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历史军事›鸣震九霄柳浩天小说《柳浩天林芊芊》全文免费阅读
鸣震九霄柳浩天小说《柳浩天林芊芊》全文免费阅读

鸣震九霄柳浩天小说《柳浩天林芊芊》全文免费阅读佚名

标签: 平步青云 林芊芊 柳浩天
状态: 时间:05-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小说:平步青云 作者:梦入洪荒 主角:柳浩天、林芊芊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宦海争锋》主角柳浩天、林芊芊、梁友德的小说内容讲述的是: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书评专区

软软: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了一个 就是相当一个追星女孩跟喜欢的那个男明星的弟弟在一起了,然后那个追星女孩不知道这个是那个男明星的弟弟,然后有一天这个女孩子买了她哥哥的专辑。 狐狸精妄想症:男明星的弟弟说我也有好多他的照片,然后他弟弟,就把他哥哥的照片给她了,最后就是这个女孩子骗了这个男明星的弟弟,最后他弟弟把男明星的什么照片 林成禄:北凉攻下檀州后,雪泪寒入主。尘岳将统兵继续征战辽东,后面的战事一定更精彩了呵! 《平步青云》免费试读

第4章 现场开会

恒山县,千湖镇镇委大院会议室内,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柳浩天在担任千湖镇镇委书记后,第一次镇委会议上,就直接和镇长梁友德拍了桌子。 柳浩天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梁镇长,我只问你一句话,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GDP的数据好看呢?还是为了让老百姓的生活过得更好?那可是800万的财政专项补贴资金啊,你竟然主张把这笔钱补贴给天星公司这么一家挖沙子的私人企业,而不是给我们千湖镇的老百姓,你到底居心何在?” 柳浩天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怒发冲冠。 柳浩天是半个月之前从狼牙特种队退役转业到千湖镇来当镇委书记的。转业之前,柳浩天就曾经立下誓言,今后一生都将会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奋斗,为了民族崛起而奋斗。 但是柳浩天没有想到,他刚刚转业到千湖镇就被梁友德给架空了,半个月没有人到他的办公室前来汇报工作。 如果只是这个,柳浩天可以不在意,但是今天的会议上,梁友德竟然主张把省里划拨下来的800万财政补贴资金发给天星公司,这彻底激怒了柳浩天。 柳浩天本来就是火爆脾气,点火就着,眼中不揉沙子。之前在特种战场上,因为战友遭到敌人袭击牺牲,他单枪匹马闯入敌营,杀敌34人,伤敌47人,杀得敌人哭爹喊娘,狼狈逃窜,事后送给了他一个绰号——东方修罗。 此刻,面对着巧立名目、偷换概念的梁友德,柳浩天怒发冲冠,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对于无视老百姓利益之人,柳浩天从不忍耐,单刀直入。 面对着柳浩天拍案一怒,千湖镇镇长梁友德不屑一笑,老神在在的说道:“柳浩天同志,稍安勿躁,我提议把这笔800万的资金补贴给天星公司不存在任何违法违规之举。 天星公司是我们千湖镇最大的私营企业,也是我们千湖镇的纳税大户,天星公司缴纳的税款占我们千湖镇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属于我们千湖镇的财政支柱。 只有把这笔钱补贴给天星公司,才能让天星公司有足够的资金来扩大产能,进而拉动销售,提高赋税,只有这样做才能做到利益最大化,才能促进我们千湖镇经济的发展。” 柳浩天冷笑着说道:“提高赋税?提高个屁! 梁友德,你以为我柳浩天是傻瓜好糊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天星公司年营业额四五个亿,但是每年的赋税却只有四五百万吗? 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挖沙公司的利润率之高远超多个行业吗?甚至可以说是一本万利也不为过。天星公司每年的利润没有三个亿也得两个亿! 如果他们要扩大生产,他们自身的资金多得用不完,用得着我们这可怜兮兮的800万元吗? 但是,你知道这800万对老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这是一笔巨款!” 说话之间,柳浩天双手伏案,身体前倾,压迫感十足。 梁友德仰面靠着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笑吟吟的说道:“柳浩天同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笔钱是我梁友德费心费力从省里要下来的。” 梁友德的意思非常明显,这笔钱是他要下来的,按照潜规则,这笔钱就应该由他来负责安排,别人不应该插手。 柳浩天却是冷冷一笑:“是,这笔钱是你从省里申请下来的,但是,这笔钱是属于千湖镇的,是属于千湖镇的老百姓的,不是属于你梁友德个人的。而且财政划拨时说得非常明确,这笔钱是为了促进我们千湖镇地方经济发展给的特别补贴。” 梁友德没有想到柳浩天这家伙竟然是个愣头青,根本不尊重潜规则,这让他火冒三丈,声音提高了好几度:“柳浩天,你今年才25岁,虽然是正团级转业的,但是你毕竟太年轻了,根本没有任何乡镇工作的经验,所以你对我们乡镇的工作根本就不了解。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你知不知道我们千湖镇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柳浩天淡淡的说道:“我的确没有乡镇工作经验,但是我有一颗一心为民之心,我知道身为党员干部,我们应该关心是老百姓的利益,我们应该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来处理问题。” 梁友德被柳浩天这么一说给气乐了,满脸鄙视的说道:“柳浩天,难道你认为我们不知道关心老百姓的利益吗?我提议把这笔钱补贴给天星公司,就是为了让我们千湖镇的老百姓多一些就业人口。因为有了这笔钱,天星公司一旦扩大生产,必然会加大招工人数,进而促进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 还有,最近几年,我们千湖镇GDP在全县38个乡镇中排名倒数第二,县里已经给我们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今年我们的GDP继续排名最后三名,县委将会对我们千湖镇的领导班子大动干戈,所有正科级干部全换,至少一半副科要换掉。 柳浩天,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千湖镇领导班子成员的利益着想啊。你一再阻挠我的这个提议,是不是想要站在全镇所有班子成员的对立面啊。” 轻描淡写之间,梁友德把柳浩天推到了所有镇委班子的对立面。 很多镇委委员听到梁友德说完之后,看向柳浩天的脸色全都有些难看,有些人直接表露出了强烈的不满。 柳浩天扫视了一圈众人的表情之后,冷笑着看向梁友德说道:“梁友德,恐怕你刚才所说的第二个理由才是你提出这样建议的真实动机吧。 在被你架空的这段时间里,我做了很多研究,我知道千湖镇GDP数据很差,也知道县委给我们千湖镇下达了最后通牒。” 说道此处,柳浩天狠狠一拍桌子说道:“但是,各位,你们都听清楚了,千湖镇GDP数据差不是这800万的财政资金能够解决的,我们真正需要解决的是我们领导班子成员发展观念的问题,是我们领导班子成员的屁股和立场问题。不站在老百姓的立场,千湖镇的经济永远发展不起来,靠弄虚作假、数据造假即便能够瞒过一时,也瞒不过一世,最终受苦受罪的还是老百姓!” 柳浩天直接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梁友德的真实动机,很明显,这家伙想要通过这800万财政补贴款,让天星公司把营业额数据做得漂亮一点,提高千湖镇GDP数据。这是柳浩天绝对不能容忍的。 梁友德听柳浩天这样说,他火气也上来了,直接狠狠一拍桌子说道:“柳浩天同志,既然你听不进不去我的良言相劝,那我们还是采取投票表决的方式来进行最终的决策吧。支持我的立场的同志请举手。” 梁友德话音落下,立刻有五个人举起手来。 千湖镇一共13名镇委委员,此时此刻已经有6人同意梁友德的意见了。 梁友德满脸自信的看向柳浩天:“柳书记,你信不信几乎没有什么人会支持你的意见?这次,你输定了。” 柳浩天扫视了现场众人一眼,看到一个个闪躲的目光,柳浩天便知道如果投票的话自己没有一点胜算。 柳浩天的怒火一下子就窜到头顶,直接狠狠一拍桌子:“关于财政补贴资金这个问题,我决定动用书记的一票否决权。” 柳浩天说完,现场鸦雀无声。梁友德直接惊呆了。他甚至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柳浩天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竟然在他主持的第一场重量级的会议上便直接动用一票否决权,而其动机竟然只是为老百姓争取利益。 这柳浩天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啊。 梁友德看了一眼副镇长孟庆泽。 孟庆泽立刻会意,看向柳浩天说道:“柳浩天同志,作为老同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书记的一票否决权虽然分量很重,但是用多了,恐怕你柳浩天今后在千湖镇镇委大院内将会彻底失去威信。” 柳浩天微微一笑,满脸坚定果决:“在涉及到人民群众利益的时候,我不会有丝毫的退步和妥协,我决定动用一票否决权。散会!” 柳浩天虽然转业了,但依然保持着在部队里敢作敢当、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 梁友德傻眼了,孟庆泽傻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房门被人推开了,一名工作人员满脸焦急的走了进来,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大事不好了,我们机关大院门口已经被老百姓给围起来了,他们说让您出去帮他忙解决被天星公司拖欠了八年之久的土地补偿款问题,如果今天不能解决,他们就要去省里直接上访了。” 闻听此言,柳浩天脸上立刻露出凝重之色。 而此时此刻,梁友德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心中暗道:“柳浩天啊柳浩天,想要坐稳千湖镇镇委书记这个位置,你得先过眼前这一关。” 柳浩天走到窗口处,向外看了一眼,只见此时此刻千湖镇机关大楼外面正门口已经被堵了个严严实实,外面黑压压的都是人。 柳浩天不由得眉头紧皱。外面人声喧嚣,口号震天响。 看到柳浩天严峻的表情,梁友德心中冷笑,嘴上却提醒道:“柳书记,这事情必须得你亲自出面才行,因为你是一把手!” 柳浩天冷冷的看了梁友德一眼,说道:“梁镇长和初云程副书记跟我一起去。”说完,柳浩天迈步向外走去。镇委副书记初云程立刻跟在柳浩天身后。梁友德只能无奈跟上。 当柳浩天来到大门口处,门口外面的人立刻开始大声呼喊起来:“我们要补偿款,你们不能这样忽悠我们!” “再不解决我们就去省里上访了!” 各种声音纷纷传入柳浩天的耳中。 柳浩天迈步走到大门前,对值班门卫说道:“打开大门。” 值班的老大爷望着这位刚刚上任、屁股还没有坐热的镇委书记,满脸担忧的说道:“柳书记,这大门不能开啊,你看看外面这些人,都快要发飙了。” 柳浩天摆摆手:“没事,出了事情我担着,打开大门吧。” 值班大爷无奈,只能满脸担忧的打开大门,外面的人瞬间便冲了进来,将柳浩天围在了当中。 “你就是新来的镇委书记柳浩天?你必须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否则我们和你没完。” “柳浩天是吧,如果不解决我们的问题,你这个镇委书记就不要当了。”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将柳浩天包围,甚至已经开始有人对柳浩天推搡起来,很显然想要将事情搞大。 柳浩天个子比较高,足有一米89左右,往人群中一站,大部分都能看到他。 柳浩天立刻大声喊到:“各位乡亲们,我的确就是千湖镇新上任的镇委书记柳浩天,既然大家今天过来是想要让我帮助你们解决问题的,能不能请你们派出几个代表,把你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先告诉我?” 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身后跟在几个年纪差不多的男人,此人走到柳浩天的面前说道:“柳书记,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当初天星公司征用了我们的土地挖掘沙子,承诺每年给我们800元的补偿金。至少连续给20年以上。而这件事情是当初镇里给担保的,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只收到了一年的补偿,之后就一分钱都没有看到,但是我们的土地却已经被天星集团给征用了,我们很多家庭都已经失去了土地,失去了赖以生存的东西,我们现在很苦,我们希望镇里给我们主持公道。” 柳浩天听完之后,立刻说道:“你们有文件吗?” 为首之人充满警惕了看了柳浩天几眼之后,这才拿出了一份复印件递给柳浩天说道:“这是复印件,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天星公司属于镇上招商引资过来的企业,征用我们的土地美其名曰是搞经济建设,实际上就是挖沙子。由镇里进行担保。但是现在,八年多过去了,我们却只收到了一次经济补偿,柳书记,难道我们的要求过分吗?” 柳浩天立刻问道:“你们签订这份合同的时候,镇里现任的领导有人知情吗?” “梁镇长知情,这个事情就是他当初极力促成的。”人群中立刻有人说道。 柳浩天转头看向梁友德问道:“梁镇长,群众反映的这个问题是否存在?” “确有此事。”梁友德点点头。 柳浩天接着问道:“那么天星公司应该不应该支付老百姓这边?” “应该?”梁友德没有回避。 “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这个事情始终没有解决?”柳浩天直截了当的问道。 “柳书记,要说这个原因,那就复杂了。这里面有两个十分现实的问题需要慎重考虑,第一,虽然天星公司做出过承诺,我们镇里也做过担保,但是现在天星公司账户里没有钱,所以没有办法支付这笔补偿。 第二,天星公司每年上缴的税收占据我们千湖镇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我们不能把天星公司逼得太紧了,否则的话,我们的财政收入将会面临危机。” 听完之后,柳浩天表情凝重。他听出来了,梁友德这明显是在推诿。把所有事情全都推到了天星公司的身上,却闭嘴不提他自身的责任。 突然,柳浩天心中升起阵阵凉意,他突然意识到,今天这些人来的时机有些不太对劲。为什么会在这次会议期间来呢?这时机卡的也太好了吧?难道有人在幕后操控此事? 越想柳浩天越感觉到后脊背有些发凉。如果自己的猜想是真的话,到底是谁在幕后操控呢?赌的目的是什么呢? 此时,四周的老百姓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再次将柳浩天围在当中,又有人开始推搡起柳浩天。 柳浩天冷冷扫视了一圈众人,大声说道:“各位乡亲们,我现在就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想不想让我帮你们解决问题。” 众人纷纷回答说想。 柳浩天说道:“既然你们想要让我帮你们解决问题,那么你们总得给我点时间吧?既然八年多的时间你们都等了,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些时间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吗?总不能你们说什么我就全都相信吧?我总得跟方方面面求证之后再给你们解决吧?就算要解决问题,我也需要先了解一下镇里的财务情况以及考虑一下帮你们解决问题的办法吧?” 柳浩天说完,现场暂时沉寂了下来,为首的那个男人点点头说道:“这次你说得有理,不知道你打算如何求证?如何解决?” 柳浩天说道:“给我半个小时,我要在这里召开现场办公会,我需要了解一下镇里其他领导班子成员的意见和对此事的看法,还需要了解一下镇里的财务状态。我可以向在场的各位保证,今天,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相对满意的答复,否则,我绝对不会回去,任由你们包围着,我这样说各位可满意?” 柳浩天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众人自然不能再多说什么,大家也看出来了,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和以前的那些忽悠他们的人不一样,以前的那些人就知道忽悠,承诺,目的很简单,尽快把他们送走,但是眼前的这个镇委书记却没有回避他们的问题,甚至没有着急回去的意思,这让现场的老百姓感觉到心中稍安。 随后,柳浩天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党政办主任赵永军:“赵主任,你立刻通知现在留在机关大楼内的领导班子成员,5分钟之内到楼下来参加现场办公会,如果谁五分钟之内没有下来,我会让老百姓上去把他请下来。” 赵永军顿时脸色一沉,柳浩天这一招还是挺狠的,如果是在平常,眼前局势如此严峻,和自己没有责任的事情谁想参与?但是现在,柳浩天说让老百姓去请,这一招可就让认不得不多了几分顾忌,到时候丢人现眼还是小事,万一被揍一顿可就有些无辜了。 所以,这次,赵永军第一时间将柳浩天的意思传递了出去。 很快的,五分钟之内,所有成员全都到齐了。 柳浩天扫视众人一眼说道:“各位,我相信大家也已经看到了,现在我们千湖镇老百姓大兵围城,我们身陷重围,所以,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谁有办法解决此事?” 所有人全都沉默了。 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搭话,柳浩天冷哼了一声:“既然你们没人出主意,那就别怪我乾坤独断了。 我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很简单,既然梁镇长都承认当初这笔土地补偿款在发放只是,千湖镇镇委镇政府曾经帮天星公司做担保。现在天星公司还不上钱,那么这笔钱就应该由我们千湖镇镇政府来掏,孟副镇长,你是分管财政所的,现在我们镇政府账户上还有多少钱?” “只有18万了。”副镇长孟庆泽回应道。 “这么少?”柳浩天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 “这已经不算少了,就这18万,还是梁镇长前几天刚刚从县里跑下来的。如果是平时,镇里的财政账户上不会超过5万块钱。”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很多人看向柳浩天他们众人的时候,纷纷攥紧了拳头。 四周的众人非常愤怒,因为孟庆泽的话相当于堵死了由镇里出钱来填补这个窟窿的可能性。 柳浩天冲着众人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大家稍安勿躁,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晰了,既然这笔钱千湖镇镇政府拿不出来,而这笔钱本来就是天星公司拖欠各位的,这笔钱本来就应该由天星公司来拿,那么现在,我和镇里的这些人陪着大家去天星公司要债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欠的债谁来还也是天经地义。我们千湖镇镇政府绝对不能做冤大头!” 柳浩天刚刚说道这里,便被副镇长孟庆泽给打断了:“柳书记,我们千湖镇的情况你可能不太了解。” 柳浩天目光略带玩味的看向孟庆泽说道:“哦,孟副镇长,请教一下,有哪些情况我不了解?” 孟庆泽今年有四十六七岁左右,留着板寸,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看起来挺精神的,说话的时候语气不急不缓,给人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 孟庆泽笑着说道:“柳书记,是这样的,天星公司这些年来为了扩大产能,前前后后投了五六个亿进去,他们几乎把所有的资金全都压在了生产和运输上。所以,他们公司短时间内拿不出钱来支付这笔钱。如果我们逼债逼得太紧的话,会影响到他们公司正常的生产。 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千湖镇的财政收入至少有一半以上是由天星公司所缴纳的赋税来支撑的,所以,一旦影响到了天星公司的生存,那么必然会影响到天星公司缴纳的赋税,进而影响到我们整个千湖镇的财政收入,甚至有可能造成我们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到时候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这个后果和责任恐怕十分严重。” 柳浩天很认真的听完了,随即盯着孟庆泽说道:“孟副镇长,听你这样说,我刚才说要带着大家去找天星公司去要债的说法是错误的了。” 孟庆泽毫不客气的点点头。 柳浩天嘴角微微翘起了一抹弧度,目光冷冷的盯着孟庆泽说道:“孟庆泽同志,我现在也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你孟庆泽是不是我们千湖镇的干部?” “当然是。” “既然你是千湖镇的干部,该不该为老百姓办点实事?” 孟庆泽犹豫了一下,看到周围老百姓那些形形色色的眼神,最终还是点点头:“应该。” 柳浩天最后问道:“既然你是千湖镇的干部,又应该给老百姓做些实事,但是你刚才为什么要替天星公司说话?” 孟庆泽这才发现原来柳浩天在这里等着他呢,他也不是善茬,立刻反击道:“柳书记,你这顶大帽子扣过来我可承担不起啊。我刚才说那些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让你知道一下我们千湖镇和天星公司目前的现状,何谈为天星公司说话这样的大帽子?柳书记,做人要厚道啊!否则的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柳浩天微微一笑:“得必会道多助,失道必会寡助,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你用在这里有些不太合适。我现在再问你最后一句话,天星公司欠老百姓的这些钱,该不该还?” “应该还,但是……” 这一次,孟庆泽的话被柳浩天给打断了:“好了,孟副镇长,既然你也认为千湖镇这笔钱天星公司应该还,那么请问,你敢不敢头前带路,带着大家去找天星公司去索要这笔欠款?如果不敢的话,你现在可以回机关大楼待着去了。” 孟庆泽直接被柳浩天逼到了墙角,如果他说不敢,那么他今天当着现场这么多老百姓和领导班子成员的面把脸算是丢光了。 但如果真的他带头去了,恐怕对天星公司那边不好交代。 不过孟庆泽脑瓜转的很快,只是略一思考,便冷笑着说道:“柳书记,由我头前带路自然是不成问题,不过我担心我带着现场的这些群众去了,也未必能从天星公司要到钱,到时候不知道你如何向现场的这些人民群众交代啊。毕竟,你给了大家希望,总不能让大家白跑一趟吧?那样做和忽悠大家有什么区别?” 三言两语之间,孟庆泽毫不犹豫把柳浩天拉下水来,把他推到了现场所有人的对立面。 让所有人全都产生了一种错误的认识,如果众人去了天星公司要不到钱,那么这个责任就应该又柳浩天来承担。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思想引导,混淆视线的办法。 现场很多人立刻目光射向了柳浩天。 柳浩天眉毛向上挑了挑,心中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孟庆泽的反击来得如此犀利,如此有深度。 不过柳浩天也不是怕事之辈,字字铿锵的说道:“今天我要带着咱们镇里的这些领导班子成员一起去天星公司帮助老百姓要债,天星公司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换来的的血汗钱不容抵赖!孟庆泽,头前带路!” 听柳浩天这样说,现场老百姓的气势一下子就起来了,看向柳浩天的眼神多了一丝炙热。 镇党委委员人群之中,纪委书记宋无敌看向柳浩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钦佩。 孟庆泽在头前带路,镇长梁友德拿出手机找出了微信,给一个身穿帝王袍服男人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崔总,新上任的镇委书记柳浩天带着上百号人正在赶往你们天星公司,他准备帮助千湖镇的这些被拖欠土地补偿款的老百姓讨还一个公道。要不你先躲躲吧?” 天星集团董事长崔志浩立刻回复道:“有什么好躲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他柳浩天还能拿我怎么地?难道他还敢得罪我不成。” 天星公司位于千湖镇的东边,沿着千湖镇机关大楼门前那条路向前走上800米左右,就可以在道路的尽头看到一处占地面积极为广大的庄园,柳浩天来到庄园门口的时候,也被这庄园的占地面积给震撼住了。 这处庄园占地面积足足有300多亩,庄园里面亭台楼阁等复古式建筑鳞次栉比,门前摆放着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张着血盆大口,颇有气势吞天之意。 此刻,庄园门口站着六名保安携带警棍、辣椒水等便携式武器冷峻的盯着过往行人。当柳浩天他们一行人逐渐走进的时候,这些保安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冷笑,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中。 以前不是没有人跑到他们庄园门口闹事,但无一例外的,那些人最终全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再也不敢过来闹事了。 孟庆泽转过身来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地方我给你带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之前对你的那些建议,千万不要让事情向着不可挽回的地步发展。” 柳浩天笑了笑:“放心吧,我应该不会让千湖镇的老百姓失望的。” 说完,柳浩天直接对党政办主任赵永军说道:“赵主任,麻烦你通知一下天星公司的负责人,让他们出来聊一聊。” 赵永军还没有说话呢,门口的保安已经说话了:“草,你谁啊,你以为我们老板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明确的告诉你,你们要是不想找麻烦的话,最好立刻给我滚蛋,否则可就别怪我们没有提醒你们了。” 柳浩天冷冷的看了保安一眼,目光盯着赵永军。他知道赵永军是梁友德的人,所以,此事他必须要让赵永军负责到底。 赵永军无奈,只能先拿出手机拨通了天星公司老板崔志浩的电话:“崔总,你现在在公司吗?我们新上任的镇委书记想要和您谈谈征地补偿款的支付问题。” 崔志浩不屑的说道:“一个破镇委书记而已,哪里有资格和我当面谈,让他等着吧,我有时间了派人过去和他谈。” 此刻,赵永军故意把手机调整了外放状态,距离毕竟近的人都能够清楚的听到崔志浩所说的这番话。 四周的群众听到崔志浩的这番话,很多人脸上全都露出了绝望之色。 他们早就知道崔志浩嚣张,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新上任的镇委书记的面子都不给。 一阵阵叹息声从柳浩天四周传了出来,很多人的斗志一下子就蔫了。 柳浩天原本有办法逼着赵永军把崔志浩给喊出来,但是听到崔志浩那嚣张的表态,柳浩天的暴脾气又上来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群众说道:“柳浩天,现在崔志浩就在天星公司大院内,你敢不敢带着我们去找他?” 这个声音一出,很多人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柳浩天。 大家都想看看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的给老百姓做事。 柳浩天目光聚焦在此人身上:“你确定?” “我百分百确定,我家就住在旁边。” 柳浩天点点头:“好,既然崔志浩就在院子里,那就简单了,我们直接去见他。” 那几名保安立刻拦在柳浩天众人面前,为首那名保安冷冷的说道:“柳浩天,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给自己找不自在,否则的话,你在千湖镇待不过两个月!” 柳浩天不屑一笑,直接迈步向前,身后老百姓紧随其后,寸步不离,此时此刻,老百姓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似乎很硬。 “给我上!”那名保安一声令下,其他几个保安立刻向着柳浩天冲了过来。 作为崔志浩的小舅子,天星集团的保安队队长,千湖镇没有人敢惹这个保安头子。 但是,柳浩天却不惯他毛病。 对方几个人往上一冲,柳浩天后发先至,须臾之间,那几名保安包括保安头子全都被柳浩天放倒在地。 柳浩天一脚踹开大门,大手一挥:“乡亲们,跟我走,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欠了咱老百姓钱却躲在乌龟壳里装大爷的崔志浩到底是何方神圣!” 身后,群众气势高昂。 他们早就恨透了门口这些保安,因为这些人表面上是保安,实际上,他们都是千湖镇上的流氓地痞,平时不仅嚣张透顶,还坏的流脓,坏事没少干。 有些老百姓从这些地痞流氓身旁走过的时候,会一不小心踢出一脚,等柳浩天带着众人从他们身旁走过,这几个保安躺在地上久久起不来。 柳浩天带着众人直接来到大院内一座三层的别墅小楼前,此刻,这里8名保安已经严阵以待了。 柳浩天冷冷的说道:“我要见崔志浩,让他出来见我,我们我们直接闯进去。” “我们崔总说了,谁也不见!”其中一名保安冷冷的盯着柳浩天说道。 柳浩天不管他,直接带头迈步向前,身后,宋无敌、初云程、郭志强紧随其后。 他们以前也曾经为了这笔钱征地补偿款来到这里,但每次都吃闭门羹,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今天柳浩天竟然无规则,直接硬闯,这让他们感觉很爽,亦步亦趋。 那些保安看到被柳浩天那凛然无惧、一往无前的气势,吓得不断后退,柳浩天径直走向大门。 保安们,只能后退,想要关门时,被柳浩天一脚踹开房门,迈步而入。 别墅大厅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美女,一个在给他喂葡萄,一个在为他捏肩膀,柳浩天他们这么多人进来了,崔志浩连头都没有抬,依然坐在那里看着前面的大屏幕电视。 柳浩天径直走了过去,挡住了崔志浩的视线。 崔志浩眉头一皱:“你就是新来的镇委书记?懂不懂规矩?” “什么规矩?” “千湖镇的规矩!” “党纪国法才是规矩!” “你不想在千湖镇混了?”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在这千湖镇,还没有我崔志浩说了不算的事情。” 一番激烈的交锋,柳浩天和崔志浩没有任何人妥协退让。 柳浩天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崔志浩,废话少说,我们千湖镇老百姓被你们天星公司拖欠的土地补偿款该还了吧!” “对不起,我们公司账户上没钱,还不了。”崔志浩冷冷的说道。 此刻,梁友德和孟庆泽两人嘴角上全都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在他们看来,柳浩天今天过来纯粹是自取其辱。 柳浩天俯下身体,伸出左手抓住崔志浩的下巴,伸出三根右手手指,目光冷冷的盯着崔志浩说道:“崔志浩,你听清楚了,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如果你不把土地补偿款以及被拖欠这么多年所产生的利息一起归还,后果自负。” 说完,柳浩天迈步转身向外走去。 “柳书记,难道这就是你带着我们过来要债的结果吗?”之前一直代表众人说话的中年人迈步走到柳浩天的近前,双眼满是血丝,咬牙切齿的说道。 柳浩天看了一眼这个人,又看了看四周满是绝望和愤怒的群众,沉声说道:“各位乡亲们,如果我说我能够在三天之内,把这笔钱一分不差的全都发还给你们,你们信还是不信?” “当然不信!” “不信!” “你们这些人全都是一丘之貉,你们和天星公司都有着利益关系的,你们能给我们老百姓办事?鬼才信你呢!”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柳浩天全都听在了耳中。 柳浩天的心沉甸甸的,从现场这些群众的议论声中,他可以听到大家对眼前这个结果似乎早有预料,同时也充满了绝望。 柳浩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各位乡亲,我知道大家对现在这个结果非常的不满意。说实在的,我也非常不满意。大家想想看,我是谁啊。我是千湖镇的镇委书记啊,我代表的是千湖镇啊,我代表的是咱们千湖镇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啊。但是这个天星公司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让我这个刚刚上任的镇委书记的脸往哪里放啊。 大家想想看,天星公司这样做是不是相当于当着大家的面来打我的脸。” 众人听柳浩天这样说,大部分全都点头表示同意,不过还是有人小声的嘟囔着:“谁知道你和天星公司是不是一伙的,以前梁友德可没有少演苦肉计,信你才有鬼呢!” 虽然这个人嘟囔的声音很小,但是柳浩天的耳朵好使,这个人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柳浩天对于这个信息还是十分震惊的。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众人对自己这么不信任了。原来有梁友德这个前车之鉴。而且梁友德现在依然稳稳的坐在镇长的位置上。 柳浩天略微沉吟片刻,立刻再次大声说道:“各位乡亲们,我知道现在你们对我、对一切都充满了质疑,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给我柳浩天一次机会。我恳请大家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向大家保证,三天之内,我一定会让这笔钱一分不少的发放给大家。如果三天之内我的承诺没有兑现,那么大家可以到镇委大院来,到时候我柳浩天当着各位的面辞职谢罪。不知道大家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柳浩天说话的时候,言辞恳切,目光清澈,他与看向他的众人一一对视着。他的目光中没有任何闪躲,他真诚的与每一个对视。 也许是柳浩天的目光,也许是对结果的无奈,也许是因为柳浩天的承诺,最终,那个为首的中年人看向柳浩天沉声说道:“柳书记,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算我们再逼你也没有什么用了。既然我们八年的时间我们也等了,那么我们也不在意多等三天了。好,那我们就给你三天的时间,希望柳书记不要像有些王八蛋一样成天的忽悠我们。” 说话的时候,这个中年人从现场一些班子成员的脸上一一扫过,当他的目光扫过梁友德和孟庆泽的时候,眼神中的悲愤之意犹如滔滔江水。 柳浩天轻轻点点头:“民意重于天,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请乡亲们放心,既然组织上让我来千湖镇担任一把手,自然是希望我能够为咱们千湖镇带来新的气象,自然希望我能够真真正正的为咱们千湖镇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做些实事,我相信我不会辜负组织的信任,不会辜负乡亲们的厚望。” 说完,柳浩天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班子成员说道:“各位,现在我们的现场办公会就在这天星公司大院别墅里继续进行。” 千湖镇镇委班子成员全都惊呆了。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凭借一己之力暂时将这场风波化为无形,他们更没有想到,这些老百姓竟然真的给了柳浩天三天的时间,他们更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承诺三天摆不平此事就当中辞职。 他们更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要当着崔志浩的面开现场办公会。他们弄不明白柳浩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不符合常理。 按理说,这种讨论如何对付崔志浩的会议应该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进行。 很多群众看向柳浩天的眼神中全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千湖镇领导班子里,镇纪委书记宋无敌扫了柳浩天一眼,眼神之中多了一抹亮色。 来千湖镇半年多了,他终于看到了一个让他可以高看一眼之人。 这个柳浩天虽然看起来做事鲁莽,但却也是一个满腔热血之人。只是希望这个家伙千万不要蹦跶了三天之后就自己滚蛋了,如果那样的话,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柳浩天是宋无敌进入仕途之后第一个值得他高看一眼之人。 镇委副书记初云程看向柳浩天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惋惜,几分复杂。 初云程虽然来千湖镇的时间只有三年,但是这三年之间,他看透了很多东西。所以,在千湖镇,他一直低调隐忍。 孟庆泽充满嘲讽的看了柳浩天一眼,压低声音对梁友德说道:“镇长,我估计柳浩天这个毛头小子留在咱们千湖镇的时间也只剩下三天了,我们千湖镇迫切需要一个像您这样有能力、有魄力、有才华、有水平的四有领导来领导我们,柳浩天将会成为我们整个恒山县历史上最短命的最年轻的镇委书记。” 梁友德微微一笑,含糊其辞的说道:“老孟,好好干,以后,你就是我的铁杆搭档。” 孟庆泽立刻兴奋起来。 柳浩天扫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各位,刚才我已经跟老百姓承诺了,三天之内,要让天星公司把拖欠老百姓的征地补偿款一分不少的发放下来,大家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梁友德冷笑着说道:“柳书记,这个承诺是你做的,办法自然是你来想。” 孟庆泽立刻附和着说道:“没错,谁惹的事情谁自己平了。” 紧接着,又有几个人附和着梁友德。毕竟,此时此刻,崔志浩就在旁边,现在可是他们表现自己的时候了。 就在这个时候,崔志浩声音阴冷的说道:“柳浩天,你小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讨论如何来对付我,你是不是认为我好欺负啊。” 柳浩天直接强势回怼:“这句话应该我替老百姓跟你说才对。崔志浩,你记住,不要欺负老实人!” 说完,柳浩天不再搭理崔志浩,而是转身笑着看向身后的梁友德说道:“梁友德同志,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我的的确确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现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了柳浩天的身上,包括周围还没有离开一直在围观柳浩天他们举行现场办公会的千湖镇的老百姓。众人听柳浩天说有办法解决此事,纷纷看了过来。 一时之间,柳浩天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众人目光注视下,柳浩天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们先简单的梳理一下这笔欠款之事。 第一,这笔钱欠款是八年之前,由千湖镇当时的常务副镇长梁友德同志亲自牵头、由他亲自签字代表我们千湖镇作保在征地意见书上签字之后,最终老百姓才同意征地条款的。而且据我所知,但是因为征地问题,还发生过一些激烈的矛盾冲突,很多老百姓是不愿意把土地交给天星公司的。后来还是梁友德同志亲自出面协调运作之后,最终才勉强让老百姓答应此事。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梁友德同志应该是这笔欠款催缴催收的第一责任人。现在,既然梁友德同志在县里,我又是千湖镇的一把手,所以,这笔钱欠款只是暂时由代为征缴。当然了,既然都是一个班子成员,谁来操作这件事情都可以,关键是要做得让千湖镇的老百姓满意。” 周围老百姓听柳浩天这样分析,纷纷点点头表示认同。 也直到这个时候,有些老百姓才意识到,柳浩天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刚刚上任当天就被逼接下来这么棘手的事情,的的确确是挺冤枉的。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镇委书记还是很有魄力的。众人都希望柳浩天能够成功。 所以,原本很多想要走的人全都留了下来,想要听听柳浩天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逼着天星公司还钱。 柳浩天接着说道:“第二,天星公司以及梁友德、孟庆泽等同志都口口声声说天星公司的账上没有钱,那么我想要问一下梁友德、孟庆泽之流,你们既然口口声声说天星公司公司账上没有钱,那么请问,你们看过他们的账目了吗?你们凭什么说他们公司的账面上没有钱?” 梁友德冷笑说道:“当然是天星公司说的了。” 柳浩天又看向孟庆泽,孟庆泽点点头说道:“这都是天星公司自己说的。” 柳浩天点点头:“好,既然你们没有看过天星公司账面上到底有没有钱,而天星公司又口口声声说他们账面上没有钱。但是,这笔钱却偏偏又关系到我们千湖镇成千上万名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绝对不容马虎,不能等闲视之,必须要尽快搞清楚。 所以,我提议,由我们千湖镇组建清债领导小组,由我担任组长,本来梁友德同志应该担任常务副组长,但是,考虑到梁友德同志是这笔欠款的当事人,而且过去八年的时间在这件事情上梁友德同志也没有任何作为,所以,梁友德同志只能被排除在我们这个清债领导小组之外了。” 柳浩天刚刚说道这里,孟庆泽立刻怒声说道:“不行,这绝对不行,梁镇长是我们千湖镇最有权威的领导,怎么能把他排除在清债小组之外呢。这绝对不行。” 副镇长段春风也附和着说道:“是啊,这样做有些不太尊重老同志,会惹人说闲话的。” 柳浩天冷冷的说道:“不要跟我说什么尊重老同志,回避机制是我们在处理一些敏感问题之时必须要遵守的。这个没有可以商量的空间。” 柳浩天说得斩钉截铁,梁友德气得脸色铁青。 柳浩天笑着说道:“关于清债小组的成员,我现在宣布一下名单。 清债小组组长由我亲自担任,常务副组长,由纪委书记宋无敌同志来担任,副组长是初云程,其他班子成员担任组员。整个小组实行组长负责制。 现在我们清债小组正式开会。我们清债小组的第一个议题就是组织各路人马,准备对天星公司进行审计、查账。只有如此,才能确定天星公司的账目上到底有没有钱,有多少钱。另外呢,我还听说,我们镇里的某些领导干部在天星公司也是有一些股份或者平时会从天星公司领取一定金额的干股分红的,这些问题都可以借助着这次机会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让宋无敌同志来担任常务副组长的原因。 这次,我们要反腐倡廉与解决老百姓的实际困难同步进行,一举双得、一箭双雕,如果谁要是反对我查账的这个提议,可以现在就说出来,不过呢,我提醒一下各位,谁反对查账,就请先退出清债小组,那么清债小组以后各个阶段的事情没有资格过问和了解,同时,清债小组在查账的时候,也会重点调查一下反对查账之人和天星公司到底有没有关系,因为我相信不管是现在在四周围观的群众,还是我们在场的各位心中都应该很清楚,心中没有鬼就不会害怕我们天星公司的帐。” 柳浩天说完之后,梁友德、孟庆泽和段春风等人脸都绿了。 谁也没有想到,柳浩天刚刚上任就整了这么一出,现在他们这些人全都进退两难了。 如果退出清债小组的话,那么柳浩天他们这个小组下一阶段要干什么恐怕就真的不清楚了,而且还会成为小组下一阶段重点排查的对象,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如果不退出的话,那么就必须支持柳浩天查账的这个行动。他们从内心深处是不愿意招惹天星公司的,毕竟他们这些在千湖镇待了好多年的老人非常清楚天星公司的能量有多么巨大。 此时此刻,宋无敌那胖胖的脸庞上依然淡定无比,但是看向柳浩天的时候,眼底深处却多了几分欣赏。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柳浩天的的确确有两把刷子,虽然刚才的这一招破绽百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一招还的确很有用的。相当于通过这个清债小组一下子就树立起了他这个一把的权威,而且通过对自己和初云程的任命,一下子又获得了足够的支持能量,而之前一直和柳浩天做对的孟庆泽和段春风现在可就坐蜡了。 不简单啊。 对于柳浩天突然打出来的这一张牌,初云程也挺吃惊的。他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有胆子去查天星公司的帐。 不过作为在千湖镇待了两三年的老人,初云程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还是抬起头来提醒道:“柳书记,查账这个手段肯定非常有效,不过恕我直言,天星公司的帐不是那么好查的啊。一旦我们决定要这样做,恐怕会面临方方面面的压力,甚至有可能会被人强行终止,你得有思想准备啊。”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