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霍少飒妻掉马甲
霍少飒妻掉马甲

霍少飒妻掉马甲孟沐染

标签: 孟沐染 霍景深 霸道总裁
金牌猎人孟沐染从乡下被接回
作为真千金,孟沐染却被嫌弃是个乡野村姑,没文化,不堪入目
没有哪点比得过孟家那位假千金
对此,孟沐染轻笑:狗长的眼睛才会看人低,诸位等着啪啪打脸吧!谁也没想到,那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背后竟然有这么多马甲
从没文化到高等学府最年轻的教授;从面恶心黑到救千万人的孟医生; 格斗、塞车、黑客技术,门门顶尖,美食、剧本、服装设计,信手拈来
且看她一手烂牌如何扭转乾坤,逆风翻盘! 就是那位财阀大佬,能不能离她远点?霍爷:你忘了那晚,在船上,你想对我始乱终弃?孟沐染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腹黑疯批禁欲宠妻狂魔VS傲娇A飒美爆全能大佬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美又飒


豪华游轮上,孟沐染躺在船尾的内舱房里,手持书卷,整个人气息冷淡而凛冽。
一个月前,帝都孟家派人找到孟沐染,说她是孟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要恢复她孟氏千金的身份。
孟沐染这才知道,养了自己十八年,对自己动辄打骂的女人跟她并没有血缘关系。
养母收了一大笔钱后,欣然同意她回孟家。
对于刻薄自私的养母,孟沐染并没有什么留恋。
从小到大,她没有享受过一天的亲情关怀,每天不是在辱骂就是在暴打中度过。
如果不是遇见了那个组织的人,她早就死在养母毒手之下了……
没想到等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却发现自己另有亲人。
孟沐染勾了勾唇,对于孟家人,她好奇中又带着一丝期盼。
忽然间,船身一动。
一阵轻微的寒风涌入房间,孟沐染收回思绪,皱眉嗅了嗅,是血腥味。
下一秒,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闯入了房间。
孟沐染伸手去摸枕头底下,男人却快她一步捂住她的嘴。
“别出声。

他声音冷冽,有一种不容置喙的强大气场。
虽然身上被血色侵染,一双锐利如鹰隼的黑眸却不掩他身上的威慑之气。
不等孟沐染反应,他抢过她的书甩开,掀开被子钻进去,速度极快。
紧接着,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砰砰砰!
“开门!”门外似乎有很多人。
男人眉峰紧蹙,松开捂住她嘴的手,另一只手却虚虚扼住她脖子,命令道:“叫。

不用他多说,孟沐染也懂他的意思。
看样子男人现在正在被追杀,企图用这种路数逃脱。
孟沐染的手已经摸到枕头底下的刀,身上的男人却忽然低下头。
温热的呼吸落在她颈窝上,虚弱喑哑的声音有一丝蛊惑:“叫!事后我补偿你……”
话音刚落,门便“砰”地一声被撞开,孟沐染忽觉腰上一紧,下意识喊了出来。
叫声带了轻颤,极尽暧昧,听到自己的声音,孟沐染顿时浑身发烫,男人却加大手上的力道,在她身上动了起来。
门口人还不少,孟沐染瞬间权衡利弊,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叫了起来,她声音透露出一股稚嫩和青涩,听在男人耳中却是娇柔勾人。
本是做戏,霍景深的眸却黯了几分。
外面传来咒骂声:“草!他妈的大白天干事,怪不得不给开门!”
“走,去下一个房间,别磨蹭了,放走了他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乱糟糟的脚步声离去,很快就没了声音。
孟沐染听不到动静之后,面色一冷,快速抽出枕头下的刀,想要抵在男人脖颈上。
谁知下一刻,他便停下动作,半昏半醒地压在她身上。
孟沐染赶紧摸了摸他颈脉,看来是有些失血过多。
没好气地推开身上的男人,孟沐染冷静片刻,等身上热度消减下去之后,她直接撕开他的上衣。
伤口狰狞,她从角落里拿出医药箱。
“我简直是天使吧。
”孟沐染嘟囔一句,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游轮继续前进着,海风从缝隙里吹过,霍景深缓缓睁开眼。
他本就没有完全昏过去,只是在压抑身体里游蹿的燥热,没想到这个临危不乱的少女竟然开始会为他处理伤口。
他盯着她看了半响,舔了舔薄唇,想到刚才落在耳畔的娇声喘息,指头一动。
“叫什么名字?”
孟沐染瞥他一眼:“王翠花。

这么危险的男人,她当然不会傻到报出真实的名字。
霍景深皱眉,“王翠花?”
“是,有什么问题?”孟沐染双眸冷冷地。
“今天的事对不起,答应会给你补偿。

霍景深毫无预兆地转移话题,上下打量着她,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到她手上,“以后碰到什么问题,拿着它到帝都霍家,会有人帮助你。

孟沐染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没听清他后面那句话。
还以为他会老土地捞出一张支票来让她填,没想到是一快怀表。
还挺旧的。
孟沐染接过怀表,对他笑了笑:“就当这是我救你的报酬,我还没要你占我便宜的补偿。

说罢,她当机立断,不等他反应,朝着他脖子后面猛劈了一下。
拍拍手,孟沐染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昏倒过去的男人:“手痒死了,要不是不想横生枝节,连你跟那些黑衣人,我全都干趴下!”
说完,孟沐染迟疑一会儿,用银针在他脑后扎了一下。
游轮靠岸。
船尾内舱房内的男人慢慢醒了过来,心腹和私人医生都在旁边。
“霍爷,属下来晚了!”
霍景深一动,扯得身上的伤口一阵撕裂的疼,脑后也有轻微的痛感,他摸了摸后脑,低头看到自己胸前用绷带系上的蝴蝶结,眉头一皱,低声道:“是你叫人给我包扎的?”
“不是,属下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心腹迟疑一下,面色也有些不正常,这蝴蝶结出现在霍爷的身上简直太违和了。
“霍爷不知道是谁给你包扎的吗?”
霍景深微微晃了晃头,记忆慢慢回笼,所有的画面都分毫不差,可却偏偏记不起那个女孩的脸。
面色一沉,他冷道:“去查,是谁在背后捣鬼,还有,订了这间舱房的人是谁。

“是!”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一言通天:对我来说,这本书唯一的毒点就是每章都要提个两三次猪,每章都要提及主角努力学习猪的忍耐什么的,作者觉得这样写非常牛吗?真的很无语。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仙蝉:装逼太过了,尾巴那个道论 道来道去 真的恶心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全球崩坏:不会死的灵异副本一个个怕的要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