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兽世强宠:穿越后娇养黑豹兽夫
兽世强宠:穿越后娇养黑豹兽夫

兽世强宠:穿越后娇养黑豹兽夫得鹿

标签: 古代言情 段乔熙 金炎骁等
段乔熙含冤而死,一朝穿越到兽世,本想一身机械设计知识傍身,保命之外得努力把兽世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才不负国家栽培
岂料兽世美男无数—— 桀骜不驯痞帅黑豹 清冽早慧顾家白鹿 外热内冷话痨老虎 佛系养生天然蛇兽 ......... ——喂!我叫你配合我,没叫你勾引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避害


夜色里,残狼一步一晃消失在远方的树影里,始终没再回一次头。

段乔熙若有所感,眉蹙的越发紧,想伸手够住什么,等她真攥住了,才安心睡下,但手指握的却牢。

众兽只见黑夜里炎骁变了脸色,本来人就凶,现下看着简直带煞。等那只豹兽抱起段乔熙时,大家才知道原因。顿时想笑不敢笑,想假装无事发生却又憋不住,一时间众兽脸上姹紫嫣红,气氛一度十分诡异。

“雌性烧的太厉害,不能耽误,祭祀那边已经有兽带了消息,你带她直接去就...咳.....行。”豹兽拖着段乔熙把她强行塞进炎骁的怀里。他也不想把雌**出去,但一来雌性那一下子薅的恨,那一眼看的也恨,他现在还心有余悸,二来......炎骁那根又黑又粗的尾巴让人给攥住了,兽人尾巴敏感,约等于第二个命根子,现在炎骁的命根子都被人拿住,他们总不能上手扯吧,这要是断了.....嘶。

谁知此事还没完,段乔熙迷迷糊糊的靠着炎骁的胸膛,觉得暖和,不由得在梦里叫了声妈妈。

这声妈差点没把炎骁送走。

一行人急匆匆地赶来,恰逢捕捉到这声妈,被她雄性簇拥的祭司当场愣住,在炎骁的尾巴和段乔熙的脸上梭巡两圈,内心复杂。

反而是炎骁,镇静得快,看着自己怀里的小脸儿,砸吧两下嘴,道:“长得不赖。”

正打算上前探查段乔熙伤情的祭司又被雷在了当场。

翌日,日上三竿,段乔熙被俩太阳照的睡不着。她脑袋疼,像里边有跟棍子上似的搅和来搅和去,一睁眼对上炎骁的脸,呕一声吐出来。顿时觉得那股子难受劲好多了。但似乎又有其他地方不太好了。

长臂解了兽皮裙,炎骁捏着鼻子把它甩到屋外。瞪着眼,看段乔熙。

而段乔熙正发呆。

她如今人被收拾干净,皮儿白,烧热没完全退下,显得一张小脸蛋粉扑扑的。段乔熙呆了半晌,才后知后觉对炎骁道歉,她看起来病恹恹的实在可怜,甚至有点难过。炎骁不言,目光在她脸上打转,余光却瞥见她指尖摩挲了一下那只狼兽放进她掌心的耳环。

她最终没有提白狼。

只道:“我在山里遭了暴雨,山石滚落,差点要了我的命。我能活下来,多谢你。……请问…这是哪?”

炎骁盘腿坐她面前,所问非所答,道:“我家。”

段乔熙如他所想那般轻轻挑了下眉。不等她继续问,戏谑道:“你就这么肯定是我救了你?”

“你这么说,我大概就是谢对人了。”段乔熙虚弱的扯了一抹俏皮笑,“谢谢。”

“理直气壮,”炎骁也笑了,“我要是不应呢?”

不应?

“能帮我请来治我头疼的人吗?”她谨慎的没用“医生”这个词,“我头疼。”

炎骁的笑意淡了,只当他们上一个话题结束了,神色间有些无趣。他赤条条的站起啦,朝段乔熙嗯了一声,就开门准备离开。却不料段乔熙突然说:“谢谢,”随后胜券在握般仰头瞧炎骁的表情,“这回你总该应了吧。”

从索然无味到始料未及,中间只隔了段乔熙的一句话。等他发现时,他眼角眉梢已经都浸了笑意。

炎骁天生长了一张为祸四方的脸。挺拓凌厉的眉,中正挺直的鼻,界限分明的下颌,说话时滚动的喉结,配上一头嚣张的黑发,不笑时打眼看去,只有一个凶字能形容,但他一笑,他身上那股子狠劲就奇异的化成漫不经心的欲,熏得人喉咙发干。

叫人不能再看下去,唯恐生了奇怪的心思。段乔熙这么想着,避开他的脸,向下,却看到了更加不能看的东西。

男人肩膀宽阔,猿臂狼腰,青筋虬结,腹肌分明,人鱼线沿着小腹没入一丛黑色野草中......段乔熙慌忙低头,不敢再看。

红晕从耳朵尖蔓延到后颈,也不知是不是烧热又严重了。

不着寸缕的男人盯着她耳后的那一撮红,笑得更坏,只听段乔熙小小声说:“就不能穿点东西遮一遮。”

就像她不说“医生”,她同样也不说“衣服”。唯恐露出马脚,被当成异族驱逐或杀死。

须臾,门口传来几人说话声,段乔熙脑袋发昏,尽量侧耳去听。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说:“那个雌性醒了?感觉如何?”炎骁应付道:“看着还成。”

“她有说那只狼兽吗?部落里的兽人都盯着呢,你总不能老包庇他。”

他无所谓的撇开眼,望了一眼房门,“你进去吧。”

祭司想继续劝,但她想劝的人没耐心听,她知道他不需要,但总想找个由头关心他。

屋子里细细簌簌响了一会,炎骁和祭祀进门时,段乔熙已经坐起身,撑着脑袋看自己那一身兽皮衣发呆。炎骁心想,这雌性的反应真是够迟钝的。

“奥,是我昨晚给你换的,你那一身衣服我叫我的雄性给你清洗了,不用担心。这几天日头好,很快就可以穿。”

闻言抬头,感激的笑笑。目光却在她和炎骁之间来回打转,段乔熙细细揣摩她那两句话。那女的说,他的雄性?难道是炎骁吗。炎骁靠在门框上,劲腰上围了条兽皮裙,看段乔熙那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瞎想什么呢?嗯?”

段乔熙撇嘴没理他,转而去看祭司,心想,可不是我瞎想,是有人偏爱叫我瞎想。

祭司长相一般,颈子上有个栩栩如生的豹子头纹样,给这姑娘加了些野气。段乔熙直觉这纹身寻常,只盯着看了一会,就移开眼,也没开口。

她脸上点几枚雀斑,麦色皮肤,气质却不是可爱,而是温润清新的那一挂。看起来很年轻,一头金色短发过于抢眼。段乔熙觉得,这色不好,压得人显不出颜色。

听见炎骁否认,祭司才不好意思的瞧着段乔熙,“你别误会,炎骁并不是我的雄性。”

顺从的把缠的像粽子的胳膊递过去,听者本无心,便结束了话题,“麻烦了,请问你是?”

“我叫岚禾,你可以跟部落里的其他兽人一样,叫我祭司。”她柔声细语,仿佛怕是惊了段乔熙。她给段乔熙的小臂换药,重新包扎,不经意扫到段乔熙的侧脸,心想,这个雌性可真美。

“有件事…祭司?”段乔熙犹豫着开口,轻轻撇了一眼门边立着的炎骁,眼角带钩似的,看的炎骁心痒。

祭司跟着也瞧了一眼炎骁,只当是她忌惮。便安抚的说:“有什么事,你尽管跟我说就好了,不要客气。”

“我想问,这里是什么部落啊。”段乔熙压低了声儿,瞧着有些惶恐。

祭司微怔,撇了炎骁一眼,门边的炎骁听力绝佳,跟着挑眉。

“炎骁没告诉你?”

段乔熙摇头,压着半张脸偷看炎骁。“不是,是我不敢问。他凶巴巴的,我看着害怕。”

岂止是看着凶,脑子还精的厉害。就算他长了一张迷人的面皮儿又怎样,段乔熙可不打算跟他扯谎。就刚才他避重就轻不答这是什么地方,就叫段乔熙断了向他了解现况的念头。忒容易露馅。

从炎骁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病中抬起来的一双狡黠的眼,眼尾流畅向上,带着摄人的红。他不再看,转身入了林子,捕猎去了。

段乔熙瞥见他离开,松了口气。

“这里是花豹部落,族里都是豹兽,”祭司见她似乎是真怕影炎骁,不由得就有些得意,“虽说都是花豹子,但炎骁例外,”说着扬起下巴点了一下门边靠着的影儿,“炎骁他是黑豹。”

段乔熙配合的点头,觉得祭司说起炎骁时,连表情都灵动起来,平添两分可爱。

女孩子装的再老成持重,心里却还是可爱的。段乔熙看着祭司弯了弯嘴唇,心想,真好。

“炎骁不经常在部落,但却是部落里最厉害的。只是脾气太臭,不招雌性喜欢。”她一说起炎骁就停不下来,跟夏季开闸的河水似的,又汹涌又温热。

这题我会!

段乔熙眉飞色舞的抢答道:“他不爱搭理我!谁知道什么脾气!反正我觉着,他脾气差极了!”

又听祭司说了几句诸如炎骁不凶,其实心里温柔着呢的话,段乔熙坚决的表示:我不相信。

之后又几次你你来我往,段乔熙见时机成熟,再反驳下去恐怕要叫祭司反感,于是趁热打铁道:“我想搬走,我不想住他家……行吗?”

祭司的表情为难中透着一丝惊喜,“部落里没有空石屋,……但你要搬,倒也…不是不行。”

段乔熙部落立足第一步,赢得祭司的芳心!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快穿]金牌鲨手:节奏飞快的爽文。没有一般快穿文的拖拖拉拉,主角是真心狠手辣的杀手,不谈情不说爱,渣攻一个个死的不要太快,看的好爽。缺点么,不适合想看剧情的读者。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武侠:开局满级天龙八音:断了,代写了,吐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韩国之飓风偶像:面对各书站扑面而来的韩娱文,早特么想说:韩国总面积10万平方公里,人口大约5100万,别tmd玩坏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