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都市生活›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小说《温伊暮景琛》全文在线阅读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小说《温伊暮景琛》全文在线阅读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小说《温伊暮景琛》全文在线阅读佚名

标签: 暮景琛 温伊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状态: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12章 温伊像是被人甩了一个重重的耳光,整个人愣在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强行咬牙忍住泪,努力装作风轻云淡的跟暮景琛拉开距离:“抱歉啊暮先生,打扰到你的雅兴了。” 她刚才明明听到了苏清悦与他晚上约会的事情,如果不是被她这么一闹,两人恐怕早就敲定了一切。 暮景琛缓缓收回了目光,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温伊自嘲的笑笑,此刻的暮景琛一定很后悔认识她吧,巴不得离的远远的。 苏清悦走上前道:“温小姐,何必呢,输了就是输了,别丢了面子又丢里子,好歹要给自己扯块遮羞布啊。” 面对苏清悦,温伊不想露出半点怯,她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丝,冷然道:“苏小姐,话不要说得太满,免得到最后被打脸。” 苏清悦不屑的笑了笑:“温小姐,你可能久居家中,不晓得商场上的残酷,商场如战场,绝不像你手里的锅碗瓢盆,也不是你手里的扫把。” 温伊微笑,漂亮的眸子里闪动着锐利的冷光:“我能扫一屋,也能扫天下。” 苏清悦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在她眼里温伊这副模样不过是黔驴技穷罢了。 ...... 暮景琛回到车上时,北炎就觉察到了不对劲,似乎车内的气压格外低迷,压得他无法喘气,更不敢出声。 暮景琛感到莫名的烦躁,他掏出一支烟塞在薄唇,点燃后急促的吸着,似乎肺里盈满了灼烫的烟气才将那份郁闷与烦躁挤压出去。 他向来自制力极好,不会对什么东西上瘾,可是最近隐隐犯了烟瘾。 司机试探道:“暮总,要不要开车?” 暮景琛没说话,将烟掐灭后,便给鹿翱发了一条信息。 片刻后,鹿翱的助理走到温伊身边道:“温小姐,鹿总监有请。” 温伊正在整理东西,还没走。听到鹿翱的话,立马站直了身子,她知道,这是爱慕翻身的唯一机会,对助理道了一声谢谢,便随着他朝着总监办公室走去。 苏清悦敏锐的觉察到事情有变,她立刻挡在了助理身前:“叶助理,FT不是已经敲定了跟我们苏氏的合作吗?怎么能出尔反尔?” “抱歉苏小姐,我只是替鹿总传话。” 温伊跟随叶助理走进了鹿翱的办公室,而苏清悦被拦截在外。 她握紧手指,恨不得在温伊的背影上盯出两个血窟窿。 鹿翱虽然听说过温伊的名字,却没见过她的人,所以在看到她时,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美人在骨不在皮,可是温伊就属于脸蛋与骨相具佳的女人,眉目虽然有些清冷却遮掩不住绝艳的气质。 难怪暮景琛这样杀伐果断的人,偏生在离婚这件事情上拖泥带水。 鹿翱挑了挑眉:“温小姐似乎对我们公司的决定有些不满意?” 温伊咄咄逼人:“鹿总监,就算囚徒被判死刑也给与申辩的机会,我有权利知晓爱慕被FT拒之门外的理由。” 鹿翱微微一怔,他对温伊的了解不深,只从暮景琛口中得知,这个女人很乖很听话,但是如今看来却与传言不符。 明明一副温婉的模样,眼眸中却透着令人毋庸置疑的坚韧。 他忽然觉得暮景琛似乎对自己的太太有什么误解。 “温小姐,爱慕根基太浅,虽然在小众品牌中有些名气,但这三年来一直停滞不前,并不适合做合作伙伴。” 他几乎将暮景琛口中的理由一字不差的说出,颇有看好戏的意味。 温伊皱了皱眉,鹿翱的观察力确实足够敏锐,几乎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爱慕如今的短板。 要怪就怪她当时一门心思的追求所谓的幸福,折断自己的翅膀,一门心思的扑在暮景琛跟暮家,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再加上服装行业是萧实初的短板,才导致了爱慕停滞不前。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特别是在服装行业,停留在三年前,几乎意味着被市场所淘汰。 可她迫切的想做回自己,不得不逼着自己将以前所搁置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捡起来。 温伊剪断心头繁杂的思绪,冷静开口:“那鹿总监觉得三年前的爱慕如何?” 鹿翱将身体向后仰:“自然印象深刻,你们的设计师Sweet总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过恕我直言,Sweet已经三年没有任何新作品,而且她当初的设计理念未必适合现在的时尚潮流。” 温伊的眼眸中闪动着涅槃一般的坚定:“三年前Sweet可以让爱慕声名鹊起,三年后的今天Sweet依旧可以称为爱慕的王牌,既然鹿总监之前就欣赏她的风格,为什么不肯给她一个机会,期待她的蜕变?” 温伊见鹿翱的脸上露出几丝犹豫,便将爱慕那份投标书捡起,双手地给他。 她身上似乎有某种气场,让对方不得不蛰伏。 鹿翱接过那份投标书,飞快的看了一眼,不得不承认爱慕的设计理念几乎与FT不谋而合。 他的眼眸转了转,随即将办公桌上的房卡递给温伊:“温小姐,我确实很欣赏你的勇气,但我一个人做不得数,不如这样,你只要说服了我这位伙伴,我就重新给爱慕一个机会。” 明明是一个轻浮的动作,但鹿翱的脸上却带着虔诚的笑意。 温伊虽然有些犹豫,但考虑到这是爱慕翻身的机会,便接过了那张房卡:“鹿总监最好将合作协议准备好。” “看来温小姐势在必得啊,难道就不怕我那位朋友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温伊笑了笑:“那鹿总监有没有听过蚍蜉撼大树的故事?我相信FT没有必要因为我一人搞得声名狼藉。” 她明明在笑,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狠意。 鹿翱忽然觉得这夫妻两人似乎有些相似之处,骨子里都透着一股狠劲,果然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温伊离开后,鹿翱就给暮景琛回了条信息:琛哥,今晚我有礼物送过去,祝你玩得愉快。 苏清悦看到温伊一脸平静对的走出来时,立刻意识到事情有变故,她有些恼火的拦住温伊的去路:“你到底用了什么狐媚子手段让FT改变了主意!” 温伊歪头轻笑道:“佛曰你脑子里装的是屎,看到的就是屎,所以我建议苏小姐先去清洗一下脑子。” 苏清悦见她要走,气恼的攥住了她的手腕:“温伊,你给我站住!” 两人拉扯间,那张房卡抖落在了地上。 苏清悦骤然发出一声冷笑:“温伊,我当你手段有多高明呢,还不是靠自己的身体去取悦男人?”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