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予你朝暮
予你朝暮

予你朝暮聆幼语

标签: 古代言情 穆璟 苏屿禾
是选择战功赫赫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穆璟? 还是选择在京久负盛名风流倜傥的小王爷楚子御? 在两家的聘礼同时抵达相府时,苏屿禾果断选择跑路
毕竟人生不止有婚姻大事,还有吃和远方……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志不在此


今日的相府格外热闹,府外的长街上一南一北两支队伍,吸引了不少百姓前来看热闹。两支队伍将无数沉甸甸的朱色箱子流水一般的送进相府,几十个小厮来来回回运了数趟才结束。

相府内,丞相苏靖川看着摆满正堂和院子的聘礼,不禁捏了一把汗。此时正堂高座上的两位贵客正悠闲的喝着刚泡的白毫银针,诺大的厅堂只有偶尔一声茶杯轻微碰撞的声音。

“将军和王爷今日来意老身已然知晓,只是小女近日身子不适,老身已经差人去请屿禾前来拜见,还烦请二位稍候。”苏靖川虽说位居丞相,却也不敢得罪眼前两位当今圣上跟前的红人,给贵客赔罪之余便赶紧差人去请女儿苏屿禾。

“既然苏小姐身体抱恙,便不必特来拜见了,自古婚姻大事都由父母做主,今日之事丞相替苏小姐应下便是。”身着墨色衣衫的男子先开了口。穆璟本来也无意于苏屿禾,可如今朝野之中分帮结派,圣上担心朝野不稳,所以命他赶在越王梁锦卓之前拉拢两朝元老苏靖川。

只是没想到跟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宣王之子楚子御。

“我倒觉得应该请苏小姐出来一见,久闻苏丞相次女苏屿禾惊才绝艳,容貌更是京中女眷中的佼佼者,如此佳人怎可草草许人,自是应该由令爱自己做个选择,丞相觉得呢?”楚子御本就是京中的纨绔子弟之首,一袭银色衣衫衬得他愈加风姿卓越,说话间手中的折扇轻轻翻动。一番话看似说得漫不经心,实则暗暗在给苏靖川施压。

“老爷,二小姐已在偏厅候着了。”苏靖川正欲开口,丫鬟便疾步而来。

苏靖川松了一口气,眼下的情形着实让他有些胆战心惊,虽说是朝堂元老,近年来也不过多参与朝中之事了,只是身份摆在那里,又辅佐了两任帝王,在朝中还是颇有威望的。眼前这两位想必也只是看中他丞相的身份,想为自己争权谋利罢了。

“快请小姐前来拜见贵客。”“是。”丫鬟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去。

“小女苏屿禾见过大将军、见过王爷。”苏屿禾缓缓走进正堂,对着穆璟和楚子御盈盈一拜。正值孟夏,苏屿禾一袭淡绿色衣衫衬得人好不清丽,与庭院中茂盛的翠竹交相呼应,仿佛画中走出来的女子。

听闻一道清脆的女声,穆璟抬起头来,目光直直撞进苏屿禾眸中,不由得一怔。早就听说苏靖川府中四女一子个个才貌双全,可此时见到苏屿禾,穆璟还是不禁心中感叹,此女确实与他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眉宇间灵气逼人,眼眸清澈、肤如凝脂,想必是顶着烈日从她闺阁过来,脸上热的泛起淡淡的红晕。面对陌生男子也没有闺阁女儿的娇羞,只是不卑不亢的行了个礼,还没等穆璟和楚子御道免礼,便自己站直了身子。

“屿禾,不可无礼!”苏靖川深知女儿的脾性,却也不得不出口训斥。忙又向穆璟和楚子御赔罪,“实在是老身教导无方,还请将军、王爷恕罪。”

“无妨无妨,苏小姐果然如传闻所说,是这京中绝色啊!”楚子御眼中满是惊艳,忙摆手说道。“想必苏小姐已经知道本王前来的目的,不知苏小姐……。”楚子御此时更加肯定觉得自己胜算大过穆璟,听闻苏屿禾才情了得,容貌也是佼佼,自是更加青睐自己这个玉树临风的王爷,而非穆璟那一介武夫。

“多谢王爷美意,只是屿禾年岁尚小,还想留在闺中多些时日,请王爷恕罪。”说完苏屿禾微微俯身,算是赔罪。

穆璟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好一个年岁尚小,苏屿禾如今也是二八年华,同龄女子中成亲的大有人在,她也真是不怕得罪楚子御,借口都这么敷衍。在没见到苏屿禾之前,穆璟跟楚子御想的一样,当是联姻,只要能跟丞相府并成一线,娶谁都无所谓。苏靖川有四女,嫡长女苏屿烟早已出嫁,如今是宁远候祁昶的夫人;嫡次女便是眼前的苏屿禾;苏屿禾还有一个嫡亲妹妹苏屿灵和一个庶出妹妹苏婉容。只是苏屿灵和苏婉容才不过七八岁,年岁着实尚小,所以如今丞相府合适的女子便只有苏屿禾。

只是看着眼前的女子,穆璟不由得改变了想法,苏屿禾绝非一般女子那样会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娶到她得从长计议了。

“苏小姐所言可是当真?此番回绝可想过后果?”穆璟带着试探,他想知道苏屿禾是不是真如看起来那般自如。她身后是整个丞相府,她当真能不顾她们的安危?

“大将军此话怎讲?自古男婚女嫁你情我愿之事,难道还能威逼利诱?我方才所言当不得真,不过我也确实不愿嫁也不会嫁,我与将军王爷今日初次见面,便要定下婚事,彼此脾性也尚不了解,屿禾认为是对将军的不敬。且将军方才所说的后果,屿禾更是好奇,是满门抄斩呢还是株连九族?只怕是圣上也没有给将军这个权利吧?将军……。”

“屿禾!”苏靖川听得直冒冷汗,大声喝住苏屿禾,为防她再继续说下去,便赶紧上前将苏屿禾挡在身后。“请将军恕罪,小女实在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将军,请将军责罚老身,念在小女年幼无知,宽恕她这一次。”

一旁的楚子御被苏屿禾一番话惊到了,或许是见过太多柔弱顺从的女子,苏屿禾的一片僭越之言着实令他刮目相看,不禁暗暗有些打退堂鼓,看来苏屿禾比她爹这块骨头难啃多了。苏丞相又是德高望重的朝廷重臣,他也自是不敢乱来,本来想赢得苏屿禾的好感,这门亲事自然也就水到渠成,只是如今看来,没那么简单。

穆璟眯了眯眼睛,望向苏屿禾的眼神中不乏欣赏,他年少成名,如今的赫赫战功是他九死一生换来的,本想以此求圣上赐婚,却也知道苏家是清流世家,想赢得苏靖川的助力,需得让他满意自己。只是现下有些弄巧成拙,苏屿禾看起来对他和楚子御都没什么好感。

“罢了,苏小姐言重了,本将军自是不敢也不能诛你九族。”穆璟觉得要适可而止,不能再激怒苏屿禾。“那今日本将军就先告辞,只是此桩婚事还请苏小姐好好思量。”说完便对着苏丞相略行一礼,转身大步跨出厅门。“聘礼既已送来,自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苏小姐若是喜欢,还请笑纳,若是不喜欢,全当我提前给丞相贺寿。”穆璟忽又转过身来说道,说完望向苏屿禾的脸,微微颔首,便大步离去。

苏屿禾望着穆璟的背影,在刺眼的阳光下有些恍惚,觉得有几分熟悉。

楚子御见穆璟离开,也深觉此事唐突,赶紧告辞。只是那摆了一院子的聘礼,谁也没动。原本今天没打算来下聘,只是听说穆璟要来,怕让他抢了先机,便也紧忙赶了过来。毕竟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目的。

府外看热闹的百姓见两队车马朝反方向渐渐远去,才慢慢散开,回到自己的摊子跟前恢复行商。

“禾儿,你也太大胆了,方才那两位可是圣上跟前的红人,如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怎么敢轻易见罪于他们。”苏靖川望着女儿,嗔怪道。

“爹,你好歹也是一朝丞相,怕他们做什么,而且是他们失礼在先,摆那么大阵仗,丝毫没有考虑我女儿家的名声,便贸然来下聘,你可听见街头百姓怎么议论我?说我虽待字闺中,却手段极好,引得京城权贵为我争风吃醋。”

“罢了,百姓不知,不过是茶余饭后的闲谈,只是那穆大将军似乎没有罢休的意思,接下来咱们还得小心应对。”苏靖川不禁有些担忧,现今朝中暗流涌动,新帝登基不过数载,根基尚且不稳,以定远大将军穆璟、宣王之子楚子御及越王梁锦卓为首的多方势力盘踞,明争暗斗,只怕是朝中会生变故。如今穆璟和楚子御同时看上了屿禾,只怕是这次丞相府也不能独善其身了。

苏屿禾看出父亲的担忧,只是心下也烦闷不已,只得宽慰道:“好了,爹,如今云睿在军中历练,姐夫也是朝中新起之秀,咱们还怕朝中没人嘛,我今日回绝他们,也是不想丞相府牵涉其中。不过也确实有我自己的私心,我不想草草嫁人,想自己觅得如意郎君,姐姐是,我希望自己也是,日后希望弟弟妹妹们也能如此。”

“屿禾啊,是爹对不住你,丞相府如今大不如前,恐怕护不住你,你娘若是在天有灵,怕是也会怪我。”说着,苏靖川不禁抬手拭泪。

苏屿禾最怕谁提起她娘,便赶紧终止苏靖川的含泪追忆。“爹,你放宽心,总有办法的,我身子确实不适,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罢,转身朝门外走去。

一路上心烦意乱,苏屿禾走的极快,弯弯绕绕走了好久才穿过小花园走到自己的院子。正要进门,抬头看见门头牌匾上“常乐馆”三个漆金大字,心下动容。若是母亲在,肯定也希望自己如她亲手题的字一般——常乐。

定了定心神,苏屿禾抬脚跨进门槛,进了屋子,茉莉花香扑面而来,是丫鬟清荷在给茉莉花修枝,白色的小花被这毛手毛脚的丫头弄掉了一地。苏屿禾赶忙接过剪刀,自己修剪起来。

“小姐,小姐,你怎么走的这样快。”凤予气喘吁吁地扶着腰走进来。“我都追不上你了。”

苏屿禾抬头看了一眼倚在门边喘粗气的凤予,又低下头继续侍弄茉莉花。“我饿了,桃花软酪还有吗?”

“小姐,你怎么了?从回院里来你就闷闷不乐的,前厅发生了什么?”清荷发现苏屿禾脸色不对,一向爱跟她们这些下人打成一片的小姐今日似乎一句多的话也不愿说。

“哎呀,别问了,快给小姐拿软酪去。”凤予赶紧进来把清荷推出去。

“小姐,我知道你现在心烦,只是今日之事你可有打算吗?我看那大将军也是一表人才,面如冠玉,并不像是武夫模样,你当真不考虑了?”凤予试探问道,至于为何不提楚子御,其人在京城名声确实不太好,凤予便觉得此人配不上自家小姐。

沉默了许久。“才见一面哪能有什么考虑之说,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不想卷入权力争斗之中,我也想跟母亲生前一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四四方方的院子里,我志不在此。”苏屿禾轻声道。

又想起了母亲,苏屿禾停下手中的动作,其实今日回绝的那样干脆,也有一部分是对父亲的怨怼。记得自己年少的时候,母亲经常带上自己,背着父亲偷偷溜出府,母亲本就是江湖女子,跟父亲也相识于江湖,成亲之后碍于丞相夫人的身份,只能天天待在小小的院落里,对着天空发呆。父亲太固执了,发现母亲偷偷溜出府之后,便加强了守卫,只是母亲也总有办法,溜出去以后就过游侠的生活。可是有一次回来时,就发现父亲的偏院里多了一位姨娘和一个襁褓中的女婴。父亲只是说自己偶然醉酒误事,之后一直将人养在府外别院中,如今已然生产,必不能让女子再没有名分。母亲伤心欲绝,连夜收拾东西出府,这次她走的是正门。苏屿禾并不知道那次发生的事情,只当是母亲又一次出府游历,可是三日后,母亲的尸首被官府送回相府,府里大办丧事,姨娘抱着孩子出来祭拜,苏屿禾才从伺候母亲的下人口中得知此事。伤心欲绝的苏屿禾从此将母亲的离世全部归咎到父亲和姨娘身上。她痛恨父亲的无情。后来父亲也未再续弦,姨娘也没被扶正,正妻之位一直母亲的。

一开始也是恨的,看着年岁跟屿灵相近的苏婉容,苏屿禾每每都替母亲不值,只是时间越久,苏屿禾发现父亲也并没有偏待姨娘和苏婉容,而姨娘待她们姐弟也很好。实在让苏屿禾挑不出毛病,也就渐渐不那么恨了。所以这次回绝穆璟和楚子御,也是不想父亲再卷入朝堂纷争。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人生拯救计划:嘛,女儿的女儿还是我女儿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变身之后,我与她的狂想曲:三十几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胜者为王:可能是我竞技看得少,觉得不错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