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历史军事›隋歌
隋歌

隋歌紫气尽东来

标签: 历史军事 杨勇 杨广
少年意外穿越到大隋末年,成为云家的一份子
熟知历史走向的他是跟随李唐起兵造反,还是力挽狂澜阻大厦于将倾,抑或携美人浪迹天涯?一切尽在《隋歌》!
状态:连载中 时间:04-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二十一章 顾此失彼


第二十一章 顾此失彼
  打从一开始,云定初的目的就很明确,决不能轻易放掉这武功超卓的刺客。若是放她离去,
  以她的本领,再次刺杀贺娄子干,甚至卫王,岂不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大漠骄阳如火,云定初热汗淋漓,离那刺客已不足三十余丈。
  云定初蓦然发现前面的身影不再移动,反而转过身来等待他的样子。正面观察她,狂奔的途中,已不知不觉扯掉了身上的侍女服,露出云定初熟悉的疾裝劲服。刺客凝眉冷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中分明带有一种半是欣赏半是喜悦的情感,声音娇脆道:“大漠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再跟上来,必死无疑。”伴随着她冷酷无情的话语,她恫吓似的扬了扬手中的银色短剑。
  云定初停下脚步,长吸了一口气,沙漠中的空气都是干燥酷热的,平静道:“你是男是女,是谁指使你来凉州行刺元帅的。”按照他的揣测,这刺客十之八九是突厥派来刺杀窦荣的,那刺客居高临下的看着漠漠黄沙,蹙着蛾眉答非所问道:“还有一个时辰,太阳下山,你可是想出大漠也没办法了。”
  云定初以手扶额,皱眉看着当空烈日,沉吟不语,刺客见云定初似是被打动了一样,巧舌如簧续道:“大漠风云变幻,此刻虽然是晴空万里,炙热难当,等到太阳下山,狂风沙尘遮天蔽日,你可就要被活生生的冻死了。”
  云定初听说过“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的谚语,当然知道她的话不是胡编瞎造,他不急不慢的反问道:“照你说的,你可不是和我做了同命鸳鸯。”刺客嘴角上扬,勾勒出一个扣人心弦的笑容,答道:“你见过鱼儿会淹死在水里吗?”
  云定初不想与她再多多废话,皱眉道:“你以为你能走的掉吗?”
  刺客低头看了看,嫣然笑道:“我的腿脚又没坏,怎么就不能走了。”云定初见她悠然调侃自己,偏偏一副甜美的样子,让人素手无策。他终非常人,不怒反笑道:“现在是好好的,可是等会就不一定了。”刺客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难言的神色,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轻声道:“你非要和我作对么?”她的表情恍惚在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狂风平地而起,席卷黄沙翻扬,发出沙沙的悦耳声音。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漠戈壁上只有这两人对峙僵持着。云定初焦灼起来,窦荣生死未卜,突厥铁骑随时可能兵临凉州城。历史会改变吗?他也无法肯定了,心中自我嘲笑道,别人穿越都是全身散发着王霸之气,虎躯一震,小弟美女滚滚而来,偏偏自己却生逢乱世,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一定把握得住。
  云定初不动声色的暗忖还是速战速决,顺利拿下对手,赶回军营。他暗暗提气,一个纵身掠到了刺客身前,刺客一副没料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的愕然表情,措手不及间,已被云定初扣住了双手,她娇躯前倾,身体有如泥鳅一般滑了开去,云定初无心惊叹这刺客纤纤柔荑的柔腻触感,如电般急刺如影随形的紧紧缠着女刺客。
  刺客娇咤一声,只是左挡右支被动抵御云定初凌厉如暴雨的攻势,却毫无反击的迹象。相互间拆了百余招,刺客不是没有还击的机会,在她看来这清秀少年与人动手经验极少,多次空门大开,只是她点到为止,云定初被她提醒般匆忙守御,缠斗良久。在内行人看来,这两人必然是至交好友甚或燕尔眷侣,交手间毫无惨烈激动的景象,却是默然无言心有灵犀的切磋交流。
  云定初毕竟是少年人心性,久攻不下不由有些许焦躁起来,更何况他心中忧虑主帅窦荣的伤势,登时心中一片晴明化为乌有,流转不歇的内息凝滞不前,他击出掌风的力量与速度威势大减。
  刺客一双秋水妙目瞧得甚是分明,微微催动内劲,如行云流水般双手格开云定初的双臂,轻捷如燕儿倒掠三丈,远远的看了看云定初。两人交手已有二百余招,若是刺客狠下杀手,只怕三个云定初也要摞在这大漠里,云定初惊怒莫名,冷冷的看着明明是纤弱娇俏的弱女,动起手来却让人感受到一种夫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的强者风姿。
  残阳如血,静静的笼罩了这片荒芜广袤的大漠。沙子轻轻随风扬起,早已湮没了两人的行迹,只怕再过一会,金乌西坠,这大漠便是他们的葬身之地。风呜呜的叫着。
  刺客蹲下身子,在自己的身前用匕首牢牢的画了一道痕迹:“你不要跟上来,不然我想放过你,我手里的惊鸿可不会放过你。”或许这毫无杀气的话语和地上的痕迹一样,片刻就会被风沙湮没埋葬。云定初方要答话,却听见背后传来千万只蜜蜂振翅般的嗡嗡声,忍不住回头看去。
  “我操。”云定初缓缓摇头,心凉了半截,吐出了两个字眼。只见他身后远处天空乌黑如墨,与天空接壤数蓬如漏斗般的云柱急速移动,按照庄子的说法是叫“羊角”,按照现代科学的说法,就是他妈的龙卷风。
  龙卷风如象鼻般翻腾卷动,带起漫天的沙尘,发出咆哮的声音,似要吞没这大漠里的一切,云定初只觉手腕一凉,已被刺客牵住。“发什么愣,快跑啊!”刺客拉住他的手急忙向前狂奔,云定初倒吸了一口凉气,醒悟过来,连忙想要甩开刺客的手,只是用力之下,竟然甩不掉,匆忙只好任由那柔若无骨的素手的主人肆意“轻薄”自己了。
  几蓬龙卷风的直径都有数百米,移动的速度也快得惊人,两人发力狂奔,连头也不敢回,耳畔依然充斥着有如龙息的风声。沙子细软无力,大大阻碍了他们的速度。云定初敢肯定要是这可怕的天灾追上他们,两人必然会被卷入其中,然后不是从高空跌下摔死,就是沙子给他们送葬,活埋掉他们的躯体。
  龙卷风愈来愈近,风的吸力与奔跑跳跃,使得两人头上的装饰全部散落,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跌足突进。就在两人心生绝望的最后一刻,女刺客失声叫道:“快跳下去!”此时他们已经奔到了整个沙漠隆起的最高点,后面是“穷凶极恶,凶神恶煞”的罡风,前面是坡度极高的滑坡,两人来不及思考的并肩一跃,在空中飞了有七八米方才落到沙子上,云定初身子倾斜着地,大脑一片空白,顿时失去了知觉,身躯毫不意外的从沙坡高处滚下。
  刺客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她一开始紧紧拽住云定初的手,始终没有松开,被迫和云定初一起跌落在沙坡上,笔直向下滚落,两人一前一后,滚做一团。两人极速的向下滚去,龙卷风似乎消失了,但是卷起的沙尘却从滑坡巅峰翻涌滑溢下来,向他们迫来。
  沙尘汇聚成沙浪汹涌而来,刺客眼眸终于黯淡下来,筋疲力尽的昏死过去。
  “你醒了。”云定初循声望去,只见刺客衣衫褴褛的坐在他的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两人面前生了一丛燃烧的篝火。他环顾了四周,只见一片细沙如雪,月光皎洁的洒落了无数清辉。四肢乏力,折腾了片刻,云定初坐起身子虚弱的问道:“你怎么没杀了我。”
  刺客没有答他,自顾自的幽然站起身来,欣赏着这荒凉大漠里难得见到的美景。从云定初的角度看这刺客,他不自觉的想到风姿绰约来形容眼前的伙伴,亦或仇人?
  篝火燃烧,发出清脆的噼啪声音,一阵夜风袭来,火苗摇曳,云定初这才觉得有几分清冷。他也清醒了。完全恢复女儿身的刺客,令人惊艳,尤其现在身上的衣服被细沙划破,火光闪耀,雪白细腻的小腿若隐若现,非常诱人,白日里瞧来平平无奇的胸脯此刻胀鼓丰腴,活色生香,令人的视线无法移开。
  所谓月下看美人更胜白日十倍,刺客凝眸望月,月光洒在她光洁俏丽的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银色光晕,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云定初不由呆了痴了。直到美人清亮的眸子与他视线交接时,他才老脸一红,别过头去,暗骂自己色迷心窍。
  刺客毫不在意,又坐下身子道:“你饿了么?”两人的关系极其微妙,前一秒还是你生我死的仇人,这一刻却要同舟共济共度难关。云定初摇摇头,振作精神,看着赤红的篝火憋了好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行刺元帅。”
  刺客睨了他一眼,背过身子,从怀里掏出一方东西,已经被压得变形了。她脸一红,把那东西递给云定初,道:“将就点吧。”云定初诧异的接过那灰布,打开一看,心中一震,正是她在小吃摊买的嫩牛肉,只是压得烂了。他手里拿着灰布,五味杂陈,感动不解怨恨无奈,他无法理出一个头绪,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俏丽的身影。
  两人相互无言。云定初看着一轮明月高挂空中,几点寒星稀落的缀在周围,一望无边的黄沙在夜月下显得无比的宁谧,散发出动人的诗意和韵味,他又想起了李彻和他说的平沙夜月的美景,他自嘲道,这就是平沙夜月了吧。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云定初闭上眼,乏力感涌上心头,无比强烈的思念起家人来。要是一觉醒来,已经吃着母亲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和父亲谈笑聊天,那该有多好啊。
  荒凉却又充满魅力的大漠深处,传出一声长叹,幽幽不绝。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最终信仰:黑暗度:极高文笔很棒的黑暗无限流,尽管因为有些观点令我不适而弃,但依旧当得起仙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红场枭雄:历史告诉我们我们相信的往往都是错误的,本文详细的告诉了我们一个民族的良心一个有态度有风格有知识的政治家是怎么炼成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百炼成锋:mark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