吃着宵夜,我能听见那边吵杂的声音。
  “有没有时间。”虽然他是一个混混头子,但是在我眼里只要没做太坏的事情我都无所谓,毕竟这个世界上有白就会有黑,而且他也算不上完全是黑,只能说是为了生活在聚到一起的可怜人罢了,至少我觉得这样的人,不会做出太坏的事情,毕竟都只是为了一口饭,并不是真正的黑社会。
  陈兴似乎很意外我会在这么晚打电话给他,也许是觉得和我见过几次,还帮了我两次,和我关系就不错了,此时竟然拿我开起了玩笑:“咋了,我们秦大警官不会是失恋了吧?我在喝酒呢?要不要一起来搞两杯?”
  “下次,等回来之后我请你喝,你现在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一趟外地,明天就回来。”
  “去什么地方?干什么?”陈兴没料到我会这样的邀请他,显得有些意外。
  “抓人,我人手不够,帮不帮,如果没时间那就算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接着就听见他大笑一声:“秦警官,你真是我兄弟呀,你怎么知道我从小就想做一个**,能光明正大的抓人,可惜了,我脑袋不行,我去,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找你!”
  我笑着摇了摇头:“用了,你在什么地方,告诉我位置,我马上过去接你!”
  陈兴也没有废话,直接告诉了我位置之后就说在原地立正站好等我,我知道,这是他喝多了的胡话,这么晚想要去到齐思涵的那边肯定是没车子过去了,只能先去了一趟专案组把车开出来。
  等我看见陈兴的时候他身边的人应该早就被他给遣散回去了,开始我还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可是没有想到等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还真是在那立定站着没动,看见我的时候还对我敬礼了,看上去是真的有些喝多了,而我就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叫他来,这个情况看上去还怎么去帮我的忙?不过现在要是让他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既然来了,反正到齐思涵那边还有一段路,估计要开上两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让他醒酒应该是没问题了。
  “上车。”
  陈兴没和我客套,他刚上车就开始跟我吹牛起来,说自己刚刚喝了多少多少,然后说着说着又哭了,说什么自己命苦呀,羡慕我什么的,总之酒后的丑态此时在他身上完全都表现了出来,弄的我好气又好笑,不过这样至少在我开车的时候没有那么无聊了,还有一个人能陪着我说说话。如今我也就只能这样的来安慰自己喽。
  “你先休息一会,等到了地方我叫你,还要两个多小时,等会也许会有一些麻烦,我需要你去帮我解决,我自己不好直接出面,不过你放心,不会太危险。”
  “一句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等下看我的吧!”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和巨星离婚以后我嫁给了:绿帽子系统,据说不错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二次元帝国:这本书第一张太劝退了。设定北宋末年出了个穿越者,不会推演历史就不要推演。偏偏他比较详细推演了宋朝延续到现代如何如何,太尴尬了。比如甲午海战还继续存在。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奥术起源: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瞎几把乱写,你到底是要写奇幻还是种田啊,难怪这不错的开局分数这么低。粮草改剧毒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