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从我下山打老虎说起
从我下山打老虎说起

从我下山打老虎说起香锅辣面我爱吃

标签: 古代言情 陆红绫 香锅辣面我爱吃
我叫陆红绫,在山上待了18年,终于可以下山了
谁知我一下山,就碰到了一只吊睛白额猛虎,那能怎么办呢!不是它死,就是我亡!我就上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神秘老头


老头走向来时的方向,边走边摇头,“年轻人,还是少管点闲事的好。”

“老头儿,你把陆小公子藏起来了?”陆红绫皱眉。

看来这老头有两把刷子,不把他们看在眼里。自己可是只有一把刷子啊。

老头脚步不停,三人转身跟着老人走向出口,“藏起来?我可没这么多事。我只是借个地方,放我的标本。”

“那些动物标本都是你做的?”苑子山二人想起暗室里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动物标本。

“然也,然也。”老头捋了捋胡须,这时候倒是表现出一股仙风道骨的样子来。

一身灰衣,须发皆白,忽视他的拐杖,倒还真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老头也注意到三人的目光落在他的拐杖上,轻咳了两声,抓紧拐杖拿起来背在身后向外走去。

陆红绫眼珠一转,跟上老者,说着去搀扶老者的胳膊“老人家,我扶着你啊!”

老人心下诧异,转头瞄她一眼,“不用你扶!我自己走!”

“哎呀,您年纪大了,我扶着您吧!我还能告诉您那只乌鸦的状况呢!”陆红绫强行拄着老者的胳膊。

老者使劲拽了下自己的胳膊,居然没拽出来,心下诧异的同时随着陆红绫一起走出楼梯的木门。

陆红绫心想,我这一把刷子控制不住你,还控制不住你一条胳膊吗!

出了密道也没有放开那老头,“哎呀,老人家,你累不累,要不要我送你回家?”陆红绫忽闪着大眼睛,像是在说,看我真诚的双眼。

老者呵呵一笑,又捋了下胡须,微笑看着三人“你们都要送我回家?”

苑子山和宋星河对视一眼,“自无不可。”

说着,老者在前面领着陆红绫向院子里走去,苑子山和宋星河缓步跟上。

只见那老者步出院门,在隔壁院子的门上敲了敲。

“来啦!”远远的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来。时不时的还能听见“谁趁饭点来呀?”的抱怨声。

拉开门,“呀,叔爷爷,你啥时候出门的啊?”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愣了一下,上前搀过老者的胳膊。

“你不是在后院午休吗?”

陆红绫无奈只能放开了手。

“哎呀,睡多了我就是出去走走。”老者被搀扶着进屋,这时候也不装作昂首挺胸的样子了,佝偻着背,一手拄着他的拐杖,一手扶着小姑娘的胳膊。

进了屋,老人在桌边坐下,小姑娘给老者倒了杯茶,看向身边的三人。

“叔爷爷,他们是谁啊?你在外面摔倒了啊?”

“哦,没有,我在外面认识的几个小朋友,说要来家里做客呢。你们坐吧。”

说着看向三人让他们坐下,小姑娘顺势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茶。

三人落座,苑子山端起杯子,吹了下又放下。

“实在是打扰了。”

小姑娘看了看三人,笑容勉强,不好意思道:“今日倒是没做这么多饭。”

“哥哥和父亲今晚去了镖局,商量明日出发走镖事宜,今晚不在家吃了,叔爷爷我只做了我们两人的饭。”

“无妨。我们住在吉祥客栈,手下是准备好饭的。今天实在是叨扰了,你们先用饭,我们明日再来。”

苑子山闻言站起身来,宋星河和陆红绫两人跟上,双手抱拳,就要告辞。

“英离,你送送。”老人说着端起茶喝了一口。

小姑娘奇怪地看了看这一屋子人,挠了挠头跟在三人身后送客。

等送走三人,小姑娘关上门,蹦蹦跳跳的进了屋,关上门,小姑娘转身单膝跪地,抱拳道:“师父,人送走了。”

“嗯,你起来吧。”小姑娘听话站起来。“师父,他们明天还来,要不要……”

“用不着,让他们来!任谁也想不到,这陆昂的儿子竟然还在西京城内。他派那么多人到处找,我就把人藏在他眼皮底下。哼!”

砰的一把摔碎了杯子。老者此时眼神阴鸷,和密道中那个装腔作势的老人判若两人。

“对了。夜灵跑掉了。叫素离尽早进城。”老者又吩咐小姑娘英离。

“是,师父。”说的去后院放飞了一只鸽子。

布局这么多年,老人都有点迫不及待看到陆昂知道真相的样子了。

三人出门后,步行回客栈,

“你们不觉得他们家很奇怪吗?”陆红绫问道。

“怎么奇怪?”宋星河好奇。

“我也觉得很奇怪。”苑子山面色严肃。

“他们家就在城主府密道的隔壁,这本身就很奇怪。”

“这个老头子还能突然出门家里人都不知道。而且就这么巧,我们送人回来,家里人都不在家,只有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在家。”

“她不知道老人出去了,一下午也没去后院看一下就开始做饭。见我们进门也并不想我们留下。”

“现在又不是以前,吃不饱饭的时候。我们帮着送老人回家,居然连顿饭,连个谢谢都没有。就很奇怪啊。”陆红绫右手杵着下巴沉思。

“她是个小姑娘,不是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吗,也许她家里人没教她这些?”宋星河像是恍然大悟道。

陆红绫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怎……怎么啦?我说错什么了吗?”宋星河挠挠脸颊。

“多读点书。”苑子山点了点他的肩膀。

“啊!陆姑娘,我不是说你啊!”陆红绫拖着宋星河的脖子,宋星河双脚蹬地拖在地上被陆红绫拖着向前走。

“啊啊啊……放开我!救命呀!”宋星河挣扎道。

“叫什么!”陆红绫松开他,拍了拍手!

“以后懂点事儿!”

苑子山看着二人打闹摇了摇头。

一路平安回到客栈。

三人上楼,在苑子山的房间等小二送饭上来。江城帮他们公子摆好饭菜。四人边吃边说。

“我们明天还去那老头家里吗?”宋星河问道。

“去。好不容易找到线索,为什么不去。”陆红绫一边扒饭一边坚持道。

“好吧。”宋星河撇撇嘴。他武力值真的很一般。

“哒哒哒。”有人敲门。

江城放下碗去开门。

跟门口的人耳语几句,关上门,江城走进来说道:“公子,手下的人见到那边小院飞出了一只鸽子,不知是向什么人送信。怕打草惊蛇,他们没有扣下鸽子。”

“嗯,知道了。看来这线索并没有找错。”

“那老者说陆齐锋是他的弟子,却不说他的弟子现在在哪里。他的丫鬟灵秀竟然也不知道他们公子有个师父,相信他每次下去练武,他那个师父也会陪在左右。”

“嗯,想来他肯定知道陆齐锋的下落。指不定就是他帮着陆齐锋离家的。”陆红绫补充道。

“拐走堂堂西京城主的儿子,说没什么算计我是真的不相信啊!”陆红绫再次感叹。

“那我们明天还去吗?感觉有阴谋啊!”宋星河又在打退堂鼓了。

“你还真是天下第一的退堂鼓表演艺术家啊!”陆红绫拿筷子狠敲了他的头一下。

“哎呀!我还不是怕你们出事吗!”宋星河辩解。

“那老头一看就诡计多端!他都活那么久了,我们才几岁,能和那老头硬碰硬吗!从长计议比较好吧!”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放下碗,苑子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江城也吃完饭在喝茶。陆红绫将饭菜一扫光。示意宋星河打扫桌面。

“为什么要我收拾?”宋星河不服气。

“你端起来放在门外就好了,又没有让你去洗碗,怎么你想去洗碗?”陆红绫威胁道。

“才不要!”说着端起盘子打开门放在门外,一会儿店小二会把碗碟收走。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是要去那老头那看看的。”陆红绫道。

“你今天和他接触过,你觉得他功夫如何?”苑子山问道。

宋星河坐下边听着,边整了整自己的药袋子。这可是他的生身立命之本啊。

“那老头功夫如何我没看出来,但是力气肯定是没我大的。”

“江湖上有这么一个白胡子老头吗?到处爱给人当师父。”宋星河吐槽。

苑子山看向江城,江城沉吟片刻,道:“其实天下太大了,江湖人太多,倒是没有听说有个到处收徒弟的白胡子老头。”

“他可不是到处收徒啊你们搞清楚!”陆红绫喝了口茶。

“他可是跑到西京城主眼皮底下收了西京城主的小儿子当徒弟呢,这西京城主还不知道,你说他没问题我是不信的。”

“对,肯定是有点渊源,不然干嘛去免费教徒弟啊,图什么啊?图他身体好啊!难道是什么天纵奇才?”宋星河的好奇心又迅速膨胀起来。

“什么天纵奇才啊!陆齐锋要是天纵奇才,陆城主为什么不重点培养他?反倒是让三公子的名气更大一些呢!”陆红绫反驳他。

“那是什么?”宋星河皱眉沉思。

“不是天纵奇才,那就是是有点恩怨的。虽没有听说陆城主这些年向谁施过恩,结怨的话,他身为西京城守,仇家肯定是不少。通向高位的路上,总是尸骸遍地的。”苑子山放下茶杯。

宋星河似是想起了什么,笑容渐渐散去,也端起茶杯挡住脸上的异样。

大家谁也不是瞎子,他不想说也没人逼他,交浅言深了,暂时没有必要。

至于以后谁也说不准。

“江城,你去调查下江湖上和陆昂有恩怨的人看看到底有多少。”苑子山吩咐。

“是,公子。”江城说着就要下去吩咐人办事。

“唉!等等。”陆红绫叫住江城。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现在去调查这些年和陆昂有恩怨的人,别人可能没什么,陆昂肯定是能察觉的。”

“那伙人本来就是做贼心虚,我怕他们狗急跳墙啊。我们还是明日先去一趟,看看再说。反正这个罪魁祸首我们是找到了的。”

说着她看了看二人,“我不相信你们出门没有保命的手段。”

苑子山垂下眼帘。宋星河握紧了右手。

看二人的反应,都是大族出身,家里人让他们独自游历,肯定是给足了保命手段的。自己当然也不例外。

“那就是了。”陆红绫点点头。

两个人也没意见,决定等明日之后再说。

一夜无梦。

陆红绫早早的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筋骨。

出门去马厩喂了下马,今日不用骑马,踏云他们还是要自己待在这里,希望它们不会太无聊。

几人下来吃早饭,饭桌上几人都没说话,宋星河看着倒是很精神。

陆红绫没忍住问道:“你们家有什么保养良方吗?”

宋星河像是受到了侮辱:“你在说什么?!我才多大,才不需要保养!我这是天生丽质,生下来就这么英俊潇洒!才不需要保养!”

陆红绫撇撇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不老实。

咬了口鸡蛋,咽下去,道:“是是是,宋公子您貌比潘安。面如冠玉。”

“许是他家里人保养的好,生养的孩子也白嫩健康。”苑子山解释。

“嗯,你这么说也是哈!”喝两口豆浆,上下打量宋星河,虽说不是最受宠的,但本身资质还是不错的。

宋星河不理她,继续吃自己的饭。

几人吃完饭,一起走去那老者家。

陆红绫路上还买了两个西瓜,准备带去送礼。宋星河本来还想发扬一下君子风度帮她拎一下西瓜,结果接过来好悬没摔了。

两个西瓜三四十斤,她是为什么拿的这么轻描淡写啊。陆红绫立马拎了回去,“可别给我摔了,我还要吃呢!”

拎着稻草编制的网兜,夏日炎炎,等会儿到了那老头家,先让他那孙女把西瓜冰到井里,吃了再问。

总感觉这灵犀山花拿到无望啊。眼前可见的美食可不能忽视喽。

哎呀,真是可惜可惜啊。自己头一次下山就遇到陆城主画的大饼。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江城跟在几人身后。

到了那小院门口,宋星河上前敲门。

“老伯,你在家吗?我们又来了。”

“来了!”是英离姑娘的声音。宋星河退到一边,等打开门。

“进来吧!”

几人便跟着这叫英离的小姑娘进了屋。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圈养全人类:作者太小看太阳系第三行星的恐怖直立猿的排外心理了,民众一致要求被人工智能统治?不存在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萌军舰娘:啪啪桑新作,感觉比前两本都要好,目前对舰娘的描写还有些薄弱,需要加强,粮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帝国的良心:这本书的角度非常巧妙,是一个穿越者改造过的清末年代的故事,中华固然崛起了,然而这世道却有点诡异。 什么是真正的理想?什么是套用了理想的名利?这是个问题。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