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狐仙诡事之阴阳眼
狐仙诡事之阴阳眼

狐仙诡事之阴阳眼玫瑰豆蔻

标签: 小岁 悬疑惊悚 沈阳
【灵异风水+阴阳眼异能+爽文升级+师徒恋,通灵文,单元剧灵异故事类型,微恐怖
傲娇御姐狐仙×天才扮猪吃老虎徒弟,1v1】 幽兰露,如啼眼
夜半狐仙来,床下死人脸……一场灵异事故,男孩沈阳意外学会了道术,从此,开天眼、破鬼神,踏入阴阳通灵之路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8:开阴阳眼


晚上我做梦了。梦里又看见她了。

她穿着洗的干干净净的校服短袖,白色杠的运动裤,简简单单。因为近视,她微微眯着漂亮的大眼睛,纤细的身体坐在操场的台子上,手里抱着一本英语练习册。

梦里一直是这样重复的场景,醒来后我少见的矫情起来,对着床发了会儿呆。这梦是我第一次见文书婉的时候。

我烫个飞机头,一身扮酷的黑皮衣,因为逃课而操场上罚跑,活脱脱一精神小伙。书婉干干净净的,素颜穿校服,体育课还要拿一本练习题。我跑到中道停下来喘气,抬头,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睛。她像个小仙女,看着我,怯生生地:“同学,你要喝水吗?”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打了盆水洗脸,对着镜子照了一眼:眼下青黑一大片,活脱脱熊猫成精。

今天还有正事。洗漱完我去敲师父房间的门,门没锁。隔着门她说:“进来。”我有些局促地进去了,站到师父旁边。

师父正背对着我描眉,柔顺的波浪长发流泻如瀑,只能看到一截纤细的莹白玉颈。她化完妆了,扭过头看我一眼,踩着高跟鞋站起来。“跟我走。”

我跟着师父走到了尽头一个锁着黄铜大锁的门。师父开了门,一股浓重的香灰味扑面而来。这房间的构造很像明清式的老书房,太师椅、花梨木桌,案头供着一尊神像,袅袅香雾还飘着,一种奇异的鬼魅的香味。

师父拖来两个蒲团,让我跪下,朝着祖师娘娘三磕头。滴血、行大礼、立誓,这才算正式的一套流程,完了开天眼。

我照话磕了响头,师父让我伸手取血。只见她拿出一枚黄裱纸,在我额上轻轻一捻,黄裱纸仿佛有粘性似的,轻飘飘落在了我额头上。

等师父再拿下黄裱纸时,明黄的纸页已多了层淡淡的绯红,血。

师父郑重地对着祖师娘娘拜了三拜,我偷眼望去,供在案上的祖师娘娘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没有宝相威严、高坐莲台的端庄,倒是给人一种夹杂着仙气的妖媚感。不过也的确很美,美的让我这个语文59分的学渣无法用语言形容。

师父很好听的声音,一字一句极其郑重:“天胡娘娘在上,座下七尾弟子年岁,今受纯阳之体人类为徒,念其赤诚之心,双修传法,积德行术。”

语文课上文言文的时候我没听过一分钟,师父的话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除了“双修”两个字。

是我想的……那样吗?我难为情地很,想入非非,脸黑里透着红,思绪早飘出了九霄云外,直到师父走过来。

“闭眼。”她凉凉的手抚上我的眼皮,慢慢抚摸着,我感到一阵颤栗,酥**麻地,眼周舒服得好像飘起来。

“这是在给你疏通经络,”师父淡淡地说,“打开视野,以备开天门——睁开。”

我睁开,一片散发着植物清香的绿叶挑开我的眼皮,我感觉有什么液体流进了眼眶。

啊!

好痛。

那液体冲刷入我的眼球,大脑连着眼珠一阵战栗,车祸碾压的疼,疼得我牙齿都咬破了嘴唇。实话说,虽然没经历过女人生孩子,但我觉得这种感觉估计也和生孩子差不多了。

师父好像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可是我完全记不清了,我死死地抓着她的手,忍受着剧烈的蔓延到全身的疼痛。早知道开阴阳眼是这种感觉,打死我也不了。

我疼的喘气、**,眼前一片模糊。我渐渐昏死了过去。

**

睁开眼的时候,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师父不在。

打量了一下房间四周,我只觉得视野格外清晰,眼睛很滋润。我向窗子外面望去,大槐树。树上的绿叶和咖啡色的枝条看的很清晰,连叶子上的脉络和空气中的粉尘都纤毫毕现。

我歪了歪嘴角,爷高兴!视力相当于从1.0直接进化成2.0PLUS版本了,不过就疼一下,多值!

我美滋滋地推开门。肚子饿了,准备出去吃点东西。

“近视眼儿都开了阴阳眼才好。”我自言自语,一边说一边往走廊里走。

肩膀被拍了一下,扭头看,师父!

师父朝我笑笑,“沈阳,感觉怎么样?”

“好极了,师父,嘿嘿。”我乐得咧开一嘴白牙,瞥见师父端着个盘子,盘子里一盘黑乎乎的白斩鸡,大致一扫就看出来没抹匀盐巴。师父爱吃鸡。

我抽抽嘴角,想起那天师父强逼着我吃下的两盘肉了……那感觉,真是难忘啊。

从小没妈管,又不爱吃保姆的菜,我在家倒是练出一手好厨艺,没少在厨房捣鼓。炖肉烧汤我最在行,连吃惯了五星级的我爹都爱我那一口胡椒猪肚汤。

舌头刁,我就更瞧不上师父精心制作的“黑暗料理”了。不过这话不能说,知道就好了。我朝师父很无辜地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白牙。

“今儿个我沈阳下厨,让师父您好好吃一顿。”我扬扬下巴,朝师父显摆,“我厨艺可相当好。”

“哦?比我厨艺还好?那我有口福了。”师父不咸不淡地回应了我,转头就要端着那盘黑斩鸡回自己房间吃。

看样子是不信?等着吧!我特臭屁地笑笑,已经开始幻想自己的绝世厨艺是如何征服师父。

我说:“等着,我现在去菜场买两只鸡,回来给您做。”

师父没走,又转过头了,这坏女人,净逗我。“那就尝尝你的手艺。再买一只红冠的活公鸡来。通灵的。”

我来了兴致,公鸡也能通灵?我又想起师父上午给我拿叶子擦眼。“师父,你往我眼睛里滴的难道是公鸡血?”

师父笑,看样子是又嫌我笨了。不过这回她没骂“蠢狗”。

“若是公鸡血能使人有阴阳眼,怕是全世界的公鸡都绝种了罢。”师父撩了一把长发,“给你擦眼的,是喇嘛开光过的牛眼泪,加上寒衣鬼节的柳叶,最毒的青竹蛇血清。这些东西性寒烈,怕是你今夜便能见到那些小玩意了。”

“小玩意儿”指的就是鬼。

我点头,受教了,出去买鸡做肉。师父扭头告别,我盯着她的背影。

我慢慢……愣在原地。

我擦了一把眼睛。

不会吧,难道……看花眼了吧?

摇曳生姿的步态,性感的胴体裹在苏绣旗袍里。可是,这样一具美丽妖娆的背影,那本该光秃秃的尾椎处,居然生着一大把蓬松柔软的尾巴!

“座下七尾弟子年岁……”

我表情痛苦,慢慢闭上了眼。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诡仙成道:这村子的人估计是卵生的吧,一窝可以下十几个蛋。但这样还是不够死啊,生长周期跟不上啊!真是愁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万妖之祖:主角叫帝释天,这名字很有时代气韵,装B小白文的初期笔法,早于龙傲天。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铁与血,还有玩家:封面是荣耀战魂的将军,意外的勾起了回忆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