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梦魇诡境
梦魇诡境

梦魇诡境疯狂挖坑的兔子

标签: 悬疑惊悚 江渚清 白栀夏
【女主向无限流、微恐怖、轻沙雕、有cp但几乎么得感情戏】 白栀夏,一个身世成谜的怪人,本以为埋藏了过去就能够重归平静的生活,却不想意外地坠入了一个诡异的游戏世界
而在这光怪陆离的背后,仿佛有着一双无形的推手,推动着她一页一页地撕开那被深埋的血淋淋的过往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任务第二阶段


白栀夏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着那两具近在咫尺的干尸,脸上没有半分恐惧,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

“这两具尸体……不是他们两个。”

断定两具尸体不是两位难友的,白栀夏神态自若地捶了捶腿,试探着活动了一下。

身体的限制不知什么时候被解除了,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此时,周遭的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这里是一间简陋的卧房,到处积满了灰尘,为数不多的家具,只有一张床和位于窗户下的一套桌椅。

与前夜所处环境相像的,只有地上所铺设的木板和糊满墙壁的丝状物。

见此情景,白栀夏没忍住叹了口气,猜都猜到接下来会是什么任务了,抬手打开光屏,果然看到在主线任务后面显示的新任务。

【逃出旅社】

“很经典的密室逃脱啊,除却尸体是真的尸体,其他的布置,跟游乐园的鬼屋似乎没什么区别……”

白栀夏着手翻了翻,翻遍了整个房间,也仅在床上那些已经发霉发黑的被褥下方,翻到了一把有着木制刀鞘的小刀。

其大小与形状都跟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水果刀类似。

白栀夏举着小刀,正端详着,手指不经意拂过刀身,突然就跳出来个光屏,上面显示到:

【物品名称】:木柄小刀

【特殊效果】:无

【备注】:可带出副本。

……

惊讶之后,白栀夏微微叹了一口气,接着又把视线投向了吊着的那两具尸体。

她一边把玩着小刀,一边后退了几步,闭上一边眼睛,就抬手对着两具尸体比划了起来。

“男性,中年,身高一米七八左右,另外一个矮一点的,嗯……一米六二的样子……”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白栀夏突然嬉笑了一声。

“我敢打赌,老吴从业几十年也没尝试过徒手验尸这种事情。”

说着她便挽起了袖子,一双白皙洁净的手毫不在意地解起了尸体上散发着恶臭的衣服。

尸体身上的衣服,款式很独特,肩上围着一圈小披肩,腰上围着一条及膝长的裙子。

这两样衣物的材质是一种很粗糙但很结实的布,里头的衣服就有趣了,竟是一套紧身皮衣。

看着皮衣之下尸体的皮肤,白栀夏面上闪过几丝诧异。

“奇了怪了,在这种条件下,尸体是怎么做到完整地脱水成干尸的?”

白栀夏视线缓缓上移,直视着尸体狰狞的脸,似乎是在死前遭受到了酷刑一般。

视线再往上,她盯着吊着尸体的绳子若有所思,习惯性地想摸摸下巴。

但甫一抬手,她就定住了,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喃喃道:“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多囤一点手套……”

白栀夏轻轻地摇了摇头,接着就很快的,将尸体检查完了。

两具尸体上,仅搜到一样有价值的东西——一把挂在小个子男人腰间皮带上的钥匙。

手上捏着钥匙,白栀夏柳眉微蹙,正想好好吐槽一番,就听到了一阵尖叫。

“啊————!啊啊!啊——!”

声音中满是恐惧,近乎崩溃。

“金丝楠?”白栀夏朝着声音的方向喊了一声。

“白栀夏?白栀夏!你们在哪边啊?有死人!这里有个死人啊!就在我旁边!他的脸就对着我!好恐怖啊!我不敢睁眼了!你在哪边啊——白栀夏,来救我啊……”

金丝楠哭喊着,身旁的尸体给她的冲击太大,她一刻都不想待在那里。

“我大概是在你隔壁的样子,你冷静一点啊,我这边两具尸体呢,比你那边还多一具,你别急啊,我看看怎么从这里出去。”

白栀夏一心二用,一边朝着金丝楠喊着安慰的话,手里也没停下,开始找出去的地方。

她一手握着搜来的小刀,另一手就抚上了窗户正对面的墙壁,抚上了那些昨天晚上还在疯狂扭动的丝状物。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厚啊,把门都糊起来了……”

说着,白栀夏就抄起了小刀,开始扒拉起了那些奇异的丝状物。

开口扒开的越大,白栀夏的神情越是古怪,那一束束、一缕缕的,竟然是……

“头发?”

糊满墙壁的头发,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屋子里原先的门和墙。

白栀夏拧着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向那两具悬尸。

吊着尸体的绳自木制天花板的缝隙中垂下,在那靠近天花板的末端,依稀可见是千丝万缕的细丝拧成了那吊死两人的绳。

“所以……他们是被头发吊死的?”

“魔幻恐怖题材,不错,有趣的很。”

白栀夏面无表情地敷衍着赞扬了一番,又回身接着扒头发。

撕开厚实的头发,露出被掩盖住的门,那是一扇老旧的木门,上面还挂着一把小锁。

用在尸体身上找到的钥匙将锁打开,推门出去,外面是一条狭小的走廊。

走廊里倒是没有头发,墙壁上的涂料已然斑驳脱落,露出里头的砖块,走廊两端各有一扇细窄的小窗,窗外还焊着铁丝网。

这间所谓的旅社,地方并不大。

走廊一边,也就是白栀夏出来的房间的一排上,一共四个房间,对面只有三个房间,剩下一处是被一扇厚重的金属大门封起来的楼梯间。

白栀夏想着金丝楠这会儿左右没有什么危险,就先走到了窗边看了看。

想从窗户爬出去是不可能的,窗户窄的连头都伸不出去。

她所处的位置,大约是在这栋建筑物的二楼,而这栋建筑似乎是在一座森林里。

窗外雾蒙蒙的,可见范围内是大片的树木,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树上都光秃秃的。

“白栀夏——白栀夏——你没事吧,你怎么没声音了?你说句话啊,我害怕啊——”

金丝楠期期艾艾地喊着。

“我已经出来了,别急别急,我这不来了吗?”

说话间,白栀夏就找到了金丝楠所在房间的门。

房间里,金丝楠蹲在一处角落,面对着墙瑟瑟发抖地捂着脸。

在她的身后,为数不多的家具被砸得稀烂,而在那堆凌乱的家具中,一具尸体被撕成数块,散落其间。

尸体被拧断的头颅落在地上,脸正好朝着金丝楠的方向。

咚咚咚——

白栀夏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然后毫不掩饰幸灾乐祸的语气,对着门内的金丝楠喊道:“金丝楠啊,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这房门呢,是从内部挂锁锁死的,所以说,你找找钥匙看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那具尸体上。”

“哈?什么?不会吧?不要啊!要搜尸体?我连看都不敢看啊!”

金丝楠崩溃地抽泣着,“我连家里长辈去世都不敢在灵堂里多待的啊,现在让我搜一具那么恐怖的尸体……我又不是法医,我哪有那胆子啊?”

听着金丝楠似乎吓得开始大哭了,白栀夏喃喃道:“好吧好吧,还好我有那个……”

金丝楠哭了两声,不知心里想到了,眼神忽然坚定了几分,用袖子胡乱抹了抹脸,小声地念道:“不行,怕就怕吧,我是个靠谱稳重的成年人,不是什么巨婴!不是!”

说着,金丝楠一鼓作气地站起身来,强作镇定,就要转身去面对那具让她心里发毛的尸体时,却听到门的位置发出砰地一声响。

金丝楠吓了一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散了,“什么什么?白栀夏你没事吧?”

“没事!放心地退后吧!爸爸马上救你出来了!”白栀夏没好气地回应着。

接着又是砰一声,还伴随着金属物件落地的声音。

又听得吱呀一声,那是木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一瞬间,金丝楠满是浆糊的脑子里,迸发出了一个奇异的想法:这开门的吱呀声竟然这么动听!

“好了!来扑向爸爸的怀抱吧!”

白栀夏的声音在门的位置清晰地响起,糊住门的头发被从外面割裂开来,露出一个可供进出的口子。

她拨开被划拉地乱七八糟的头发,施施然走进屋中,口中还自顾自地说着:“啧……这头发还真是又厚又长,这要搁外面不知道羡煞多少人,反正我是羡慕哭了!”

刚一嘀咕完,白栀夏就听见一声声情并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呼喊。

“白栀夏啊——!”

金丝楠泪眼汪汪地扑了过去,一把将白栀夏抱了个满怀。

“好了好了,乖——不哭不哭,爸爸这不是来了吗?”

白栀夏毫不客气继续占着口头上的便宜。

“喵喵咪的,真的吓死你爹我了!”

金丝楠禁不住被白栀夏的话逗笑,恐惧似乎缓解了少许。

看着金丝楠的傻样,白栀夏忍不住嫌弃道:“傻孩子,你不应该叫‘金丝楠’,你应该叫‘金丝鸟’,瞧你这小鸟胆,这就把你吓死了?”

“行了,你别在这里添乱了,给我出去靠墙站好。”

说罢,白栀夏便直接将金丝楠挥了出去,自己进了房间开始翻找了起来。

“我一定不添乱,我特别乖,你还差腿部挂件吗?你看我怎么样?”

金丝楠一边叨叨叨,一边从善如流地从头发墙的洞里钻了出去,在走廊上乖乖地靠墙站好。

死里逃生的金丝楠,这会儿心情格外的雀跃,感觉空气都分外的清新,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美好。

但是心情还没美上多久,发现白栀夏没有接着她的话头继续唠,金丝楠的小心脏又颤了颤。

“白……白栀夏……”

话还没问出口,就见白栀夏一脸凝重的出来了。

“这间屋子我搜完了,除了一把已经没有用了的钥匙外,就只有这把砍刀了。”

说着,白栀夏就把搜出来的砍刀递给了金丝楠。

接过那把外形十分霸气的砍刀,金丝楠脸上掩不住的惊喜,“给……给我的?”

笑容还未完全展开,金丝楠就被白栀夏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吓到了。

“怎……怎么了吗?里面有什么问题吗?还是……”

这刀你喜欢?要不你留着?

金丝楠话未说完,就听白栀夏沉声念道:“陈睿呢?怎么这么久没有他的动静?”

……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真武世界:干粮带毒。这样的书就是网络小说贴近大众的原因,也是网络小说被人鄙视的原因。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辐射:没错,就是那本辐射。和游戏同名的辐射,所有看过的人没有一个会差评的小说。这个作者,我在最早的论坛里还看过他写的别的西幻短片,篇篇精彩。强烈推荐 某点最上神书。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领主能看见备注:这开头很好,很快就能筛选受众还没有被琼瑶大妈的失忆剧恶心够?失忆这种文青路数一律剧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