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玉缘

>

玉缘

杨博 著

何悦宸 现代言情 顾楠安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杨博”的一本新书《玉缘》。故事精彩截取如下:顾楠安一把将他拽下来,“你这样表现的太明显了,我有个办法,咋们这样……”两人琢磨了一个计划,顾楠安动作飞快的走到了那个女人身后,等那个女人买完咖啡,连忙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何悦宸。何悦宸从旁边匆匆忙忙地闯过来,女人的咖啡撞倒在地上,咖啡溅到了她的身上。何悦宸连忙脸上,露出震惊惶恐之色。“同学,对不...

来源:cd   主角: 顾楠安何悦宸   更新: 2023-01-22 15: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玉缘》是由作者“杨博”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顾楠安耸了耸具体是真是假,他也不会知道他看了一眼前面,之前那个领着他们去见他们老大的高中生一直严肃的坐在那,顾楠安突然起了些想法,便问他“那个,这位朋友,能问你点事情吗?”顾楠安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那高中生刚开始似乎有些不太乐意,但他纠结了一段时间,竟然同意了“我们的事情你应该也都听说了,但是,我父亲对于你们的情况,并没有跟我说的那么详细,我想知道,你们的一些情况”高中生突然转身......

第二十七章她怀了我的孩子

顾楠安感觉这就是个套路,何悦宸是什么人,成天混迹在我酒吧,被人称作千杯不倒。

喝上几瓶,都跟个没事人一样,顾楠安本来就不胜酒力,和他拼酒,岂不是自己自找死路吗。

可是看他们其他两个女生的意思,就只能答应了他。

夜晚时分,华灯初上。

两人喝了好几大瓶洋酒,何悦宸喝完之后,跟个没事人一样,桑榆还是很细心地扶着他离开,顾楠安整个人就焉在了桌上,丝毫打不起精神,完全醉的不省人事。

“起来!林依洄踢了一脚,顾楠安一点动静也没有。

“起来啊。我告诉你顾楠安,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扶你的,不会喝还喝这么多。故意为难我的是不是?她骂了一句。

还是无可奈何,扶着他往外走。顾楠安身体太过于健壮,压在她身上的时候,让她有些透不过气。

但林依洄还是坚持着把他扶回去,夜晚的风吹拂在顾楠安的面颊之上,让他有些片刻的清醒。

“好舒服……他似醉非醉地说了一句。

“你当然舒服了,本小姐扶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就想不明白了,虽说喜欢和我抬杠吧,但心思也不坏,为什么总有事情瞒着我呢。林依洄自言自语。

她看了一眼旁边来往的行人和川流不息的车辆。“顾楠安,你洗澡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拍你照片,只不过是唬唬你,想让你跟我一起来参加这个聚会而已。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顾楠安,小声的说了一句。“我知道啊。也不知道他说的是醉话,还是心里话。接下来就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回到家,顾楠安醉酒之下感觉自己整个人身体火辣辣的,而且肚子里翻江倒海,直接把自己喝的酒全都吐在了地上,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完全神志不清。

林依洄满脸嫌弃地帮她把地上的脏东西给整理干净,帮他把外面的那一身吐过的衣服给换掉,确保一切都弄好了,她才回到房间睡觉。

白天,顾楠安是睡到自然醒的。他醒的时候感觉自己头昏脑胀,头都要炸开了似的难受。他只记得何悦宸跟疯了一样的疯狂让他喝酒,自己也是喝的不省人事。

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林依洄换的嘛,他记得昨天穿的不是这件。

他刚起身,林依洄就来敲他的门,顾楠安一看时间,都已经下午100多了。自己竟然整整地睡了一个上午。他觉得自己有些口渴,便和林依洄两人下楼去喝水,顺便把今天的中饭也做了。

两人迷迷糊糊地下楼梯,顾楠安发现自己的客厅里,堂堂正正地坐了个人,他抹了抹眼睛,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

等他完全看清楚这个人的时候,脸色大变。

父亲?

他?他?

他怎么回来了?

林依洄看到旁边顾楠安变了,到这件事情,应该是严重了。连忙严肃,站在顾楠安的身后。两人小心翼翼地朝沙发靠近。

顾亭午看见客厅里四处都是零食垃圾袋,地面上有四处都是脏衣服,全都是顾楠安昨天晚上喝酒吐的脏衣服。那个脸色难看的,顾楠安还头一次看见自己的父亲,这样的表情。

“爸,你不是说,你过两天才回来吗?怎么回来这么早。顾楠安挠了挠头,下意识地喝了口水。

顾亭午吼,“你给我站好!顾楠安,我要是再不回来,是不是这个家都要翻天了呀?你从小到大一直听话,从来不酗酒,而且也不带陌生人回家过夜,我刚走几天,你就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了吗?

顾楠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闭嘴。父亲这个人一生气就听不得别人说话,就觉得别人在跟他拌嘴了,他就更生气了,要想让他平静下来,只要让他一个人说话说够了,自然也就停了。

“顾楠安,你说说,这个女人是谁,你为什么要把她带家里来?家里有什么东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吧,陌生女人你也敢带回家,脑子进水了吧你?顾亭午气的话都快说不清楚。

顾楠安道,“爸,您之前不是一直让我研究那幅《曲陵醉》嘛,我研究了大半个月,上次在博物馆发现了这个女生,竟然和《曲陵醉》上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不仅是容貌,就连脸上的神态都是如出一辙。我当时觉得大有古怪,所以,就想好好研究研究这件事情。

顾亭午听了他的话,悠悠地扫了一眼林依洄,他看到林依洄面容的时候,脸上也是一片震撼。顾亭午也是一个厉害的收藏家对于字画上的内容可谓是一清二楚,所以他心里这样一点都比顾楠安小。

“糊涂!这个女人是你带回家的,后果你自己承担,今天晚上之前,必须把这个女人给我送出去,我不想再见到她。顾亭午发话。

林依洄很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忍不住说话。“叔叔,我可是你儿子请过来住的,又不是我要住在这儿的,您得把主次关系给分清楚才对。

顾亭午向来就是一个老古董,从来不愿意别人,抢他的话,更不愿意有人顶嘴。“长辈说话,哪有你们晚辈插嘴的份!不懂礼数,没有教养。

顾亭午道。“顾楠安,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也不管是你让她住进来的还是怎么回事,反正,今天晚上她必须搬出去。既然你让她搬进来的,送她走,给她找房子的事交给你,省得她在外面说我们顾家人强势,亏待了她。

顾楠安,这一回并没有听他父亲的话,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顾楠安,你这是不听我的话?

顾楠安道。“爸,我都说了,人家没地方住,再说我们家这么大的地方,多一个少一个也不碍事。

“我看你是脑子有毛病,我们家人和别人家比吗。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世背景吗?家里的这些东西若是丢了一件,那可都是损失。顾亭午反正态度强硬。

林依洄一看就知道顾楠安以前在他爸面前绝对是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

“顾叔叔,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我是什么身世背景,您不会,还觉得我身份低微,会偷你们家古董吧,您也别藏着掖着了,我对那些玩意儿不感兴趣,我马上就搬走,省得碍了你的法眼。

顾楠安直接拽住她的手,死活不让她走。顾楠安直接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说话,“爸!他不能走。

顾亭午头一摇,并不听他说话。

“她怀了我的孩子。顾楠安按照上一回何悦宸在车里跟他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顾亭午。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