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苍雪
苍雪

苍雪油烬灯枯

标签: 奇幻玄幻 寒风 油烬灯枯
皑皑白雪印重山,凛凛北风断九川
霁月星辰,一望孤城定吾心
茫茫白雪,一座城池伫立在雪乡之外,隔湖相望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你怎么才出来


“人家等了你这么久,天色渐晚,赶快回去吧,你看,漫天大雪又下了起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像冰封了一样。”

橙儿左手插在右边的袖口,右手插在左手的袖口里。

双脚不停地抖动,脸颊冻得通红。

“傻妹妹,下了这么大的雪,你怎么不进去避一避,一直在这傻站着。”

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橙儿身上的落雪。

仰望天空,漆黑之色,如同晕开的墨水,弥漫开来,遮天蔽日。

大雪纷飞,狂风躁动,冰冻一切的寒潮,愈演愈烈。

“我刚刚想进去的,听你们在聊蔚蓝小姐的事情,就没敢进去打扰你们。”

橙儿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该怎么解释,他的的确确,是进去给橙儿买衣服的。

“奥,这里的老板娘和我嫂子认识的,随口聊了两句。”

“奥,你的这个嫂子不是早上才认识的吗,下午就遇到了你嫂子的熟人?”

“都怪你哥哥,没给你找个嫂子回来,我还得操心给你买衣服,我把银子都付好了,过两天来取衣服,给你买的。”

“花了不少钱吧,瞧你的手冻得,整天湖里抓鱼,皮肤都裂开了,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位贵人,希望以后你的生活,能够好起来。”

“都会好起来的。”

两个人冒着毛毛大雪,穿行在了空空荡荡的大街上,在停放雪橇车的地方,和田三汇合。

这天气,说变就变。

白绒绒的驯鹿,孤零零地站在风雪中,冻得瑟瑟发抖。

“快些上车,再不赶回去,大雪封路,就回不去了。”

田三坐在车子的最前面,手里牵着缰绳,急不可待。

他们两个坐进车里,没了北风迎面侵袭,瞬间安静了许多。

这样恶劣的天气,不适宜出行,为了保障安全,雪橇车沿着来时的路,逆着北风,缓缓前行。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我今天特意问了我们头头,打听了一下在鹭岛上设立办事处的事情,出于隐秘,并没有说出其中具体的原因。话里话外,我还是听出了几层意思。”

这天气太冷了,田三的声音都在瑟瑟发抖。

“我也好奇,人迹罕至的鹭岛,怎么突然如此热闹,寒冬腊月里,大兴土木。”

“指挥部的所有人,都非常紧张,完全没了平日里懒懒散散的模样,一个个像是魔怔了一样,开始按照上级指示,筹办物资。几乎所有人,都在向我打听你这边的讯息,似乎有人知道,这次事件和你有着关系。”

田三一边说着在镇子上的所见所闻,一边专注地驾驭着奔驰的驯鹿。

寒风沉思片刻。

“我也不知道修真界的寡头此行是何目的,答案不久之后,就会知道。既然是在天境湖的鹭岛上成立办事处,定然会长期驻扎这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们那边并没有直接找到我,说明事情很重要,但不紧急,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橙儿凑了过来,提醒一句。

“你可以向蔚蓝小姐打听一下,她神通广大,应该可以帮到你。”

夜幕降临,疾风呼啸。

大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前方星星点点的光火,如同寒冬里的阳光一般,丝丝暖意,涌上心头。

雪下得太大,驯鹿饥寒交迫,没法再继续驱使。

“风哥,今天你也回不去了,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橙儿走下车,望着漫天飞雪的夜空,一阵狂风席卷而来,整个人禁不住颤栗着,腿脚哆嗦起来。

雪花累积,埋没了来时的路,回不到栖身之所。

“嗯嗯,我在柴房将就一个晚上,明天再回去。”

寒风和田三一起,将落满积雪的雪橇车,推进了柴房之中。

一旁的炉火中,还有一丝光火。

田三赶忙朝里面添了几根老树根,火炉中发出嘶嘶啦啦的声响,柴房的温度,陡然热烈起来。

白色的驯鹿,皮毛上汗水混杂着雪水,结成冰层。

靠着火炉的热力,冰雪消融,开始冒起白色的雾气,弥漫开来。

三个人相继坐下,围着乱窜的火苗,享受着寒冬里的温暖。

“这样的天气,一天比一天严酷,今年这个时候,似乎比前些年还要寒冷,不知道是怎么了,庄稼人不好生活呀。”

田三一声叹息,双手放在火炉旁,微微颤抖。

雪乡方圆几百公里,生活着数百万人。

多以耕种,打渔,狩猎为生,辛勤劳作,靠天吃饭。雪乡冬季漫长,大雪封山,冰封千里,务工劳作不得不停歇,也没了收入来源。

田三在镇子上谋了一份差事,收入微薄,勉勉强强贴补家用。

橙儿坐在一圈,脱去有些潮湿的外套,露出瘦小的身子。

“由于天寒地冻,雪乡这边御寒物资紧俏,我和娘亲帮着人家纺织羊毛织物,这个冬天挣了一些钱。这些年,夏天越来越短,冬季越来越漫长,庄稼了地里的农作物,收成不好,只能做些手工活,维持生计。寒风哥哥,想到你你去云缦坊买衣服,我觉得有点太奢侈。你要是存了些钱,还是把你的三间茅草房修葺一下,这狂风暴雪的,茅草房都成了危房了。”

要是三间茅草房都没了,他真的要无家可归了。

“寒风,橙儿说的是,年景不好,你存些钱也不容易,要用在刀刃上,你也不小了,过些年就要娶媳妇了,需要钱的地方挺多的。”

外面风雪交加,狂风暴雪。

门口的草帘子时不时吹开,雪花随风飘落,落入火炉中,化作一团水汽。

他侧着脸,听着外面的风声,看向外面。

“你们猜猜看,这么恶劣的天气,还会持续多久,我在天境湖里下的地笼,有些日子没有收网了,湖面冻得厉害,撬都撬不动。”

大雪漫天,万里冰封。

他没有办法正常捕鱼,有时候,只能去芦苇荡的浅滩里碰碰运气。

有些鱼来不及洄游到深水,会困在浅水里,最终,冻在了冰块里。

遇到冰下的冻鱼,他会就地取材,收割芦苇,点一把野火,用火的热力,融化厚厚的冰层,最后把鱼取出来。

神奇的是,刚取出来的鱼,还会活蹦乱跳几下。

橙儿看着他,忍不住想笑,没有笑出声来。

“你就惦记着湖里的鱼,说实话,你其实也可以和三哥一样,在镇子上谋个差事,以你的能力,去千幕崖当差,丝毫没问题。真不知道你是惦记着天境湖的鱼,还是,另有隐情,选择生活着天境湖畔,距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些。”

雪乡的西边有座山,叫做梵净山。

梵净山外有一片湖,叫天境湖,天境湖的对岸有座山,叫寒山,山下有座城,叫孤城。

雪乡万里雪,城外一孤城。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喜欢呆在湖边,那里清净自然,每天看着偌大的湖水,就会觉得水下有数之不尽的鱼群,有鱼就会有收获,心里就会踏实。”

他每天清晨醒来,都会瞭望湖对面的寒山。

眼中高山峻岭,心中烟火流云。

田三又添了几块木疙瘩,扒拉几下灰烬,动作娴熟。

“以前我还想着,等我也攒够了钱,我们一起去镇子上,置办几间房子。看来,你是离不开那里,人在雪乡,心有不舍。等这几块木疙瘩烧完,我们就休息去吧,也不早了,明天一早我还要回镇子上,鹭岛的事情,万分紧急,最近是不能消停了。”

橙儿点了点头,询问着,“三哥,鹭岛那边的工程蛮大的,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帮寒风哥哥也找点活干吧,那可是大工程,工钱应该不少。”

“这个我会留意的,都是好兄弟,油水多的差事,我定然会想起寒风。这年头,天寒地冻,收成一年不如一年,有赚钱的机会,哪怕辛苦些,也要把握住。”

田三低着头,低声慢语,腔调多了几分少年老成。

活在这个世界不容易,尤其是雪乡。

北风凛冽的世界里,低下头,或许能走得更远些。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因为作者蹩脚的推演能力,理所当然的只能按照原剧情走,偏偏又有主角这么个大变数,所以回归原剧情的手法劣质且粗糙,所有角色时不时要变弱智,主角更惨,除了弱智外,还有拖延症和老人痴呆等症状。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极道妖鬼:邪恶流,对上脑电波绝对是神作,对不上特别是三观正的那绝对是渣作。在我看来,真不错,坏得够爽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文笔好差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