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弄巧成拙步步计
弄巧成拙步步计

弄巧成拙步步计温巧巧

标签: 巧巧 温巧巧 现代言情
善谋者,不可动情
动情便是输!所以,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输了,并且输的很彻底.
所以,他无所不用其极,一步一计,好不容易把她引到自己身边来,却在关键时候……黑夜来临,灵魂随之而去
再度醒来,她已不在是原来的她!黄昏落日,日光染尽天际,嘴角勾勒,只道是谁中了谁的计?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03章 拽着就跑


楔子

人常说,一个人如果被老天遗弃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必定会接二连三的遇到些倒霉的事情,躲不开亦避不过……

温巧巧就刚好证实了这句话,下个楼梯脚一滑,连滚带爬掉深崖。

深崖?

温巧巧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家的楼梯下竟会连接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崖,她只知道等她清醒以后,她确实是在某崖底。

历经千险万阻,她,秉着绝对坚持不放弃的精神,才好不容易爬出了崖底,结果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异国……

穿越了?

温巧巧只能用这三个词来解释她所看到的一切。

好吧,穿越就穿越了吧,既来之则安之!

温巧巧认命,并不打算做无谓的思想挣扎,反而是冷静的接受现实。

可现实也太现实了吧?

只身一人入异世,没钱没权又没势,填饱肚子成大事,唯有自力更生去找事。岂料异国规矩还多事,求职打工却不收女士?

全是逆境也没事,纯当磨练苦心志,努力在想试一试,终究挣扎不赢这异世,于是三餐不保成常事,露宿街头变成习惯事。

指天大骂这都什么事。老天却降一珠饰。绝境逢生以为再无事,不想这颗珠子惹大事,闹得巧巧再无安宁日……

-------------------------------------------------------------------------------

君天国,九月秋,当铺。

温巧巧焦急的站在当铺柜前,催促着柜后的店家:“收不收?”

店家闻声,依依不舍的将视线从手中那价值不菲的珠子,移到温巧巧身上,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

白色T桖被灰土染成了灰色,身下一条蓝色牛仔裤,也沾了些灰尘。一头棕色的头发被一根树枝样的东西盘成一团,还有点凌乱,就连小脸上都沾些灰尘,活像街边乞丐似的。

像个乞丐也就罢了,关键是她身上那套服饰,在君天国可是前所未见,还有那一头棕色的头发,让店家对她不的不有所怀疑。

狐疑道:“我想问一下,姑娘你这颗珠子是从哪里来的?”

“你管我哪里来的,你就说你这收不收?”温巧巧不悦的白了眼店家。

“不好意思,我们当铺是不收来历不明之物的,如果姑娘说不出来由,我们可不敢收!”店家礼貌的回着话,边说还边将那颗价值不菲的珠子递还给温巧巧。

“切,不收拉倒!”温巧巧埋怨了句,接过珠子转身便没入街道的人群里。

温巧巧低着头,摸着自己那饿的不行的小肚子,尽显失落的走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丝毫没注意身旁停着的一辆豪华的马车。

“东西就是在她身上?”说话的是坐在马车里的一位穿着一身素白锦衣的男子。

男子腰间别有一块玲珑玉佩,玉佩莹润通透,上面还刻着一条龙形图案十分好看。而他对面坐着一位同样玉树临风,手拿佩剑,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

“东西确实是落在了她身上!”灰衣男子听到白衣男子的话恭恭敬敬回着。抬头又道:“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把东西拿回来?”

白衣男子手摸玲珑玉佩饶有意味的注视着人群中那有着一头棕发的温巧巧,半响后才淡淡地说:“不必了!”

灰衣男子似乎完全没想到白衣男子会如此一说,有些意外的询问:“难道东西不要了?”

“明抢暗夺与她双手奉上,你说哪个更好呢?路高卓!”白衣男子邪魅一笑。轻拉玉佩,玉佩滑入他的手中,气定神闲又道:“高卓。你把外衣脱了。”

“恩!”路高卓没有多言,听着吩咐去做,而白衣男子则看着车窗外那穿着,奇异,发色也很怪异的混在人群中的娇小身影若有所思…

繁华街道,人潮拥挤,

由着温巧巧着装怪异,在加上一头棕色头发的缘故,所以她每走一步就会惹来异样的眼光,有嫌弃她脏乱的,也有把她当怪物看的,总之那些眼光投来,让她十分不舒服。

伸手摸了摸放在自己口袋里的珠子,关于这颗珠子的来处,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总之就是她在树林里指天大骂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来的!

至于她怎么会落的如此地步?

说的简单点,就是她在二十一世纪从楼梯滚下去之后整个人穿越了,也正因为是整个人穿越的缘故,所以她没钱没权没身份没背景,总之什么都没有,不仅如此还弄的自己三餐不饱,露宿街头。

穿过来一无所有的她,现在就指望着拿这珠子换点钱,能让她先好吃好喝一顿。

然而,整个君天国的当铺全部都跟之前那家一样,说不出东西的来历,便死活不收。

可是她告诉人家说珠子是从天而降的吧,人家又不相信她。

无奈下,她只能怀珠一家一家的去问,只盼哪家当铺能收了这珠子就好。

天行当铺外,

温巧巧站在门口,看着那大大的招牌,若有所思。

这已经是最后一家当铺了,如果在不收的话,那今儿又要挨饿了。

想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去试试,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跨进,身后一男人气质高雅的率先走了进去。

擦身而过时,温巧巧闻到一股清香,那香气有点像茉莉,又有点像桂花,总之是说不出来的香味,浓而不腻,十分好闻就是了。

眼睛微眯,跟着那怡人的香味慢慢移去…

“砰!”一堵肉墙把她给瞬间撞清醒。

扶额,看着被自己撞的男子的背影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清幽声音飘出,不缓不急恰到好处,简直堪比天籁之音。

让温巧巧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看着男子的背影,心里却在呢喃:“竟有这么好听的声音!”

不过,这还不是她最诧异的,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在男子话落后,转身过来的那一瞬间。温巧巧整个人都愣了…

美,好美,这是温巧巧脑海里唯一想到的词!

长眉若柳,身如玉树,长长的黑发披在雪白颈后,一身灰色略显紧致的衣服,将原本绝好的身体突显的玲珑剔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腰间别着的一块精致玉佩,似乎跟他这身衣服完全不搭,但即便是如此,却也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美,只叹是:一个男子能长的比女人还美,也是天下少有。

“姑娘很急么?很急的话,那你先吧。”男子冲着她浅浅一笑。

本来就很美了,这一笑更是美的无法用言语形容。让温巧巧看的愣神。

妖孽,对!绝对是妖孽,比女人还长的美就算了,声音还那么好听,说他不是妖孽,她绝对不相信!

倒是男子看着她好像在发愣,收起笑脸疑惑的又喊了喊:“姑娘?”

“啊!”

温巧巧被男子的呼喊声拉回,这才注意到那男子还在跟她说话,小脸不自觉的抹上一层红晕,吱吱唔唔道:“不…不急…你先…”

“我看姑娘都撞上来了,想必,定是十分焦急,所以还是你先吧!”男子彬彬有礼的边说边让去一旁。

温巧巧小脸噗红,不敢直视那男子,偷偷瞄着他,一心在想:这样的男人,又帅又有气度,简直就是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好男人。

只是这会也不是该犯花痴的时候,见那男子有心相让,她也不想辜负美男的一番心意。

走到柜台前,从口袋里拿出明珠,递给店家道:“这个,你看看值多少!”

行为间,她并未察觉到,一旁的美男正盯着她拿出来的明珠,脸上不着痕迹的快速闪过一丝邪笑。

店家接过明珠,看了一眼后先是一愣,而后与之前当铺的店家一样,审视了一番温巧巧才开口问道:“可否问一下姑娘,此珠的出处?”

“就知道又是这样!”温巧巧烦躁的低语。

要是说不出来由,想必这店家肯定也是不收的,但要是说是从天而降,估计这店家也不会信。

纠结之际,只听一旁美男发出那极好听的清幽声音说:“店家能收的此珠,可真是捡到宝了,这珠子一看便能知它价值不菲!”

“是阿!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是如果不知道出处的话,我还是不敢收阿!”店家回着美男的话。

“为何不敢呢?”美男看着店家。

只听店家说:“东西是好东西,但没有来路的东西,在君天国我可不敢乱收,万一收错个什么,随时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在次看向温巧巧又问道:“那么,姑娘能否告诉我,这个你是哪里来的么?”

“我捡的!”温巧巧快口回答。

倒是一旁的美男听到她的回答后,视线锁定在她身上,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若有所思……

这女子……人家明明都说了来历不明的东西不敢收,她居然还说是自己捡的?这不是摆明让人家不收么?

温巧巧可没想那么多,她跑了一天,几乎可以说这里所有的当铺都被她跑遍了,然而全部都是不说清楚来历就不收的态度,让她早已失去耐心。

在加上一听到那店家问起自己珠子的来历,她便开始烦躁起来,所以她越发没注意店家后来说的话,快嘴给回了过去。

店家半天不说话,让温巧巧有些微温,但美男在旁又不好发作,忍下心中的烦躁之气,耐着性子,敲了敲柜台对店家道:“你就干脆点说你收不收吧!”

店家摇摇头,将珠子还给温巧巧:“抱歉,如果你是捡的,那我可不敢收!此珠一看便知道是上乘的,恐怕是宫里的东西,就算不是宫里的,是哪位官家的也不足为奇,劝姑娘还是赶紧找到失主,将珠子还回去!不然小心惹祸上身。”

“废话真多!”温巧巧不耐烦的低语。

她也知道这珠子价值不菲,但是相比起还给失主,她现在最重要的可是要填饱自己的肚子,都快饿死了的人,哪里还有这等好心拾金不昧。

在说了,这珠子是她指天大骂时候从天而降的,就算她想找失主也找不到。

此一时非彼一时,也不能怪她想卖珠子。只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家当铺了,可还是不肯收。

泄气的看了眼手里的珠子,收进口袋。转身走进男子礼貌的说:“谢谢公子相让,我忙完了,公子你请吧!”

虽说这会心情确实不怎么好,但面对美男样子还是要做足。

“不用客气!”男子温和的笑了笑,令温巧巧的小脸又不自觉的微红起来。

实在是这家伙太好看了,仅仅只是对视,都能让她小心脏噗咚噗咚乱跳。

但是看帅哥也不能当饭吃,她的肚子还饿着呢,想了想还是先想想办法,解决自己温饱的问题才是现在要做的。

故,学着古人的说话方式,一板一眼的对美男说:“那我先告辞了!”

说话期间,温巧巧完全没注意,天行当铺涌进来了一群官兵。刚抬脚准备离去,转身就撞到了领头的军爷身上。

只见那军爷一副嫌恶的姿态,伸出粗狂的手来冲着她就是一推。还没来得及站稳的她,被军爷如此一推,整个人顿时失去平衡感酿的跄往后扑去……

说是迟那是快,眼看她的头要撞上地面之时,美男快一步的伸手稳稳的将她接住,扶起她,道:“你没事吧!”

温巧巧羞红着脸看着美男。只觉得这美男就好似一道闪亮的光芒,耀眼无比。

只是这会可不是看美男的时候,想起自己还被美男扶着,羞答答的赶紧起身,低声细语说:“谢谢你,我没事!”

语毕,转身,看向那军爷。

本来她跑了一天,东西没被当出去,她就有些烦躁,而眼前那军爷居然还毫不讲理的推她,害她差点受伤,算是彻底把她惹怒了。

娇羞的模样被愤怒取代,已顾不得美男在场。

上前两步指着那刚刚推他的军爷就是劈头盖脸的大声嚷嚷道:“你怎么回事,是官就了不起?是官就可以随便推人?刚刚要是我砸到地面出事了怎么办?……”霹雳扒拉的说了一堆。

莫说那被她指着说的军爷整个人都不好了,就连刚刚救下她的美男,看着这一幕,嘴角都有些抽搐。

都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然而这女人在面对官兵的情况下,居然还敢这般叫嚣,该说她是个怪人?还是该说她是个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笨蛋?

但不管是哪个,总之一旁的美男看着这些,嘴角拉开一丝弧度,只笑不语的注视着她。

而他的笑里仿佛带点兴奋,又像是带点好奇?就好像忽然间发现了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似得邪笑。

“滚开!”

那军爷实在是受不了温巧巧叽里呱啦的说一堆,怒吼一声,伸出手来作势又准备去推她。

然而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温巧巧怎么会那么傻的在被他推第二次?瞧见他一抬手,敏捷的往一旁跳开。

那军爷扑了空,额上冒出青筋,让温巧巧在一旁看的咯咯发笑,冲着那军爷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我傻的么?还让你推一次?”

“找死!”

军爷双眸冒出火星,咬了咬牙,瞪着温巧巧,伸手抽出自己的佩剑,剑指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剑一出,温巧巧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现在是身在异时代。

要知道在这不知名的异时代,可没有人跟她讲什么道理,见不惯被杀这种事情,想必也没少发生过,特别是身为官者,杀人更是不需要理由。

看着那军爷手中青寒的剑,心里一阵后怕,喃喃自语:“完了,这家伙该不会真的要杀了我吧?”

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眸光四处搜索,企图逃跑。

当视线搜索到那美男身上时,她竟发现那美男也正看着她。四目相对的瞬间,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种可能。

他会救我?他不会救我?又或者置身事外?

温巧巧不知道那美男究竟会不会救自己,但她知道自己要是在不做点什么的话,估计就要成刀下亡魂了。因为军爷的剑已经毫不留情的朝她刺了过来。

“完了!”温巧巧额头冒汗,心里焦急万分,满脑子都在想该怎么办才好。

此刻可是在当铺里,地方本来就小,偏偏还挤进来这么多人。

躲无可躲,又急又怕之际,她只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在军爷的剑快要刺到她身上时,飞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还来不做任何反应整个身子就被拉的往一边去,刚好躲开了军爷的利剑。

“被救了?”

等她再次站稳,想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时。

只见美男投给她一记安心的微笑,随后走上前客气的对那军爷说:“军爷在这大开杀戒,可是会脏了你的军服的,不如消消气去喝杯茶如何?”边说还边交给那军爷一袋东西。

军爷接过美男递给他的东西,掂了掂,抬眸冲着美男笑了笑,不过就一会,又一板正经的咳了两声,收起自己的佩剑和美男递给他的东西,看向温巧巧:“今儿爷还有事情要办,就不跟你计较了。”

“腐败!”温巧巧低声咒骂,不敢骂出来。

不过虽是这么说那军爷,对美男却是相当感激,抬眼朝他看去,只觉得这个男人,绝对是全世界的女人梦寐以求的极品好男人!

店家见他们好像终于停止了纠纷,这才赶紧迎上军爷,小心翼翼的问道:“军爷来这是有什么事情么?”

其实店家在官爷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出了柜台,只是当时由着温巧巧与那官爷发生纠纷,他怕惹祸上身,故此躲在一边没有上前。

温巧巧见自己好像也没什么事情了,走进美男,道过谢以后就准备离开。

只是一只脚才刚踏出天行当铺,就听到那军爷对店家说:“昨夜宫里一颗明珠被盗,国主派我们四处查探贼人的消息。”

边说边拿出一张画纸摊开给店家看:“国主得到消息。说今日有一女子拿着这样一颗明珠,去各大当铺典当,我们怀疑那女子便是昨日的贼人,所以我来问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子拿着一颗珠子来典当?”

当珠子的女贼?

温巧巧闻言,眉头微蹙,“怎么感觉好像在说自己?”收回自己的小脚,侧脸偷瞄画纸。

画纸上一颗圆圆的东西,说实在的,温巧巧一点都看不出那画纸里面画的是明珠,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用这画纸来寻物的。

不过这些可不是她这会该担心的,因为相比起这个,她更担心的是,这个店家会不会将她刚刚想要当珠子的事情说出来。

虽说她并不是贼,但她却跟那贼的做为一样,也是拿着一颗珠子在四处典当,若是被误会的话,那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果然,温巧巧才刚把视线移到那店家身上,就发现店家一手指着她说:“她身上就有那样一颗明珠!”

……

“她?”军爷回转身朝温巧巧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讽笑,大喝一声道:“把她给我抓起来!”

“不是吧……”温巧巧闻声,已经来不及多做思考了,拔腿就跑。

才刚跑几步,却又听到那军爷说道:“这家伙跟她是一伙的,也抓回去!”

“糟了,那美男。”

温巧巧低语,心想不好,那美男刚刚有出手替她解围,估计是被误会成她一起的了。

眉头一皱,转身,趁着军爷身后官兵一个不注意,快速从他们之中抢了把他们还未拔出的佩剑,不管不顾的冲进人群里拉起美男白皙的手腕,焦急的道:“跟我走!”

美男闻声,朝她看去,弱不禁风的娇小身段,单手拿着一把剑,兢兢克克的,就好似剑都拿不稳的样子,边冲着那些围上来的官兵胡乱挥舞还边大声嚷嚷着:“走开,伤到谁我可不管!”

她,怎么又回来了?

美男还来不及多做任何思考,只觉一个酿跄,自己就被她拖着往外跑,看着她那慌慌张张却又一心想要保护他的柔弱身影,若有所思……

“这女人……明明之前都已经跑掉了,这会居然为了救我,不要命的又折返回来,倒还真真是有些意思!”

逃跑中,在路过当铺外边一辆豪华马车时,马车里的人,从车窗看到美男被一名奇怪的女子拖着跑,刚想下车去救美男,却不想美男冲着马车里的人,快速的将眼睛斜视了一眼后面追着他的官兵,就好似在告诉他“解决后面的人”似得。随后任由女子拉着他跑远。

然马车里的男人,心领神会,坐回车里对车夫道:“挡住那些官兵!”

“得咧!”车夫一听吩咐,扯紧马绳,扬鞭一甩,马儿吃痛,就像是发癫了似得,在大街道上胡乱窜动,也刚好将那群正在追捕温巧巧的官兵给挡了个正着。

为首的军爷心急的追捕温巧巧,竟没想到被马车给拦路,烦躁的看了眼马车,大声叫嚣道:“谁家的马车,敢妨碍公务?是不是找死?”

车夫是一位年约二十出头的男子,风流倜傥的一点都不像车夫该有的样子,身穿一套浅白的衣裳,利索的架稳马车,横在那些官兵面前,语气冰冷的说:“乐贤国君上的马车,你也敢碰?不知道是谁找死呢?”

“乐贤国君上,季弦雾?”军爷仔细看了眼马车,豪华极致且不说,光那上面的龙纹图案也不得不让他相信,眼前的马车确实是乐贤国君上之物。

“君上的名号岂是你能随意叫的?”车夫闻言,犀利的瞪了一眼那军爷。

“切!”军爷咬咬牙,奈何眼前的人又不可得罪,透过马车看去,温巧巧与那美男早已经消失在人群不见了踪影。

又气又可恨的回望马车:“既是乐贤国君上大驾光临,那还请君上待在驿馆等待通传,不要在这街道瞎逛才好,免得一不小心被歹人误伤,那么属下可就不好跟国主交代了。”

“呵!”马车车夫清冷一呵:“这就不劳将军费心了!”说罢,驾车而去。

……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超级教师:嗯,霸道总裁廖学兵。。。行文流畅,一气呵成。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成人版童话大冒险:已和谐文笔幽默虽说毁童年,但是剧情很幽默,作者脑洞很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刀筑仙路:养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