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王妃难养:王爷也彷徨
王妃难养:王爷也彷徨

王妃难养:王爷也彷徨韩虞汐

标签: 现代言情 虞汐 韩虞汐
现代女杀手劫后重生,醒来竟发现自己变成了楼兰大公主,她的世界从此变了一番模样
歹毒的后母竟让她替自己的皇妹和亲,远赴东扈嫁给深受东扈皇帝喜爱的三皇子
可任谁都知道这三皇子可是出了名的痴儿,究竟她的人生该怎样再继续下去?“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爱上你,更没有想到你竟然曾经要置我于死地,那现在呢?你为何不杀了我!”“终究是本王负了你,你不要怪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 3 章 神秘的杀手


"哗!"韩虞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杯水泼的不知所错。这是什么情况?一个身着金黄色凤凰图衣、唇红肤白,头上插满金色发簪的女人站在她面前。那女人一脸嘲笑的拿着酒杯插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韩虞汐脑袋里嗡嗡作响,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古装?这是在演戏?除了面前这个女人的衣着有些古怪,其他的毫无头绪。此刻的自己头发散乱,湿漉漉的有些许水滴滴落,一袭浅蓝色的衣裙**一片。

韩虞汐还来不及反应,那女人以为她怕了,便更变本加厉,指着韩虞汐说道:"汐儿,你就别再挣扎了,让你替你妹妹出嫁,也是为了你好,左右对方都是东扈的三皇子,身份地位不可估量,始终不会亏待你不是么?"

面前的这个身穿古装的女人语气尖酸,面露讽刺之意,弄得自己一头雾水。这到底是什么鬼?自己也才17岁啊,怎么就要嫁人了?还三皇子?难不成自己古装剧看多了,穿越了?可自己不是应该刺杀失败被射穿心脏死了吗?

韩虞汐身为杀手的职业修养倒是很好,虽然心里问题一大堆,但表面上却隐藏的一丝不苟,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那女的皱了皱眉,气急败坏的撸起袖子狠狠的打了韩虞汐一巴掌,声音十分响亮,这一巴掌下去,韩虞汐白嫩的脸蛋上顿时变得又红又肿。

韩虞汐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抬起手捂住脸惊的说不出话,不过这巴掌倒是提醒了她,很疼,原来不是在做梦,既然这一切都是真的,这臭婆娘居然敢打她?

要不是她身后有几人还带着刀,以邯虞汐的身手了结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韩虞汐在心里发誓,有一天一定会找机会弄死她!要知道从小到大还没谁敢打自己脸呢!

这女人面露讥笑追问了一句:"母后的话你听清楚了没有?"韩虞汐的直觉告诉她,既然这女人自称自己的母后那么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此刻的自己还是少说点话,先顺着她为好,不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邯虞汐轻轻的应了一声,语气十分诚恳。

那女人满意的转身离去,临走前还不忘吩咐门外的侍卫:"大公主像是乏了,你们一定要比平时更尽忠职守,好生伺候着大公主。"

那些下人无力反驳,任谁都听得出她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她们好好看着大公主,大公主平日就不得宠,他们自然没必要摊这趟浑水帮她什么,只冷眼旁观好好完成吩咐,一句话也不多说。

韩虞汐没工夫管他们的不作为,那女人刚走,她立马定了定神,开始好好捋捋现如今自己的处境。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在保护部下撤退的时候,被一枪射穿了心脏啊。

不是应该死在那黑老大的别墅里面了么?突然脑子里有许多零零碎碎的画面像是走马灯一样,一张张的在脑海里徘徊。韩虞汐脑子渐渐清明,终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按原主的记忆来看,邯虞汐封号芊羽,她的生母生下她之后就去世了,她从小并不得宠,虽然贵为楼兰大公主,但其实并没有人尊敬她。

后来楼兰王重新立窦氏为后,窦氏就是刚才那位刁蛮的女人,窦氏生下了一位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娇纵跋扈,和邯虞汐的地位截然不同,平日里也只有四皇子邯楚诘心疼她可怜时常来探望她,不过对于四皇子的记忆,却十分模糊,就连他的脸都看不太清楚。

东扈在几国中势大,提出要楼兰送出公主与东扈三皇子结为连理,楼兰为了讨好东扈决定送出公主和亲。

可望眼这天下谁人不知那三皇子是个痴儿,本来应该是她妹妹窦氏之女邯雪琪出嫁和亲,却硬生生的变成了她邯虞汐。原主自然不从,躲在房里谁都不见,想着闹绝食父皇一定会改变主意,结果皇帝没等来,等来了后妈的冷嘲热讽。

韩虞汐这下算是想明白了,自己现在不仅力气变的很小,而且还没有任何靠山,待在这破楼兰也过不下去,到了东扈可能日子还会好过些,索性自己也回不去了,就算回去也只能是具冰冷的死尸,虽然对不起原主,但自己也只能选择接受上天这份重生的"惊喜"。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邯虞汐,她会代替原主把从前受的委屈,一点一点的还回去。

邯虞汐不在多想,在地上盘坐的太久,连腿都麻了,她捶了捶腿扶着椅子站了起来,面前铜镜里的模样让她目瞪口呆。

韩虞汐虽然长得不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是也算得上眉清目秀。骨子里透着一股清冷,活脱脱一个冷美人。

而原主就不同了,五官十分精致,有着属于名门世家的气质,双眼炯炯有神,而且长得非常白,皮肤嫩的出水,有着倾国倾城容貌,只可惜因为不得宠原主身子很纤细,好像大风一吹就会随风飘走一样,再加上刚才的那一巴掌,微微红肿的脸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原主的身体虚弱的不行,看来已经饿了很多天了,眼前最要紧的事,就是让自己填饱肚子好有力气去做接下来的事,邯虞汐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的喊道:"来人!人都去哪了!赶快煮一碗粥和一些馒头送到我房里来!"

邯虞汐是个聪明人,不是她不知道吃好的,只是她现在这样的身体,沾了油水指不定会出什么事,任谁都知道饿太久的人不能暴饮暴食。

喊了半天外面的人也没有反应,她也不恼,反倒是吐字清晰慢慢的说道:"三天后我就要嫁给东扈三皇子了,把我饿死了,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声音虽然很轻,但字字深入人心,只让人感到一股无形的威严让人不敢违背。

侍卫字字听到了心里,虽然皇后说了要看着她,但也说了要好好照顾她,如果邯虞汐真是饿死了,不仅他们自身难保,就连他们的家人也会跟着遭殃。不容多想,一侍卫赶忙跑去小厨房吩咐厨娘做了粥,另外几人则原封不动的守在门口。

虽然被人看着的感觉很不自在,但好在他们也不是真的不管她,至少不会让她饿死,这点就足以让邯虞汐的心情好了很多。

邯虞汐拖着身子走向了床,刚躺上床眼皮就像灌了水泥一样重的不行,但脸上又疼的厉害,无奈邯虞汐只能忍着疼痛强迫自己闭上了眼,好好休息一番。

这一休息,便直接睡到了第二天。邯虞汐挣扎的睁开了眼睛,可身体却像被几十个人压住一样,浑身无力,就连翻个身都做不到,房间里静悄悄的,窗子和门都被关的严严实实,只有微微一点亮光透了进来。

"来人啊!来人啊!"邯虞汐已经虚弱到快发不出声音,叫了半天没人应。

这群人真是该死,不知道是不是那后妈又来找茬了,她昨天原以为把吩咐交代下去,东西做好之后自然会叫醒她起来吃,可谁曾想到,他们居然毫不在乎。

邯虞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堂堂一楼兰大公主被活活饿死,传出去绝对会遗臭万年,被世人笑话。一想到这,整个人都头皮发麻,她赶紧加大声音又叫了一遍,声音却像老妇人一样嘶哑的可怕。

终于,两名侍女端着洗脸水和吃食走了进来,见大公主醒了,并没有行礼,而是匆忙扶她起来给她喂水喝粥。邯虞汐一时间感到奇怪,不是只有侍卫守在门口吗?怎么会有两个婢女跑来照顾自己?不过满腹的疑问还是经不起饥饿的研磨,自己实在是太饿了,没力气去深究,任由她们服侍自己吃东西。

喝了水吃过东西的邯虞汐瞬间气色好了很多,一片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些红晕。但她却不为自己得救了而高兴。

怎么一夜之间好像一切突然变了一样?明明昨天还不管不顾,今天就派人来照顾了?

那两个侍女似乎是明白了邯虞汐心中的疑惑,福了福身子,缓缓说道:"公主不要诧异,奴婢名叫漓月,她叫沐阳,是四皇子殿下让奴婢们来照顾您的,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公主的人,刚才看公主你虚弱的紧,故而没有说明缘由,还望公主恕罪!"

虽然嘴里说着请罪的话,但表情却没有一丝惊慌,是四皇子挑的人好呢,还是她们根本不把自己这个公主放在眼里?不管怎么说,现在总算是得救了。

邯虞汐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等身体又恢复了一会儿才缓缓的问道:"你们替我谢过四皇子,对了,外面把守的人呢?怎么没什么动静?"

漓月还是一样的平静,没有一丝表情的说道:"公主殿下不用担心,那些人已经被调走了,从今日开始,相信公主到成亲之时的日子都会好过许多。"

漓月很懂得安抚人心,她这句话无疑像颗定心丸一样,平复了邯虞汐心中的担心。虽然不知道四皇子出于什么目的才帮自己这个不得宠的大公主,至少在出嫁前都不用再担惊受怕了。不过还有一件事令她十分担心,要想好好的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钱是必不可少的。

据她以往看剧的经验来看,古代公主出嫁和亲,除了每个月那一点点的俸银和皇上偶尔的赏赐,是根本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这样还怎么实施自己的计划?万一那狠毒后妈和淡漠的亲爹楼兰王不给她足够的嫁妆怎么办?自己拿什么过活?要知道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钱更是万万不能的。

一想到这,邯虞汐心中生出了一个想法。自己无依无靠,眼下也只有四皇子会在乎她的死活,索性利用四皇子好人帮到底,给自己筹备好嫁妆,让四皇子成为自己最坚固的后台。

心中有了底,她吸了吸气缓缓说道:"漓月,你们可以联系到四皇子的,对吗?"邯虞汐眼睛放光的盯着漓月,这让漓月感到很不自在,但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恭恭敬敬的回答她的问题:"是的,四皇子平日就在不远处的竹宜园里苦读诗书。"

不远处?为何四皇子会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读书呢?依原主的记忆来看,四皇子应该是住在云舒殿里啊?不管是因为什么,此刻的邯虞汐没有再去深究的时间,起身洗漱完毕让漓月和沐阳给自己穿衣梳妆。

多亏漓月的化妆技术很好,邯虞汐惨白的脸也终于有了些红晕,整个人透着一股病态美。漓月和沐阳一人化妆一人梳头,动作很轻,行云流水般很快的就把邯虞汐打扮完毕。

"麻烦你们两位带我去见四皇子,我有要事相谈。"邯虞汐态度十分诚恳,不容人拒绝。

漓月没有应话,而是直接走在前面引路,步伐走的很快,原主的身子很弱,邯虞汐渐渐的有些跟不上她们两人,但是也不好多嘴,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晒到太阳,明媚的阳光有些刺的她睁不开眼,邯虞汐第一次见到了电视剧中那些古香古色的场景,两米高红色的宫墙围的四四方方,就像无形的牢笼一样,不同的是穿过宫墙走进御花园又是别样的景色。

古铜色的长木桥架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直通竹宜园,踏上木桥,一阵微微的清风徐来,这是邯虞汐曾经幻想过很多次的场景,现在它真的出现了,可离得那么近,却又让人感觉那么远,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她心里波涛汹涌,"看来真的回不去了,也好。"也好,反正回去了也无牵无挂,说不定,回去就死了呢。"

邯虞汐不自觉的说出这句话,跟在她身后的沐阳一直看着她,不同于漓月的谨慎,沐阳倒是活泼俏皮,沐阳一脸天真的问她:"殿下,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到了。"

"嗯?到了?"稍微一出神,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竹宜园,明明没走出去多远,这么快就到了,看来真是离的挺近。

走进院子里,一片竹林挡住了视线,只隐约看到一不大不小的竹屋坐落在竹林深处,竹子遮挡住了大片阳光,走进竹林里里面很凉爽,穿过层层叠叠的林子,终是到了屋前。

"你们就在这儿等我吧,我有些事想单独和四皇子聊聊。"邯虞汐把说话声放的很轻,她怕只要声音稍大,就会打破这一刻美好的宁静。漓月和沐阳很识趣的点了点头,退出了她的视线,邯虞汐这才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邯虞汐没有敲门,轻轻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动静很小。不过她一踏进屋子里就被眼前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

书桌前一男子散着发,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书,慵懒的斜靠在桌子上背对着门的方向,一袭纯白色的衣衫上,用墨色的丝线绣着几只仙鹤,显出他十分诱人的身形,霎时间只让人觉得挪不开眼。

男子似乎是察觉到了邯虞汐的到来放下了手中的书。邯虞汐轻声开口:"四皇子殿下真是勤奋,竟日日在此苦读诗书。"谁知那人竟没有做声,打开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视线之中,邯虞汐甚至连他的正脸都没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那人不是邯楚诘吗?那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邯楚诘平日所在的竹宜园内?邯虞汐此刻大脑一片空白,堂堂楼兰皇宫,难不成守卫都是摆设?外人进来了都不知道?不过看那人的样子,估计长得挺帅的,但是那个样子在邯楚诘房里,该不会邯楚诘是~

邯虞汐想着那些污污的画面,微红着脸一脸花痴样,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丝毫没注意邯楚诘此时正站在她背后好笑的看着她。"嗯哼。"许是笑够了,邯楚诘压低嗓子假咳了一声提醒她自己来了。

邯虞汐惊慌失措的转过身,看见有人慌忙的别开眼,脸颊通红、耳根子烫的不行,真是太丢脸了,居然让人看见自己犯花痴的样子。邯虞汐在心里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是她身为杀手的基本素质。过了一会儿,邯虞汐开始正眼打量着这个人。

头发整齐的盘起了发髻,眉毛特别浓密却又干净整洁,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样,身穿黑色袍子,上面绣着麒麟,只有皇子们才能在衣服上绣上麒麟,想必这人就是邯楚诘了。

邯楚诘眼角还留有未褪去的笑意,着实扰的邯虞汐心神不宁,心里好像有一头小鹿在乱撞,她哪里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还好这人是自己的弟弟,不然自己肯定会因为他的容貌就此沦陷。

邯虞汐心中自然是忘不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虽有诸多疑问,包括刚才那男的和邯楚诘的关系,但眼下还是谈正事要紧。

邯虞汐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关于邯楚诘的记忆,想起原主以前都是叫他小诘儿,轻声唤道:"小诘儿,姐姐明天就要出嫁和亲,虽然在这楼兰家姐一直过得不好,但是姐姐十分很庆幸还有你,从小到大,你都护着姐姐,不过这次,姐姐没法再呆在你身边了。"

邯虞汐说的有声有色,眼睛还泛着泪水,样子着实可怜,连她自己差点都要相信她的话了。而邯楚诘也如预期的那样被带进沟里了。他一个箭步走到邯虞汐面前,紧紧抱住了邯虞汐,声音略有些哽咽:"姐,对不起,我。这次是我没保护好你,我真是无能!"

看着邯楚诘自责的模样,邯虞汐并没有挣脱邯楚诘的怀抱,她开始有些于心不忍,论她再怎么铁石心肠,面对这曾经从未有过的突如其来的关心,她的内心开始动摇。不过如果此刻心软的话,那她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邯虞汐还是决定借邯楚诘的手帮自己一把,算自己欠他的吧。

"小诘儿,姐姐从未求过你什么,这次实在是别无他法,从小到大就你对姐姐最好,如今,你唯一能帮姐姐做的就是置办好嫁妆让姐姐在东扈的日子好过些。还有,若以后父皇仙逝,你定要去争夺楼兰王之位,这样你才有机会解决姐姐的困境!"

虽然原主对邯楚诘的记忆十分模糊,但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邯楚诘有多爱护自己这个姐姐,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能让邯楚诘帮自己一把就足够了,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邯楚诘对她的话没有半分怀疑,只是又紧了紧抱住邯虞汐的手,表情严肃的说:"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的。漓月和沐阳从此以后就做姐姐的贴身婢女吧,如果在东扈什么事,都可以让她们联系我。"

邯虞汐回抱住邯楚诘,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放开自己,他们两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了始终不合情理,不过邯虞汐表面上并没有透露出丝毫的破绽,继续哽咽着说:"小诘儿,谢谢你对姐姐这么好,时间不早了,姐姐就不打扰你了。"

还没等邯楚诘回话,邯虞汐就匆忙离开了殿内,她真的怕邯楚诘会让自己仅存的一点理智彻底崩溃。

回到房里,邯虞汐看着奴才送来的婚服和凤冠珠钗,心里提不起丝毫的喜悦,以前曾经幻想过无数结婚的画面,想不到,最后竟然连自己的婚事都不能做任何决定,只能由人像摆布提线木偶一样,无法反抗。

而那在邯楚诘房里的男子,从邯楚诘房内出来后径直离开了楼兰宫,骑上一匹红色的骏马直向郊外奔去。

只见他停在一队人马面前,宛若冰山,四周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竟然有人不怕他这令人抬不起头的威压,上前询问到:"轲,此行可有收获?"而慕容轲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只冷冷的说了句:"计划不变,明日动手。"伏汐自小与慕容轲一起长大,他的心里在想什么自然是明白的,便没有再多问。

再看邯虞汐这边,邯虞汐支走了漓月和沐阳之后,躺在床上为自己的今后做打算。

就算东扈三皇子是个傻子,想必他也不会强迫自己和他同床,只要和他相敬如宾,在东扈的日子总比在这儿的好,只是苦了邯楚诘这个痴情儿。

邯虞汐不是傻子,她不是看不出来邯楚诘对她异样的情感,但她却没有办法给邯楚诘想要的,可能这就是天意,她们两个终是殊途不同归吧。

一夜过后,楼兰宫内张灯结彩,到处挂着大红灯笼,只有邯虞汐殿里和平日一样,没有做什么装饰。此刻怕是只有邯虞汐自己一个人觉得失落无奈。邯虞汐坐在梳妆台前,任由漓月和沐阳在自己的脸上涂涂画画,往头上插着各式各样的珠钗,最后凤冠落下,轻抿红唇。

邯虞汐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化着浓浓的妆却丝毫没有艳俗的感觉,反而更衬托出她出色的容貌和不凡的气质。头上戴着沉重的凤冠,身上红色的嫁衣十分惹眼,用金线绣上了凤凰,旁边缀了几朵盛开的牡丹。有那么一刻,她几乎快要认不出镜中人的模样。与昨日不同的是,今天的邯虞汐有了一种属于大公主真正的华丽之美,端庄,高贵。

"殿下今日好美,倾国倾城。"漓月也被邯虞汐此刻的模样所震惊,别人说,女人出嫁的那一刻是最美的,原来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如果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这样美美的出嫁该多好。

听了漓月的赞美,邯虞汐却丝毫高兴不起来,起身抚了抚衣袖抬起手:"扶我出去吧。"盖头落下挡住了她的视线,邯虞汐在漓月和沐阳的搀扶下上了轿撵,不到半刻便到了楼兰皇宫外。

东扈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已等候多时,在他们身后是一辆红色的马车,马车后跟着二十余名侍女和太监,每个侍从身旁都跟着一辆马车,上面装满了一箱箱的陪嫁品,邯虞汐把盖头掀起一个角,看到这一幕惊的说不出话。

心思缜密的漓月看出了邯虞汐脸上的不妥,附在她耳朵旁轻声细语提醒到:"公主,这些陪嫁之物包括下人们是四皇子给你准备的,皇后原来给公主的嫁妆只有十车,四皇子又差人送来了十车。四皇子还托人带来一句话,愿公主到了东扈一切安好。"

邯虞汐哪见过这么大场面,不过其实她此刻的内心是十分欣慰的,皇后明摆了要让自己的日子不好过,若是东扈的人知道了她的陪嫁只有那么点,定会知道她在楼兰其实并不得宠,那么到了东扈也完全没有人把她放在眼里,在这个时代,一个身在皇家的女人如果不得看重,那她的一生也就完了。邯楚诘按照约定送来的嫁妆无疑是给自己脸上添了光,此刻别提有多感激邯楚诘了,不过这些话却是不能说出口的,邯虞汐只淡淡的回了句:"扶我上车吧。"

一上马车她便把头上的红盖头揭了下来,环顾四周仔细打量着车厢内的东西。马车内足足有两米那么宽,中间放着一张小木桌,上面放着茶水和一些小点心,两侧还有小窗户透气,红色的帘子挡住了刺眼的阳光。

早上天微微亮邯虞汐就被漓月和沐阳无情的从床上拽起来穿衣打扮,再加上头上顶着一堆重的要命的首饰,实在是压的她透不过气,之前身体的亏损还没有补回来,邯虞汐此刻已经十分的疲劳。还好马车足够她伸直了睡。邯虞汐没在多想,靠在软枕上打算好好的休息一番。

马车平稳的行驶了一个时辰,邯虞汐睡的格外香甜,十分安稳。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晃动惊醒,一个重心不稳头撞在了车厢内的桌子上,疼的厉害,她捂着头掀开帘子正想斥责外面的人,却不曾想,眼前的画面让她彻底懵了。

一队身穿黑色蒙面服的人马正和自己的迎亲队伍厮杀着,两边此刻各有死伤。侍从们四处逃窜,只有漓月和沐阳守在马车外一步也不曾离开。

"漓月,发生什么事了?"只诧异了半刻邯虞汐就回过神冷静的询问着情况,自己本身就是杀手,这样血腥的场面自然是见多不怪,只是这么多人打打杀杀的邯虞汐还真是第一次见。

沐阳以为邯虞汐被吓到了,赶忙解释说:"公主不必担心,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好在我们人手足够多,对付他们绰绰有余。"虽然沐阳嘴上这么说着,可事实是护卫们被杀得措不及防,对方一看就是武功高强的人,不然也不会二三十人冲出来想要置邯虞汐于死地。

突然其中三名刺客举着剑快速朝邯虞汐马车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漓月和沐阳从腰间抽出软剑冲出去和他们打的难舍难分。

什么鬼!这两个小丫头居然会武功?邯虞汐这下是彻底懵了,邯楚诘是故意让她们两人来照顾并保护自己的吗?他想的是有多周全?

其中一名刺客趁漓月两人被缠住,偷空抽开了身朝邯虞汐刺了过去。"公主!小心!"漓月为了提醒邯虞汐,结果被刺客钻了空子,一剑刺伤了左肩,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裙。

邯虞汐跳出马车,在地上随手捡了一把剑,右脚向后撤了半步,横举着剑挡下了刺客致命的一击。虽然身上穿着厚重的衣服,但丝毫不影响邯虞汐出手。

要知道,邯虞汐在现代可是杀手组织的队长兼全组织身手最好的人,什么武器她没用过?用个剑完全难不倒她。虽然原主身体稍弱点,但这显然对她没有多大影响。剑,以快为攻,出手干脆。

邯虞汐用着极快的速度挥舞着这把看似普通的剑,剑剑致命,丝毫不给来人留下一点活命的机会,虽然刺客的武功很好,但是面对邯虞汐这样刁钻的出剑手法,也是力不从心。要知道邯虞汐可是用击剑的方法来出招的,这古代人怎么可能驾驭得了。

刺客不过十几招就被邯虞汐打的节节败退,而远处的一棵树上,某个人把这一切全都看进了眼里。

"传令下去,撤。"这名男子语气充满了威压,犹如万年寒冰一样冻的人心里直哆嗦。虽然看不清脸,但还是能看到他那墨色衣服下较好的身材,面具还未遮盖住的那好看的桃花眼。属下得令之后,吹了声口哨,所有刺客向后撤了一步,轻轻一跃跳出了战场,消失在眼前。

不远处有一块亮闪闪的东西吸引了邯虞汐的眼球,她匆匆上前查看,上面是刻有‘影流’二字的银色令牌,侍卫们都无一人佩戴此令牌,肯定是那些刺客中的某一个掉的!邯虞汐趁其他人不注意,假装丢掉剑上前把令牌拾了起来,等到了东扈,她倒要好好查查是哪个不要命的敢来刺杀她。

邯虞汐转身向漓月走去查看她的伤势,还好,剑伤不是很深,不至于失血过多。邯虞汐顺手撕掉漓月的裙角,替她把伤势暂时稳定下来。邯虞汐以前受过不少这样的伤,帮别人清理比帮自己弄简单多了,处理起来自然得心应手。

漓月就这样静悄悄的看着邯虞汐,邯虞汐傻傻的以为漓月怕疼,出声安慰她:"是有点疼,不过包起来能暂时止住血,你忍一忍,很快就好了。"嘴上说着话,可手上却没闲着,撕下来的裙角变成临时纱布,左一道右一道的替漓月把肩膀整个缠了起来。

邯虞汐不知道的是,在漓月心里,邯虞汐的举动深深的触动了她的内心,除了邯楚诘,从未有过任何人对她这么好,一种名为忠心的种子,渐渐的在漓月心里生根发芽。

远处的侍卫看见邯虞汐没事,别提有多高兴了,要知道如果邯虞汐出了什么事,那他们可是犯了杀头的大罪,侍卫们纷纷对着邯虞汐的方向,单膝下跪抱拳说道:"属下护主不利!望公主殿下责罚!"声音浩浩荡荡,响彻了整片草地。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对方有备而来,这不怪你们。"邯虞汐的声音平静而不带丝毫感情,深深的扎进每个人的心里,让人猜不透她是喜是怒。"公主英明!"又是齐刷刷的一声‘吼叫’!对!真的是吼,她耳朵都快被这群人震聋了,这群人真是,打不行,声音倒是大的很。

"我们现在到哪了?还有多久到东扈?"邯虞汐依旧是平静如水,侍卫首领张浦全向前一步,毕恭毕敬的说道:"启禀公主,如若快的话,不出一个时辰定能到东扈。"他这句话典型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说的正义凛然,其实不就明里暗里的说是因为带上自己所以才拖慢了行进的路程吗。

不过也确实,一路上自己睡的十分安稳,要知道她可是个非常容易醒的人,要不是行进速度慢,怎么可能会不弄醒她。

"你们不用顾忌本公主,全速前进!""是!"邯虞汐可谓是给足了对方面子也给足了自己台阶下,张浦全自然十分乐意,屁颠屁颠的跑去整队准备出发。邯虞汐和沐阳两人一左一右搀扶着漓月,三人慢慢的上了马车。

邯虞汐此刻心中抱着无数的疑问,是谁要置自己于死地?眼前两人会武功的事怎么从未跟她提及过?自己能不能相信她们?漓月一向心思缜密,还不等邯虞汐问出口,她就自己全都说了。

"公主,今日遇刺一事,我想不是皇后干的就是东扈某位干的,公主死了开心的自然是他们,四皇子让奴婢们来照顾公主也不是没有他的顾虑,他断定了公主以后的日子定不会那么轻松容易。有奴婢们在,请公主一切放心!"漓月脸色苍白,但是说出的话却气势如虹,让人不得不相信她,也是,四皇子断不会害了自己,索性留她们两人做自己的心腹,以后遇事也能有个人帮衬一把。

见邯虞汐迟迟不开口,漓月急得如数托盘而出:"公主,沐阳和奴婢武功都是甲等,沐阳绣活和吃食做的特别好,奴婢精通医术,一定能帮上公主的大忙的!"漓月开始急了,她怕邯虞汐真的生气把他送回邯楚诘身边,要知道她们从邯楚诘身边离开之时立下誓言,今生只要还活着,完全效忠于邯虞汐,绝不背叛。要是此刻被邯虞汐送走,那就算违背了誓言。

邯虞汐见漓月和沐阳脸上都漏出一脸惊慌的表情,赶忙解释道:"你们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真正的了解你们一下,从今往后,你们就跟在我身边,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是!"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在一片笑声中,马车也渐渐向前走着,可以感觉得到速度的确是比之前快了很多,有她们两人的陪伴,一路上也就不那么无聊了。

时间过的飞快,正当三人还在思考着是谁下的黑手时,只听见外面侍卫底气十足的说了一句:"公主,我们已到东扈!"沐阳兴奋的拉开帘子,印入眼帘的是繁华的东扈市集,百姓们毕恭毕敬的退在路旁,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辆红色的婚车,还有身后那二十车装满宝物的马车。

"母亲,这车里面坐的是什么人啊?她身后怎么这么多宝贝?"一位孩童用稚嫩的声音指着马车向她的母亲询问到,只见她的母亲匆忙的把她的手按下来,神色慌张的说:"翠儿不可无理!这可是楼兰的大公主,我们东扈未来的三皇妃!"

孩童懵懂的点着头,其他百姓们望眼欲穿的想要看清马车里面的人,却始终看不到神秘的楼兰公主的面孔,邯虞汐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穿过了热闹非凡的市集直至皇宫。而在他们之前,正有人匆匆忙忙的赶入皇宫之内。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生之华夏文圣:好吧,作者为了装逼,让全中国人都是垃圾、废物和智障,于是主角轻松装逼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贞观三百年:唐朝工科狗后续文笔支离破碎,奇怪的行文间充斥着作者的私货,发泄,讽刺,怨气乏了,看这玩意不如去看动物世界,大老虎追鹿,大豹子追角马,爽快直接,不腻歪。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学之道:理想般如童话,有作者很多有意义的私货;喜欢的可能很喜欢,不喜欢的看来到处是吐槽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