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怒军
怒军

怒军龙宇

标签: 奇幻玄幻 陆海 龙宇
十二灵珠悄然问世,龙渊大陆再掀腥风血雨
平凡少年偶得奇遇,一怒崛起颠覆人类极限
成王败寇只在一瞬之间,生死别离岂能任其主宰?且看他如何谈笑间,让那些邪恶灰飞烟灭!【作者QQ1363479447】【全本免费】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三章 化灵为人


龙渊大陆,琳岚帝国,龙青城北堂家族一座简陋的二层楼阁内,一名身着黑色老旧衣裳、年岁约莫十七的少年,正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看着摆放在面前的黑木匣子愣神许久。

可能是跪的太久,直到他双腿发麻难以忍受时,这才颤巍巍的动了动。

少年面容白皙俊秀,五官端正,可眉宇之间,却透着一股很浓很浓的戾气。他双手紧握起黑木匣子,有些激动的流下眼泪。

黑木匣子内盛放的是一把匕首,透过阳光反射出金色光芒印在少年的脸颊上。

他双手越来越颤抖,不知是黑木匣子太重,还是他内心有股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气愤。

“爹,娘,宇儿无能,最终也没能成什么大气候。这两年在北堂家,孩儿受尽欺凌,连妹妹也保护不好,今天早上……今天早上妹妹走丢了!”

“我!我该死!我没用!”龙宇用力的扇了自己几巴掌,嘴角也跟着溢出一丝血迹,头“砰”的跪砸在地面,忍不住抱头失声痛哭了起来。

他从来都没有哭过,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都忍了过去。而此时他哭的很伤心,身体因为哽咽而不停的颤抖,呼吸也变的急促、困难。他的哭声越来越大,似乎把这几年受的委屈,一下子全发泄了出来。

龙宇是龙青城北堂家族的族人,而两年前的北堂家族,和现在相比也是天壤之别。

两年前的北堂家族在整个帝国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大家族,但却因为一场变故,导致整个家族土崩瓦解。

那日,北堂家主北堂天仁,也就是龙宇的父亲,无意间得到了一枚很神奇的玉珠,便决心将此珠奉给君王,以此进一步扩大北堂家势力。君王得知后极其高兴,但变故却因龙宇的无知,悄然发生了。

龙宇从小被父母宠溺,嚣张任性,从未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自从得知神珠消息后便想一睹神珠的庐山面目。念想一生,龙宇便再也按耐不住,连夜潜入父亲的书房。

就在龙宇找到神珠准备一睹风采时,父亲北堂天仁突然带着友人进入书房,吓的他无计可施,慌乱中将神珠塞进了嘴里。

神珠被龙宇放入嘴中的刹那,出乎意料的是,这神珠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他的口中,再没有丝毫感觉。

北堂天仁得知后怒斥龙宇,却心知大祸即将到来。既然已经告诉了君王,如若交不出东西,那便是欺君之罪,轻则一人当诛,重则满门抄斩!

为了不让年幼的龙宇遭受君王处罚,北堂天仁便连夜将龙宇送出了城。数日后,消息终究逃不过奸人的告密,将这件事告知了君王,并且添油加醋将事情进一步恶化。

龙宇直到现在都不清楚事情的真正内幕,也不知是何人告的密,只知道,最亲近的族人,已经在两年前全部被杀。现在的北堂家只有当初随着龙宇一起被送出的一批,已经集体迁徙到了帝国边界,为的便是将北堂血脉传承下去。

这件事,一直是龙宇心中的梦魇,每日每夜都缠绕在他的脑海中,无尽的自责让他几度想就此死去。如果不是还有个乖巧的妹妹跟在身边,龙宇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命丧黄泉。

不知哭了多久,龙宇面色淡漠的擦了擦泪痕,一把抓起黑匣子中的匕首,眼中涌现一抹厉色,转身奔出楼阁。

“芩儿,等着,哥哥一定会找到你的!”

北堂龙宇心中坚定的想着,脚下步伐也不禁加快了几分。

在龙青城闹市的尽头,有一处只有年少一辈出没的地方,各个家族年少一辈每日都会在这一片玩耍比斗,今日也不例外。

此时人群中,一些锦衣戎装的富家子弟聚在一起,时不时说到一些好笑的事情而哄笑一堂。

突然有人指着远处,打趣的说道:“哟,你们瞧,那个废物怎么又回来了?”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北堂龙宇低垂着脑袋,脚步略显匆忙的向广场上的众人走来。

“这家伙想干嘛?看看去。”其中一方为首的一名少年是北堂家族的成员,名叫北堂昇。虽然他和龙宇同为一族,但与其他人一样,也看不起龙宇,觉得北堂家族沦落到如此下场,都是北堂龙宇害的。

龙宇顿下脚步,目光环视广场,最终锁定了目标,提步向着另一处人群匆忙走去。

“海哥,是那小子。”

被称作海哥的少年好奇转身,却看见已经走到跟前的龙宇,不禁讥笑道:“哟,怎么又是你这孬种?刚刚跑掉了,怎么又跑回来了?”

“我妹妹呢?”龙宇虽心中有怒,但语气中依旧带着一些忌惮,但放做平时,他根本就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陆海说话,不然只会徒增麻烦。

陆海闻言眉头一皱,扬手一巴掌挥向龙宇,虽被龙宇及时挡住,但强大的力气依旧间接性的打到他的太阳穴位置,将他打的往地上一个酿跄,险些栽到地面。

这一巴掌,打的龙宇措手不及。

“阴阳怪气的,冲谁发话呢?那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怎么知道!”陆海拉了拉衣领,一副高傲的模样,看着龙宇的眼神除了不屑还是不屑,就好像出现在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垃圾。

龙宇被这一巴掌打的脑袋犯晕,眼中流露出一丝怒火,但心里也没辙,陆海现在已经是一名真正的凡境修炼者,并且已经突破到了九重,在这龙青城也算是响当当的天才少年。而他龙宇,连武魂觉醒都没有通过。

这都怪龙宇儿时不学无术,错过了最佳觉醒时机,落得此番只有挨欺负的份。

陆海身旁的小跟班迟疑了一下急忙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海哥,早上的时候,我们欺负北堂龙宇那会儿他妹妹好像也在。”

陆海闻言一愣,仔细一想好像真是这样,心中不禁一紧,冷声道:“完了,黑狼团,那丫头好像被黑狼团抓走了。”

龙宇闻言面色也顿时吓的铁青,猛地站起身抓住陆海的衣领,面目狰狞的吼道:“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

陆海被龙宇的表情吓了一愣,反应过来急忙将龙宇的双手挣脱,指着龙宇嫌弃的吼道:“你他妈疯了吗?离老子远点!晦气星。”

“哼,你自己贱命,你妹妹也好不到哪里去,被黑狼团掳走也好不是吗,说不定将来还能做个压寨夫人,你也不至于到处混吃混喝了。”一旁的跟班也急忙冷嘲热讽的说道,丝毫不把龙宇放在眼里。

龙宇闻言拳头紧紧握起,身体气的瑟瑟发抖,但一想到妹妹被黑狼团掳走,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黑狼团是当地最霸道的强盗团伙,被黑狼团掳走的人,可以说已经是九死一生。

“喂,陆海,对我北堂家的族人稍微好一点。”

就在几名跟班准备围上来殴打龙宇时,北堂昇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虽然不想制止他们,但龙宇身上终究挂着北堂家族的牌子,就这样被外人欺负,他心中也挺不爽的。

“北堂昇?怎么,你是要给他撑腰吗?”陆海说罢指着龙宇,一副傲然高高在上的样子。

北堂昇见状皱了皱眉头,摇头笑道:“本少爷可没那好雅兴,不过他就算是废物,那也是我北堂家族的废物,任何一个北堂家族的人,都不是你们想欺负便欺负的。”

北堂昇的话立刻引得陆海心中大怒,嘴角一邪,指着北堂昇一样邪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区区北堂家,我陆家灭你们只需要一半的势力,叫嚣个什么劲!”

“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闻言顿时一阵哄笑。

北堂昇面色阴沉,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话是你说的,希望等玄哥来了之后,你还能这么说。”

说到玄哥,陆海眼中有那一刹那的忌惮,但很快便将忌惮隐藏了起来,故作镇静道:“有本事现在就让北堂玄出来,正好突破至现在,大爷我还没人练手呢。”

北堂昇闻言嘲笑的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对着一旁的龙宇淡漠说道:“别人打你,你就不会还手吗?丢不丢人?”

对于北堂昇嘲讽的话,龙宇直接选择了无视。两年前,北堂昇还曾和自己称兄道弟,而此时,竟然也变的如此疏远。

龙宇来不及管这些,拉着北堂昇焦急的说道:“昇子,大事不好了,芩儿被黑狼团掳走了。”

开始对于龙宇的称呼,北堂昇心中极其厌恶,但听到后面的话,他身躯不禁一愣。

“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北堂昇闻言也慌了,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龙宇急忙将手指指向陆海,怒吼道:“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将芩儿逼上后山,芩儿又怎么会遭遇黑狼团!?”

“少他妈胡说八道!关老子什么事!”陆海见状顿时恼火,被龙宇指着,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说罢便打算一脚踹上去。

龙宇见状,拳头紧紧攥在一起,索性一咬牙将腰间别着的匕首拿了出来,迎面便冲了上去,一刀刺进了陆海的腹部。

陆海根本就想不到龙宇这样的人也会还手,完全没有防备的被龙宇击中,匕首连根没入,陆海当场倒地不起。

“海哥!”

周围的人见状面色大变,急忙将陆海扶了起来。但龙宇这一刀刺的太深,只看见鲜血不要命似得往外涌,而陆海也已经意识模糊,全身使不出一丁点力气。

“快,快送海哥回去!”有人率先反应过来,急忙合力将陆海抬起,飞奔离开了广场。

“给我宰了这小子!”剩下的几人纷纷拿出武器,对着龙宇呐喊着冲了上去。

龙宇双腿颤抖,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看着地面鲜红的血液,身体情不自禁的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有人拿着兵器冲了过来,急忙转身向着后山逃窜。

“完蛋了,龙宇杀人了。”北堂昇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嘴里不停的呢喃着,整个人面色吓的铁青,急忙带着北堂家族的几个人跑回了北堂府邸。

逃离的龙宇慌乱冲到后山,此时后面的几人依旧紧追不舍,天色渐晚,如果依然深入后山,难免会遇到危险。

但眼前,后山已是唯一逃处,若是不深入后山,就会被陆家的人抓住。陆海死没死龙宇不知道,但伤了堂堂陆家家主的长子,整个北堂家族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不能死,我死了就没有人救妹妹了。”龙宇用力的摇了摇头,紧咬牙门,转身向着后山冲去。

入后山方有存活的可能,一旦被他们抓住,不死也将被打废。

“三哥,那小子进后山了。”后方追来的几名男子纷纷顿住脚步,面色略有忌惮的看向后山深处。黝黑一片内,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东西,让人不禁后背发凉。

“……”

“夜晚魔兽出入,我们还是等家族的人来了一起进山搜寻,活要见人,死也要把那小子的尸体给我找出来。”

三哥终究还是有些忌惮夜间的山林,他们人少,如果遇见魔兽,大晚上的将极其危险。

龙宇之前也只是脑袋发热,为了生存豁出去了。但真到了后山里面,心里便咯噔一下。

感受着山林间凉飕飕的冷风,和周围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奇怪叫声,让人忍不住一阵阵心慌。

见身后没有人再追来,龙宇腿一软瘫坐了下来,气喘吁吁的靠在一棵大树边上,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真是太冲动了,唉,忍了两年多,为什么不能再多忍一会儿呢。”直到此时,龙宇才有些后悔自己的无脑举动,他已经连累过一次北堂家族,看来这一次又要犯同样的错误了。

可事情已经发生,现在还想这些已然无用,此时唯一需要做的便是保住自己的命,要死也要等到救出妹妹才能死。

“快,大家分头搜!”

就在龙宇失神之际,远处终于亮起了点点火光,可以感觉到有很多人正在迅速向着这边聚拢。

龙宇见状面色一惊,手脚并用的慌乱爬起,再次向着后山更深处逃窜。

龙宇实力低浅,此时已经不停的奔跑了小半个时辰,体力已用去大半。加上夜间可视范围低,时不时绊到东西摔个四脚朝天,身上也有了一些或轻或重的伤势。

“不行了,跑不动了。”龙宇直感觉心中反胃,脚步无力酿跄扑倒在地,全身上下再也用不上一点力气,就好似虚脱了一般的酸麻。呼吸更是上气不接下气。

龙宇心里有些不甘心,为什么自己这么的没用!也有很多后悔,为什么小时候没能好好修炼,以至于现在连武者觉醒都没有做到!更加自责,为什么自己屡次给北堂家添麻烦!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感觉到越来越近的人群,龙宇用尽全身的力量坐了起来,借助微弱的月光,试图寻找周围可以藏匿身形的地方。

也许连老天都有些看不起龙宇,还不等龙宇颤巍巍的站起来,一道呐喊声便从远处传了过来。

“他在这!”

听见这道声音,龙宇心中不禁一沉。还不等他过多反应,足有三四十人之多的人群,迅速将龙宇围拢了起来。

“臭小子!你跑呀!”

一名赤肩大汉近身一脚,直接将龙宇踹的吐血倒飞了出去,擦着地面滑行了数米远。

遭受重创,龙宇身体吃痛的蜷缩在了一起,难以忍受的剧痛冲击着他的神经,导致他的身体一直不停的颤抖。

“三统领,家主说要活的。”周围的人怕三统领将龙宇打死,便急忙凑在他跟前轻声提醒。

“少废他娘的话!一个废物,要什么活的?连陆家大少爷也敢动,我看他就是急着找死!”三统领说罢拿出一把大刀,气势汹汹的朝着龙宇走了过去。

龙宇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现在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忍受胸口的剧痛。

“三统领,家主的命令,我们违抗的话……”

“我刚刚的话没有听见吗?你的眼里是不是只有家主,早就没有了我这个统领?”三统领在陆家地位也是相当的高,说话若是一点分量都没有,岂不是惹众人看不起。

见三统领生气,众人急忙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三统领地位高,违抗家主命令无所谓,但他们就不一样了,说不定回去倒霉的都是他们这些小喽啰。

“小兔崽子,今天老子就砍了你双手,这就是你用匕首刺伤大少爷的代价!”三统领脾气火爆,如果不是陆家家主确有交代,他早已经用大刀将龙宇的脑袋割下。

迷迷糊糊间听见这句话,龙宇心中不禁一凉。

“呵呵,没想到我北堂龙宇竟然是这么个死法,老天对我还真是客气。也罢,可能是我犯的错连老天都不原谅,这才要如此结束我龙宇的一生。”

龙宇心中心灰意冷的想到,耳中只听见大刀挥动的声音,紧接着,右边胳膊便传来一阵剧痛。

龙宇身躯一颤,但疼痛过后,右手竟然还有感觉,疑惑的龙宇忍不住缓缓睁开了眼睛。

透过周围火把的光亮,龙宇可以清楚的看见,陆家三统领那惊讶的表情。

“怎么回事?”三统领一愣,周围的人也赶紧凑了过来,纷纷疑惑的看着三统领。

方才三统领已经用了一名武境强者的全部力气,但即使这样,竟没能将龙宇的胳膊砍下,而仅仅是破开了一些皮肉。

见周围的人都看着自己,三统领厉声呵斥道:“看什么看,都给我闪开!”

“喝!”

又是一刀猛地挥下,这一次,大刀不仅没能将龙宇的胳膊砍下,反而被一股很诡异的力量排斥,在距离龙宇身体一公分的地方,再也无法落下分毫。

“怎么会这样?”三统领心中一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刀不仅下落不得,就连想收回来都无法做到,好像被固定在了空中一般。

就在众人纷纷疑惑之际,静谧的山林突然刮起了大风,吹的众人睁不开眼睛。伴随着风声呼啸,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说话。

当地人都信奉神灵,见此状况,众人纷纷将此和神灵联系到了一起。

“放了他!放了他!”

这一回,众人都听清了夹杂在风声的声音说的是什么,当他们听懂后,顿时吓的面色铁青。

“什……什么人?”

众人面色慌张,不停的咽着嗓子,那虚无缥缈的声音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什么人在装神弄鬼?”三统领心中一凛,对着周围大声喊了一嗓子。

三统领的话很快被狂风吹散在空中,但那道声音却还是时不时的传来:“放了他!放了他!”

“有鬼啊!”

“快跑啊!”

几个呼吸后,几十人好似商量好了一般,惊恐的撒腿便朝着山林外围奔去,面色苍白的模样就好像看见了世界末日。

三统领和几名实力比较强的陆家族人,见众人都逃了,迟疑了一下也急忙面色慌张的向山林外围逃窜。

“该死的混蛋,我怎么办!”龙宇心中憋屈的埋怨道。

最害怕的还要数龙宇,此时狂风依旧大作,从小害怕这些虚无缥缈之物的龙宇,宁愿死也不想受这样的折磨。

不知过了多久,大风渐渐的停了下来,山林间那呜呜作响的诡异声音也消失不见。

龙宇见状心中稍微缓和一些,但周围漆黑,依旧使人忍不住乱想。

“你就这么怕死吗?”

就在龙宇以为已经没事的时候,突然一道很轻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了出来,顿时吓的龙宇手脚并用向着后面退了几米,直到后背靠在一棵大树上。由于动作太大扯动伤口,疼的龙宇龇牙咧嘴。

龙宇目光惊恐的看了看四周,因为太过于害怕,瞳孔略微膨胀,身体也颤抖的厉害。

半晌后,奇怪的是却未发现任何人,龙宇心中不禁疑惑。

“刚刚是什……什么人?”

带着一丝疑惑,声音弱弱的试探性问道,有些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因为太紧张出现幻听了。

“你现在是看不见我的,我呢,是一只专门喝人血的恶魔。”

声音很空荡,听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听上去就好似两把破旧的兵器摩擦在一起发出来的声音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龙宇身上不禁一麻,忍着疼痛急忙双腿弯曲跪在地上,满脸惊恐的喊道:“晚辈无意冒犯神灵,你老人家就别吓我了,我错了,我该死!”

“咯咯咯咯,还真是有趣。”

见龙宇如此求饶,声音的主人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渐渐的,龙宇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咽了咽嗓子说道:“我是无意闯到这里的,要怪都得怪陆家那些人,是他们逼我来到这里的。”

“我又没怪你,不仅如此,我还要谢谢你呢。”

这一次,龙宇听的很清楚,声音好似就在自己的身边,并且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对方是一名女子,声音极其甜美好听,和刚刚阴森的声音截然相反。

“谢……谢我?”龙宇一愣,有些费解:“谢我什么?”

龙宇可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帮助到她的事情,他一个连凡境都不是的废物,能有什么资格帮到她。

就在此时,龙宇感觉好像有股淡淡热气,正从身后喷吐到他的耳朵上,淡淡暖意让他身躯一个激灵;突然,一只芊芊玉手缓缓从龙宇脖子后面伸了出来,一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一幕顿时将龙宇吓的面无人色,刚刚恢复些许的小心脏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哇,鬼啊!”龙宇“噌”的窜了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撒腿便往前窜,同时还不忘转身看向身后。

这一看可把龙宇看呆了,对方哪里是什么魔鬼,简直是天使一般……哦不,比天使还要美丽的妙龄少女。

龙宇身体依旧前冲,而脑袋却愣愣的看向身后,脚下一个不留神,大腿绊在了二腿上,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见龙宇再次摔倒,少女忍不住掩嘴轻笑起来。

“喂,你不用这么激动吧?我又不会真的喝你血。”少女摆了摆手,斜靠在大树边,目光带着笑意看着龙宇。

淡淡微风拂过,少女衣摆随风轻飘,墨黑秀发也在夜光下显得格外妖娆。不知是少女肤色本就白皙,还是因为苍白的月光照射的缘故,看上去竟是那么的美丽。

龙宇坐在地上,看着少女咽了咽嗓子,心有余悸的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少女闻言有些不高兴了,嘟了嘟嘴冷声道:“你见过这么美丽的鬼吗?”

龙宇闻言这才松了一口,只要是人那就好办。

可还不等他彻底放心,少女又若有所思的开口说道:“不过呢也不是人,哎呀,反正和你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不是吧,是人还是鬼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姐姐,求求你别玩我了。”龙宇苦着脸气急败坏的说道,身上本已遭受重伤,哪里还受得了她这么折腾,倒不如果断一点弄死自己得了。

少女缓缓走到龙宇跟前,见龙宇依旧面色害怕,无奈说道:“好啦,我是人,好人,行了吧?”

龙宇莫名其妙的看着少女,咽了咽嗓子道:“那你大半夜的怎么会在这里?这山林夜晚很危险的。”

“我?还不是因为你,你到哪我自然就得到哪咯。”少女摊了摊手,伸手蛮横的将龙宇拉了起来。

“哎呦,疼~你轻点。”

“伤的很重吗?”少女见龙宇疼的乱叫,皱了皱眉头,这才发现龙宇胳膊还在流着血。

“跟我来,那边好像有条小溪,你的伤口需要清洗,不然很容易发炎的。”

龙宇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少女一眼,对眼前神秘女子依旧有些不信任。

“叫我灵月就好了,怎么称呼你呢?”少女自顾自的介绍道,并没有理会龙宇投来的不信任目光。

龙宇忍着胸口的疼痛跟在灵月身后,轻声道:“我叫北堂龙宇,唤我龙宇就行。”

“好的,龙宇小弟弟。你怎么得罪那群人的?他们好像很痛恨你,你该不会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吧?”灵月边走边说,此时已经来到溪流边上,曲身蹲了下来。

龙宇闻言顿时一头黑线:“开什么玩笑,我是受害者好不好?”

“行,那他们干嘛这么想要杀了你?”灵月伸手拨了拨溪水轻声问道。

说到这件事,龙宇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说道:“那是陆家的人,专门欺男霸女的家族,全家上下没一个好东西。今天早上,我妹妹就是被他们逼上后山,给黑狼团掳走了!”

“黑狼团?是什么?那你要去救你妹妹吗?”灵月直接将自己裙摆上的一块角蛮横撕下,沾湿溪水后走向龙宇。

龙宇很丧气的坐在了地上,面容苦涩的道:“黑狼团是当地最厉害的强盗团伙,被他们抓走的人是不可能再救回来的了,我没用,根本救不了妹妹!”

龙宇说着扇了自己几巴掌,鼻尖忍不住酸楚起来,他简直不敢想象妹妹被欺负的景象,满满的自责冲击着他的心。

灵月很意外的看着龙宇,洁白的纤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别哭了,我可以帮你把妹妹救出来,也算是报答你这几年对我造成的帮助。”

“真的吗?”龙宇欣喜的看向灵月,可立刻又疑惑起来:“我……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帮助过你呀,你不会弄错了吧?”

灵月闻言忍不住伸手在龙宇脑袋上敲了一下,嗔道:“还想不想救你妹妹了?问题真多。”

“想,想。”龙宇吃痛的捂着脑袋,满口应道,虽然不知道灵月有没有那本事帮自己救出妹妹,但他不想放过任何办法。

灵月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龙宇,蛮横的将龙宇胳膊拉直,冷声道:“别动,疼也忍着,一个大老爷们连这点苦都吃不了还怎么照顾妹妹!”

龙宇刚想喊疼,被灵月这一句话说的面容苦涩,心中有些不服气,硬是忍着让灵月将湿布在他的伤口上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那兵器已经生锈,锈迹进入皮肤内会腐蚀你的皮肤的,到时候导致发炎你就得哭了。”似是看不起龙宇故意说的,最后一句将“哭”字说的特别重。

龙宇苦涩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还有哪里疼吗?”包扎好伤口,灵月缓缓站了起来,居高零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龙宇,好似一个大姐姐一般,给人一股安全感。

龙宇看了一眼被包扎好的胳膊,最终还是开口说道:“胸口很疼,连呼吸都很疼。”

灵月闻言眉头微蹙,急忙伸手在敖风胸口按了按。由于不清楚什么情况,这一按顿时疼的龙宇险些晕过去。

“啊啊,疼啊!你轻点!”龙宇好似杀猪一般的拼命叫唤,显然已经疼到他受不了的地步,身体也发抖的厉害,一直倒吸着凉气。

“这些人下手还真重。”灵月没好气叹息一声,白了龙宇一眼,嗔道:“胸骨都断了,竟然先喊胳膊疼,我真不知道说你怕死还是不怕死。”

龙宇闻言缩了缩脖子:“胳膊真的很疼。”

灵月没好气的摆了摆手,缓缓蹲下身子,将手伸向龙宇的胸口。

“喂,你别按了!”龙宇见状后怕的往后挪了挪,生怕灵月再次伸手按在他的胸口上,那种发疯般的疼痛,他是不想再体会了。

“别动!”灵月眼睛一瞪,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吓人。缓缓伸出芊芊玉手,放在龙宇胸前一指远的地方,随着她缓缓用力,竟然有着一丝暖流钻进了龙宇身体里。

“这是什么?”龙宇面色惊讶的看向灵月,因为他能感觉到这股热流进入身体之后,胸口竟然不再那么疼痛。

灵月没有回应龙宇,而是闭上眼睛静静的将能量输送进龙宇的身体里。

这一幕持续了四五分钟之久,龙宇也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温暖的热流。

“喂,好了。”灵月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闭目享受的龙宇,她累个半死,这家伙倒是享受。

龙宇尴尬的睁开眼睛,略微活动了一下,面色新奇的说道:“真是奇了怪了,胸口竟然不疼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龙宇说着看向灵月,见灵月脸上透着一丝虚弱,心里不禁一阵咯噔。

“你怎么了?”

见龙宇反倒关心起了自己,灵月无奈一笑道:“没,我很好,管好你自己。”

见灵月这样说,龙宇也就不再多问。

灵月舒了一口气,看向龙宇再次问道:“现在没哪里不舒服了吧?”

龙宇闻言一愣,这才意识到灵月是为自己疗伤消耗太大才变虚弱的,急忙摇头说道:“没了,现在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今日的恩情,以后如果有机会,我龙宇一定会报答你的。”

灵月闻言好笑的摆了摆手:“你拿什么报答?算了,我帮你就是在报答你,我哪敢奢求你的报答。”

龙宇浓眉皱了皱,费解的问道:“为什么你总是说要报答我呢?到底是因为什么?”

灵月撇了撇嘴,迎着月色说道:“不瞒你说,我呢,其实本是一枚灵珠化灵为人,当然,我能化成人,还要多亏了你把我吃进了肚子里,所以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我都要报答你,这是我做人的基本素养。”

龙宇听见这话,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女。一幅幅画面宛若潮水一般袭进龙宇的脑海里。画面中,龙宇手握一枚散发着浓郁灵气的玉珠,在父亲发现之前直接一口塞进了嘴里……

“你……你竟然就是那枚灵珠?”龙宇眼睛瞪得宛若铜铃,满是不敢置信的指着灵月。

见龙宇如此惊讶,灵月得意的拱了拱肩膀笑:“没错,把你惊讶的目光收一收,我可不需要别人崇拜。”

灵月说着还摆了摆手,显得有些得意忘形。

龙宇闻言更加气的难以忍受,抓起身边的一根树枝便袭向灵月,口中念念有词:“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这个害人精!我杀了你。”

灵月完全没有料到龙宇竟然会攻击自己,面色惊慌的向后退了好多步,这才艰险的躲过了龙宇发疯一般的攻击。

“你疯了?干嘛袭击我!?”灵月显得很恼火,刚刚她还救了这家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虽然用不着他报答,但也不至于如此对待自己呀。

龙宇丝毫不听灵月的呼喊,掐着树枝越挥越疯。

灵月被龙宇攻击的有些不耐烦,身形一闪一掌打在龙宇的肩膀上,将龙宇推出十多米远翻倒在地。

“你够了!发什么神经呢!”灵月一脚踩在想要挣扎爬起来的龙宇身上,脸上透着无尽恼火。

龙宇面目狰狞,却被灵月踩的不能动弹,只好张口大骂道:“你这个害人精,杀人凶手!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北堂家又如何落得如此地步!这都是因为你,你这个害人精!”

灵月越听越迷糊,不耐烦的呵斥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家族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不关你的事?就是因为你这个破珠子,我整个家族几百口人全部被君王诛杀,如果不是我父亲提前将一部分族人送出了城,我北堂家现在就要绝后了!”

北堂龙宇说着再次失声痛哭了起来,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的梦魇,不能提及的伤痛。

见龙宇说的如此真实,灵月也愣住了,一时半伙竟然不知如何去反驳龙宇。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要与超人约架:女主智商忽高忽低,性格左右摇摆,对于这种人,一般来说挨一炮才能老实。还有,作者的文青病症状也很明显。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灵魂被身体赶出之后[综]:算是单元灵异小故事,不过是发生在综漫世界,看完第三个世界弃文,实在是不是喜欢那个星野眠。女主出场让人感觉太咋呼了,虽然故事还行,但女主个性不太让人有兴趣,还没看到女主另一半灵魂的真实身份就不想看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快亏成麻瓜了:不错啊 本来前面我觉得是不如亏成首富的 但是最近开怼百度 打击莆田系医院和竞价排名 终于看到有小说写这个了 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