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龙神佳婿
龙神佳婿

龙神佳婿夜鱼龙

标签: 叶天龙 都市小说 顾紫曦
“我这一生,不负兄弟,不负世人,不负苍天,唯独负我妻女!” “动我兄弟者,虽远必诛!动我妻女者,灭杀九族!” “我的朋友,会活得很好;我的敌人,已下九泉!”——叶天龙! 六年前,他父母遇害,被逼逃亡海外世界
六年后,他以当世龙神之威,重返大夏国,一怒血千里,抬手覆苍穹,踏累累白骨,独上巅峰!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宁城,虎头山。
虎头山的山势以形如盘踞着的虎头之状,因此得名。
虎头山上有着一栋别墅,这栋别墅隶属于张家。
按理说,虎头山这样的山头地势,是不能够建造任何的建筑物的,但张家却是个例外,张家制霸宁城,在宁城中可谓是一手遮天,因此没有张家不敢做的事。
虎头山的地势风水极佳,背山靠水,是一处风水宝地,张家也就将虎头山圈下来,在半山腰上打造了一栋奢华别墅。
此时,这栋别墅外,有着数十名黑衣打手正在值守,紧盯着四周的情况,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弥漫着一股戾气,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别墅内,却是隐隐有着小女孩稚嫩、无助、害怕的哭喊声传来——“啊——好痛啊,你不要拿针扎我了,好痛啊!”
“妈妈,你在哪里?
妈妈,你快来救诗诗啊……呜呜呜,妈妈,这些坏人在欺负诗诗!”
小女孩那稚嫩的哭喊求助声,让人听到了都会感到于心不忍,都会感到揪心愤怒。
别墅里面的一间宽敞房间内,只见这间房间中布置着一套专门的医疗设备,一个约莫五岁的小女孩被捆在了一个座椅上。
她脸蛋**,眼眸晶亮,但眼下她那张**的小脸蛋上却满是惊恐害怕的神色,那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中更是噙满了晶莹的泪水。
“闭嘴!
你这个小畜生!
你知不知道,用你一条贱命来换取我父亲病症的治愈,那是你的荣耀!”
边上,一个脸色阴冷的年轻公子张口叱喝道。
这个年轻公子正是魏刚口中所说的张少,他也正是张家家主张天霸的儿子,名为张俊凯。
张俊凯看向正在忙着做准备的一个医生,他问道:“刘医生,准备得如何了?”
刘金文当即说道:“张少,已经准备好了。
接下来就是直接抽取这个小女孩的血髓。
这血髓与张总的是百分百匹配,简直是再契合不过了。”
“快快快,那就立即动手。
我父亲还等着血髓去医治呢。”
张俊凯闻言后心中一喜,急忙说道。
他们此前已经抓了十几个孩子抽取血髓了,可没有一个能够与他父亲彻底匹配的,眼下,这个小女孩竟然能够百分百匹配,张俊凯简直激动异常。
原来,张天霸五年前得了一种顽疾病症,数年来四处求医未果,只能在病症发作的时候依靠药物来压制。
病症发作时极为痛苦,头疼欲裂,浑身抽搐,因此张天霸一直想要寻找彻底医治之法。
就在半个多月前,张天霸偶然得到了一个治疗这个病症的偏方,这个偏方除了能够治好他的隐疾之外,还能帮助他突破修为。
只是偏方的主药是四到六岁之间孩童的血髓,并且血型各方面都要吻合才行。
四到六岁的孩童,基本都集中在幼儿园。
张天霸就动用张家的权势,让宁城中各大幼儿园的孩子进行体检,其中也包括抽血检验等等。
这个刘金文是宁城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最终他帮着张家选定了十几个与张天霸血型吻合的孩子。
诗诗正是其中之一。
刘金文拿着手术刀还有一个抽取血髓的针筒走上来,他说道:“张少,按理说应该打麻醉再抽取血髓,因为这个过程太痛苦了。
但有个问题就是,如果打麻醉再抽取血髓的话,那血髓的活跃性是下降一些的,就怕活跃性下降了对张总的疗效有影响……”张俊凯冷笑了声,说道:“那就不打麻醉。
反正这个小畜生身体四肢都已经被固定得死死的,她再痛也好,都无法挣扎半分。
就让她哭喊好了,特意把地方选在虎头山这里,就是因为这里四周没人,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到,更没人来。”
诗诗看到刘金文拿着手术刀跟针筒,她完全被吓到了,哭喊着,用力的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啊……你们这些坏人快放开我啊!”
“给我闭嘴!
我让你哭,我让你喊,看我不抽死你!”
张俊凯怒喝了声,他突然拿过来一根指粗的棍子,朝着诗诗的身上开始抽打着。
啪!
啪!
啪!
每一棍的抽打都是极为用力,小孩子的皮肤都是极为的脆弱跟柔嫩,所以每一棍下来,诗诗都皮开肉绽,不仅是留下了棍痕,更是渗着血。
“啊——”“好痛啊!”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好痛啊,呜呜!”
“妈妈,你在哪里,我要妈妈……爸爸,你在哪里,你是不是不要诗诗了,爸爸……”小女孩凄厉且又绝望的哭喊声传来,极为的刺耳,更是触动心魂。
然而,张俊凯非但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反而是通过这种虐待毒打极大的满足了他内心的阴暗面,满足他那变态的心理。
刘金文也是没有任何的恻隐之心,他拿着手术刀上前,准备直接从诗诗的后背剖开,再直接用针筒来抽取血髓。
这血髓抽取出来,诗诗倘若是命大,那还能活着,只是会瘫痪一生。
但更大的概率则是直接死亡。
毕竟,诗诗太小了,生命力还极为脆弱,这血髓抽取之后,还能活着的概率太小了。
看到刘金文已经开始准备抽取血髓,张俊凯这才停下对诗诗的毒打。
这时,诗诗整个人已经是气若游丝了,她眼神恍惚,那张小脸蛋上满是泪痕,她张口呢喃:“爸爸,爸爸……”“喊你爸爸也没用。
你妈妈当年也不知跟哪个野男人好上,生下你这个野种。
说不定,你爸爸早就死了。”
张俊凯冷笑着说道。
这话仿佛是触及到了诗诗的逆鳞,她那弱小的身体里也不知道如何迸发出一股力气,大声喊着:“你骗人!
你骗人!
我妈妈说了,我爸爸是个大英雄!
我妈妈说,等我长大了,我爸爸会回来找我的!”
“你这小畜生还敢对我吼?
找死!”
张俊凯脸色狰狞起来,他手中的细棍又是狠狠地抽打下来。
“刘医生,别磨蹭了,现在开始动手。”
张俊凯沉声说道。
“是,张少!”
刘金文开口,那锋利的手术刀已经抵在了诗诗的后背上。
就在这时——砰!
砰!
砰!
别墅外面隐隐传来一阵打斗声,更是伴随着数声惊怒的喊声——“你们是什么人?”
“这是张家名义下的别墅,敢闯此地,找死!”
此时,别墅外面,一道道弥漫着至强威压的身影以着风驰电掣的速度冲上了虎头山的这座别墅,这些人影宛如洪流般碾压过来,弥漫着一股铁血杀伐的滔天气势。
所过之处,守在别墅外的那些张家的打手一个个接连倒下,毫无还手之力。
其中,一道身上弥漫着滚滚魔威与怒杀之气的身影更是如同一枚出膛炮弹般,以着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别墅内,撞开了别墅的大门,面前的一切阻挡之物,全都被横扫冲开!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食戟之冒牌小当家:沒幾章就打女評委(繪里奈)的書能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网游神界:mark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炼狱艺术家:此书文笔还是挺高档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