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南宫玥 著

南宫玥 武侠修真 萧奕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作者是“南宫玥”。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虽然南宫家已经不复前朝时的荣耀,但是这抹骄傲始终挂在苏氏的嘴角。南宫家,乃当世四大家族之一,从前朝起,每代都有子孙入仕,曾出过三位首辅、四位封疆大吏,其余更是不计其数。三十年前,大将军韩鸠联合外族蛮夷将前朝覆灭,韩鸠登基为皇。南宫家前任族长南宫皓不愿臣服新皇,毅然隐世...

来源:ywqd   主角: 南宫玥萧奕   更新: 2023-01-24 15: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南宫玥萧奕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南宫玥”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而赵氏却是面部僵硬,真不明白这啥也不会的玥姐儿怎么就得了皇后的青眼南宫玥点了点头,不喜不娇,进退有度南宫琤羡慕地看着南宫玥,目光中却隐隐含了丝复杂,但很快将心态调整过来,笑着开口:“恭喜玥姐儿能得皇后青睐”两姐妹的反应让苏氏都非常满意,脸上也带了些笑意,玥姐儿竟然能得皇后与五皇子的青眼,看来,以后得改变对她的态度了回程又是一路的舟车劳顿,与来时的忐忑不同,苏氏一路都是志......

第3章 将计就计

南宫玥抬头望去,是老夫人苏氏身边的一等丫鬟冬儿。

“正好我也有事要见老夫人!白露,你跟我一起来!南宫玥强压住怒意,搀扶着娘亲,跟在冬儿后面。

由冬儿领路,南宫玥、林氏和白露来到了荣安堂,由正堂拐进了东次间。

不算新的紫檀直棂三围屏罗汉床上,坐着一个五旬出头,头发略显花白的老妇人,一双锐利的眼睛里,透露着严厉与精明,嘴角带着一丝骄傲。

虽然南宫家已经不复前朝时的荣耀,但是这抹骄傲始终挂在苏氏的嘴角。

南宫家,乃当世四大家族之一,从前朝起,每代都有子孙入仕,曾出过三位首辅、四位封疆大吏,其余更是不计其数。

三十年前,大将军韩鸠联合外族蛮夷将前朝覆灭,韩鸠登基为皇。

南宫家前任族长南宫皓不愿臣服新皇,毅然隐世。

但是,南宫家曾为权臣,又是南方士林的表率,因而先帝韩鸠驾崩后,新帝韩龙云为向天下士林学子示好,便下旨令南宫家新任族长南宫秦出仕,为从三品御史大夫。

南宫秦本欲继承先父遗志隐世不出,却反抗不了母亲苏氏,最终他们在苏氏的主导下,举家又迁回了王都。

而这正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南宫玥深深地看着苏氏,她这个祖母从不曾喜爱自己。

“见过祖母(母亲)!南宫玥与林氏齐齐地对着苏氏福了个身。

苏氏的右手侧,站了一个妇人。
她正是大伯父南宫秦的夫人,南宫玥的大伯母——赵氏。

苏氏的左手侧,则站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长相非常可爱,正是南宫玥前世今生的宿敌——白慕筱。

苏氏干咳了一声,问“林氏,我刚刚听说昕哥儿落水了,现在可好?

林氏恭敬地答道“母亲,昕哥儿已经醒过来了,虽已无大碍,但还需要吃上几天药,静养几天。

顿了顿,她又道,“母亲,昕哥儿落水一事……

谁想苏氏突然打断了她“昕哥儿落水一事,我已经听筱姐儿说了,都是两个孩子嬉闹之时,昕哥儿不幸落水。

听苏氏的口气显然是想偏帮外孙女白慕筱,想把南宫昕落水之事以简单的意外带过。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南宫玥正想说什么,却听林氏已经愤然道“母亲,您怎么能听信筱姐儿一面之词,分明是她把昕哥儿推下水的!

说着,她侧身指着身后的白露道,“这个白露是花园中修剪草木的丫鬟,当时是她亲眼看到的。

刚才南宫玥已经把事情经过都给林氏说了一遍。

白露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浑身直发抖,几乎语不成句“奴……奴婢确……确实看到……

“祖母,二舅母,筱儿不是故意的。

白慕筱一下子眼眶盈满泪水,委屈地哭得梨花带雨,“筱儿只是借昕表哥编的猫儿一看,可是昕表哥非要夺回,筱儿只是轻轻推了一下,昕表哥被一颗石子崴了一脚,就跌下去了……

南宫玥冷冷地听着,真是巴不得冲上抽她一巴掌。

同时也觉得现在的白慕筱果然还嫩着,若是前世的她,定然打死不会承认是她推南宫昕下水。

“筱姐儿,别哭了。

苏氏一脸宝贝地将白慕筱抱在怀中,但对着林氏却是脸一黑。

“林氏,筱姐儿已经说了这只是意外,你还想怎么样?现在昕哥儿已经没事了,你又何必揪着不放!

她一脸肃然地盯着林氏和南宫玥,那深沉的目光威严凌厉,目光所落之处,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可是南宫玥却是不躲不避,经历两世的她,连帝王之威尚且不惧,更何况苏氏。

前世,幼时的南宫玥不懂祖母为何不喜欢娘亲和自己,直到后来长大,她才知道原来娘亲并非祖母看中的儿媳,只是因为爹爹喜爱娘亲,祖母才勉强接受罢了。

林氏气得脸颊通红,却因为苏氏是她的婆母,只能压抑心头的怒火,道“母亲,昕哥儿被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怎么能用‘意外’两个字一笔带过!?

这时,赵氏突然上前几步,优雅地走到林氏身边,温和地劝道“唉,弟妹,我知道你爱子心切,可是母亲说得没错,筱姐儿也不是有心的……

“大嫂……林氏受伤地看着赵氏,她一贯尊敬大嫂,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大嫂竟说这种风凉话。

“二舅母,都是筱儿的错!

白慕筱突然大叫起来,脸上布满泪痕,煞是可怜,“二舅母,既然昕哥儿因为筱儿遭了罪,筱儿愿意用同样的方式自惩!

说着,她拉着裙子朝左手边的侧门跑去。

“筱姐儿!苏氏激动地叫了起来,忙吩咐身边的丫鬟,“冬儿,快拦住筱姐儿!

“冬儿姐姐,等等我!南宫玥有意无意地拦着冬儿,也跟着追了上去。

荣安堂的后院就是一处小小的池塘,白慕筱冲到池塘边,腰杆挺直,显得她出尘,清高,遗世而独立。

“二舅母!白慕筱一脸悲切地看着林氏和南宫玥,“你不用阻拦筱儿,这都是筱儿自愿受惩!

南宫玥心里觉得讽刺,可是嘴里却说着“筱表妹,你可千万别冲动,小心滑下去……

说着,她奋力朝白慕筱跑了过去,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左手腕,而左手飞快地拿出原本藏在袖中的绣花针,快速地在对方胸口的膻中穴扎了一针。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