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宠妻狂魔:霍少的贴心娇妻
宠妻狂魔:霍少的贴心娇妻

宠妻狂魔:霍少的贴心娇妻夭夭

标签: 慕念晚 现代言情 霍靳深
  传闻四九城的霍靳深,高冷淡漠,不近女色,远居海城只为等着心中的那抹白月光
  霍靳深冷笑:“呵……太太怎么说?”   秦助理瑟瑟发抖,“太太说……她,今晚不回家了
”   霍先生嘴角如雪初融,“买下各大热搜,通知海城所有媒体……”   男人笑得撩人:“我要进行爱的告白
”   秦助理:“……”   第二天,各大热搜榜都是一句话——   “若有幸再见,长路携手,岁月悠悠,你说从头就从头”   再后来,全世界人都知道霍先生此生唯爱霍太太,至死不渝!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淮安,如果我不让你借钱给慕小姐,你会不会怪我?”苏然看向宋淮安。

男人温情一笑,将怀中女孩搂得更紧,满目缱绻情深,“你只是心疼我,我又怎么会怪你。”

言语有时候远比行动更伤人。

眼前刺痛的一幕像是在落进眼底的雨水里加入了刺激的辣椒水,疼得她一度睁不开眼。

苏然朝宋淮安嫣然一笑,然后看向狼狈不堪的慕念晚,“慕小姐,淮安心善,就是路边野猫野狗受伤他必定也不会置之不理。只是,于你这事怕是无能为力了。”

所以,她这是告诉她,此刻她慕念晚在他宋淮安心里还不如那些阿猫阿狗。

论诛心,苏然好手段。

然而,这样并未结束。

“慕小姐,”苏然再度开口,笑容不变,唯有眼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报复后的快感。

“你这么年轻漂亮,又是海城曾今的第一千金,做女人有时候只要肯豁得出去,别说一百万,就是五百万也不过点点头的事。”

这是提醒她可以卖了自己。

慕念晚看向宋淮安,后者面容无波无澜,似她如何与他都再无关系。

唯有一双落在苏然身上的目光缱绻情深。

曾今,这样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过。

曾今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丑恶。

紧握的手指倏然松开,像是被斩断了牵连的神经,无力的垂落。

大雨还在继续,打在脸上疼痛都变得模糊。

“慕小姐,你好歹系出名门,纠缠不休怕有失你身份。如若真缺钱,我想海城多的是人愿意替你出这一百万。”

苏然挑着眉,挽着宋淮安,又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淮安,我有些不舒服,我们进去吧。”

“好。”宋淮安柔声应着,不再去看孤注绝望的慕念晚,毅然转身。

视线里男女无情的转身,带着胜利者的骄傲,慢慢消失在眼底。

耳边是男人温情的话语,闯进耳里更胜利刃。

“你身体本就不好,以后不要再这样任性了。”

慕念晚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弹。

“停车。”

十米开外,一棵梧桐树下,路虎揽胜缓缓停下,灯光撕裂雨幕,直直落在就连雕花铁门都不曾进入的女孩身上。

后座上,男人姿态慵懒,漆黑的眸掠过薄薄的笑意,目光落在那任凭如何羞辱依旧挺直脊背的女孩身上,“呵。”

“霍董,怎么了?”突然被叫停,司机诧异询问。

霍靳深薄唇轻扬,漫不经心的眯眸,“你说如果我娶海城的第一名媛回去大家会不会很高兴?”

司机一怔,明白他说的是霍家之事。对此他不敢妄加评论。

“伞。”片刻,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再度在车内响起。

司机训练有素的拿过伞就要下车,但被制止。

看着素来不喜下雨天的老板亲自拿过雨伞,一句“是否还赴宋家之约”在看到对方下车后咽了回去。

如果,霍董刚才所言非玩笑,那以后这宋家之约都不需要再提。

慕念晚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还在执着什么?

还是怀着侥幸抱着一丝希望?

突然,冰冷的雨水停了下来,慕念晚眨了眨眼睛,眼底涌上一丝亮光。

“宋家真是不懂待客之道,怎可任由客人站在雨中。”

陌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低沉温润。

慕念晚的目光却在触及男人面孔时,光亮迅速从眼底流失。

霍靳深挑眉,一张如琢如磨的脸生出些有趣。

倒还是第一次见女人看到自己是这样的神情的。

“女孩子身子多娇贵,别人不心疼自己不知道心疼?”

男子声音低沉温柔,饶是多年以后慕念晚经历人生起起落落,唯独忘不掉这句低语。

温水冲刷着身体,慕念晚单臂撑在墙壁上,依旧有些无法回神。

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跟着一个陌生男人回到了这别墅内。

脑子里只有那双伸出的骨节分明的手和男人怜惜的话语。

“一百万何以值得你对他们如此低声下气,你若愿意,我自奉上。”

闭了闭眼,再度睁开已经又是那个冷静自制的海城第一名媛慕念晚。

关了花洒,慕念晚看了眼只有一件衬衣的浴室,吊牌未剪。

拿过直接套上,到大腿的位置,似遮未遮。

穿比不穿,并没好多少。

嘴角讥诮的上扬,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房间内,橘色灯光柔和,白衣黑裤的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容貌矜贵尔雅,衣袖半卷,领口纽扣解开,露出漂亮的胸膛,拿着iPad好像正在处理着公事。

听到动静,男人第一时间抬眸,放下iPad的同时朝她招手,“过来,把姜汤喝了。”

慕念晚没有动,往下拽了下衬衣下摆。

霍靳深看她举动,眸子一眯,倒是笑了一声,“放心,我不强迫女人。”

分明说的文雅有礼,却偏偏透着上位者的狷狂傲慢——那意思好像在说还没有女人值得他去强迫。

深吸一口气,慕念晚才来到他跟前,端过那碗姜汤,一口饮去。

女孩乖巧,霍靳深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手臂半圈,揽在怀中,一手挑起她的下巴,指腹轻轻摩挲,声线低沉蛊惑,“做我的女人,嗯?”

单刀直入,自信狂妄。

慕念晚并未挣扎,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一个人对你好,定然有所求。

就算无所求,那必定也是想从你这里得到点什么。

而她目前所拥有的无非就是这具身体。

今晚既然跟着过来她就已经做了心理准备。

衬衣半卷,慕念晚在他怀里半仰面容,笑容冷艳透着股烟视媚行,“情妇?”

霍靳深闻言,眼底氤氲起点点笑意,摩挲举动未停,似怜惜,“堂堂海城第一千金,情妇不委屈?”

“我素来不喜欢委屈女人,”手指往上,轻点朱唇,低压的嗓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做我的霍太太,嗯?”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窃明:刚看这本书的时候,对作者惊为天人,直到后来出现了明末边军一小兵和晚明才知道天外有天。总结:除了主角的名字让人吐槽不以,其他的缺点不多,放到现在也是仙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学之道:不怎么成熟的作品,作者的那些私货大多很肤浅,显得多余而且啰嗦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末世鼠辈:正宗大肥猪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