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纭纭
纭纭

纭纭汤圆只能是豆沙馅

标签: 古代言情 姜纭 汤圆只能是豆沙馅
[无cp+无男主+架空+日常]一个架空世界里捉妖打怪的故事,顺便讲讲这些人和妖怪的日常
纯属虚构,( ¨̮ )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07章 夜行


姜纭抽回手,幽幽说道:

“怎么可能不粗糙...这是一个刺客握剑的手...”

抬眼对上星涟的眼神,姜纭轻哼,

“不信是吧?不信也正常,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都已经死了,除了...”

她伸手去触碰星涟的脖颈,却被对方扼住手腕,挣脱不得。

“花拳绣腿。”

星涟眼里尽是不屑,忽然勾起嘴角凑近些对她说,

“除非...”

“不好。”

姜纭抬手按着她的脸,轻轻推到一边,起身下榻,推开虚掩的门,走进不久前妃嫔的请安的正殿。

清儿听话,在她走后就在正殿内燃了熏香,浓郁的沉香味混合着似有若无松枝气息,掩盖了方才大殿内的其他气味。

很好,接下来就等天黑了。

...

用过晚膳后姜纭就说困了,星涟用怪异的眼光看她,见她真就起身自顾自往寝宫走,于是放下碗筷,在宫人关门前跟了进去。

本以为她要耍什么花招,没想到她连衣服都不换,走到床边倒头就睡,不久就听到她均匀且缓慢的呼吸。

真就...睡着了?

星涟走过去轻轻抚摸她的头,她也不曾反抗,看来是真睡着了。

要知道前两日,这位的头可碰不得,打斗间无意碰了一下,就能明显看到她的气恼。

想到这儿,星涟手上又加大了力道,狠狠揉了揉她顺滑的长发。

姜纭皱眉,睡梦中挥舞了两下爪子,然后翻身继续睡。

对别人也许无聊,但对星涟却正好,她恶作剧般地又揉了揉她的头发,见她没什么反应,才作罢。

这只小动物似乎很厌烦别人碰她的头...

...

姜纭醒来,用指尖轻触身边人的脸颊,见她没什么反应,便换上件浅青色的常服,越过星涟下地,蹑手蹑脚推开窗子翻了出去。

入夜,姜纭独自上了阁楼,站在顶层的回廊上,看着红墙外空无一人的宫道上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沿着一旁的石径,通向御花园的幽深。

这正是李美人白天离开时走的路线。

月上中天,此时的椒房殿已经睡去,唯有值守的人此刻还待在正门,正大光明出去,难免会惊动星涟...

姜纭不怕她,但姜纭烦她。

轻松翻上回廊的青石栏上,纵身跃了下去,姜纭像一只轻灵的鸟,划过夜色,稳稳落在地上。

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姜纭循着黑色的雾气一直走到了御花园的深处。

越往里走树木越茂密,起初月光还能稀疏地洒进来,又行数十步,前路茫茫,伸手不见五指。

但那黑色的雾气一直在,萦绕于周身,森森冷冷。

再往前走,隐约有光,姜纭循着光走去,眼前豁然开朗。

疾风骤雨。

陡峭泥泞的山坡,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映亮了竹林里的血色。

血,到处都是血,惊心且刺目!

“别看。”

一只微凉的手覆在她的眼睛上,她被清浅的龙涎香所包裹,那声音极轻,

“无论是什么,都别看。”

视觉被剥夺的同时,听觉就会比往常更敏锐,除了她那好听的嗓音,姜纭还听到金属摩擦时发出的清脆声。

是剑。

紧接着是利刃划破虚空发出的剑鸣,还有东西破碎的声音。

雨停了,一切回归平静,星涟松开手,姜纭看向四周。

根本没有茂盛到遮天蔽日的树木,也没有陡坡和竹林,更没有下过雨。

有的只是舒朗的月光,倒映在她们面前的湖水上。

刚刚经历的,不过是幻象。

姜纭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走到湖边,若不是被星涟及时抱住,也许此刻,她已经溺毙于湖水里,在这四下无人的夜。

“那是幻象。”

星涟收剑入鞘,一边对她说,

“正一一脉的道士称之为煞气,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封闭人的五感,让人死于幻觉之中而不自知。”

是的,从踏入御花园的小径开始,就都是幻觉,但刚刚眼前的景象太过真实,真实到能看见雨打竹叶,能感受到骤风扑面,能闻到风雨里夹杂的血腥气息...

姜纭抬头看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星涟用指尖小心翼翼替她拭去眼泪,美人落泪什么的,真是我见犹怜。

“星涟...”

姜纭轻声唤她的名字,嘴唇微颤。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软糯直呼对方的名字。

这种示弱才让人受用。

“举手之劳不用谢我。”

星涟看着她,眼里带着笑意。

姜纭咬了咬牙,碍于身份才尽可能克制着怒意: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蹲着只‘魄’,已经两三天了,就被你这样放跑了,你还挺得意!?”

“什么???”

...

姜纭俯身蹲在湖边,用手指在湖面上画下繁复的符咒,指尖轻触,水面泛起涟漪,除此以外并无其他。

中州也有不少术士,像她这样施术的,星涟目前还没见过。

那就今夜开开眼,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姜纭起身,催动咒术,只见那湖面如镜面一般,涟漪都不再泛起。

什么都没有。

白期待了。

“草。”

二人异口同声感慨。

...

“果然。”

姜纭扶额,那个老狐狸对她使手段,害她没法施术,就连最寻常不过的除秽都做不到,实在太影响她发挥了。

自己现在就是个会花拳绣腿雕虫小技的废物,如今看来,怕是就连最简单的煞气也对付不了了...

自己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毒,如果老狐狸一直拖着不给,那...

很难办啊...

而星涟看她这样,忍不住冷笑:

“你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

话没说完,就见姜纭忽然拔出她腰间挎着的长剑,随后用剑柄狠狠怼了一下星涟的肚子,然后将长剑随手掷到水中,转身就走。

“噗...你!”

星涟吃痛,捂着肚子蹲在湖边,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湖面,想必那柄剑也沉了底。

“那是先帝的剑,是穆朝的传世之宝!!”

姜纭不为所动,朝她摆摆手:

“自己去捞!”

这个人,好怪,真的好怪!

怪有意思的。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财色无边:推土机黑暗系还可以看挺好的以前看不进去现在觉得还行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哎,人王:土著爱人视角,有个疑似穿越者的指导,冲突制造生硬,缺点不少,但是能看进去,最近还是越来越少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爱哭巫妖的幸福生活:什么时候能长出小JJ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