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错爱危情
错爱危情

错爱危情月小半

标签: 安琪 现代言情 辛愿
辛愿和厉南城的婚姻,隔了一条人命
她花了一辈子,也没办法取代那个故人
可当她累了倦了放弃了,厉南城却步步紧逼:辛愿,我没说结束,你就一辈子别想离开我身边!...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你当我真的不敢杀你?


可有力的手指还是轻而易举的越过赵总,精准的捏住了她的下巴,用力掰了过来,嘴角挂着玩味的弧度:“玫瑰?”
--------------------------- 辛愿吓得浑身颤抖,他怎么会来这里,怎么会!
因为辛安琪的死,他对这里不是应该厌恶透顶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来我的话,你压根没放在心上啊。”
捏着她下巴的手慢慢往下滑去,像是一条冰冷的蛇,一寸一寸的缠紧了她的脖子,力道越来越大。
呼吸越来越困难,辛愿用力的去掰他的手,可大掌却像是铁箍一般,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撼动分毫。
脸憋得紫涨,整个人被他捏着脖子提着离开了地面,空气越来越稀薄...... 眼前一下一下的泛黑,这时突然听到一个玩世不恭的男声说道:“玫瑰?
不是说好了等我的么,怎么又跟去陪厉总了?”
男人上前来,看到她脸的一瞬间,有一抹惊艳划过眼眸,笑着说道:“厉总,不知道我的女人怎么得罪了您?
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她吧,我代她向你赔罪。”
脖子上的桎梏骤然一松,辛愿直接跌落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厉南城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对上男人的目光,道:“唐总认识她?”
男人蹲下身把辛愿扶起来,心疼的看了看她的脖子,啧啧两声:“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不是说好在包厢里等我的么,乱跑什么?”
这个男人,辛愿从来没见过。
至少,她在夜宴这半年来没有见过。
素昧平生,他出手救下了自己,辛愿不由得投去感激的眼神。
男人眼中的笑容更盛了,抚摸着她右脸上那支越发娇艳的玫瑰,赞叹道:“啧啧,真是要命......” 厉南城冷冷的注视着她,带着洞悉一切的了然,“唐总跟她认识了多久?”
唐总敲着下巴回想了一下:“不短了。”
厉南城冷笑一声:“那唐总恐怕认错人了,这位玫瑰小姐半年之前还是我的前妻。”
不光唐总,连赵总和周围的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厉南城长臂一伸,轻而易举的把她从唐总的怀里拎出来,“你们慢慢玩,我有话跟她说。”
不由分说拉着她往男厕的方向走去。
里面还在方便的男人看到她进来,慌的赶忙提裤子。
“都出去。”
厉南城这张脸,在H市没人不认识,男人们裤子还没提好就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砰—— 厉南城一脚踹上了男厕的门,一把抓着她的头发按在洗手池上方的镜子上:“玫瑰?
呵,辛愿,你当我真的不敢杀你?
!”
他们的目光在镜子里对上,半年的时间,厉南城越发冷峻,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将她撕成碎片,大快朵颐。
辛愿仿佛被烫到似的,飞快的垂下了眼眸不再跟他对视,浑身都因为恐惧而颤抖,太阳穴上血管突突的跳着,心仿佛要蹦出嗓子眼。
“怎么,聋了?”
头皮传来一阵剧痛,厉南城拉着她的头发逼着她跟自己对视,“还是哑巴了?”
辛愿不知该怎么回答,唯有小声的抽泣呜咽着。
厉南城贴近她,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冰冷刺骨的字眼一个个敲击在耳膜上:“再不说话,我就真的让你变成聋哑人!”
“我说......” 可她能说什么?
辛愿的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嗓子眼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辛愿,你还真是贱!”
抓着她头发的大手慢慢收紧,疼得她泪花狂涌:“堂堂辛家三小姐出来夜场卖?
你可真脏!”
说着,立马打开了洗手池的水龙头,扯着她的头发按了进去。
“呜呜......”辛愿整个脸都被浸入水中,濒临死亡窒息感觉一寸一寸涌上来,她剧烈的挣扎着,可手却慢慢的失去了力气,再也挣扎不动。
她几乎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才被厉南城拉了出来,扔在地上。
她拼命的呼吸着救命的空气,因为缺氧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厉南城的声音像是天神一般从头顶传来:“我警告过你,除了葬礼,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你当耳旁风?”
“没有.....”粗嘎的声音,辛愿一边呼吸着,一边解释道:“我马上就走......” 厉南城蹲下身,粗粝的拇指在她右脸的玫瑰纹身上用力的揉搓着,“怎么,卖的不好?
半年了还没有赚够机票钱?”
辛愿因为疼痛微微的瑟缩了一下,却引来他更粗暴的对待,一手卡着她的下巴动弹不得,另一手继续揉搓那朵因为水泽更加娇艳的玫瑰,像是猫戏老鼠一般,欣赏着她因为恐惧而颤抖和闪躲的神情,“既然你自甘堕落,那我也没必要再给辛家留面子。”
厉南城要是对外公布了她在夜宴陪酒的消息,那弟弟还怎么在学校立足...... 辛愿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要,我求求你......厉总,我会尽快离开,我保证......” 厉南城满意的看着她的泪水,“想让我大发慈悲也不是不可以,今天让我高兴了,说不定我会给辛家留一个体面的名声。”
辛愿几乎是立刻哭求道:“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厉南城勾起一边嘴角,邪肆而魅惑,“你不是喜欢卖么?
那就卖个够。”
他拎着辛愿一路回到了高级VIP包厢里,一脚踹开了门,把辛愿扔在包厢的正中。
辛愿浑身湿透,本就不.厚的衣服贴在肌肤上,勾勒出形状完美的曲线,一张笑脸梨花带雨,虽然被水冲淡了妆容,可素颜的她更带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颤巍巍的小样子十分勾人。
方才的变故已经让一屋子企业老总们噤若寒蝉,虽然是前妻,但好歹也曾经是厉总的女人,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跟这个玫瑰有过接触,若是厉总雷霆震怒,不说生意谈不成,恐怕在H市混不下去...... 赵总最先反应过来,低眉顺眼的对厉南城道:“厉总您消消气,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厉南城凌厉的眸光一扫,冷哼一声,怡然的坐回了主位,“大家到这里也不过是找个乐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玫瑰不如就由大家一起享用。”
辛愿猛地抬起头,他是要她...... “玫瑰,把在座的各位公司老总都伺候满意了,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你和辛家一条生路。”
霎时间,议论声纷纷响起。
“辛家?
不就是那个死撑面子的过气船王辛恒广......?”
“我的天,辛家得罪了厉总,两个压根不是一个量级的呀,不会吧?”
厉南城捏着高脚杯细细的杯柄,啜饮一口世界顶尖红酒,鲜艳如血色的液体在他舌尖吞吐:“没什么不可能,这位玫瑰可是辛家的三小姐呢。”
顶级手工牛皮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手中的红酒从她头顶倒下,顺着头发淋了一脸,前所未有的屈辱感将辛愿包围吞噬。
“愣着干什么,”他收回脚,“取悦男人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那就让我看看,辛家的三小姐为了活命,到底有多下贱。”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限西游:现实部分如屎一般不堪入目,写出来唯一的用处就是把游戏物品和货币挂个膨胀了无数倍的钩。游戏部分不错,能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十方帝尊:哎,黯然**转型真是不太成功。也算是远古大神了,可以自动大亨传说和玩家之后转型就不太行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服饰天下:行业选择很有特色,而且看得出来作者有这方面阅历。后面摊子大了之后有沦为三流商战文的趋势——莫不是没了阅历支撑的缘故?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