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明:从变卖祖宅开始逆袭
大明:从变卖祖宅开始逆袭

大明:从变卖祖宅开始逆袭东土小王

标签: 东土小王 军事历史 冯醒
大明朝,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武将群星荟萃,文臣锦绣争华
冯醒,一个没权,没钱,没势的年轻人, 如何在这个大时代洪流中立足……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以后去城里


艳阳当空,万里无云。

将银子妥帖藏好,这三十两,如同这个时代给了冯醒一个拥抱,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安全感。

“安身立命的本钱有了,大明!等着我来好好探索一番吧!”

冯醒哼着小曲,心情说不出的畅快,想着以后不说建功立业,但至少也得让侄儿伯景不愁吃喝,然后自己再娶一个漂亮的婆娘……啧啧……

想着想着,冯醒突然眉头一皱,不对啊,现在都已经过了中午了,伯景怎么还没回来?

冯醒越想眉头皱的越紧,‘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往门外跑去,顺手在门口操了把柴刀,就直奔伯景常去采野菜的后山而去。

心中默念,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在这整个世界,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啊!

后山不远,但却人迹罕见,因为村里的老人常说,那里有许多吃人的山精野怪出没,所以大多数村民,不管是打猎,摘采野果野菜,还是开点荒地种豆子,都情愿去更陡峭,更贫瘠的前山。

但是之前的冯醒不信怪力乱神,并不忌讳侄儿去后山,他自己也去过好几次。

冯醒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到了冯伯景经常采野菜的一个小山坡前。

这个身体的基本素质还是太差了,这才不过二里地,就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冯醒弯着腰,手撑膝盖,喘着粗气,往前看去,但那里空无一人……

除了微风拂过草木枝叶时,响起的‘沙沙’声以外,安静的可怕。

“伯景~伯景……”冯醒焦急地大喊道。

没有任何回应。

冯醒又沿着山坡往上爬,一边四处寻找,一边大喊冯伯景的名字。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地势渐渐平坦了起来,应该是到了山腰处。

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大树,繁茂的枝叶将阳光遮去大半,只有斑斑点点的金色光辉洒在地面。

风景如画,心急如焚。

忽地,冯醒发现左侧的杂草丛上,有些暗红色的液体。

探过手沾了一些,放在鼻尖处闻了闻,是血!

“伯景!”冯醒一个激灵,脑海中闪过了许多糟糕的可能性,不由得大喊道。

同时四处张望,心中急切,一不小心被一块碎石绊了一个踉跄。

抬眼一看,前方地面的枯叶上,也有几滴血迹。

赶紧走过去,前方还有……

冯醒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乱了方寸。

血迹延长,有时多有时少,但是断断续续,每隔几步总会有一点。

追寻着血迹一路往前,又走了约莫二三里地,前方隐隐传来了少年的叫骂声。

冯醒大喜,急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你给我放手!这是我先捉到的!”

“你也太不知臊,要不是我的捕兽夹子,夹伤了它的腿,就凭你,能捉住它?”

“你放屁!我在南坡那里就看到了,我腿都快跑断了,才追上它,你快给我放开!”

“你放开,赵黑子,你再胡搅蛮缠,信不信我揍你。”

“呀呵?好你个冯矮子,长出息了呀,来来来,打一架,谁赢了归谁!”

冯醒这时刚推开一丛灌木,就看见一头比兔子大不了多少的小野羚,正笔挺挺地倒在地上。

旁边,两个少年正‘哼哧哼哧’地扭打在一起。

其中一个正是冯伯景。

另一个少年皮肤黝黑,身材干瘦,看上去要比伯景高上一个头,现在才刚刚过完年不久,一月春寒,冰雪方消,正是天寒地冻的时节。这少年却只穿了一个半褂子,胳膊肩膀都露在外面。

冯醒见了此景,是既欣喜又生气。

欣喜的是,人终于找到了。

生气的是……

好家伙,我找了你半天,急的要死,你居然在这里跟人打架。

当下板着脸,喝道:“都给我住手!”

冯伯景虽然矮小,但却有着一股子力气,和比他高一头的赵黑子,打起来竟不分伯仲。

冯伯景听到叔叔的声音,刚一扭头,出了个空档,被那赵黑子一拳打在了左脸上。

冯醒赶紧上前,一把扯过冯伯景,护在身后,冷着脸对赵黑子道:“我说了住手,你没听到吗?”

赵黑子见状,皱着眉头,盯着冯醒看,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突然,他一转身,抱起那头小野羚,撒腿就跑。

边跑还边嚷道:“冯矮子,你不讲江湖规矩,居然找大人做帮手!还有你,真不知羞,这么大个人了,拿着柴刀吓唬小孩!我不管,这回就算我赢了,这羚子归我了!”

话音落下,人已经跑没影了。

冯醒一脸懵,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这小子跑的好快呀!

冯伯景此时却是悲愤至极,从冯醒身后窜出来大喊道:“赵黑子,你王八蛋!”

原来,早晨伯景早晨来这附近采野菜,顺便查看一下之前设下的捕兽夹子,然后就发现了这头被赵黑子按住的野羚,这野羚的脚上还夹着兽夹,正滋滋往外冒血。

于是就有了一开始的那一番争执。

“叔,咱家的兽夹子,还在那野羚的脚上呢!”冯伯景皱皱着眉头委屈道。

冯醒只好好言安慰,随后询问那赵黑子的来历,为何之前从未见过?

原来,那赵黑子就住在邻村,他爹死的早,他娘又是个瞎子,他从小吃百家饭长大,今年才十岁,性子虽然野了些,但却也是个穷苦的孩子。

叔侄二人往家走,冯醒将出租房子的事情说了一下,没想到道冯伯景突然就发作了。

“叔,那是您将来娶亲用的房子,怎么能租给二伯他家?”

冯伯景有些气急败坏,小脸涨得通红道:“去年你还说,今年一定给我娶个婶婶回来,到时候咱们一家人再把地种起来,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现在房子没了,怎么娶亲?村里的婶娘们都说,这年头没个房子连说媒的都不会上门!”冯伯景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冯醒一时无言以对,他也记起了,之前原来的冯醒觉得以自己如今的家庭境况,继续和以往一样读书考学,有些不切实际了,毕竟读书是一个很费钱的事情。

除去买笔墨纸砚以外,还得和同窗交际,给老师送礼……

所以便决定在家自学,等将来条件好些了,再去考虑考试的事情。

于是就对冯伯景说了那样的一段话,承诺今年会娶个媳妇回来,正经过日子。

但事情已经发生,租房字据立好了,钱自己也收了,而且冯醒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更不会后悔!

看着眼眶痛红的侄儿,冯醒只好如同小孩般,使出浑身解数安慰。

直到告诉他,打算将来在城里娶媳妇,一家人去城里生活,并保证能活的很好。

冯伯景这才破涕为笑,歪着头跟在冯醒身后,似乎在憧憬着什么……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深渊骑士:奥,马甲滚开的本尊写的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超级机器:期待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一天一个强化点:罕见的废物主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