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庭前春
庭前春

庭前春浅尝也可

标签: 古代言情 司洛寒 苏盛客
苏盛客,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姐姐在哪儿....她还活着吗? 你这么想知道...... 取悦我,只要你能取悦我,我就告诉你你姐姐和她那个孩子在哪儿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变成蝴蝶飞走了....... 什么......人怎么可能变成蝴蝶...... 司洛寒,很好,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 你这次最好别让我再找到你,否则......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初见


“司管家,这是今天来应征者的名单”,

负责荣府这次招工的二管家王伯将一本名册交到身边的妙龄少女司洛的手中。别看司洛年龄小,还是个女子,但是她做事认真仔细,掌家算账的本事更是堪称一绝,在容府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被荣老爷直接提拔成当家总管家。荣府其他的下人虽然有些眼红,但是也没人敢说什么,谁让人家有本事呢。

眼下正是荣府招人的日子,早在前几日二管家王伯就已经将招工的告示贴了出去,今天是正式面试的日子。

一大早司洛就早早的起床,梳洗过后,先跟荣老爷汇报了下昨日府中的开支情况,又提到了今日要面试新工人,问过老爷的意思后,司洛才来到前面的院落中,正式开始了面试招工,此时前来应征的人已经从门口排到了巷子口,城里的人都知道荣府的老爷出手大方,对待下人特别好,不光工钱给的多,逢年过节的还发东西,所以来应征的人也就特别多。

“李强”

“邹志方”

......

王伯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念,念到名字的人就上前,站在司洛的面前进行自我介绍,司洛一边听着一边在名册上写写画画做标记。

“我叫阿客,我什么都会干。”

司洛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就感觉头顶上的天空都被遮挡住了,于是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这个人身材高大,却体型偏瘦,脸庞有些黢黑,头发胡乱地束在脑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干的动活。

“手伸出来”,司洛照例检查了一下他的手,手上厚厚的老茧,证明这个人是个能干活的,司洛就直接给了他通过。

这一天下来一共新招了十几名工人,除去分派到下面庄子里做活的,剩下的七个人司洛都留在了荣府里,专门负责老爷的生辰宴。

荣老爷的六十大寿生辰宴就安排在下个月十五,时间上比较紧张,府里原来的老人忙不过来,所以司洛就进行了这次的招工。新进的这些工人经过短时间的培训,可以立即开始工作,等忙过了这次的生辰宴,再根据他们每个人的表现重新安排去处。

忙活了整整一天,司洛累的已经直不起腰来了。她用手在腰间轻轻锤了锤,突然听见有人唤她。

“司管家,司管家,您等下。”

司洛回过头,看见说话的是今天白天里新来的丫鬟燕儿,

“有事?”

“司管家,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药油,您今儿忙活了一天,肯定累坏了,我给您擦擦,去去乏。”燕儿边说边将手里的一个小药瓶递过去。

见司洛没有收下的意思,燕儿接着说,“司管家,您别误会,我家里有个跟您年纪差不多的姐姐,我一见到您就像见到我姐姐一样,您今天忙活了这么久,肯定累了,我就想着给您送瓶药酒,没别的意思。”

这种情景司洛见多了,也没立刻发作,“多谢你的好意,东西你拿回去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走了两步,“你明天就去伺候娇儿小主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燕儿满心欢喜,小主应该好伺候吧,说不定很快就能飞黄腾达了呢。

燕儿越想越开心,蹦蹦跶跶的返回了自己的住处,没有注意到旁边柱子的阴影里的那个人,轻蔑地一笑。

虽然荣老爷曾一再强调生辰宴不能办的太铺张,但是毕竟是六十大寿,司洛嘴上答应着荣老爷节俭,采买的时候却还是尽可量的挑着最好的来。

这天,福德商铺送来了司洛半个月前定好的一批瓷器,司洛清点完后,让阿客和其他几个下人一起抬到后院的库房里,并叮嘱他们一定要小心些,以免磕碰到这些瓷器。

可是下午的时候司洛路过库房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了里面有东西摔碎的声音,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司管家就是故意的,什么娇儿小主啊,不就是条狗吗,还那么凶,吓死人家了”,说话的竟然是燕儿。

“好了,你说话别那么大声,司管家毕竟是咱们管家,咱以后还得听她的呢” ,一个男人的声音,司洛听出来这个人是李敖,跟燕儿是同一批进来的。

“怕什么,她就是故意的,亏得我那么好心,还给她送药酒,活该疼死她。”

燕儿本来以为自己是得到还差事了,没想到竟然被司洛送去喂狗,而且那只狗是只黑色的藏獒,个头极大,看起来凶死了,竟然叫“娇儿”这个恶心的名字。

一想到这个,燕儿就打心眼里恨司洛,她跟李敖原来是邻居,这次一起进到荣府里,自然感情亲厚些,而且燕儿知道这个李敖喜欢自己,所以才跟他在库房里诉苦。

见到燕儿受委屈,李敖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们都是荣府的下人呢。

燕儿不甘心,她跟李敖商量,让李敖去抓几条蛇,晚上偷偷地放进司洛的房间里,也吓唬吓唬她,让她平时那么得意。

司洛在房门外将他们的计划听的清清楚楚,心里不得不佩服他们两个的脑子,就这样的浆糊脑袋还想害人。

等到他们两人走了,司洛走进库房, 看着地上的瓷器碎片,有些心疼。这可是她精挑细选的呀,都是一对或者一套的,本来打算生辰宴的时候摆出来,送给来参加宴会的人作为回礼,这下好了,被燕儿这个不懂事的打碎了好几个,有些都成残品了,没办法送人了。

司洛蹲在地上,手拿起一片碎片,眼里闪过一丝杀机,但是很快就被她掩藏起来了,因为她发现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她站直身子,看向房间里另一侧那一排架子后面,一个人影很明显,司洛没有说话,直到那个人走出来。

从那排架子后慢慢地走出来一个人,是阿客。

阿客并没有司洛想象中的那样害怕,反而很淡定的说,“后院荷花池里的荷花开了,王伯让我来找一个好看的花墩,我刚到这,他们就来了。”

阿客并没有解释自己跟燕儿到底是不是一伙的,但是司洛也不想计较了。

“你都听到了?”

“嗯”

“听到也当做没听到,今天你没见过任何人,记住了吗?”司洛的语气有些不好。

“嗯”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司洛回身就离开了,阿客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微地上扬。

自从听到燕儿他们的计划之后,阿客本来以为司洛会有所准备,但是并没有见到她有什么举动,反而是跟平常一样,每天忙着准备生辰宴。

夏天的夜晚格外吵闹,各种不知名的昆虫都在争着抢着叫喊,直到后半夜才消停。

李敖和燕儿一起轻手轻脚地来到司洛的房门外,李敖看看周围没有人,将房门推开一点,拿过身后的布袋子,将袋口冲下,将里面的东西倒在司洛的房间里。一旁的燕儿一边帮他望风,一边催他。

两人刚把袋子收起来,就看见刚刚李敖倒进去的东西都爬了出来,竟然都是些五颜六色的蛇。两人看见蛇都跑出来了,吓得大喊大叫。之前燕儿说要教训司洛,让李敖去找几条蛇吓唬她,李敖不敢自己去抓就去集市上买了几条,那个卖家还跟他说这种五彩斑斓的蛇毒性很强。所以一见到蛇都跑出来了,李敖也吓得半死。两人一下子抱成一团,然后又一齐冲着院子里跑。可是刚跑几步,就见到二管家带着人过来了,将他们围了起来。

二管家指着燕儿和李敖,“你们好大的胆子啊,竟敢往司管家房间里放蛇。来啊,把他们俩抓起来。”

身后走出来几个人,把燕儿和李敖架了起来。

“你们两个,赶紧去看看司管家”

“不必了”

就在王伯要带人去冲进司洛房间的时候,司洛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紧接着,房间门从里面被打开,司洛穿戴整齐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司管家,您没事吧”,王伯问。

“我没事。这两个人来路不明,意图不轨,王伯,把人送到官府吧。”

司洛直接就处置了这两个人,众人也不敢怠慢,立即有人就按照她的吩咐将人送去了衙门。对于荣府送来的人,本地官府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当晚就审理完毕了,将二人各打了五十大板,逐出本地,再也不能踏足宜州城。

司洛处置完两人后就让众人都散了,王伯见司洛没事,也招呼着让大伙都散了。

“阿客。”

司洛叫住了走在最后的阿客,“是你把大家都叫来的?”

阿客没有回答她,而是走到她身边,弯腰在司洛身边闻了闻,

“是雄黄。”

司洛淡淡一笑,“总得防着点别人吧”,说完司洛歪着头看着阿客。

阿客摇头笑笑,没说话,转身小跑几步跟上了离开的众人。

第二天,阿客被通知他被调到司管家身边,负责跟随司管家去采买生辰宴所需物品。这可是个肥差,得知消息的跟阿客一起进府都羡慕死了,他们在阿客身边说笑着,

“阿客,有钱了可得记得请大伙呀”

“是啊,阿客哥这么厉害,可不能忘了大家”

阿客也都一一应着。

虽然阿客是新来的,但是司洛可一点也没把他当做新人看待,做的活一点也不比老人少。阿客刚调到司洛身边的第一天,就被司洛带着去最有名气的瓷器店帮忙搬东西。

这次司洛又买了好多好看的瓷器,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这次她并没有买太多成套的,都是单独包装的。

阿客跟着其他一起来的工人在一箱箱地把买到的瓷器搬上门外的马车上,司洛则自己一个人在店里闲逛着。这家店既卖瓷器也卖玉石和一些小玩意,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胜在款式新颖,价格公道,来买瓷器的都会顺手买上几件。

司洛随便看了看,视线最终停留在一个小巧的玉葫芦上,她轻轻地拿起来,小小的玉葫芦通体碧绿色,连绑在葫芦口处的吊绳都是绿色的。

但是她只是看了看就放下了,叹了口气,抬头看阿客他们搬的也差不多了,就出门去了。

等到阿客他们将这次买的东西一件件整齐地摆放在库房里之后,天已经黑了。司洛就让他们先回去吃晚饭,自己留下来清点。

其他人都三三两两地走了,阿客却走到司洛的身边。

“你怎么没走?这么晚了,你去吃饭吧”,司洛核对着手里的清单和眼前的物品,没有抬头,察觉到身边的人一直没动,司洛才停下来,看着他。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魔改地球:为什么一定要走智商流呢,起点的作者都对自己的智商没有点数吗?爽文写出虐文的感觉也没谁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开错外挂怎么办:不比上本主角有特色,太没特点了,追着追着就忘在书架了。作者明显吸取上本崩的太快的教训,前期就开始划水梦游。事实证明有些作者你别说求他进步,不退步就不错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直播之工匠大师:作者总在强调主角是直男,笔直笔直的,太直了。读者也一直在刷直男注孤生什么的。可是……直弯只是性取向而已,和主角这种恋爱细胞缺席的情商低没有必然联系啊,这让那些会撩妹的直男情何以堪?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