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嘘!疯批王爷又把小可爱扑倒啦
嘘!疯批王爷又把小可爱扑倒啦

嘘!疯批王爷又把小可爱扑倒啦柠檬红茶不加糖

标签: 古代言情 独孤御 顾惜夕
【双洁+甜宠+沙雕+救赎】 顾惜夕奉旨嫁给艳冠京城的疯批王爷,新婚不足半月,独孤御要砍了她的手脚
她说“威武不能屈”,转头就被来自三年后的鬼影“独孤御”吓得哭唧唧:“夫君,我错了!” 白天顾惜夕刚被禁足,晚上独孤御就梦见自己搂着她做了个美妙羞耻的梦
明明在书房专心看书,一闭眼却看见她泡在浴桶里睁着大眼睛诱惑自己
独孤御觉得自己疯了
再后来,顾惜夕挖狗洞逃走,独孤御握住她的小手顺势吻上掌心:“夫人手疼不疼?” 顾惜夕睡完了不认账,他轻解罗裳,露出颈间斑斑点点,委屈之极:“夫人,我疼
” 顾惜夕要和离,他打包好行李坐上马车:“本王乃夫人私产,当随夫人归宁
” 【小剧场】 顾惜夕:“我又给夫君纳了一房美妾,实是京城第一贤惠的夫人
” 鬼影凉凉道:“省省吧
” 初见青梅,顾惜夕暗叹:”独孤家的男人,果然都有白月光
” 鬼影忙自证清白:“不认识
” 一年过去,怡王府三个妾肚子平平,安静如鸡
顾惜夕了悟:“原来我夫君他……真的不行……” 鬼影笑着飘走,转眼独孤御把她按在榻上:“行不行的,试试才知道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和夫君同床共枕


把墙……封死?

顾惜夕不干了。

她两手抓着石窗棂,费力地挤进去半个脑袋,朝着独孤御的背景扯着嗓子喊。

“不要啊,夫君~~~“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会闷死的,我真的会闷死的。”

……

喊了半晌,只换回来独孤御越走越快的脚步,转眼人拐了道,看不见影儿了。

顾惜夕颓然地卡在海棠石窗中间,叹了好大一口气,又扯着嗓子喊起来。

“翠花,翠枝,你们快过来!我头卡住了!”

独孤御脚步不停地往回走,仿佛压根听不见锦绣园里的动静似的。

也唯有杰公公这样长年累月在他身边伺候的人才能察觉到——

王爷前一脚的步子比后一脚多了三寸,王爷的步伐乱了。

王爷的咳嗽声明显多了。

咦,王爷的嘴角好像朝上弯了一点点。

奇怪,王爷今天的脾气似乎特别的好。按照王爷素日的狠厉,只怕是立刻就要剁了王妃的手不可。今天竟然只是吓唬了两句,封了一堵墙就了事了。

杰公公老眼一转,试探地请示:“王爷,从明天起,锦绣园的用度……是不是要削减些?”

独孤御斜睨了他一眼,神色未明:“府里的用度这样吃紧吗?说起来,本王倒是有些时日没有查账了。”

杰公公赶紧赔罪:“是老奴多嘴了。老奴该死。”

“自己领罚去吧。”

独孤御回到书房,从书架上随意抽了本书翻看。看了一会儿,自己闭上眼睛。

没有看到顾惜夕,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睁开眼,略定定神,再次闭眼。

依然没有。

他舒了口气,重新定下心来,继续翻书。翻了几页,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总不得滋味。

几页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小半个时辰,见外面天色已经黑透,便去用晚饭。

锦绣园已经吃过了晚饭。

顾惜夕捧着小肚子在园子里消食,转了四五圈了,依然觉得没怎么消下去。

“这园子也太小了,还没走几步路呢,就到头了。”她垮着小脸抱怨,“翠枝,我的嫁妆里,就真的没有能挖狗洞的东西吗?”

翠枝面无表情道:“没有。小姐既然无事可做,不如好好构思下要写什么。”

她顿了一下,着重道:“再有十日,就是该寄第一封家书的日子了。小姐希望奴婢在信里写什么?”

顾惜夕不说话了。

她就知道嫂子让翠枝做她的陪嫁丫环别有目的。翠枝是嫂子一手教出来的,泼辣又毒舌,什么事都要管她,远不如翠花心细又好说话,更没有翠花那一身的厨艺。

哪里是什么陪嫁丫环,根本就是供在她身边的祖宗。

又转了两圈,顾惜夕磨磨蹭蹭地回到屋里,被翠枝按坐在书案前,手里塞了支笔,继续写她白天起了头的书。

估计满京城都不会有几个人知道,齐朝最大的书局梦易斋是顾家的产业,准确来说,是她的产业。

嫂子那里总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故事,但大多断断续续,驴唇不对马嘴,有时候又不知所云。

就比如说,前阵子嫂子给她讲的那个故事,说头上有刀疤的小子,某年某月某日,收到了猫头鹰送来的信,跟着就去到一个名字很拗口的地方,学习棍子戏法,哦对,按嫂子的说法,那叫魔法。

她觉得挺有意思的。可嫂子讲给别人听的时候,别人都说听不懂,没意思。

她替嫂子总结了下,大概是因为,嫂子说的那些词从来没听过,大家想象不到是什么东西,所以就觉得很无趣。

她便将嫂子那些故事重新加工,用大家能听懂的话写出来,编成书,没想到卖的特别特别好,赚到的钱,她和嫂子平分。

久而久之,连她当初用私房钱组建的小破书局,都成了齐朝最大的书局了,分号遍布全国,连京城里都有。

就一点不好,因为她的书太火了,翠枝这丫头一得空就要催着她写书,她都快烦死了。

顾惜夕咬着笔杆子想了半天,终于有了点想法,郑重在纸上写下几个字——《霍家班演义》。

“小蛤蜊带着夜猫子坐上马车,一路向霍家班奔去。”

“邓班主看着他额头上闪电形状的刀疤,神色动容。”

“就这样,小蛤蜊留在了霍家班,认真学习戏法。”

……

一时间,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不过一个多时辰,已经写了厚厚一沓纸。

顾惜夕伸了个懒腰,吹灯拔蜡,上床睡觉,不一会儿便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屋子里一片昏黑,唯有半开的窗户间透进来一抹月光,在地下留下一片亮光。

一道半透明的影子从窗户外飘进来,顺着那抹亮光,一路飘到书案前。

鬼影弯腰瞅了瞅乱七八糟摊在书案上的那些纸,在看到署名的时候,不由地睁大了眼。

“笑笑生?”

他不禁抬头,朝着床上的顾惜夕深深看了一眼。

不久后,风靡京城,造成京城纸贵的鬼才笑笑生,竟然是她?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猜测笑笑生是何许人也?有说是落魄书生的,有说是前朝遗老的,有说是饱学老夫子的,甚至还有人说,是山野樵夫得仙人赐书的。

没有一个人猜到,笑笑生竟然就是……

他的王妃。

是的,他就是独孤御,只不过,他是三年后的独孤御,已经死了,成为一抹孤魂野鬼的独孤御。

机缘巧合下,他回到了三年前,并且只能在顾惜夕的身边徘徊。

他也不想老在她眼前晃悠,可他没有办法。谁让他临死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人,竟然是她呢。

当时,他想的是,要是三年前,他没有娶顾惜夕,结局会不会变得不一样?下一刻,他眼前溅起一片血色,体温渐渐流失,意识陷入彻底的黑暗。

再睁眼时,他就成了这么一幅模样,回到了三年前,只能在她眼前飘来飘去。

“独孤御”继续去看纸上的字。

,正看得津津有味时,睡得迷迷糊糊的顾惜夕突然喊了句:“你等着,等我挖狗洞溜出去,去白云观找道士收了你,看你还敢吓我。”

她说的义愤填膺。鬼魂视力好,黑暗里也能看得出去,她气得胸脯起起伏伏的,可见是很生气了。

“独孤御”勾唇笑了笑,朝她飘过去,干脆越过她,飘到床里头,身子一侧,直接在她身边躺下了。

他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多日的郁气不觉疏散了些。

“好啊。我等着你来……收了我。”

他看着她,小声挑衅道,“等你先能从这里出去了再说。”

顾惜夕哼哼了两声,胳膊一伸,搭在“独孤御”腰上,什么感觉也没有,重新沉沉睡去。

然而,活人独孤御可受不了了。

他从梦里惊醒,使劲按了按胸口,才慢慢平复怦怦乱跳的心。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会梦见顾惜夕?

不止梦见,他还……还和她同床共枕,还……让她把手搭在他腰上。

更要命的是,他竟然不想要砍掉她的手,反而觉得这样很……

踏实?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不靠谱大侠:标题好有趣,就为了这个标题我也要去看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在忍界开无双:缺乏常识的地方真的太多了,神TM老山参补水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蹭出个综艺男神:华夏好舌头,中国跪舔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