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花溪诡事之不死妖妃
花溪诡事之不死妖妃

花溪诡事之不死妖妃一只狗熊

标签: 安栀 悬疑惊悚 白弋
她从昏睡中醒来,终日不见阳光的幽深庭院,古旧的黑色木质高楼,明明是几十口人的大宅,四周却安静地仿佛没有活人
日日由老妇端来的汤药散发着奇怪的味道,一脸慈祥却从不出门的母亲,表情严肃从来不笑的父亲和叔伯们......她脑海中没有一点过往的记忆,只零星地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如同水中漂浮的游丝,越是奋力去抓就越是轻轻地飘远
母亲告诉她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可她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 章 部族的秘密


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们追来了!

可向上一看什么人都没有,声音是从树上传来的。只见树上附着的黑色鳞片依次展开,缝隙里生出无数肉红色的细丝,扭动着慢慢下延伸。

很快,我身边和脚下的树枝也生出了同样的肉红色细丝。那些细丝像是活的一般,穿过我脚下的枝干向地底而去。

而原本在根部缠绕着主干的树枝这时也都扭动着微微隆起。露出许多一人多宽的缝隙。我无从躲避,顺着脚下的一条缝隙掉了下去。

这里是更深的地方。

我感觉掉在的沼泽地中,一只脚陷了下去。身边是无数红色细丝的吸食声。

来不及多想,我用力挣扎着把一只脚抽了出来,感觉脚上凉凉的。借着上方传来的微光,我看见全身沾满了附许多像浓痰一般的红色黏液。

等回过神来打量这个地方的时候,我看见了此生最恐怖的画面。

地上密密麻麻堆满了的死去的婴儿,不计其数,堆成了一座尸山。

而我就站在这些婴儿上面,双脚浸在粘液里,看着身边无数的红色细丝吸食着这些黏液。

每一个婴儿都被一层薄薄的肉囊包裹着,透过肉囊能看到里面的。他们不知死了多久了,却睁着眼睛!四肢扭曲,皮肤皱缩,像是风干的橘子。

黏液就是从肉囊里流出来的。随着细丝的吸食四周也蒸腾出浓重的雾气。怪味!我之前闻到的那些怪味就是这粘液的味道!

我之前喝的药也是这个做的吗?那我是什么,是怪物吗!我是靠着天天喝这些死婴身体里流出的黏液才活到现在吗!

不,我不是怪物,我是个人啊……

眼前的场景让我再也忍耐不住蹲在尸山上吐了出来。

是什么怪病要靠着这样的雾气生存,他们不是人!他们都是怪物!

很快,有些红色细丝似乎是嗅到了我身上粘液的味道,缓缓向着我而来。

我忍着恐惧慌忙用手拉开这些湿滑柔软的细丝,可它们就那样缓缓地扭动着靠近我,又缓缓地向着我而来。

紧接着我就被更多的细丝包裹住了。

它们紧紧贴在我的皮肤上开始吸食我身上的黏液,等到细丝完全将我包裹起来的时候,我的眼前闪现出一些画面。

画面里,是最初的雾障岭。没有白雾的笼罩,和周围的群山别无二致。大概有十几个人发现了这里,有男有女,衣衫褴褛,形容憔悴。

几个年轻人搀扶着一个老者的,一路到达了山顶。老者几乎连路都走不稳,身上大大小小的黑斑从衣服的破洞里出露出来。

画面一转,是这些人发现了山腹里的虬龙树。树干白净光亮,枝叶茂密。

他们趴在树干上吸食着树干里的汁液,随后便恢复了生气,那位浑身长满黑斑的老者也恢复了健康,带领其他人在这里定居了下来,繁衍生息。

可随着吸食的人越来越多,很快虬龙树便不堪重负,快要枯死。

见此情景老者进行了一场祭祀。

他们把族里所有新生的婴儿用透明肉膜一样的东西包裹着堆在树下,肉膜是活的,随着婴儿的呼吸颤动。

其他人全部从山腹中退出,只留老者一人,进行长达十日的神秘祭祀。

原来老者找到了一种虫子。

她把虫卵喂进孕妇的腹中,生出了这样被肉膜包裹着的婴儿。

而她也吞服下大量的虫卵同婴儿们一道与虬龙树合为一体,全数吸收着族人和婴儿们的痛苦。

被寄生的虬龙树变异成半树半虫的怪物,长出了黑色的鳞片和肉红色的细丝触手,靠着吸食虫婴流出的黏液存活。

祭祀的这十日,雾障岭上日日夜夜都响彻着老者因痛苦而发出的恐怖嘶喊。

雾障岭上也开始弥漫起了浓重不散的白雾。

虬龙树每次吸食虫婴后就会排出这样的白雾,族人们不再需要吸食树汁就可以抑制怪病的发作。就此在雾障岭上生活至今。

通往山腹的路也被封住,只有老者一人可以进出。

族人们对老者顶礼膜拜,把其当成天神的使者,并奉为族母。那些不愿意将新生儿交给老者祭祀的人被赶下雾障岭,很快便痛苦的腐烂而死。

进行过祭祀之后的老者很快便极速衰老,身上开始长出白色的细毛,逐渐化成一个茧。就是我在梦中见到的那样。

白茧长成之后自动破开,里面是新生的婴儿,那婴儿就是那老者。她没有死,而是在茧里恢复了新生。保留着之前的所有记忆,被族人推举的长老养育到成年,享受族人的供养。

在生命快要终结时进行新一轮的祭祀,几千年来周而复始地吸收着族人的痛苦。

这些是这棵树的记忆吗?几千年来它是否也很痛苦呢......

原来这才是虬龙族真正的来历。

每过几十年就献祭一批新生婴儿来饲养已经异变了的虬龙树,换取族群的延续。

那我呢?

我又是什么?

我也是这些婴儿中的一个吗?

正当我疑惑思索之际,那些细丝仿佛吃饱了,开始慢慢脱离我的身体。像它们来的时候一样,缓慢的,扭动着向上回缩。

头顶的缝隙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唯一的光亮消失了。我被困在了这里。和无数的虫婴困在一起。

真是处处绝路啊!

本以为冒险发现的暗门是条生路,没想到是条死路。在雾障岭的老宅中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如今,怕是只能烂死在这里了。

这四周石壁光滑,一点缝隙也没有,连光都透不进来,哪里还有生路。

我好后悔进了那道暗门。也不是没想过当打晕榕婆抢夺钥匙,当时觉得太凶险。

和如今的情形比起来,只是抢夺钥匙又算什么凶险呢?当初是怎么也想不到身处的是这样诡异的境地啊。

失去逃生希望的我瘫倒在地。

我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些疑问恐怕只能随着我的死亡成为无解的谜题了。

我闭上了眼睛,就这样在黑暗里死去吧。我心里想着。

四周的黏液又开始增多,几乎要把我整个浸在里面了。我感觉很舒服,有微微的风吹在我的脸上。

风?

有风就有和外界相通的地方!我连忙坐起,在黑暗里静静寻找风来的方向。顺着微弱的气流,我摸到了一处裂缝!是新生的树根把石壁顶出了一个裂缝。

可不够大,如果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我是能从这里勉强爬出去的。

可我至少有十四五岁了!我该怎么出去呢。

在裂缝边折腾了一会儿,我已经精疲力尽,还是没有想到办法出去。

老天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每每给了我一丝生的希望,最后又都变成了死路。还不如当初就死在那幽暗的房间里来得痛快!

我心中激愤,摸着石壁的手深深抠进了旁边的树根里。

突然那树根仿佛吃痛一般向着石壁的方向动了一下,连带着都石壁震动了一下。

它是活的!

它有感觉!

也许我可以利用虬龙树的力量逃出这里。我心中窃喜,这下或许真的有救了。

重新摸索到了裂缝旁的根,在上面狠狠地咬了一口!这次它又动了!石壁的裂缝似乎也被他顶开了一点点!吹在我脸上的风大了一点点了!

我又用力咬了好几下,根里的汁水浸进我的嘴里,我顾不上恶心,发了狠,更加用力地攻击它。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美利坚财富人生:在美爹做文抄公么,一路走好……相信版权律师会教主角做人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道君:主角当龟公,用药迷X,作者几本书里很喜欢写这种主角帮别人推屁股的情节,不知道经历过什么。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崩坏的中忍考试:火影问答型同人文,没有穿越者而是通过强制问答来向原著角色透露剧情,十分新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