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江郎才涌
江郎才涌

江郎才涌太阳养茶

标签: 古代言情 江城 秦漫
机关算计的江城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他会栽,栽到一个算不上单纯,但很善良的姑娘身上
不爱她的时候,他压根不把她当回事
可后来无法自拔,他就哄着叫她囡囡,亲着喂她糖葫芦,宠着她玩
多年后他写了自传,他说: 与夫人的生平,有过愧疚有过心疼,却不曾后悔,我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只是,若真的能重来,与夫人当年初见,她佯装嗅花的时候,我一定,一定一定要对她笑一笑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冥冥之中


元国。

乌泱泱的军队驻扎在了山腰上,一面有着虎啸图腾的黑色大旗笔直地插在了最高处。

临近清晨,山里面传来一阵阵兵将们锻炼的整齐呼声。

在外看守的将领应该是认出了来者是谁,郑宇的马直驱军营内。

主营外面站着位身高八尺的男人,抚着胡须,一边握着把大刀,东走走西看看,监督将士们锻炼。

“叔父!”郑宇浩亮的声音传过来,众人纷纷偏头,看着马上风尘仆仆的男子,身后还带个瘦弱的尾巴。

郑且见到是自家侄儿回来了,一脸欣喜,大步靠近:“小宇!”

小……下马的秦漫看了眼那边的高猛的男人,一时有些想笑。

郑宇与郑且寒暄了几句,就回归正题。听到东临被正朝收服的消息,郑且眉头直皱:

“原本儿想要借住东临,推翻那昏君的朝野儿,哪里想到正朝那里先手一步!不过,”郑且有些纳闷,

“探子来报,正朝如今儿朝政不稳,外强中干,实际兵力儿还没有东临多,为何还能……?”

虽然正朝如今衰落,但是毕竟有逄元指挥,那些元国的探子早就被防备了,半点切实消息也传不出去。

郑宇叹了口气:“据说是位姓江的谋士出的策略儿,可惜侄儿当时身在东临附近,最多只能到儿正朝的边界,一些消息儿也不能知道。”

郑且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你身边儿那些随同的兵呢?”

“东临与正朝开战儿,那几位义士为了保护侄儿横死儿异乡了!”提到这事,郑宇心中痛苦,眼角含泪,“我记得那些义士的名字,叔父,我们一定要厚葬他们。”

秦漫在一旁听着,心里默默点头,这郑宇重情重义,想来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收服人心。

郑且当然答应了他的要求,然后佯装诧异地偏头,看向秦漫:“不知这位是?”

郑宇连忙出声:“这是我在回来途中遇到的小兄弟儿,姓秦字宝贤,他因生活所迫,想来元国参军,途中还与同行人儿走散了,侄儿心中不忍,便把他带了回来。”

“宝贤兄弟儿,这位就是豪胜将军,我的叔父。”

秦漫连忙行礼,想起风祝的话,连忙换上口音:“久仰豪胜将军大名儿,鄙人钦慕已久,如今有缘儿能见到,心中激动万分,途中又遇郑兄出手相助儿,即为恩人,鄙人必然誓死为您效劳。”

她不得不赶紧表示忠心。废话,她听了两人谈话这么久,要是不忠,她相信这豪胜将军能立马处死她。

郑且哈哈一笑,看起来好像没有丝毫防备:“小兄弟一番肺腑之言儿听的本将军我也是心中畅快儿,但是如今手下人满儿,不若先去炊事那里儿吧?”

“那自然是好,多谢将军。”秦漫心里叹气,哪里是人满,要是人满还会借东临的兵力么?

只怕是这山腰子上的军队和排兵布局都是颇为重要的,深怕她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进入军队,透露消息出去。

想想伙食那里也不可能真的让她做些什么,毕竟粮食和军人的身体健康都是重要的,她估计只能做个砍柴烧火的吧。

她猜的极准,果然是个烧火的工作。

领路的郑宇还有事:“小兄弟儿,你就先在这做着,我看你也会元国话,我心中儿也放心,可惜我身边还有些急事儿,要先去处理儿了。”

“多谢大哥了。”秦漫点头示谢。

郑宇心软,不会透露她是正朝人的事,毕竟正朝人来元国这边参军,心里大家虽然都明白,但说到底不会明面说出来,有些窗户纸,留着更好。

而此时伙食营里面走出来个干瘦的老人,他看到秦漫就和蔼一笑:“新来儿的?”

秦漫点头。

“那你先把这些柴火烧完儿吧,刚好现在正在准备午饭儿。”

老人朝她招招手。

秦漫动作有些笨,但是弄了会也掌握了烧火的技巧。

老人拿着锅铲炒着菜,看了眼秦漫那双细腻白皙的手:

“小兄弟儿以前儿是干什么的?”

秦漫一抬眸就看见老人那双沧桑又布满了老茧的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以往是读书儿的,穷乡僻壤,无人举荐为官儿,我只好出来谋生儿。”

这时候还是别说自己是倌了。

老人恍然,点点头听她这元国口音,心中防备也减了不少。

之后一段时间,秦漫烧这一把柴火,被这老人问了起码不止十个问题,她这是看出来了,这位老人就是郑且安排在她身边,专门打探她底细的。

不过要是她当将军,那也必然谨慎,这没问题。

但是弄得秦漫不得不更加小心,连看看这军营的兴致都没有,谁知道别人会不会误会你在偷看布局。

……

在豪胜将军附近的一个副营里,刘泽正伏案看元国舆图。

他看了许久,忍不住叹气三声。

身边的谋士张穆好奇,俯身问:“大人为何连连叹气?”

张穆看了眼舆图,手在上面指了指:“如今我等义士的形势一片大好,南边,北面,元二世的军队节节败退,如今最关键一战就是往西这一条路,但是我等将士们都是勇士,相信攻破中都指日可待,大人为何苦恼?”

刘泽面露难色,然后又是一阵叹气:“是啊,胜利在即。”

忽然,他转身压低声音:“但是,难道以后在一个新儿的朝野之中,我还要当一个臣子儿吗?”

刘泽本身就是元二世朝廷上一名大将,原先听命于朝廷,看元国各地都在起义,他也动了心思,哪知被郑家人抢先。

郑氏一族也是元朝早年一个兵力浑厚的家族,他们起了义,那必然压刘泽一头,不得不听命于如今的当家人郑且。

但是,谁还没点野心呢。

张穆跟在刘泽身边多年,一下子就明白了:“所以,大人是想……?”

刘泽点头。

张穆也点点头,垂下眸故作思索状,忽然行礼低声说:“大人有这般雄心,可惜穆才疏学浅,怕是不能帮助大人再上一层楼,但是……”

刘泽心一动,紧握张穆双臂:“但是什么?”

张穆一笑:“但是正好结识一位才智多谋的先生,那位先生正愁才识无处施展,要是知道大人的心愿,想必他是十分乐意的。”

“哦?!”刘泽大喜,“那还不快快引荐儿?”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龙战士之黑暗年代: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征途:我定了个十年后的闹钟。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的治愈系游戏:什么叫人身攻击啊?只不过是把作者‘杀人未遂’的过去说出来罢了。您能把实话实说说成人身攻击,我也可以把作者线下1V1说成杀人未遂吧?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