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妖娆女帝
妖娆女帝

妖娆女帝苏苏

标签: 现代言情 苏苏 蓝明锐
金璧辉煌的皇宫中,灯火旖旎,不时有秀美伶俐的掌灯宫娥婀娜多姿的穿过,和精瘦机灵的公公来回走过,高大冷峻的侍卫们站立在各个宫门处,保护着皇宫的安危
一身明黄的水蓝国天子蓝明锐此刻正坐....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长命锁


金璧辉煌的皇宫中,灯火旖旎,不时有秀美伶俐的掌灯宫娥婀娜多姿的穿过,和精瘦机灵的公公来回走过,高大冷峻的侍卫们站立在各个宫门处,保护着皇宫的安危。

一身明黄的水蓝国天子蓝明锐此刻正坐在灯下,深情凝望着手里的金镶玉长命锁,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翡翠上的两个字——苏苏,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爱怜和思念。

“苏苏——”天子轻轻念着这个早已刻在心里的名字,尽管每日念个千遍万遍,再念时,仍爱死了这两个字在舌尖萦绕的感觉,苏苏,苏苏,天子眼里的温柔深情满得像要溢出来,性感的薄唇上扬,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动人的温暖在静寂的空气里缓缓流动,让偌大的皇宫不再冷寂。

“皇上又想苏苏公主了?”自幼服侍蓝明锐的太监总管邓公公轻声问道,邓公公是皇宫里的元老级太监了,服侍了两代帝王成长,蓝傲天和蓝明锐,在宫里那是人人尊敬的人物。

“又想?连你也知我想她?”天子轻轻一笑,俊美尊贵又不失霸气的五官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着迷人的光芒,天子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头发发白的邓公公,重又低下头去看着手里的长命锁,眼里的温柔掩盖了原本的敏锐果敢,手指轻轻抚摸着那两个字,语气有些伤感,“想她?呵呵,哪能不想她呢?” “十四岁时见到六岁的她,明眸皓齿,肌肤胜雪,脸上是灿若星辰的笑,只一眼,便刻在了心里再也无法挥去,这长命锁便是她那时送给朕的,说要朕等她长大后做她的夫妾。” “夫妾?皇上贵为九五之尊,岂能……” “这有何不可?皇伯伯不也丢了江山做苏夫人的夫妾了吗?难道你要质疑皇伯伯的决定吗?”蓝明锐的语气有些森寒,阴鸷的眼神冷冷的扫向邓公公。

“奴才知错!” “罢了,”蓝明锐微微叹息,眼神有些失落,“十年来,苏苏再未提过儿时的事,怕只怕已经忘了幼时之约,朕却时刻记着。” “皇上……”看着皇帝忧伤的模样,邓公公心疼不已。

“朕没事,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的想着她,不喜欢有人在身旁,每日忙完那些繁杂的朝政,夜深时,静静的想着苏苏,是朕最幸福的时光,看着这长命锁,念着她的名字,朕的心便会不由自主的柔软温馨。” “皇上……”邓公公迟疑片刻,方才小心翼翼说道,“太后今日又在慈宁宫发脾气了,皇上还是尽快……” “连你也来逼朕?”双眸危险的眯着,阴鸷的寒光森寒的扫过低眉颔首的邓公公,语气冰冷得似乎要将空气冰冻,“朕立不立后妃,是朕自己的事!父皇都不逼朕,母后她何苦来操心!朕就乐意让这后宫空着!” “可皇上,为了子嗣着想……” “子嗣?皇伯伯而立之年才得了苏苏,朕今年二十四,急什么?” “皇上……” “退下!”蓝明锐厉声呵斥,明黄的金丝靴重重的从邓公公面前踏过,带起明黄的袍角,双眸危险的眯着。

“皇上……”忠心耿耿的邓公公还想说什么,冷不丁撞上天子杀意深重的眸子,慌忙低下头上,膝盖抖得差点站不住,心里着实恼恨自己的嘴,明知道后宫是皇上的禁忌,还要往刀口上撞。

“苏苏公主到——”小太监尖细的嗓音恰在此时响起,及时救了邓公公一命,邓公公稳了稳神,擦了把额上的汗,这是哪个小太监,真机灵,明天要好好提拔他!

“苏苏来了?”天子慌忙整理衣饰,急急的奔到门口,却没看见苏苏俏丽的身影。

“苏苏公主呢?”眼见皇帝要发火,邓公公赶紧拎住小太监问。

“刚才苏苏公主还和奴才走在一起呢,一眨眼,就不见了,奴才……奴才也不知公主去了哪里?……”小太监想死的心都有了,丢了苏苏公主,他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太子哥哥,我在这呢。”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身后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小到大我都叫他太子哥哥,即便如今他成了水蓝国的皇帝,我也没有改口。

蓝明锐一转身,就看到窗台上翘着腿儿一脸笑容的白衣女子,心,不由得就忘记了跳动,呼吸,也停止了。

肌肤胜雪,如凝脂,如美玉,白嫩细滑,眉尖颦颦,如两弯新月,又如春风剪裁的柳叶,秋水盈盈,顾盼生辉,明眸善睐的眼,柔波流转,只看一眼,便让人不由自主的陷进去,精致小巧的鼻,微微翘着,惹人爱怜,看了便想宠溺的轻咬一口,红润迷人的樱唇,在烛火的映照下,闪着点点诱惑的光泽,乌黑柔软的青丝只用碧玉簪盘了个别致的发髻,青丝飘散垂下,染出一片动人的黑。

最迷人的便是那眉心若隐若现时有时无的图案,似怒放的花朵,似燃烧的火焰,又似那绮丽的流光飞舞,带着蛊惑神秘的气息绽放在苏苏光洁如玉的眉心。

“这图案的颜色好像又深了些。”蓝明锐的手指轻轻触上苏苏的眉心。

“小时候明明没有的,不知怎么长出来的。”我慵懒的靠在蓝明锐宽厚温暖的怀里,把玩着他腰际的白玉佩。

“我记得你十岁那年,这图案第一次浮现,吓得魑伯伯以为你中毒了呢,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后来便越来越明显了,像原本就长在这眉心似的。” “因为这图案,那个什么布衣神相,叫什么的?” “李布衣。” “对,就是他,非要追着我给我算命,还不收钱,别人把金子银子堆他家里求他算命他都不给算呢,也不知为何,老追着我算,哎,害我都不敢在白天出现在幽京。” “或许苏苏真如他所说,是紫薇命格,帝王之相呢?” “怎么你也相信他的胡说八道啊?说你是紫薇命格,帝王之相还差不多!九五之尊?想都没想过,再说了,这个位置又高又孤独,我才不愿意坐呢!”我不屑的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娇笑着勾上明锐强壮的脖子,“太子哥哥,明天我就要离开幽京了呢,今天特来辞行。” “苏苏又要走了,去哪了?”蓝明锐的语气有着深深的失落和愁郁,却仍温柔如水。

“娘亲和爹爹们终于答应我出去闯荡江湖。” “闯荡江湖?苏苏,会不会太危险了?”我轻轻抚平他纠结的眉心,娇笑道,“太子哥哥,你忘了?我已经十六岁了!我可以照顾自己了!” “对哦,苏苏十六岁了,可以出阁了。”双眸不由得黯淡无光。

“出阁?想都没想过,这世上又有几个像太子哥哥这般俊美温柔,尊贵迷人的男儿呢?” “苏苏果真这样认为吗?”蓝明锐笑得眼睛弯弯。

“当然。” “既然苏苏公主这么喜欢皇上,何不嫁与皇上为妃?” “做妃子?不行。”我摇了摇头。

“我怎么舍得苏苏做妃子,自是做皇后了,苏苏可愿意?”我实在不忍心打击太子哥哥,却也不想违逆自己的心意,只得笑着摇摇头,见他眼里期待的光芒黯淡下去,忙解释道:“不是太子哥哥不够好,实在是……实在是我不想困于深宫。”我从他怀里跳下,踱着方步,昂首挺胸,摆出书生的造型,就差手中没把扇子,“有诗云,庭院深深深几许,乱红飞过秋千去,又有诗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还有诗云,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蓝明锐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我不悦的瞪着他,“你笑什么?”蓝明锐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我想到苏苏小时吟的那两首诗。”我的脸倏地就红到了耳根。

八岁时,十六岁的太子哥哥刚刚登基,明轩哥哥和还有其他王爷的皇子公主,都在宫里上学,教课的是一位据说学识渊博的老先生,有一日我无聊透顶,跟了进去,当时先生正摇头晃脑的讲吟诗作对,我站了起来,大声说:“作诗有什么难的?我随口就可以作出来!” “小小年纪这般狂妄!”老先生最见不得有人在他课上捣乱,当下气得发白的胡须一抖一抖的。

我离开座位,踱着方步,稍微思考了片刻,便朗声吟来:“日照香炉生紫烟,”先生摸着长须,满意的看着我,谁知我下一句就让他差点昏迷。

“遥看美男光着身。”所有的皇子们都害羞且崇拜的看着我,大大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心,我再接再厉,把最后两句也吟出。

“口水直下三千尺,美人如花扣鼻屎。” '扑通'一声巨响,原来是心脏不是很好的老先生晕倒在地,可怜的老人家!我在心里哀叹三秒,皇子们手忙脚乱的冲上去扶起先生,使劲掐他人中。

经过一番努力,老先生终于醒转。

“我这还有一首诗呢,先生请听!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六双,五个美男子,一个女坏人。” “哇,苏苏姐姐好厉害哦!还会作诗哦!”五岁的程俊表弟无比崇拜的看着我,眼里冒出无数红心。

程俊表弟是子琴姑姑的儿子,小时候还长得蛮漂亮的,长大后就,哎!不说也罢,说了难受。

“那当然!想我苏苏那可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我自豪的高昂着头。

“你……你……”老先生颤抖着手指指着我,就是说不出下文。

“我知道自己才华横溢,才高八斗,才貌双全,才智过人,可您也不要用这么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我轻轻弹开先生的手指,“作诗真的没什么难的?您看我随口就吟了两首。” “你……!狂妄!”老先生瞪圆眼珠,憋着一口气低吼,“对个对子!” “好!”老先生凑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我,我也瞪着他死鱼般没有神采的眼睛,战火一触即发。

“抓而痒,痒而抓,不抓不痒,不痒不抓,抓抓痒痒,痒痒抓抓,越抓越痒,越痒越抓!对!” “生了死,死了生,有生有死,有死有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先生先死,先死先生!怎样?” “噗——”先生喷出数十口鲜血,倒地不起。

“其实还有一下联,吃了拉,拉了吃,有吃有拉,有拉有吃,吃吃拉拉,拉拉吃吃,先吃先拉,先拉先吃,这个貌似也不错!”先生又喷出数十口鲜血,我在心里感叹不已,先生的血真多啊!

先生梗着脖子,努力睁开眼睛,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瞪着我,“何方高人,报上名来!”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苏苏!” “原来你就是苏苏公主,败在你手上,老夫死也瞑目了。”老先生说完,脑袋一歪,两眼一翻,两腿一瞪,晕了。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美男光着身,口水直下三千尺,美人如花扣鼻屎。还有什么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六双,五个美男子,一个女坏人,苏苏呀,你的脑袋瓜里到底想些什么?”蓝明锐好笑的轻轻敲着苏苏的脑门。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当时你不是要处理朝政吗?怎么知道我的糗事?我明明没看见你的!” “从你一开始进去,调戏身边的小男孩,到后来激怒先生,吟诗,和先生对对子,我都知道,我一直在帘子后面看着呢,你不知道而已。”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嘿嘿,”我干笑两声,飞快的在太子哥哥性感的薄唇上偷了个香,待他反应过来时,我已退至三丈之外。

“走了,太子哥哥。”话音未落,白衣女子的身影已从殿中消失。

明锐舔了舔唇,似要把她残留的温软甜美细细品尝,宽厚的手掌轻轻按着胸口的位置,那里有她送的长命锁,眼里的温柔幸福看得邓公公眼眶湿润,哎,也只有这苏苏公主能给寂寞的皇上带来快乐呢。

长命锁,长命锁,能锁住你吗,苏苏?若不能,你锁住我,如何?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魔兽英雄:当年系列,立意文笔都不错,我最喜欢饼干,还练了个100级的血骑士就叫饼干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和我的冒险团:很爽,是很爽没错...但真的没剧情啊,一直在嘴炮和装逼,事情一件都没做,你就算出门打打怪打打boss也行啊,但真的什么事都没做让人非常绝望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真是文抄公:目前来看,还是不错的抄漫画文,主配角大部分智商都在线。希望不要像其他抄书流一样,搞得样样全能。 后续剧情不给力,陷入了无聊的日常剧情,不想追了 (看到第九十八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