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绝品神兵在都市
绝品神兵在都市

绝品神兵在都市周浩

标签: 周浩 奇幻玄幻 李竹雅
他是一代兵王,更是凶名赫赫的战争机器,令各国地下势力闻风丧胆
可如今,他竟然沦落到替大小姐当保镖,他这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呢?一个个人间尤物,相继出现,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 5 章 找上门来?


周浩坐在白色收银柜后面的凳子上面,看着这个时间段经常进来买药的一个女人,这是第五次他看见这个女人来自己工作的这个药店买药了。

这女人的姿色也算是不错,柳叶眉,额头上面有着一丝英气,白里透红的肌肤吹弹可破,身穿一件白衬衣,配浅蓝色牛仔裤短裙,纤细的腰肢让不正经的周浩也是想要摸一把。

周浩撇着嘴角,实在不懂这女人什么想法,看起来也挺年轻的。

“小姐,这么年轻三天两头的就吃药,小心不孕不育啊!”

“你才不孕不育,你全家不孕不育,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李竹雅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让人看了有一丝按捺不住。

周浩嘿嘿一笑,“小姐,我给你说个好方法,可以避免你下次买药的尴尬,你这样,你可以囤货啊,这样子你看就不用下来买了。”

“囤你妈的个头。”李竹雅破口大骂一声,脸上红晕更胜,直接丢了一张红色毛爷爷给周浩,转身就走。

“唉,等等啊,小姐,还要找你钱呢!”

周浩不想占这种便宜,谁知李竹雅头也不回:“留着你自己买药吃吧!”

“哦,那小姐,你回来把你掉出来的东西给带走可不可以。”

刚刚走出门没走多远的李晓晓听见周浩说的话,脸上的羞意更加明显,但最终还是转身走回药店里,看周围没有什么人经过,她蹲下身来,捡起掉在地上蓝色杜蕾斯外壳包装的东西。

周浩趁机抬头盯着李竹雅看着,这一下子,可是让他大脑一热

李竹雅指着周浩,瞪圆的杏目中带着浓浓的威胁,龇牙咧嘴:“我告诉你啊,要是这事情你敢说出去,我就回来把你阉掉!听见没有?”

“放心吧!”

看着脸红的李竹雅,周浩忍不住生出想调戏她的念头来,嘿嘿笑道:“我绝对没有看见你的东西,我只看见了你的事业线,嗯,不错,有C+吧?”

李竹雅跺了跺脚:“你混蛋,死流氓!”

说完,她就转身快步的离去。

“唉,现在的女孩子啊,这么不节制。”周浩说着还搓了搓手,脑子里面满是她盈盈不可一握的腰肢。

片刻后,周浩摇头叹息:“想我一代兵王,居然来药店找工作,每天还要面对如此多的囧事。”

周浩,华夏当代兵王,退役一年,来到江城,找了几份工作,但都不能适应,这才来了当兵前一个好朋友的地方,帮他家的药店当收银员赚点小钱,作为找到下一份工组的过渡期。

“来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辣耳朵的铃声响起,周浩一把拿起在旁边的手机。

“喂,你谁啊,有事?老子在休息,没事不要打扰我。”

听着对面没有说话,周浩顿时来了脾气:“喂?你说话啊,哑巴了?”

“周浩,好长时间不见,你这是翅膀硬了?”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周浩在脑海里仔细搜索了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连忙反应过来,讪笑道:“哦,是首长啊,对不起对不起。”

“首长你说,找我什么事情。”

对面传来沧桑而沉重的声音:“周浩,这次有一个任务给你,我一个老朋友拜托我找人给他孙女做保镖,所以,你看着办。”

“什么?!首长,你这不是把我当成廉价劳动力了吗?我好歹一代兵王,性价比怎么说也不低啊,你让我去当保镖?是不是有点不合适,要不叫夜狼里面的其他人去吧。”

“你当保镖,总比你现在过得好吧,听说你在药店当收银员,每天都在卖什么药之类的,一代兵王啊。”

“这是谁走漏了风声。”

首长严肃的继续说:“这件事情很重要,地址我会马上发到你的手机上,这次你必须去,那小姑娘可是刁蛮得很,你手下那些人去了之后,都被弄得遍体鳞伤的回来。”

听到这里,周浩倒是一惊,自己训练过的那些手下,虽说不是兵王,但好歹也是特种兵的佼佼者,去给一个小女孩当保镖居然会被弄得遍体鳞伤?看来有意思。

“好,知道了,首长,不多说,您转个三五万给我用着,我买点衣服之类的,装扮一下,整得好看一点,不能丢了您老人家的脸面。”

首长满脸黑线:“赶紧去!”说完就挂了电话,转账的事情,也不得而知。

“我去,挂电话了,还不给我钱,算了,先去看看吧,那药店怎么办。”

正当周浩不知如何是好,手机提示音响起,是首长把地址发了过来。

看了看也没有人在这里看守药店,朋友蒋江丽又不在,他只好直接将药店给关门走人。

不到一会,就到了丽江别墅区的门口,这里看起来密密麻麻的都是别墅,每一栋都采用了欧式风格设计。

周浩按照地址来到了房门前,看着一个穿着黑衣的管家站在门口。

国字脸的管家自然也是看见了周浩,只是眼中有一丝鄙夷。

周浩走了过去,“你好,请问这里是**江海天的家吗?”

管家自然知道,现在这种时间段能够来到这里的,都是自家老爷子托关系找来给小姐当保镖的特种兵。

打量了一遍眼前这相貌并不是很出众的周浩,他的心里有些质疑,和之前来的那些人第一印象的气质完全不搭边,可以说完全没有特种兵的气质,不过出于本分工作,还是要问:“嗯,请问你是?”

“我是首长派来的,按照你家老爷子的吩咐给你家小姐做保镖。”

管家立马就惊住了,得,还真是来应聘的:“你就是首长口中的那个兵王周浩?”

周浩一惊:“呀,你知道我啊,嗯,没错,就是我,让我进去吧。”

管家立马摇了摇头,脸上的无奈之色更重了:“周先生,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吧,我家小姐脾气不好。”

周浩邪魅一笑:“没事,我带了这么多的兵,男兵也好,女兵也罢,最后不也是被我训服了吗?”

管家可是真想好好提醒他,可看见他这个样子,也只好摇了摇头开门准备让他进去了。

“小兄弟,我是真的想提醒你,你有没有买保险。”在他的眼里,兵王和之前那些排的上名的特种兵没有什么区别,索性还是问了一句。

周浩顿时一愣,不明白管家什么意思,需要买什么保险。

“算了,你进去吧,那个......小心一点。”五十几岁的管家叹了一口气,虽然穿着普通了,但是也是一个精致的小伙,这下又要惨遭小姐的毒手了。

当作兵王的周浩此时却忽然被眼前这个管家给弄得有些紧张,难不成这大小姐李竹雅是个丑八怪?

我去,要真是丑八怪的话,那比核武器还可怕啊,那炸弹自己还能拆,但是丑女呢?对着你一笑,你会感觉世界都没了。

要是被江海天和管家知道周浩现在的想法的话,那估计两人会被气得吐血,之前可是来了二十个特种兵,最后呢?都凉了。

周浩悄然紧张的踏进了别墅一小步,静静的吹过了一阵阴风,周浩立马就来了精神,仿佛就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管家看周浩走进去关上了门之后,自言自语道:“唉,这一次,又能坚持几分钟呢?”

周浩发现并没有奇怪的东西,这四周都很普通嘛!又不是有怪物。

他正在观赏四周,忽然一个十分傲慢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你就是下一个特种兵?真是蠢!”

周浩闻言转身抬头一看,李竹雅靠在那楼梯扶手上,顿时不禁一声感叹:“长得真精致,看来不是丑女。”

精致的瓜子脸白里透红,弯弯的柳叶眉更加的透出了她的气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犹如两汪清澈不掺任何杂质的清泉。

那脸上的肌肤犹如婴儿一般白暂娇嫩,让周浩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李竹雅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男的这样子的看着他,之前来的二十个特种兵,都不会对自己有着这种眼神,这货真的是特种兵,不是流氓?

她站在楼梯上面打量着周浩,居高临下,眼神之中带着不屑。

容貌,不合格!

穿着,不合格!

气质,更加不合格!

哦!天呐!全身上下就只有那一个明星款的发型看得过去,爷爷这真的找的是特种兵?脸上有着跟猪一般的猥琐气息。

等等!两人的眼睛瞪得老大,这,这有些不可思议,这是早上见过的人?

“居然是你?”两人异口同声,语气之中的质疑越发明显。

李竹雅的脸立马如同熟透的网站一般,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你可不要多想,我不是那种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主动的把昨晚的话解释了一遍。

而周浩的下巴更是差点掉在地上,敢情自己要保护的,竟然是这两天那个经常去自己药店光顾买药的女孩子?

人生真他妈的戏剧性。

“没事,没事,我懂,大小姐的生活比较丰富。”周浩实在不敢恭维,这好好的富家女不做,结果乱搞私生活?

李竹雅实在是没脸继续聊这个话题了,羞死了,这一刻的她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刁蛮任性,也没有之前对那二十个特种兵的针锋相对。

她糯了糯唇,不过片刻便又再次恢复了自己的本性,一手叉腰一手指人,声音虽然清脆悦耳,但那语气却是极为蛮横:“你是来给我当保镖的?”

周浩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怎么,不满意?”

“何止不满意!你比之前来的二十个废物更加废物!”

“你是说废物?”这小妞不光私生活乱,想不到说话还如此没有教养,顿时失去了好感。

周浩皱紧了眉头,这之前的二十个弟兄,虽然只是特种兵,但好歹也是特种兵中的佼佼者,只是实力比自己差而已,结果被眼前这丫头片子说成是废物?

“说了又怎么样,我还以为你们首长会知难而退,没想到找来了一个比之前那二十个还要废物的人。”

想到今天早上的尴尬相遇,李竹雅现在的想法就是把他赶出去,不然真得找个缝钻进去了,没脸见人。

李竹雅带着一副富家小姐天生就有的刁钻看着周浩,脸上的不屑越加明显。

周浩顿时脸色变得有些微冷,冷笑一声,“既然你觉得我是废物,那就让我这个废物来教教你,小丫头该如何说话!”

“哼,有种你上来啊!光说不练都是小男人!”

李竹雅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不过见到这一幕,周浩反而开始冷静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丫头如此急切的想要引诱自己上去,难道这附近藏着什么陷阱?

想到这里,周浩的眼睛不由微眯,他眼珠子熟练的往几个死角处一瞟,果然立刻就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位置。

于是,他立即忍不住笑了,呵呵,想在哥面前耍手段?丫头你嫩了点!

“好!你等着,老子马上过来打你屁股!”

一边叫嚣着,周浩一边猛地往前一跨。

让李竹雅吃惊的是,这家伙随随便便这么一跳,竟然就越过了七八层阶梯,这么猛的吗?

眼见周浩离自己越来越近,李竹雅也不禁有些慌了,下意识后退两步:“你,你站住!”

“怎么,害怕了?”

周浩笑眯眯的看着她,顺便吹了声口哨:“怕了就自己撅起来,让我狠狠打一下。”

“死流氓!谁怕你了?”

李竹雅龇牙咧嘴的瞪着他,只是眼角的余光还不忘向上一瞟,咯咯笑道:“你有种再往前走一步啊,不敢就是小男人!”

“嘿,怕你啊?”

周浩毫不犹豫把脚一抬,刚好就绊断了一根发丝粗细的钢绳。

接着,耳边传来一声闷响,头顶上的铁盆翻了面,带着一坨黑影一块落了下来。

“哈哈!你上当了…啊!!!”

李竹雅没来得及高兴,周浩就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带进怀里。

同一时间,从头淋下来的清凉之感夹杂着浓浓的油味,蹿入鼻中。

周浩嘴角上扬,故意啊的一声叫喊,就抱着李竹雅的身躯一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痛痛痛痛!”

怀中传来了李竹雅猫一样的哼声,周浩得意的刚想说话的时候,脸色却猛地一变。

因为连带着那盆油落下来的,居然还有几条吐着信子的蛇,趴在周围冷冷看着他与李竹雅。

靠!这丫头简直了……

周浩脸色一黑,但好在他很快就注意到这些蛇是没有毒的。

可饶是如此,他心中还是不禁涌起一股怒火,这他妈哪里是有点横?也太皮了点吧!

想到这里,周浩又不禁看了下怀中的李竹雅,瞬间计从心来。

蛇感受到了他的温度朝着他的方向快速的爬了过来,周浩立马松开了李竹雅,眨眼之间已经躲在李竹雅的身后,双手扶上了那纤细的腰肢,李竹雅直接懵逼在了原地。

“啊!放开我!不然我弄死你!”

周浩哪里肯就这样子放开,双手十分的不安分,头贴紧了她的后背,感受到了内衣扣子的突出,心里不禁一阵爽快,双手加大了动作,在那腰肢上不停的抚摸,甚至还游走到了那双高峰的下游。

“别啊!大小姐,我这个人最怕蛇了,你快点把它们弄走!快!”

李竹雅这才明白过来他是怎么回事,不过被这混蛋占了便宜,她的眼里都是冰冷的眼神,透漏着对周浩的愤怒和鄙夷。

“滚开!你怕蛇关我什么事!你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可到了这个时候周浩哪里肯听她的话,手上的动作根本没有停下。

“嗯,你这腰还挺有弹性的,快点弄掉那些蛇啊!”

李竹雅从小到大根本没有被男的这样子对待过,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眼泪一下子忍不住就哭了出来,眼角泛红,听着她细声抽搐,周浩下意识的放开了手,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舍,冲过去一脚就踩断了一条蛇。

“行了,小妞,哭什么?蛇已经被我摆平了,不就摸你两下吗?”

“呜呜,你刚刚不是说你怕蛇吗?你故意的?你就是个流氓!混蛋!”

李竹雅瞬间就知道了周浩是故意装作怕蛇占自己便宜的,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喊都喊不住。

“额,小妞,那我给你赔不是,要不,你摸我来还?怎么样?”周浩也知道了自己刚刚确实有点过火了。

听见这话她更加的生气:“滚!你个大头兵!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从小到大就没人敢占我便宜!呜呜~”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间,周浩没有直接追上去。

李竹雅到了房间之后猛的关上了门,脑子里都是刚刚那混蛋摸他的样子,感觉到了恶心,抽搐一声就收住了自己的眼泪,心中的不甘升起。

“不行,这个死流氓居然敢占我便宜,我得想办法好好治治他!”

想了半天,李竹雅心里还没萌生出什么好点子,只好踏入了自己房间的浴室里面去准备洗澡。虽说那死流氓大胆,但她不相信他敢趁着她洗澡跑进来。

周浩等了一会慢悠悠的走过去,本来只是想要调戏一下她,没想到还把人给弄哭了,不过心里也不禁叹息:这小妞也不想想这么几条小东西,就想吓住自己这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那岂不是笑话了!

想到李竹雅那哭泣的样子,周浩犹豫了半天还是推开了门走进去想要道个歉,至少别把关系弄得这么僵。

谁知进去没看见人,而房间里能剩下藏身的地方只有浴室了,随即走过去就直接伸手拉开了浴室的门。

正在冲水的李竹雅顿时被吓得不轻,“啊!你——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你只是个保镖!不,死流氓!滚出去!”

“我艹!”

周浩目瞪口呆看着她。

李竹雅急忙拿过一张浴巾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周浩咽了一口口水,盯着李竹雅的目光不曾离开过。

“你——你别过来,不然我叫了啊!你妈没有教育过你不能擅闯别人的房间吗?你进来不会敲门?你就是个废物!我看你不是什么狗屁特种兵,就是个渣男!冲进来偷看我洗澡是缺女人!我给你钱!拿着滚去找!

看着面前这水出芙蓉的场面,周浩的心里顿时没有一丝高兴,这些话让他对李竹雅有了一丝厌恶,周浩慢慢的走过去。

“哦?是吗?你是第一个这样子跟我说话的人。”

“那又怎样?

李竹雅想要报复他顿时心生一计,想要教训一下这死流氓,反正他也不敢轻薄自己,不然让爷爷告到首长那里去,管他是特种兵还是什么兵,都逃不了责罚。

可惜啊,站在她面前的这位,恰恰是首长最害怕的一个特种兵,每天都会为了他担忧,生怕一不留神,这位大神就冲进女兵宿舍了。

周浩顿时一愣,这小丫头可太小看自己了,一双手直接伸了过去,李竹雅雪白的小脸瞬间红得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

他还不忘捏两把,“嗯,感觉不错,软软的。”

李竹雅此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无比的焦急,一把推开了周浩,跑到了床边,不停的后退,她完全没有想到周浩居然真的敢这样子轻薄自己!

“你!你!你不能对我怎么样,不然我让我爷爷开除你!”

周浩根本就不管这些,猛然间拉住了李竹雅的手重重的扔在了床上。

此时的李竹雅只感觉自己被砸在创收有些头晕目眩,然后开始挥舞自己的手臂挣扎。

看见歇斯底里的李竹雅,周浩嘴角的不屑更重了,直接一把拽过裹在她身上的浴袍。

“公主病是种病,得治。”

说完,周浩大步上前,一把掀开了遮住她身体的被子,李竹雅大叫一声:“啊!”

可惜,还是没有得到宽恕。

周浩将她翻身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上,双手反扣在背后,抡起手掌就打了下去,让她一阵酸痛。

“啊!你流氓,你放开我,我要告诉我爷爷,让你滚蛋。”

周浩不管她如何叫唤,继续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下去,不过只用了三分力,教训教训得了,玩大了的话,首长那老东西也不好做。

“错没错?还说不说我们是废物?”

一巴掌打下去,李竹雅疼得大叫了一声,周浩又快速的一巴掌打下去。

“还要不要开除我,还整特种兵?”周浩抡起自己的胳膊往下就是一巴掌。

“你混蛋!你流氓!你无耻!”李竹雅不忘大声的叫喊挣扎,只是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

“哟呵?不知道谁大早上的还去我药店买药呢!大小姐,安全套扔没扔啊,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会用这些东西。”

李竹雅顿时一愣,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交过男朋友,眼前这混蛋居然误会自己,想到这里她骨子里的不服气就涌上心头,开始手脚一同挣扎。

“你这个臭流氓,放开我!”

周浩笑了笑,捏了一把那早就被他打红了的翘臀:“我就是混蛋流氓无耻又怎么样,不照样打你?我说了,公主病是种病,得治。”

此时的李竹雅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气质,泪水已经再次决堤,咬着牙,一脸的恨意,可惜周浩看不见,只是突然觉得这小丫头顿时安静了下来。

李竹雅可是一个千金小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子的屈辱,之前被一个男人抱着摸腰肢,现在光着身子趴在男人腿上被男人打屁股,两件事情没超过二十分钟,这估计会是她一辈子的污点,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关键是自己因为好玩帮别人买避孕药试着赚钱,也是被眼前这个混蛋知道,这传出去,她李竹雅还怎么做人!

而且她的身材有料她是知道的,好多女生的嫉妒,她完美的身材让无数男神垂涎,结果现在被眼前的这个痞子流氓混蛋看光了!

周浩终究还是仁慈,没有再动手打下去,反而开始在这圆滑的翘臀之上揉了起来。

唉,可惜啊,要是每天都能摸上这蜜桃臀几把,人生无憾。

周浩还不忘感叹,一股热流涌出附带在手掌之上游走在大小姐的翘臀上,红彤彤的屁股逐渐变色正常。

“啊~”一声轻哼传出,把周浩吓了一跳,这李竹雅敏感的地方被打得火辣辣的疼,现在又有着一股暖流,有种莫名其妙说不出的舒服。

等她反应过来,猛然起身捡起浴袍裹起,抡起自己的手掌重重的打在了周浩的脸上。

“我操。”

好不容易从周浩这个大魔王的手心里面逃出来,不过看着周浩正搓着的手双,她想要报复的心思顿时被害怕给覆盖。周浩将浴巾丢给了她,转过了身去。

赤着小脚丫的李竹雅没有想到周浩会这样子做,然后瞪了他一眼:“滚出去!我要换衣服,你要是再偷看,我挖了你的狗眼!”

“好的,大小姐,狗眼已经看完你的身体了,那蜜桃臀不错。”

“你——”李竹雅满脸怒色,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周浩,周浩顺势就跑出房间去。

看着这客厅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刚刚的陷阱,周浩也是摇了摇头感叹:“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怎么想的,把家里弄成这个样子,自己一个人可以弄这么大的阵仗?”

过了一会,李竹雅就穿好了衣服下楼来,看见周浩立马绕行走过去。

管家看见红着脸的小姐走出来,背后还跟着周浩,顿时一惊,下巴都快要掉在了地上。

这之前可不是这样子的,那二十个特种兵可是跑着出来的,而且根本看不见小姐的影子,这一次看着这消瘦的周浩居然走在小姐的后面,管家也是明白过来了。

刚开始还不敢相信眼前这消瘦的小伙子就是兵王周浩,现在这个情形,管家也是笑出了声来,好歹保镖的事情有了一个着落。

“江伯!他欺负我,他就是个色狼,轻薄我!”李竹雅看见江伯立马就开始诉苦,就差没哭出来了。

好丫头,打感情牌!

“行了,小姐,你就不要演戏了,之前你不也那么说?害得我误会了人家。”江伯可谓是心里乐开了花啊!

李竹雅一愣,没想到一向相信自己的江伯此时居然不相信自己了,这也难怪,狼来了的故事出现三遍,这都不知道出现多少遍现在的情形了。

“江伯,你要相信我,他真的轻薄我,他还打我......”看着李竹雅那一幅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周浩倒是抱着一副看戏的态度。

“小姐,你不打人家就不错了,人家还打你?”

说完,江伯就向周浩伸出了手示意握手。

“行啊,小伙子,不,我还是应该叫你周先生,能平安无事的从别墅里面出来,还将大小姐弄成这个样子,你是第一人啊!”

周浩随和一笑,这等自信随意可来:“过奖过奖!”

“既然如此,那你就在家候着,小姐,你照顾好人家啊,我去一趟公司,你爷爷现在忙得要死,还为你这件事情头疼,我得告诉他结果。”

李竹雅跺了跺脚,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这新来的保镖这样子欺负自己,居然没有人相信,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欺负回来,让周浩知道她大小姐可是不好欺负的。

周浩也没有当一回事,毕竟刚才也已经羞辱了她,就当为自己那些被欺负的弟兄讨个公道。

说完,江伯立马开车出了别墅。

收到消息的李海天一把风尘一把火的赶回来,本来公司的事情就够头疼了,特别是之前听见那二十个特种兵全部鼻青脸肿的回去的时候,更加头疼。

最后只好给了首长一笔医药费,以示道歉。

这好不容易托首长搞来个传奇,说是兵王,他心里可真的是乐开了花啊!不过还是担心自家竹雅那脾气,伤到这传奇。

看见周浩完好无损的坐在沙发上,李海天连忙走过来:“小伙子,你没有受伤吧?你应该就是首长口中的周浩了吧?”

周浩起身看着这白发苍苍的老人,瞬间也是明白过来,这就是雇主,脸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精气神完全没有受到年龄的影响。

“是的,老爷子,我就是周浩,你认识我?”

李海天满脸惊喜之色:“那是自然,你们首长没少夸你在部队里面多厉害,当代兵王,只是委屈你了,要你来帮忙照顾小女,她没有怎么样你吧?”

周浩一惊,敢情老爷子担心那大小姐伤了自己,别人他周浩不敢说,但是她自己的话,这些小儿科恶作剧他还不放在眼里。

“没事,老爷子。”周浩笑了笑,说得极其淡然。

“**,竹雅呢?李竹雅,给我出来!”老爷子也不知道是做个样子还是真的有些愁苦,语气之中透漏着焦急。

“爷爷?”身在二楼的李竹雅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也是一喜,就如同来了根救命稻草一样。

她连忙跑下楼,一把抱住老爷子,那表情别提有多委屈了:“爷爷,他欺负我,我不要他当我保镖,你让他走好不好。”

老爷子瞪了一眼大小姐:“胡闹!人家这好不容易过来,我还不知道你?你不欺负人家就不错了,谁敢欺负你?”

“周浩啊,你别介意,竹雅这丫头就是这样子,从小被我娇惯习惯了,所以脾气有点刁蛮。”

周浩摇了摇头:“没事,老爷子,大小姐温柔体贴,这是我的荣幸啊!”

江伯和老爷子都是一惊,温柔体贴?真的没有听错?惊愕的看着李竹雅,大小姐闷哼一声就不再说话。心想:算你个混蛋还会说话。

老爷子立马反应了过来:“那就好那就好!**,你带竹雅下去,我有些话要跟他说说。”

江伯点了点头,心花怒放,脸上的笑意根本不能挡住,随即把大小姐送上楼去了。

“周浩啊,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现在还为这件事情头疼。”

周浩摆手一笑:“那倒不用,老爷子,你就叫我小周吧,叫名字有些生分。”

“好,小周,那日后就麻烦你了,竹雅心不坏,就是贪玩了点,你就当养女儿一样吧,管教管教。”

“啥?”周浩一脸懵逼,自己今天才二十二岁,那大小姐也不过十九岁,当女儿养?这怎么养。

古人云:诚不欺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没事,反正你和她年纪相差不大,话题要多一点,管教一下是好事。”

老爷子带着周浩来到了他的书房,里面的装饰品可谓琳琅满目,周浩那目光就如同看见了宝贝一般,眼神之中的炙热不曾褪去。

不过周浩可不回透露出贪婪,觉得这样看着有些不太好:“老爷子,还是算了,我会保护好大小姐,但毕竟是同龄人,所以不必,有问题我会管教的。”

老爷子看自己目的达到了之后,眼神立马变得犀利起来:“好,一个月给你一万五,你看怎么样。”

“什么?!”周浩睁大了眼睛,一个月一万五?

老爷子眼皮也是一跳:“嗯?是不是有点少?”

周浩立马反应过来:“没没没,老爷子,这已经很多了,很好了!”

一个月一万五,问首长那老东西要三万块钱都要死要活的,要不是因为这次是因为首长和老爷子有关系,首长不想丢人,估计他都不会给自己这三万块钱吧。

“行,那就好,那小周啊,那从明天开始?”老爷子心里乐得不行,一万五请你一个兵王一个月,那是血赚啊。

“今天就可以开始。”周浩简单说了一句,没想到老爷子十分激动。

“好!”老爷子大笑一声。

周浩还不知道老爷子是到底高兴什么,这么激动,有些木讷:“额,嗯,好。”

“小周啊,你知道为何你的首长愿意给我这么一个老头子出力么?还前后叫来二十个特种兵,最后换了你来。”老爷子满面红光。

说起这个事情来,周浩的确是有些疑惑,首长那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在部队对他们都是严格苛刻,没想到这次会叫这么多人来帮别人。

似乎是回忆起了往事,老爷子叹息一声:“当年我救过你们首长一命,所以你们首长才会记得我,帮我这个忙。”

周浩这才明白,敢情老爷子对首长有恩啊,心里暗骂:妈的,有恩用我来报恩,算了算了,想到一个月有一万五,还包吃包住包养眼,周浩还是觉得生活美滋滋的。

正在两人说笑之际,江伯脸色难看,脚步十分着急,火急火燎的跑到书房来:“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听闻,老爷子皱紧了眉头:“**,怎么回事,没看见我和小周在说话吗?”

江伯眉头皱得老高,满脸的焦急之色,凑到了他的耳边悄声细语说了一通。

听完,老爷子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示意**先出去。

“怎么了,老爷子,出什么事了。”

“咳咳,小周啊,这商业上面的事情,没事没事,你不用管。”老爷子的脸上一顿通红,感觉有些羞愧。

周浩的自信信手拈来:“没事,既然我是来帮忙的,那有事我自然会相助,不管是大小姐的事情,还是家中的事情。”

犹豫不决的老头子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周浩,万一能够解决这事情呢?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老爷子肯定说不过对方。

老爷子长话短说,事后周浩才知道,原来老爷子和江城另一大集团张氏集团合作,而因为老爷子手下员工疏漏,进购的材料出现了问题。

本来两个集团就是竞争对手,只不过为了利益联手,现在老爷子这边出了问题,关乎利益的问题,对方自然上门来讨说法。

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只不过是打着讨说法的名号来看笑话。

周浩可不想自己的东家被人嘲笑,那自己这个兵王的称号岂不是吃屎了?

“走吧,老爷子,我倒是想会会这人。”

老爷子露出无奈之色,人周浩第一天过来就要帮忙自己的这麻烦事,心里感到羞愧,老脸一红。

两人快步的来到客厅就看见一身棕色西装,俊俏的脸上带着一丝英气,嘴角的邪魅一笑让他更加充满了邪气。

可周浩偏偏讨厌这种人,明明一个大男人,长尼玛个瓜子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去过泰国呢!

“哟,李老爷子,这么久才出来?在静养?不是我说啊,一把年纪了,还是让那大小姐来接班比较好。”

老爷子气上心头,这分明就是在咒自己死,说自己身体不行了:“你——”

转身一看,周浩正在拍老爷子的肩膀:“老爷子,气大伤身,狗咬你一口,你不用反咬狗一口,那多没趣。”

看满脸自信的周浩反击,老爷子低声笑了笑,于是招呼他坐了下来:“**,给张少倒杯茶。”

眼前这小子一副穷酸样,但是却在江海天的家中如此放荡不羁,张景天强行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微笑问道。

“不知道这位公子是哪位世家,知不知道我?貌似在江城我没有见过你吧。”张景天犀利的眼神想要洞穿周浩。

周浩把玩着手中的紫砂壶:“哦,我叫李爸爸,木子李,你可以叫我爸爸!”

闻言张景天脸色立马变紫,猛然站起身来,以他的阅历,怎么不知道周浩这是在辱骂他。

“小子,我不管你是哪家少爷公子,不过我警告你,在这江城,你惹不起我,别以为有李老爷子罩着你就没事了,你上街试试?”

周浩也不甘示弱:“我也想要告诉你,我闯遍华夏,从来没有哪一条街我不敢上,商业上的事情我不一定懂,我不管你们的利益,但是你要是伤到老爷子,我想你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也许是感受到了周浩的气场突然变强,老爷子脸上充满了惊讶之色。

张景天不怒反笑,他今天来这里,只带来了一个秘书,想要来嘲讽李海天一波,没想到遇见如此无知之人,并且如此狂妄自大。

“哈哈哈,李老爷子,既然如此,那就准备好按照合同上面的条约赔偿吧,小子,我记住你了,但愿你以后的日子好过,还有,离大小姐远一点,她不是你能沾染的!”

“玛了戈比,你滚不滚,不滚信不信老子放狗咬你。”话刚说完,周浩就随手抄起一个杯子扔了过去,不偏不中正好打在了张景天的宝贝地方。

顿时就捂住了自己的**,面色痛苦的逃窜般的离开了这里。

“尼玛碧,你等着,老子一定弄死你!”他离开还不忘叫嚣一番。

周浩拍了拍手,如同脏了他的手一般,一脸的嫌弃。

“老爷子,以后这种人,少合作,穿得仪表堂堂,却眼角偏尖小,为人两面三刀,心思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世道,小人得志。”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天才风暴:我不知道一个智商情商学识普通的人为什么对写天才的世界情有独钟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的女儿之我的天使:女儿什么的最有爱了~~非父嫁可惜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帝国吃相:剧毒,浪费我时间和点券,不会写女人憋着啊,操了,看得好难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