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反派:偷听心声,男主们人设全崩
反派:偷听心声,男主们人设全崩

反派:偷听心声,男主们人设全崩晚来风信好

标签: 其他 古代言情 宁湘
【心声➕穿书➕系统➕修仙➕沙雕➕女配+修罗场】 宁湘穿越进一本修仙小说成了恶毒女配,绑定恶毒女配生存系统,只要按照剧情不断和女主作对,成功杀青,就可以获得一系列丰厚奖励
等等…… 剧情发展好像不太对? 高岭之花禁欲师尊:湘湘,为师三天前教你的剑法学会了没?没学会?那来为师院中,为师好好指点你
光风霁月大师兄:师妹,今夜月光皎皎,我掬一捧送你
腹黑绿茶年下小师弟:师姐好久没来看我了,师弟弟伤心但是不说
我刚刚做了几道师姐爱吃的点心,师姐要不要尝一尝? 邪魅霸道魔尊:你为何总是到处乱跑,就不能在孤的身边好好待着吗? 偏执病娇妖王:小湘儿,想要撸猫吗?叫一声相公,为夫变成大猫给你撸
修仙界傲娇毒舌第一美人:原来我真正的归宿,是在有你存在的生生世世
…… 宁湘:夭寿啦!为什么一个两个人设全都崩啦?我可是反派,你们不要过来啊!!!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好阴险


“小师弟,不如师姐陪你练剑吧,也看看你有没有进步。”宁湘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她若不答应,那就是崩人设,若是答应了……她一个炮灰还是别给自己加戏了。

俞听潮低低笑了一声。

宁湘又懂了!

不愧是你!

【好心机,居然想以这样的方式干掉情敌,我差点儿就着了你的道了!】

俞听潮:……

陆清尘以剑入道,他门下的几个弟子剑术都还不错。

宁湘其实并不爱使剑,她的本命法宝是由螣蛇的筋所制成的长鞭,名叫“碎月”,威力巨大,前世她修炼到结婴时,使用碎月鞭足可以劈山斩海。

她之所以研习剑术,当然是为了……

追男人。

原主七岁那年见到陆清尘,惊为天人,说什么都要拜陆清尘为师,自此原主就成了孤光峰的小师妹。

陆清尘一向冷心冷肺,无论是男修还是女修,在他眼中都没什么区别。原主本以为自己会是陆清尘唯一的女弟子,没曾想,两年前,陆清尘又带回了一个清丽纤弱的少女,便是女主江渺渺了。

要说怎么是女主呢?陆清尘寡了一百二十年,女主一来,就成功撩动了陆清尘沉寂了许久的心湖,也难怪原主会嫉妒女主。

“师姐,你为什么总是走神,可是听潮生得不好看?还是,师姐厌烦听潮了?”小少年长睫如蝶翼轻颤,眼中似乎流露出几分悲伤和失意。

“怎么会?听潮可是师姐的小心肝小宝贝,师姐疼你还来不及。”宁湘捂着心口,这谁受得了啊?

【宁湘你实在是不识好歹,陆清尘那个冷冰冰的扑克脸到底有什么好?小奶狗他不香嘛!】

【更别说,陆清尘那家伙都一百好几了,还能不能行都说不准!】

俞听潮:不是,你这番话,有胆子到师尊面前说吗?

宁湘磨磨蹭蹭起身,拿起一枚半月形角梳梳着头发。

俞听潮倒也不急,掬起一把乌黑柔亮的发丝把玩。

宁湘只觉得头皮发麻,不敢再耽搁,连忙给自己梳了个简单利落的发髻,随俞听潮一前一后来到了山洞外的山崖边。

她这才发现,从前比她要矮的小师弟,居然已经比她高出半个脑袋了。

宁湘胡思乱想,却没注意到,俞听潮突然停下了脚步,宁湘猝不及防,脚下踩空险些从崖边摔下去。俞听潮及时握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住。

宁湘:“……”

就说俞听潮没安好心吧!

【好阴险,居然想摔死我。】

俞听潮:“……”

宁湘祭出碧海剑,原主对于陆清尘实在是太过迷恋,就连剑都取了情侣名,偏偏,碧海剑是把火属性的剑。

碧海剑十分不喜欢这个名字,不知道跟宁湘抗议多少回了。

至于抗议的方式嘛……

是在宁湘睡觉的时候飞出来不断发出嗡鸣,打搅宁湘休息。

宁湘气到不行,拿墨水在碧海剑的剑身画了数个猪头。这就导致了,后来她与苏琅比试的时候,碧海剑成功辣到了苏琅的眼睛,从而让苏琅一个失误,宁湘赢了比试。

话说回来,当初为了给宁湘锻造一把适合她灵根的剑,宁平章亲自去了西方太白域,自浮玉山中掘出铁英,后又以金乌明火锻造整整十年,方才铸成此剑,原主这样对待碧海,碧海不生气才怪。

“我先让你三招。”宁湘说道,她不施脂粉,已是容颜绝世,如明珠生晕,顾盼神飞。

山风拂起少年额边碎发,他浅浅一笑,眸中灿然生辉,“如此多谢师姐了。”

俞听潮的剑唤作平潮,作为修N代,东部十二岛岛主的儿子、俞家的继承人,他的剑自然也是罕见的神兵利器。

宁湘修为要比俞听潮的高出许多,她将修为压到筑基期,与俞听潮拆了数招。

但见宁湘的剑气如火如虹,炽烈无比。俞听潮的剑气却深湛明亮,仿佛江海凝光,旁人见了,面前大抵会浮现出万顷沧波浮天地、几缕烟岚不染尘的画面。

二人在山崖之上你来我往,腾转挪移,身形皆是轻若流云,足不点尘,衣袂翩跹,虹光与湛色流光交织在一起。

宁湘与俞听潮都是全心全意的拆招格挡,却不知道,他们二人的比试成功引起了陆清尘的注意。

后者放开神识,将思过崖上师姐弟二人的比试都看在眼中。

两个徒弟都是天赋颖悟,虽然不如首徒苏琅沉稳,但是只要勤加苦练,未来也必定有大造化。

想到此处,陆清尘不免感到欣慰。

俞听潮带着灵力的剑势横劈而来,宁湘侧身躲过化解其攻势,而后身若游龙,就势往前一刺,碧海剑的剑尖在俞听潮喉咙处停下。

宁湘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将剑收于身后。

俞听潮原本雪白精致的小脸因剧烈运动而微红,瞧上去像水嫩多汁的蜜桃似的。

“师姐好生厉害!”俞听潮夸赞道。

这是自然,她毕竟活了两辈子,若是连俞听潮都打不过,不如喊俞听潮为师兄吧。

“承让。”宁湘面上一派风轻云淡。

【哈!一定被大师姐我的风采所折服深感挫败了吧!快回去找江渺渺寻安慰吧!别来打搅你师姐我了。】

俞听潮顿了顿,笑盈盈看向宁湘。“今日与师姐比试,方知师姐剑法精妙,听潮深感自己差师姐多矣。”

呦,小嘴可真甜!宁湘很是受用,却听后者接着说道:“师姐若是不介意的话,听潮明日还来叨扰师姐,还请师姐不吝赐教。”

宁湘:“……咳咳,你说什么?”

她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不是,你这是吃错药了,不去追江渺渺,跑她面前晃什么?

宁湘古怪的看着俞听潮。

【莫不是,想拿我当工具人,让江渺渺吃醋?啧,黑莲花恐怖如斯!我若遂了你的意,在江渺渺面前,仇恨可就拉满了,不能答应不能答应。】

俞听潮凑了上来,笑容纯良无害,“我是说,我明天还来向师姐讨教。”

“不成!”宁湘不假思索的说道。

“哦?”俞听潮慢悠悠的说道:“那师姐倒是说说为什么不能?”

宁湘:“……你我孤男寡女待在一块儿,传出去旁人会多想!”

后者垂眸,“师弟以为,咱们都是追求大道和长生之人,不必理会世俗的规矩。”

宁湘欲哭无泪。

【小祖宗,我是怕你媳妇儿会多想啊!】

她还来不及想出其他推托之词,俞听潮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扇子,无比风骚的转了一圈。

“那就这么说定了。”

谁跟你说定了?宁湘怒!

【你这臭小子,不去多陪陪你渺渺姐,等她闭关了,你可就两年见不到她了!】

俞听潮将宁湘的话记在心中,面上却不显,召出自己的飞舟离开了。

不愧是修N代,别的修士的飞舟最多只是一叶扁舟,这家伙的,却是一座三层的船楼,飞檐斗拱,遮天蔽日,赫然如一座小岛,比她的重明鸟还要华丽拉风。

【可恶,回头就让老爹给我搞一个比他的七宝灵舟还要布灵布灵的飞行法宝!】

宁湘被激起了胜负心。

果然,第二日一大早,俞听潮如期来到了宁湘床前。

宁湘抱着锦裀不撒手,“不行,我好困!”她还未睡醒,打了个小小的呵欠,眼中水波潋滟,眼尾泛了些红,还带着些小奶音。

后者却棒打鸳鸯,非得拆散了她和床帏,“师姐,业精于勤荒于嬉,这可是你从前教给我的。”

宁湘:敲!

这小子怎么还记得这茬?

这件事说起来也十分久远了。

还是宁湘刚穿进书里的时候,为了早点儿穿回去,她兢兢业业的扮演女配的角色,不停的跑去陆清尘跟前刷好感度,落在孤光峰所有人眼中,无异于是自取其辱。

其中包括俞听潮。

一日,她又一次被陆清尘丢出院子,宁湘心下满意,今日份任务又完成,刚一转身准备回去,就见到身着莲青色长衫的小少年躺在树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宁湘当时高贵冷艳的说道:“业精于勤荒于嬉,师弟该回去修炼了。”而后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亏得她当时还暗自为自己的帅气而欢欣鼓掌。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这口鸡汤我喝了!主角就是圣母怎么了,好人怎么了,看到还能救的人抢救一下不行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现代咸鱼生存指南:都市异能,国术,全球百大杀手榜,黑客榜,抢劫榜,主角外号幽魂、疯魔、北美鹰狙、大唐枪王,死神睡美人。反正我是没法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刑名师爷:前半相当不错,后半就不知道是什么鬼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