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都市生活›《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南今霍云寂》南今霍云寂全文阅读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南今霍云寂》南今霍云寂全文阅读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南今霍云寂》南今霍云寂全文阅读佚名

标签: 南今 夫人天天想失宠 霍云寂
状态: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看看到底谁玩的过谁! “佳佳不能嫁,你嫁。” 史真香让她替南佳佳出嫁,而且日子就定在今天! 杀的她措手不及! 隐苑,津城出了名的阴宅! 据说里面住了一个残疾,身患重疾卧床不起,一年内已经克死了三任老婆!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可这是事实。 克死的也好,被人害死的也罢,反正新娘子都奇怪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如今史珍香要让她嫁过去,这是想借刀杀人,一箭双雕。 即能得到隐苑丰厚的彩礼,又能顺手除去她这个眼中钉。 想的可是真美! “南今,我可不是在跟你商量。” 史珍香又睨着她说。 南今快速在心里衡量利弊。 如果硬气的不嫁,史真香肯定起疑,怀疑她这些年是在装疯卖傻,到时候更不好查母亲的事儿。 如果嫁了,自己肯定会安排好保镖保护自己,这样一来就会露馅儿,别人嫁过去都死了,为什么她没死? 史真香照样会起疑! 所以说来说去,她这装傻卖乖的戏是演不下去了! 可是撕破脸之后她就会报仇,到时候史真香拿她母亲的骨灰威胁她怎么办? 她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母亲吗? ! 史珍香看她一直不言不语的,有点儿不耐烦了,皱着眉头说, “为了你好,就不举办婚礼了,等会儿隐苑会来人把你直接接走。” 南今收回思绪,她装傻问,“隐苑不是想让佳佳嫁过去吗?” 史珍香说:“佳佳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倒是你至今单身,隐苑家大业大的,你嫁过去也不吃亏。” 南今在心里冷笑,不吃亏? 去你吗的不吃亏! “可是……我听说里面住的是个怪物呀,我害怕。” 史珍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那些都是谣言,不可信。” 南今看向沙发上坐着的南致远,弱弱的问,“爸也想我替嫁过去吗?” 南致远不耐烦的开口道, “就你这智商,能嫁出去就不错了,我掏钱给你买大学上,就是为了你能找个好人家,对你来说嫁到隐苑去,是好事儿!” 南今在心里冷笑,瞧瞧,这就是亲爹! 都说父爱如山,南致远就是一座假山! 南今还要说什么,管家突然跑进来说:“老爷夫人,隐苑来人了,带了好多东西。” 南致远一听两眼放光,高兴的起身往外走,“我去迎接!” 南致远走了以后史珍香给了南今一套新衣服, “回屋去换换衣服吧,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南今小声问,“香姨,他们想要娶的是佳佳,如果发现新娘子换人了,他们要是生气了怎么办呀?” 史珍香笑笑。 生气? 不等他们生气你就死了! 但凡是要嫁进隐苑的人,就没活过当天的! “这个你不用操心,赶紧准备准备,别让人家等久了。” 南今犹豫了一秒钟,笑着点点头,“好! 我嫁!” 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而是…… 史珍香要借刀杀人,那她就将计就计,看看到底谁玩的过谁! 接过衣服回了自己房间,南今坐在床边沉思了片刻,她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喂,需要你帮个忙。” 电话那端传来一道低沉的男音,“说。” “……” 半个小时后,南今穿着大红色礼服坐上了隐苑的车。 津城的规矩,新娘子要带面纱,这会儿南今就露出了一双灵动的眼睛。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看着南致远和史真香笑着说: “爸,香姨,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这笑,这语调,包括这话外音,都很耐人寻味。 笑里藏刀,话里带刺儿! 南致远和史真香的表情皆是一僵,南致远蹙蹙眉头,不耐烦的说: “赶紧走吧!” 南今前脚刚走,管家就走过来说, “老爷夫人,银行给消息了,隐苑给的卡里的确有一个亿!” 南致远和史真香高兴到起飞,“太好了!” 隐苑送了一个亿的彩礼,一个亿对于现在的南家来说,可是笔大数目。 南致远高兴的对史真香说: “我先去一趟公司,晚上回来好好伺候你!” 这主意是史珍香出的,可都是史珍香的功劳。 史珍香笑道,“你先去忙,晚上早点回来,在家里吃饭。” 南致远点点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走了。 史真香的心情也好的很,她先打电话预定了好几套贵妇化妆品,然后又约了姐妹儿下午一起打麻将,之后哼着小曲儿洗脸敷面膜去了。 面膜时间还没到,史真香就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声音急促, “南夫人,我是隐苑的人,南小姐出事儿了!” 史珍香闻言蹭的一下坐起来,赶紧问,“南今已经死了?” “还没有,但是受伤很严重,这次是隐婚,我们隐苑不好光明正大的插手管,你们南家赶紧过来看看她吧,她还有一口气。” 对方又报了一串地址之后就挂了电话。 南佳佳也听到了通话内容,她嘟囔道,“妈,咱不去!” 史珍香皱着眉头说:“要去!” 南佳佳不理解,“妈,她死就死了,看她干嘛?” 史珍香眯着眸子意味深长的说:“她不是还有一口气儿吗? 万一她死不了呢?” 她必须去断了南今这口气儿,让她死的透透的! …… 南郊大桥上发生了严重的车祸,双向八车道变成了六车道,几名交警正在维持秩序,据说肇事司机逃逸。 史珍香下车,远远的就看见了被撞翻的车子,车身都已经变形了,可想当时车祸有多惨烈。 南今躺在车边,四周全是血,有个交警在她身边看着。 史珍香心里膈应,不过还是装模作样的走到南今身边,惊慌失措的喊, “南今,你这是怎么了啊? !” 交警问,“你是谁? 认识?” 史珍香演戏,哭诉,“她是我女儿。” 交警闻言小声安抚道, “你先别紧张,我们已经打过急救电话了,救护车很快就能到,刚好您来了,赶紧安抚安抚伤者的情绪,千万不要让她动气,她伤势很严重,如果再动气会有生命危险!” 史珍香顶着红眼眶点点头,“辛苦您了。” 交警离开以后,史珍香才敛起情绪,掩着鼻子上下打量了南今一番。 她也不知道南今伤到哪儿了,但是身上到处都是血,面纱上也全是血迹,看样子真是活不了了! 史珍香的心情很不错,她早就想让南今死了! 不能动气,要安抚她? 呵呵! 她是要好好安抚她!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