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妖妻在上:妖夫野狐哪里逃!
妖妻在上:妖夫野狐哪里逃!

妖妻在上:妖夫野狐哪里逃!一城南鸢

标签: 于婉歌 岚渊 现代言情
【1v1,甜宠,捉鬼,双强,马甲】 一个男人的出现,将于婉歌原本平静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从那以后,她不仅要整天拿着个破玉佩到处降妖除鬼,还要应付这个每天虎视眈眈的家伙
还有个只会撒娇卖萌蹭吃蹭喝的狐狸崽子,缠得她头疼
就不能放她过几天安生日子…… 什么?有人说她是这世间仅存的咒术师?要她回去主持什么大局? 什么!她是天运之女,运气爆棚?那岂不是主角光环吗…… 纯属扯淡! 小哭包于婉歌逆袭之路顺风顺水,但偶尔也需要应对一些比较难搞的事情
比如……这个正在挑眉看着她的家伙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四章,冷漠的诅咒


远远看见叽叽喳喳的围一群人……

于婉歌刚到这,还没站稳,就看见人群忽然惊叫四散!

一男一女胡乱僵硬的躺叠在泥地上,胳膊立直,眼珠子瞪得老大,浑身沾满了血……

女孩脸上流出两行血泪,看样子死不瞑目,诡异的张着大嘴动了一下,就彻底咽气了!

透过破布依稀能看到,女孩已经是瘦到脱相皮包骨了,浑身上下皮开肉绽没有一处好肉……

可怜又诡异。

于婉歌看着这恐怖的一幕,用力捂住嘴才没有让自己叫出来!

突然——

一个男人暴起大怒……上去对着女孩的身上用力踹了两脚!

“妈的!还敢诈尸吓唬老子!就是没把你打服!”

暴怒男人顶着一头地中海,嘴脸尖酸刻薄,刁钻古怪的八字胡气得一抖一抖的,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人都死了,就算了吧……”

“是啊,死都死了,何必呢……”

在众人拉扯下,刻薄男人似乎是感觉不解气上前又补上两脚!

“死娘们儿,她也配?还敢威胁老子,活着老子都不怕你,死了更不怕!”

刻薄男人骂骂咧咧没完没了,给自己也气得脸红脖子粗。

这人于婉歌认得,村里人都叫男人山老板,他是这个村里最有钱的山货供应商。

只有他敢进深山里面去铤而走险,两把猎枪三只猎狗,天不亮就走,下午三四点回来,次次都能带回珍贵的好东西。

因为有钱,大家也虚着他。

可这次闹出两条人命,大家也纷纷鸟兽状逃走……

于婉歌也不敢再多看了,一溜烟跑回家,但家里空无一人,母亲并不在家。

那两人死不瞑目的惨状,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回放……

吓得她手脚冰凉,窝在被窝里不敢出来。

天也莫名的阴沉下来,逐渐酝酿起闷雷在乌云里滚动。

突然间雷声大作,震得玻璃嗡嗡作响,比昨天的雷声还要吓人几分。

于婉歌吓的呼吸都不敢重了,生怕惊动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不知为什么,她此时心慌的厉害……

此时。

云山之巅,狂雷大作。

岚渊在风里穿梭着,神色镇定目光坚毅,朝着一道雷迎面上去!

身体无法承受高压麻楚,岚渊咬着牙化为一只雪白的狐狸,撑起尾巴全力应对。

一道又一道的雷电落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一道紫色的雷劈上头顶!

雪白的狐毛都生出了静电,岚渊咬着牙硬抗下来,不过三两个呼吸之间,只见……

紫电突然在体内化作柔和莹润的灵力,给他身上渡上了一层白光。

紧接着所有的伤口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浑身的充盈。

“吱吱——”

不远处钻出一只通体灰色的老鼠,走着走着突然幻化成一个身材矮小身着粗布衣的男子,如豆般的眼睛精明警惕,脸色发灰,双耳随意支棱着。

“恭喜二爷,渡过雷劫!”

岚渊闻声看过去:“还要多谢卜爷,预测出此地渡劫能安然无恙,改日咱们把酒言欢。”

卜算子得意笑了笑:“这并非全是我的功劳。”

“您不收香火不攒功德,此次雷劫若非天运之女相助,您怕是很难熬过去,还不知二爷对这位夫人可还满意?”

岚渊沉默片刻:“还算不错。”

卜算子也为他高兴:“狐帝狐后正为您的婚事忧心,您不妨带夫人回去看看,也好宽慰他们的心。”

岚渊突然想到,那小丫头哭着骂他混蛋的样子,就头疼得要命!

她对他的印象可不算太好,总不能强行带她回去,那岂不是丢他狐家二爷的脸?

这么多年难得有一个满意的姑娘,结果人家压根儿不领情,还骂他是渣男,想想就让人挫败。

岚渊明显对这事不愿多提,不耐烦的开口:“再说吧,她不是很愿意。”

卜算子愣了一下,这俩人可谓得上是天作之合,命中注定的姻缘,按理说应该一见钟情,惺惺相惜才对,她怎么会不愿意?

“现如今的姑娘都娇贵,二爷平日里任性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再吓到了夫人,虽是天运之女,但终归还是凡人之身。”

卜算子苦口婆心的劝导,岚渊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一闪身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另一边。

于婉歌拽着被子只露出个脑袋。

看看时间已经四点钟,暮色渐渐沉下来,天空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不出半小时。

爸妈抱着一捆柳枝回来了,可是却面色凝重。

爸爸一声不吭坐下,闷头点烟也不说话,妈妈也唉声叹气一脸愁容。

“爸妈,你们可算回来了……山老板和那俩人怎么回事啊?”

见爸妈都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于婉歌可算松了一口气。

爸爸弹了弹烟灰又放嘴里抽着,半天才疲惫的缓缓开口。

“山老板这回可造了孽啊,把人家黄花闺女买回来做媳妇,那闺女不从,山老板就拿人家牲口一样用铁链锁起来,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折磨的没个人形了。”

抽完最后一口,碾灭烟蒂,重新点了一根,吞云吐雾之间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趁山老板去打猎的时候,这闺女的男朋友来救她,结果也不知道山老板是怎么知道的消息提前赶回来了,正好撞见。”

“山老板拿斧头把那男孩子的头给砸个稀巴烂,当时人就没气儿了……”

爸爸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面色痛苦哽咽开口道。

“我到那的时候,那闺女……快被山老板活活打死了,可没有一个人敢吱声,闺女你别怪爸没替那丫头求情,咱家得罪不起山老板啊……你爸人微言轻,求情也救不了……”

爸爸突然疯了似的,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给妈妈吓一跳立刻拦下来,于婉歌看在眼里也是鼻头一酸。

“爸,这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山老板为非作歹草菅人命!我们报警好不好,报警把他抓走,让他偿命!”

“没用的,山老板是镇长的小舅子,他哥哥还是**局局长,官都让这一家人当了,我们这山高皇帝远又偏僻,没人会替我们主持公道。”

“难道就让他这么逍遥法外吗……”于婉歌不可思议。

“那闺女死前说了一句话,她说要山老板不得好死,冷眼看戏的人也该死,她要一个一个报仇。”

“……不会吧?她已经死了啊怎么报仇。”

爸爸这次没出声,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死一般的寂静,大家默契的谁也没出声。

“那尸体山老板怎么处理的。”

“山老板叫人给扔乱葬岗简单埋了。”

“要不我们给这对苦命鸳鸯,打一口棺材把他们葬在一起,也算是做点善事补救一下。”妈妈适时提出建议。

“不行,不是我不愿意,山老板特意雇了个人守着那地方,我去了也没办法安葬他们。”

于婉歌火气腾的一下就窜上来了,这山老板真是个滚刀肉,活脱脱拿人当牲口。

“他是有病吧,人都死了还不放过。”

“这……不清楚,可能他是怕那闺女死前的诅咒。”

“怕还杀人,真是没有天理王法了!”于婉歌气急败坏。

“闺女回屋去睡觉吧,不用害怕,爸妈都在。”

妈妈拍了拍于婉歌的肩膀,示意很晚了。

“听你妈的,快去!”

于婉歌不情不愿的进屋躺下,脑海中一直回想那个恐怖的画面。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梦里那两人一直在追着她跑!

面目狰狞的要她偿命!

……突然她双脚踏空陡然惊醒!

“原来是梦……”吓出一身臭汗。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全职业满级之后:就跟大家说的一样,设定不错,但是文笔真的是稀烂,对话白的一笔,完全看不下去,如果能好好雕琢一下文笔、对话这些的话算是本好书,但是现在这样根本看不下去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佞:亮点是长和对官老爷自私好色方面的描写,剧情特别干,文笔也不行,不知道有没有看完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幕府风云:质量真心不错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