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吾妃悟空有点野
吾妃悟空有点野

吾妃悟空有点野猫咪老尸

标签: 冷凝霜 古代言情 白雁初
女版悟空+穿书女配+强对强+男三 我,孙朵朵,公认的废材图书管理员,正准备迎接新生活,谁料一朝突变灵兽显身,竟被告知自己曾是孙悟空的一缕灵识
还来不及探究其中真相,扑面而来的紫裙女人便将我带入了自己所写的小说中
身中剧毒面容丑陋的女配人设,已经坑地我毫无希望,准备抱男女主大腿的关键时刻,他们一个被雷劈一个落崖,我也落入了一个bt老头的手中,作者视角全线崩塌,彻底沦为毒蛊,以落魄王妃的身份,一步步踏入紫裙女人挖的深坑之中... 挣扎求生突破自我,求生之路道阻且长,我必须尽快破解废材体质练得无上神功,还得解救灵兽,歼灭紫衣圣女,以此恢复孙悟空所有的记忆
定人心,济灾年,治苦疾,解封印,一路周折之下,真相近在咫尺,且看苍天饶过谁! 啊,我还要和苍天斗... 关键时刻掉链子, 每天只知道吃吃吃的灵兽,确定不是个坑...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灵堂的少年


死死抓住了母亲的手,我不甘就此沦为无用的女配,加在书中人身上的伤痛而今彻底感同身受。

母亲叶素心每个安抚性的笑,都只会让我觉得她更为可怜,眼前的女人杀伐果决,心理几乎病态。

冷清的柳府一片肃杀,上下挂满了白布,灵堂早已安排妥帖,柳家老夫人心灰意冷,一连在灵堂守了三日。

传闻当初柳依依的生母难产而死,柳将军便再未续铉,柳依依一死柳家算是彻底绝后。

“可查清了那两女子的来历?”

老妇人深叹了口气,后方的守卫不知该如何安抚,如今柳将军刚回雷月国便被软禁,整座柳府都只能任人宰割。

“杀了她们又能如何,柳家世代忠烈,竟然落得了而今这般下场,罢了罢了...”

老妇人绕开丫头们轻咳着起身,她看着躺在棺木中的孙女,又是一阵心悸。

她确认孙女脖子处并无胎记,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藏起了那把做过手脚的伞。

“你妹妹,真是好狠的心···”

“只是侥幸偷生的两个侍女,并无什么蹊跷,倒是大小姐那把伞,是二小姐亲自···”

“无碍,都不重要了。”

话已至此,老夫人已然明白其中果然是有蹊跷。

至今不见儿子柳惊木的替身未有动作,远在洛河的真身似乎忘却了自己的养育之恩。

“老夫人老夫人,不好了,外面,外面···”

通报的小厮匆忙跑到了灵堂前,胸前还留着两个新鲜的脚印,看样子便知来者不善。

柳家正值丧女之痛,来路不明的两人被暂时安置在了一处柴房。

女人们看似柔弱,另一个已经一连昏迷数日,府里也便没有多加防范,只是简单送着吃食,待查清来路再做处理。

叶素心的人皮面具有些脱落,脸颊上是触目惊心的烫伤。

她抱着我轻摇,不时哼唱着属于异国玄机岭的曲调,宛如怀抱着一个婴儿,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了我的脸颊。

我切身感受着这个角色的痛苦,笔下所描绘的母亲叶素心在此刻有血有肉。

写作所制造的悲惨和痛苦,全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果然是因果报应。

不过片刻,柳府便被重重围困,守卫们见了一身戎装的将士们,也只得退让出来,任由上一级的将士们也闯将军府。

为首的领头站在了队伍中间,他傲然环视了在场的将士们,确认在场无不低下了头行礼,方一改常态,哈着腰迎着少王爷出场。

“恭迎少王爷!”

“不哭···”

伸手抚摸着娘亲的脸,我苦撑着力气起身,这才发现柴房内外也披上了白布。

“没了女主这剧情就彻底乱套了,娘,辛苦你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我非得去看看柳依依是否真的死了。”

“什么女主?柳依依是谁?”

无比急切地抓住了母亲何素心的手臂,我自若的神态让女人有些呆滞。

虽然不明白女儿所述何人,她哭笑着连连点头。

少王爷白雁初身着暗黑色的长衣,身形挺拔,肌肤偏白却也没半分阴柔之气。

他年方二十,眼中却有着超出年纪的戾气,像是时刻算计着人心,微微眯起深沉乌黑的眸子,像是对这片白色赏心悦目。

乳色的玉簪高高束起长发,白雁初手里把玩着一条细细的长鞭,一副野性难驯贵公子的模样,倒是颇有气势。

少年肆意的笑容和此刻的柳府有些格格不入。

“听说二爷未过门的妻子遭了雷劫,死状惨不忍睹···我们爷作为兄长哀思过度,特意前来祭奠!”

此番言语满是挑衅和嘲讽,少王爷手下的贴身小厮猖狂至极,所言没留任何颜面。

柳家军敢怒不敢言,这位年少风流的少王爷本就臭名昭著,莫不是为了保全柳家地位,柳依依也不会和二爷白逸秋定下婚约。

少王爷命着底下人牵制着柳家家丁,风轻云淡的笑意让人不禁有些胆怯。

他不屑与任何人有什么牵扯,就像是躲避着病毒一般和旁人留出了一段接触距离。

少王爷摸着手里的长鞭,静静等待着时机,柳惊木未反,这戏,还得再唱下去。

“弟媳身死,本王悲痛至极,特意前来,鞭,尸!”

“鞭尸...哇,好重口,好可怕...”

我拉扯着母亲行走在花园旁的小路,猝不及防地听着隔壁小路传来的动静,不由得又神经大条。

夜色之中,身着黑袍的男子同我擦肩而过,熟悉的身姿一如当初图书馆内的少年。

我匆忙地看着他的侧影,男人手里的鞭子果然和当初所见时一模一样。

“他是...”

护在少年身后的武将们气场强大,我们只得低着头远远跟在了后方。

无意和柳府的老嬷嬷再做周旋,少王爷本就不受礼教束缚,直接命人抬走了阻拦的长者。

他随手扯下了挂在侧的一条丧布,三两下便包扎在了自己的额前。

“这里好像不对,我们得赶紧离开,你师伯的人估计也要追过来了,何苦在此多留?”

“师伯?”

按照剧情,母亲所言的师伯应该就是毒痴师兄墨朝暮。

如此情节正准备派人捉拿叶素心母女,娘亲显然没搞清状况要往死路上送。

“额,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么我,我就要亲自拜拜柳依依,算是拜谢柳家救命之恩!”

“谢什么谢,为娘当日只是为了等待时机,杀了妖女张雪雪。

我们大不了回玄机岭躲躲,他们不过误打误撞,算什么恩情,听话···”

“妖女张雪雪?”

没功夫理会旁系剧情,我就是不能接受女主开篇就嗝屁的事实,决意一探究竟。

少年一方与柳府的人陷入了僵持,我们顺着灵堂过去一路顺畅,眼前就是柳依依的棺木。

“来者何人!”

老太太亲自放飞了一只信鸽,坐守在棺木旁侧,手里紧紧拿着柄长枪。

“孙悟空...不,我,我是冷凝霜...”

“好一双勾魂的狐狸眼...”

妇人突来的杀意让我不觉一阵心虚,狐狸眼...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武侠世界大拯救:请抱着一颗批判的心去读这本书,请相信一个老司机的人品,里面什么师徒啊姐妹啊母女啊甚至血亲,咳咳,我暴露太多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诸天归来:怎么说,至少连着看完了。三观较正,这可能也是其他评论诸君不喜欢的原因吧。不过作者笔力不行和描写欠佳是真的,而且很多坑最后也没有填上,小家子气实锤。但还是挺好看的。可能是神话让我觉得亲切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谋杀穿越者:好书不过被书客给耽误了成绩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