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宗门被灭后,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
宗门被灭后,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

宗门被灭后,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醯延

标签: 古代言情 夏翳 醯延
江栖淼决定把她教成一个乖孩子
第一步,给她立规矩,犯错了要惩罚她,做好了也要奖励她
第二步,教她大道理,要尊师重道,要明辨是非
第三步,教她仙法,助她飞升
后来,他发现,这些规矩道理她都懂,不过是别人教的,她从一开始就是别人的乖孩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又被罚


季苒收起了逗弄夏翳的心思,她稍微正形,“咳,总之现在你也得叫我峰主才行。先说好,我可不会因为你我认识就放过你。”

“哎~怎么这样。”夏翳嘟嘟嘴,妄图萌混过关。

季苒微笑,“好了,去跪外面去吧,你师尊未消气前就别进来了。”

夏翳被说得心里发慌,小心翼翼瞄了师尊一眼,见他面色平静,看起来也不像生气的样子,于是斗胆……悄咪咪地……私底下抱怨了句“怎么又要罚呀。”

然后夏翳就被江栖淼亲自扔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江栖淼和季苒两人,没了夏翳,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教小翳很麻烦吧。”

“还好,要花心思罢了。”他顿了下,“还挺有意思的。”

季苒摆摆手,“抱歉,是我舅舅以前太惯着她了……”

“好了,人你也看到了,怎么不把她留下说?”江栖淼放下茶,正襟危坐道。

“小翳她之前状态不是很好,我怕刺激到她……”

“她入过魔。”

“你怎么知道!”

“她自己说的。”

“行,那我就直说了。”季苒深呼一口气,“当年魔修围攻正坤门,几乎所有人都说是寻仇,这些年我找了些当年的幸存者,大都成了散修或者进了别的宗门,他们无一例外都和我说正坤门是从内开始被攻破的。”

“有内应?”江栖淼脸色凝重,“也对,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幸存的外门弟子比内门多。”

“嗯,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露出马脚,要是为了寻仇,屠了宗门后不应该昭告天下、一雪前耻吗?”季苒握紧拳头,“但偏偏那奸细没这么做!”

“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那人大仇未报,为了接下来的复仇,他没有声张。另一种,他害怕别人报复,所以隐藏。”江栖淼手指叩了下桌面,“不管哪一种,都说明他还在哪个角落里躲着。”

“是,重点就在于他这次又藏在了哪个宗门里。”季苒的灵力隐隐溢出,“所以我才早早赶回来提醒你们。”

“报告宗主吧。”江栖淼起身,“这事已经不是我们能负责的了。”

季苒刚准备离开,又折返回来,“哦对了,这事千万不要和小翳说,我怕她自己行动。还有,她要是犯事你尽管罚,但不要说太狠,她心眼大但也是入过魔的,我怕她多想出事……额,还有……”

江栖淼无奈地苦笑,“我有分寸,你总得给我教学上的发挥空间吧。”

“行行行,不打扰你了。”

季苒走后,江栖淼开始解决另一个小麻烦。

还是那个老地方,后院中最靠近墙的角落,早上能晒到太阳,中午又能遮阳,下面还是草地,比砖路好跪。江栖淼不禁感慨,连罚跪都能找到最舒坦的地方,也只有她了。

夏翳一个人孤零零面壁思过,头磕在墙上一动不动,看似真的在反悔,实则是在睡觉。

江栖淼不动声色地凝了块冰片,指尖一动,让冰片从她后颈处滑进衣服里,就看她一哆嗦瞬间崩直了身子,像被威胁的猫一样,抖了两下。

贪睡被当场抓包,夏翳尴尬地朝他笑了笑,“师尊我错了。”

“嗯。”他压着声音,鼻音有点重。夏翳听出他还在气头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让他消气。

“我下次肯定不偷偷跑了……”

潜台词:告知了再跑。

“还有下次?你还是先在这边跪着吧。”

“啊?等等!”他说完正准备走就被她拉住了衣服,“没下次了!我发誓!”

“也没必要发这个誓,你以后没机会出去了。”他淡淡道。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以后你也别想着跑了。”

江栖淼想,魔门奸细这事一出,从今往后宗门戒严,结界也会加强,大概到时候每位峰主都被要求随时开着神识,一有风吹草动就警戒。

“……宗主没必要为了我一人大动干戈吧,多麻烦啊。”

“没什么麻烦的。”他捏了捏她戴着的倚正圈上的珠子,一勾手指,把她从地上提起来,“只是想到了一个更好惩罚措施。”

夏翳摸了摸脖子,刚刚被拉疼了下。

“都戴过那么多次倚正圈了,应该知道它是做什么的吧。”

“戴上的人会被削去一半灵力。”

江栖淼愣了下,“你师父以前是这么用的?”

“难道不是吗?”

“差不多,但也不全是。”江栖淼没有告诉她全部,是怕她知道了又去找办法硬打开。倚正圈的作用是监视甚至控制佩戴者的灵力。

“所以,你准备怎么罚我?”

“你一看便知。”

江栖淼带她到了书阁,指着那一排书说:“昨日刚从宗主那借来誊抄的,既然你也出不去,就留在这里抄书吧。”

夏翳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就这?”

“你还想怎么样?”

“没,没怎么样。”夏翳怀疑师尊是不是转性了,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好说话。

她乖乖坐下,研磨、铺纸、拿笔,刚准备开始写,却发现江栖淼也坐在了一旁。

他虽然正在看书,但看着像监工的。

无所谓,夏翳准备迅速抄完这些然后摸鱼,她提笔写下第一个字。

“腰挺直。”他瞟了她一眼。

“哦。”

“眼睛离纸远点。”

“哦。”

“不要沾太多,会滴墨。”

“哦。”她深呼一口气。

“你的……”

“行了,要不你走吧,我自己一个人也能抄完。”

“这是惩罚的一部分。”他把手中的书翻了一页,把目光从她身上转到书上,“因为你无法克制自己,所以才需要人时刻看住。”

江栖淼很清楚,火,只有在可控范围内才是对人有益的。

夏翳刚好是坐不住的性子,她哪受得了这种委屈。抄到自己喜欢看的地方就清醒一会儿,抄到自己没兴趣的就随便糊弄,勉勉强强才抄完一本书,手快废了。

抄完一本,她才得空出来休息一下,也就一个时辰。

虽然只有一个时辰,但也是能浪的,她调动灵力直接瞬步到了木茗峰找阿悦。

可惜她并不知道倚正圈有监视灵力的作用,就在她离开的一瞬间,屋内的江栖淼将书倒扣在桌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你怎么在这?”

这熟悉的声音,夏翳一顿,回头一看原来是姚霖师姐,虚惊一场。她尴尬地朝姚霖打招呼,“师姐,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姚霖正挽着另一位身形修长的女修,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她朝对方小声说了几句悄悄话,那人朝夏翳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便瞬步走了。

“那人是谁啊?”

姚霖一脸羞涩,吞吞吐吐地说:“木峰的女修,我……我的……”

她声音逐渐细小。

夏翳挑眉,“你的双修对象?”

姚霖一把捂住她的嘴,“轻点声,别叫人听了去,不然明天我就上百闻社情感版块了。”

“这又不丢人。”虽然这么说,但夏翳还是随她意放轻了声音,“难怪这些天没见到你,是去和她闭关了吗?”

“也不是,我们只是同修,还没到双修那步。”

“那更不用害羞了呀,而且水木双修很常见啊。”

“算了,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和她闭关了这么多天,认识我们的人都意识得到。”姚霖叹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不过水木双修确实有效,短短半月我就长进了不少。”

“金丹九阶了呢,足足升了两阶,师姐很快就能突破了。”

虽然夏翳叫她师姐,但境界比她高,所以能一眼看破她的修为,姚霖笑了笑,“嗯,等突破了师姐请你喝酒。”

“好耶!那就等师姐的好消息了。”

夏翳告别了师姐,又马不停蹄去找阿悦,果然,她进门就见阿悦又在看书,她咧嘴一笑,露出了“我要恶作剧啦”的表情。

她一下扑过去,把阿悦吓得一抖,然后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没闲住,出去玩还能被人抓回去,丢下我一个人应付!”

“抱歉,抱歉,下次不敢了。”夏翳迅速滑轨,“原谅小的吧,阿悦大人。”

“哼,说吧,来找我阿悦大人有何事?”

“小的近日被困峰中,抽空不得,愿大人帮忙寄一封信出去。”

“啊?”阿悦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你不要拖我下水,我可是有原则的修士!”

“你在想什么?如果是机密我怎么可能让你寄啊!”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庆幸,还是生气。”

“喏,这封信寄给一家药馆,别的没了。”

“就这?”阿悦哼了声,“好歹给点好处吧,我可不做白工。”

见她还是有些迷糊,她暗示了一下,“就是那个,可以迅速提升灵力的?”

夏翳摸不着头脑,联想到师姐一事脱口而出,“我助你双修怎么样?”

“火木双修,你想让我死吗?话说你一天天脑子都在想什么?”阿悦见她榆木脑袋讲不通,直接上手,比了个圆圆的小东西。

“哦~你是说仙丹啊。”夏翳反应过来,“好说,我这里有的是,你要什么样的?”

“木灵根百年修为的有没有!”阿悦激动地跳起来。

夏翳把她拦住,“等等,先说好,这玩意儿可不兴多吃啊。”

“我知道,主要是我没什么积蓄买不起,想试试看那是滋味。”阿悦挠挠头,难得腼腆。

夏翳表示理解,“嗯,我师父以前也不许我吃,说吃了会上瘾,所以我第一次也是从别人那里搞来偷偷吃的。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给你记了套术法,说不定你用得到。”

夏翳说的术法其实就是刚刚在书上抄写的内容,她自己是不可能去特意看木灵根术法的,看到觉得可能身边人用得到才特意记下来。阿悦不清楚,她只知道夏翳比她修为高,知道比她多也正常,所以也没问她为什么一个火灵根会知道木灵根术法。

夏翳凭着记忆又写了一份,连带着仙丹一起送给了阿悦。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旧日降临:现代背景异界,能加点属性包括武功秘籍,成为武道家,接触怪异,获取点能。有个和主角关系一般的亲身妹妹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鲁鲁修之轮回:作者:神之残曲。噫~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摄政大明:三章弃。第一,架空历史个人不喜欢;第二,对于明朝23岁的正三品大员、户部侍郎,5年时间从六品升到正三品,当侍郎一年贪污一百九十万两白银,个人感觉作者君这设定真是呵呵...第三,文笔确实比较干,,,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