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阴阳行之天眼奇通
阴阳行之天眼奇通

阴阳行之天眼奇通雪花和松树

标签: 悬疑惊悚 雪花和松树 顾三阴
顾三阴天生了一只天眼,出生那天,九雷劈空,青霞万丈....... 他的姥爷和一位马仙为他护命七夜,那七夜,风声中带着凄厉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宁闻鬼笑莫听鬼哭


那群人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面无表情,不住的摇晃着客车,车身也跟着摇晃了起来。

‘呃,呃,呃,呜,呜,啊啊!!’

宁闻百鬼笑,莫闻一鬼哭!

顾三阴想到了姥爷告诉过他的这句话,可现在外面何止一个鬼在哭。

车里的人吓得根本发不出声音,车身摇晃的越来越严重,所有人都紧紧的抓住座椅,惊恐的看着外面,发不出一点声音。

“啊!!!!”

就在这时,一个人大概是崩溃了,尖叫着跑下了车,众人只听到他发出了一声尖叫,而后再没了声息。

“生人误闯,鬼魅勿扰!”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随着这声音,周围的鬼魂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一样,纷纷转身离开了客车周围,向那几座荒坟走去。

赵海听到这声音瞬间眼前一亮,赶紧打开窗户向外面大喊。

“爸,我在这,爸,救命啊!”

只见草丛中一个大汉向这边走来,那汉子大概有一米八几的个子,面容刚毅,结实的肌肉撑起了身上的粗布衫,手里拿着一根柳枝,这人正是赵海的父亲,赵建山。

赵海拉着顾三阴一溜烟的跑下车蹿到了赵建山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爹,有鬼啊,爹,有鬼。”

“呵呵,知道怕啦,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玩到晚上再回家。”

一个老者也从一边的草丛里走了出来,那老者须发皆白,双目炯炯有神,一身粗布卦,腰间别着一根烟杆,背抄着手。

“姥爷!”

顾三阴一见老者也惊喜的说。

“哼,小鬼头,算你们俩命大,乾升大仙算到了你们两个小鬼有一灾,让我和你赵叔赶来了。”

陈乾远慈祥的摸了摸顾三阴的头,顾三阴还有些沉浸在刚刚的惊恐中,抓住了姥爷的手。

“走吧,建山,咱俩去车上看看。”

陈乾远牵着顾三阴的手带着赵建山回到了车上。

“陈叔,是陈叔和建山来了,哎呀,大家伙儿得救了。”

见到了陈乾远和赵建山两人,车上的人发出了劫后余生的欢呼。

“陈叔,老赵,没了。”

老赵是客车的司机,从刚才鬼晃车开始就一直趴在方向盘上,没有一点动静,赵建山上前试了试老赵的鼻息,人已经没了。

“哎,老赵稀里糊涂的收了那鬼的买命钱,被勾走了。”

陈乾远目光看到了老赵手里拿着的那沓纸钱。

“好了乡亲们,今晚的事情别往外宣扬,报个警吧,明天我给老赵办场法事,选块好地方把人埋了。”

众人纷纷对赵建山和陈乾远道谢后便离开了客车,结伴回村子了。

陈乾远拉着顾三阴下了车,顾三阴看见远处还有一个鬼魂低着头站在原地,面朝着他们的方向。

他害怕的拉紧了姥爷的手。

“回去!”

陈乾远对着那鬼魂一声爆喝,那鬼魂似是有些不舍,却也只能转身走回了那片荒坟。

“走吧,回家,你妈都等着急了。”

陈乾远用粗糙的老手揉了揉顾三阴的头。

爷孙俩手拉着手顺着羊肠小径向村子里走去。

到了村口,远远的看见一个身穿蓝布衫的女人站在路边,一脸焦急,见顾三阴和陈乾远回来了,赶紧迎着爷孙俩小步跑了过来,正是顾三阴的母亲陈云汐。

“爸,三阴,没事吧。”

陈云汐关切的蹲在顾三阴身前,捧着顾三阴的脸上下打量着顾三阴。

“妈,我没事。”

顾三阴拉着妈妈的手安慰着母亲。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家等着就行吗。”

陈乾远点起一锅烟问陈云汐。

“我刚看见赵建山和赵海回去了,他们说你俩在后面,我寻思出来迎你俩一段。”

“那走吧,一起回去。”

陈乾远背抄起手向村里走去。

“饿没?”

陈云汐拉着顾三阴的手问。

“饿了。”

“走,回家妈给你下面条。”

......

到了家里,看着母亲端上来的热腾腾的鸡蛋面条,顾三阴才放松了下来,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整碗面条,陈乾远坐在一旁慈祥的看着孙子。

“姥爷,刚才到底是咋回事啊?”

陈乾远抽了一口烟,长叹一口气说:“哎,你们是碰到半路买命的鬼了,西山那荒坟里埋得都是些死的不明不白的人,他们死了,那怨气消不下去,只能找一个替死鬼买命

还好你和赵海没碰那些纸钱,不然你们就和老赵一样了。”

顾三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隔壁传来了赵海的惨叫声,他知道,赵海又被他爹揍了。

“你再打我,再打我我不回家了!”

赵海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威胁他爹。

“有本事你就别回来!”

“不回就不回!”

赵海径直跑进了顾三阴家,抱住陈云汐的大腿就开始嚎:“干妈,我爹打我,我不回去了,我给三阴当弟弟,我以后就住你们家了!”

赵海这副样子惹得陈云汐和陈乾远一阵大笑。

“你个臭小子,你不犯错你爹能打你吗,告诉你多少次早点回家,行了,你今晚和三阴睡吧。”

陈乾远伸出烟杆轻敲了一下赵海的头。

陈云汐也进屋子给两人铺好了被褥,哄着两个孩子进屋睡觉。

“妈,你陪我一会呗,我害怕。”

顾三阴可怜兮兮的说。

陈云汐一见顾三阴这副样子忍不住笑骂:“现在知道怕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玩到这么晚回家,睡吧,妈在这陪你。”

陈云汐轻轻的拍着两个孩子的身体,嘴里哼着轻柔的儿歌,不一会,两个孩子就睡着了。

陈云汐给顾三阴盖好被子,悄悄地走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陈乾远正在椅子上抽烟。

“爸,三阴睡了,你也去睡吧。”

陈乾远抽了两口烟,一脸惆怅的说:“哎,睡不着啊,事情一件接一件,太愁人了。”

陈云汐也是神色一暗:“哎,爸,别愁了,当年为了三阴你伤的太重了,以后的事,让以后的人操心吧。”

“我知道,我这把身子骨还能折腾几年,可是你这些年自己拉扯三阴,爸看你苦啊,都怪那个混蛋,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也怪爸,爸当年要是把他留住了,你也......”

“爸,别说了,要不是他,三阴的眼睛刚出生就保不住了,他这些年自己在外面,过的肯定也苦,我自己拉扯三阴,能拉扯的来。”

说着,泪水已经湿润了陈云汐的眼眶。

月光洒在院子里,照在父女俩的脸上,照出了两幅满面愁容......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绝对牧师:多了张泽这个角色减一星,加上学校里这么多同学随便在游戏里碰到再减一星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江山美色:当初被书名欺骗了 实则江山的部分还不错 美色的部分基本没有 坑爹呢这是 建议改名《江山没色》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北地巫师:穿越者的耻辱,说的就是主角,我见过的穿越者里,他是最睿智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