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洪荒之盘古秘笈
洪荒之盘古秘笈

洪荒之盘古秘笈洪荒之盘古秘笈

标签: 云翔 其他小说 秦广王
相传盘古开天辟地耗尽全身法力,作古前将一部神法秘笈隐于三界内
三清苦寻亿万年也未寻到这部秘笈,只得另辟出路修炼神体……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叔侄夺权(二)


忙忙碌碌的又过去了一周,妈妈的病情已经好转,而爸爸依然处在昏迷当中。午后还在翠轩行忙碌的我接到了云翔表哥的电话,他告诉我爸爸突然发生异常,刚送进了抢救室让我尽快赶到医院。等我赶到医院,医生还在奋力的急救着,只能和云翔表哥在抢救室外焦急的等待。

过了不久手术室的门由内推开,我忙上前拉过走出来的医生,问道:“医生,我爸爸怎么样?”医生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我尽力了,你们节哀顺变吧。”可能是医院里每天都会发生死亡,这些对医生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翊儿你怎么了”听到这一噩耗我眼前一黑晕倒在了云翔表哥怀里,失去了知觉。

“爸爸……”昏睡在病床上的我时不时喊着爸爸。云翔表哥一直陪在我的床前,焦急等待我醒过来。“翊儿,你醒一醒,别吓翔表哥啊。”我在昏迷中隐约听到云翔表哥在喊我,可我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一直是昏昏沉沉的。等我完完全全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我微微的睁开眼睛发现云翔表哥爬睡在我的身前,我微微动下这僵硬的身子,可这微弱的动作却惊醒了身前的云翔表哥。云翔表哥睁开眼睛见我醒来,一脸关切的问道:“翊儿,你终于醒了,你昏迷了好久呢。”

我看了看有些憔悴的云翔表哥,低声说道:“对不起,翔表哥让你担心了,快告诉我爸爸到底怎么样了。”云翔表哥见我这么问,脸上露出了哀伤的表情,说道:“翊儿你别激动听我说,姑父已经离开人世了。”

我再也抑制不住悲伤地心情,眼泪如泉水般发泄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爸爸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地出事呢?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云翔表哥抱着我的身子任由我,在他的怀里发泄出心底的悲伤,并从旁安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我哭着哭着又昏了过去,等到下午时分我才再次醒了过来,醒过之后我心底的悲伤已经随着我的眼泪消失了。后来我从云翔表哥那里知道,爸爸的身体对用了一周的一种疗效颇好的药物突然产生了排斥现象,器官负担过重导致肺部严重衰竭,抢救无效才过世的。三天后我在云翔表哥的帮助下顺顺利利的送走了爸爸,并在长青墓园里买下一座双人穴位等待着和百年之后的妈妈合葬在一起。妈妈由于爸爸的离世打击过重,身体变得异常虚弱,只好继续在医院里静养。同时学校方面也同意了我的休学申请,我可以全身心的照顾妈妈。

可叔叔却在这时正式向我提出要接管翠轩行,虽然我极力的抵抗可是却不知叔叔从哪里拿出了爷爷的遗嘱。遗嘱上说如果第一继承人长子沐维思(我的爸爸)死亡则由第二继承人长孙沐翊(也就是我)接管,但前提是沐翊必须渡过22周岁的生日才可以接管翠轩行,在沐翊22周岁生日之前当由其叔叔沐维风来暂管。当时听到遗嘱上的内容我立马傻眼了,我这段时间所花费的心血因为这一纸黑字而抹办掉。

之后一段时间内我整天浑浑噩噩的渡过,直到妈妈对我说出了她心中的疑惑,我才重新振作起来。

妈妈见我每天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十分的担心便对我说道:“翊儿,我并没有从你爸爸那里听说你爷爷立过遗嘱的,这遗嘱到底是真是假还未可知,你不可以就此迷茫。”妈妈的这一番话就好像一颗石子激起了我心中的千层波浪,思索了很久说道:“我之前也没听爸爸说过爷爷立有遗嘱,为何这时冒出了这么一份遗嘱,难道是叔叔伪造的?”

为了证明心中所想,我立马去找了唐爷爷,问他是否知道我爷爷有这么一份遗嘱,唐爷爷说他并没有听爷爷或者爸爸谈起过此事,叔叔拿出遗嘱之时他也觉得奇怪,但并没有多想,直到我说出这番话来他这才恍然大悟。接着我去找了翔表哥,请求他的帮助。最后跟唐爷爷还有云翔表哥的商讨,我决定死扛到底,决不把翠轩行交出来。

叔叔看我如此顽强一纸诉状将我和翠轩行告上法庭,此消息一出弄得满城风雨,人人都在讨论叔告侄一案,甚至连一些报纸都在猜测事实的真相。本来以为这一上法庭就可以辨认出遗嘱的真实性,可世事难料确实很难料。在我满怀信心等待法官审理时,谁知戏剧化的一幕竟然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份遗嘱经过辨认竟然是真的,听完这句话我当时就晕倒在法庭上,由于我的晕倒法官宣布择日再审,叔告侄一案暂时落幕。

我一连昏睡了七十二个小时,急得妈妈和云翔表哥手足无策,医生说我并没有大碍,只是受了极大的刺激才导致的昏睡。其实在我昏睡的时候我的意识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只是在用用昏睡来逃避事实,知道我接受了现实的残酷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可我并不知道在我昏睡期间,妈妈因为我身心一度疲惫,竟然在咳出的痰中带着一丝丝的鲜血,医生说妈妈因为爸爸的过世加上我的昏迷身体一度衰弱,后来透过X光片发现妈妈的肺部有一块阴影,经过医生诊断妈妈的肺部长了一个小小的月中瘤,但良性还是恶性只有手术切片化验方可知晓,妈妈不想因为这件事使我再一次陷入迷茫,决定等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在进行手术,并且要求云翔表哥对我隐瞒此事。

等到二次开审,我已经丧失了信心,我以为此次纠纷可以以我的败诉而终止。当我懒洋洋的在法庭上等待着法官的审判,可是戏剧化的一幕又出现在了我面前。大家都以为叔叔胜券在握,却不知此次纠纷竟然出现了一位预料之外的证人,正是这位证人拿出的一份至关重要的证据,使我化险为夷,反败为胜。随着法官话音一落,从门外走进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妇,手中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老妇坐到证人席上,将手中的纸袋交给法警递交法官。法官在确认了纸袋里的东西的真伪后当庭念了出来。原来这也是爷爷的一份遗嘱,之前叔叔拿出来的遗嘱是爷爷过世前十年留下的,而后出现的这份遗嘱则是爷爷过世前三个月留下的。此遗嘱交代,第一份遗嘱由于沐维风的离家已经作废,一切都由这份遗嘱为据。该遗嘱交代如果第一继承人长子沐维思过世翠轩行将由第二继承人长孙沐翊继承,并由翠轩行八位股东辅助管理,但最终经营权归沐翊所有,并且此遗嘱一出,沐家子孙必须照顾拿出此遗嘱之人直至终老。

最终这件轰动全城的叔告侄一案以我的胜利圆满结束,我也实现了我对爸爸的承诺,撑住了翠轩行。后来我才了解到拿出爷爷的遗嘱的这位老妇其实是我爷爷的远房表妹,当初二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可却因为一些误会两人并未结合,后来也失去了联系。在爷爷病重的两年前,二人才取得了联系,表奶奶谢绝了爷爷的帮助,一个人独自生活。爷爷病重时担心他过世之后,一但爸爸出现意外乔婕必怂恿叔叔来夺取翠轩行,不得已爷爷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了表奶奶的家中,在表奶奶的见证下爷爷另立了新的遗嘱并通过公证,之后将这份遗嘱留在了表奶奶那里,并交待假如他去世后出现了以翠轩行为纠纷的官司的话,就让这份遗嘱大白于天下。后来我也按照爷爷的遗嘱将表奶奶接回家中老宅颐养天年。

半个月后由于md国人的索赔款过大导致叔叔的蓝蝶轩资金周转不开被迫关门,我也正式接管了翠轩行,后来和唐爷爷商义决定,让那些因为父辈约束而留下的人员各随心意出去高飞。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妈妈趁着我忙于翠轩行的事情,在医院做了肺部月中瘤的切除术,等我从云翔表哥那里知道此事后急忙往医院赶去,半路上却被突然从岔道出现的货车迎面撞上,一缕幽魂漂入阴间。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战地摄影师手札:文笔和细节还得过关,太还是太干,看了上本环球挖土党后再看这本已经没有新鲜感了,而且苏俄故事本土人很难代入进去,干粮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官僚:粮草以上,仙草未满。话说感情戏能写得这样干巴巴的少见,拉低了平均分。不如专写官场 还好。.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官妖:[多]又是一部标准意义上的后宫官场文,不过本文一大亮点就是床戏描写花样好多,特别是py描写比重比较大,所以不得不说,这样的尺度,本书也写到一千多章才挂,挺罕见的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