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

>

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

窦沛桃 著

宁王 文垚 现代言情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窦沛桃”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十年辗转,风雨如晦,文垚先生—终于得归故土。太子与宁王要带着文垚先生进宫复命,我觉得也没我什么事了便准备离开。刚一转身,就觉得脖子一紧。宁王从后面扯住我的衣领将我拉回,嘴角噙着浅浅笑意道:“宜安,你之前说要为我接风洗尘的事也忘了吗?”呃,还有这事...

来源:投稿单本   主角: 宁王文垚   更新: 2023-01-19 20: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窦沛桃”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内容概括:先生藏了起来,说大不了两国开战,否则他生前安文垚都休想归故国文垚先生不愿百姓受战火之苦,跪谢皇恩,宁死不回几月前北离国主西去,新帝根基不稳,朝廷动荡宁王伺...

第一章

先生藏了起来,说大不了两国开战,否则他生前安文垚都休想归故国。
文垚先生不愿百姓受战火之苦,跪谢皇恩,宁死不回。
几月前北离国主西去,新帝根基不稳,朝廷动荡。
宁王伺机北上,几经周折,将文垚先生接了回来。
十年辗转,风雨如晦,文垚先生—终于得归故土。
太子与宁王要带着文垚先生进宫复命,我觉得也没我什么事了便准备离开。
刚一转身,就觉得脖子一紧。
宁王从后面扯住我的衣领将我拉回,嘴角噙着浅浅笑意道“宜安,你之前说要为我接风洗尘的事也忘了吗?
呃,还有这事。
我转身打着哈哈,“自是记得,我这不正准备去天上居备好酒菜,为宁王接风洗尘。
他目光沉了沉,欲言又止,似叹息般的摇头离去。
我已许久不曾来天上居,这里倒是热闹依旧。
楼内的歌女弹着一首新谱的曲子,朱唇轻启,歌声婉转,情意绵绵。
人们在歌声里言笑晏晏,推杯换盏。
小二领着我进了一个靠窗的雅间,殷勤道“客官来的巧,楼里新出了雪花酒,是扬州来的师傅酿的,味道人人称赞。
我递给他一些赏钱,笑道“十年一梦醉扬州,扬州是个好地方。
就劳烦你替我来两壶雪花酒,再上些新样式的菜。
小二接过赏钱,笑得越发殷勤,“客官稍等。
小二将酒菜送上来时,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长街上人影憧憧,好不热闹。
我支起下巴望向窗外,恭候着宁王大驾光临。
发了一会儿呆,就听到雅间的门被人缓缓推开。
宁王换了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发,瑶阶玉树,风姿详雅。
他是真的—很好看,以至于看得我有些恍神。
他一甩衣袍坐在我对面,斯里慢条给自己倒了一杯雪花酒,举起凑到鼻间轻嗅,“嗯,好酒。
说罢,他又放下酒杯,双手抱在胸前,歪头冲我浅浅一笑,打趣道“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看着我?
我有些尴尬的收回视线,略显生硬的转移话题“长瑾不来吗?
“他毕竟是太子,有些事情也该着手处理了,哪能天天这么闲?
也是,我们又不是孩提时,各人总有各人的路要走。
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见我不接话,挑眉道“怎么?
只有我很失望吗…

《一身常服青衣长袍银冠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