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恶毒女配攻略男主后
恶毒女配攻略男主后

恶毒女配攻略男主后一聿

标签: 宴笙 林芷 现代言情
脑补王自我攻略白切黑男主VS美强憨批女主 1.林芷穿成了一本小说里又坏又美的炮灰女配,为了活命,她不得不完成系统给她的任务:维持人设,欺负男主宴笙
但为了不得罪男主,每次做任务的时候,她都耍了小聪明打擦边球
【教训宴笙,让他明白疼痛的滋味
】 林芷敲响隔壁的房门,脸不红气不喘地在宴笙脸上掐了一把
【狠狠羞辱宴笙,让他明白他和你之间的差距
】 林芷从衣橱里挑了件漂亮的长裙穿上,苦口婆心地跟他彻夜详谈了自己保持身材的心得
...... 她只顾着完成任务,根本没注意到,那个打着冷漠人设的男主总会看着她脸红
2.宴笙打小就被所有人认为是个累赘,亲生父亲还把他送进了福利院,为此,他一身的刺,把所有靠近他的人扎的鲜血淋漓
但他发现有个女生很奇怪,她像是不怕疼,笑着把他的刺抚平
他以为他很讨厌她
后来才发现,原来他爱她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成了恶毒女配?


清晨的阳光透过透明的落地窗,隔着雪白轻纱质窗帘,落在床上睡着的少女身上,给她镀上了一层浅淡的金,她的睫毛长而卷翘,细密的如同鸦羽般,鼻子小巧玲珑,樱唇红润,花瓣一般娇美,一头墨发则是随意地散乱在枕头上,带着一股凌乱。 “唔,”林芷翻了个身,嘤咛了一声后,坐直身子揉了揉眼睛,嘴里吐出和她的外貌完全不一样的粗糙话语:“谁他妈的把老娘空调调这么低,冷死了。”

话一说完,林芷看着她房间的布局,却是自己愣了一愣,她记得自己睡的是出租房,房间的环境不仅差,而且空间还逼仄的很,但眼前这间房间,装修却处处都彰显着奢华和典雅,那一墙的限量名牌包,光是其中一个,就够她打工半辈子了。

最重要的是......

林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又伸手比划了两下,她的事业线,什么时候这么深刻了......

细节还不由得她多想,一道机械的电子音就蓦然在林芷脑海中响起:【系统已经激活,任务派发中,宿主姓名:林芷,身份:林氏集团大小姐,任务:1.主线任务:帮宴笙躲开虐文套路,将本书变为甜文(未激活)2.支线任务:维持恶毒女配人设,欺负男主攻宴笙,任务进度(0/10)。】

“等等等等,你说我是谁?!”系统话未说完,林芷就连忙打断。

【林芷,林氏集团大小姐,由于《娇俏转学生之校草你别跑》这本书出现了极其严重的bug,所以我们需要有人来修复,而你的灵魂契合度是和书中女配最高的,所以我们才会选择你。】系统好脾气又有耐心地回答。

得知自己成了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林芷没有一点高兴,反而心里直骂娘。

《娇俏转学生之校草你别跑》这本书,只是她睡前为了解闷儿看的,虽然她看的很不认真,但是对书里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林芷对她的结局还是记得特别深的。

在男主宴笙的报复下,林氏集团易主,林芷则是被送进牢里被折磨致死。

本来书里人结局的好坏,她作为一个读者,只是看个乐子,但是现在系统告诉她什么?!

她居然要来当这个恶毒女配?!

“我不要,这个任务我不做,我要回去。”虽然她原来的日子过得很贫穷,但至少比死要好。

【系统已经和你的灵魂绑定,除非你死,否则任务不可取消。】

“你这不是耍流氓吗?!做了任务要死,不做也要死,合着我除了死,就没别的活法了?!”林芷被系统这强买强卖的高端操作给惹火了。

跟她的不高兴相反,系统显得冷静多了:【任务成功以后,你不会死,甚至还能改变原有女配的死亡结局。】

但林芷显然没被它这话给安慰道,“你自己瞅瞅你这任务,维持恶毒女配人设每天欺负宴笙,除非宴笙是个受虐狂,不然他肯定会弄死我,你动动你的脑子行不行。”

【系统没有脑子,只有终端程序。】

“你!”林芷被它噎的说不出话来,半晌,她才像认命一样烦躁地挠了挠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没点好气地说:“支线任务后头那个10是什么意思?”

【是支线任务的完成度,一旦你完成这十个任务,你恶毒的形象就会深刻地印在宴笙心里,到时候即便你帮助他,他也会觉得你是不怀好意。】

“哦,就是我买一只宠物兔,他也会觉得我是想把兔子养大做麻辣兔头吃,是这个意思吧?”林芷举了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

系统对她这话反应了一会儿,才认同,林芷在心里默默对它翻了个白眼。

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也随之响起,而不待林芷回应,王梅就已经急不可耐推开门走了进来,反手把门关上后,她又坐到床边,有些担心地握住了林芷的手说道:

“小芷,你知道吗,你爸爸前几天收养的那个继承人,现在就在楼下了!我也不知道林国雄是什么意思,居然把他的房间安排在你对面,怎么,他还想让一个野种和你平起平坐啊?!”

林芷想着,估计没有人比她更知道了,因为楼下的那个继承人不是别人,就是他妈的她要欺负的那个男主攻宴笙。

但她没有把心里想的表现出来,反而歪着脑袋,有些疑惑地问:“他已经到楼下了吗?”

王梅看着她这一副单纯无害的模样,急的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小姐才刚死没几个月,他就领了个继承人上门,说不是他亲生的我都不信!”

但事实上,宴笙还真不是林国雄亲生的,他是林国雄的白月光初恋苏曼的儿子。

十几年前,林家还没有现在这么富有,林国雄为了继承家业,抛弃了苏曼,选择了和林芷的母亲沈月瑶结婚。

沈月瑶前几个月因为车祸抢救无效死了,林国雄伤心归伤心,不该有的心思也生出来了。他想起了被自己抛下的白月光,想要找到苏曼和她再续前缘,但是不巧的是,苏曼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儿子宴笙。

本来林国雄是不想管苏曼这个儿子的,但宴笙和苏曼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像到他都以为苏曼其实还没有死,还在他身边。

因着这么一层关系,林国雄才把宴笙以继承人的身份留在身边。

“小芷,别发呆了!你再这么发呆发下去,不止林家,连小姐给你留的遗产都要归外面那个混蛋了!”王梅摇了摇林芷的手,示意她回神。

王梅是当初沈月瑶嫁到林家时带过来的,在她心里,林国雄根本不配当沈家的女婿,所以林国雄和沈月瑶结婚这么多年,她也还一直叫沈月瑶小姐。

“王妈你别担心,我有分寸的,”林芷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放松点,“我不是傻子,别人想抢我家产还没这么容易呢。”

王梅今年年纪有五十了,但她没结婚,没孩子,林芷是她看着长大的,在她心里她早就把林芷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所以虽然她说话是难听了点,语气也严重了点,但林芷知道,她是真心为自己的打算的,所以她才会开口安慰王梅。

“唉,你能为自己打算最好,我怕就怕你着了外面那小子的道。”王梅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别担心了,王妈,我现在就下去会会他,给他点教训!”说着,林芷就掀开被子下床,但她还没走两步,王梅就拉住了她。

“小芷,你、你换身衣服再下去。”

林芷顺着她的眼神看了看自己衣服后,脖子瞬间红透了,原主是个奔放的性子,这点从睡衣上就能看出来,因为......

除了重点部位,这件睡衣其他地方全都是镂空设计,而且就算是重点部位,也遮的不太明显,那股子将露未露的朦胧感,反而更能激起别人的探究和**。

“王妈,你先下去,我、我穿好衣服就来。”

“好,小芷你快点儿啊。”

林芷从衣橱里挑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件不那么暴露的雪纺印花长裙穿上,穿上以后,她穿好鞋对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深呼吸了两口给自己打气后,才推开门下了楼。

而她的床上,各式各样暴露而大胆的衣服则是堆成了一个小山。

原本在房间里,林芷只是对林家的富有有个初步的了解,但是等出了门,她才意识到王梅对宴笙那么大的敌意不是没有理由的。

林芷摸着木制楼梯缓缓走下楼,这楼梯的材质她不知道,但定是极为名贵的,因着这楼梯在灯光的照耀下竟有着油一般的润泽光亮,仔细一闻,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有着让人顿觉清爽的提神功效。楼梯平台处的墙壁放着几张油画,落款都是世界有名的大家。

走过平台,一楼便出现在了林芷的眼前,房子的吊顶和地面的距离粗略一看大约有七米,二百多平米的空间仅仅只是客厅的一小部分。

王梅带着两个下人站在沙发一边,一个身材清瘦的白衣少年,则是站在另外一侧,虽然两方谁都没有开口,但是林芷就是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

“小芷,你来了啊,快坐快坐!”王梅听到了她下楼的脚步声后,就招手示意林芷过来。而她这一招手,也让她对面站着的宴笙把目光放到了林芷身上。

林芷原本就在打量他,所以宴笙这一看,让她和他的视线正对上,也让林芷看清了宴笙的脸。

该说男主不愧是男主,即便是穿着一身最朴素的衣服,周身清贵的气质也半点遮盖不住。

他的刘海有点长,稍稍遮住了点他墨染云勾般的眉,一双眼则是漂亮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扬,带着点魅人的勾引,但和他多情的眼睛相反的是,宴笙的眼神却荒凉的仿若寒天大漠般,只一眼就叫人心惊,这样年轻的人,何来这般看透沧桑的颓丧与衰败。

然而还未待林芷深究,宴笙就很快把眼神收了回去,他转过头,只用着个侧脸对着她。

“你是叫宴笙对吧?”林芷坐在了王梅手边的沙发上,打破沉默地开了口。

“嗯。”宴笙很简单地回答了,少年人的声线偏冷,还带着点变声期特有的沙哑,但并不难听,反而格外的有磁性。

可王梅才不管他声音好不好听,她看着宴笙这幅目中无人的样子,脾气当场就上来了,“我们家小姐问你话,你爱答不理是给谁甩脸子呢!真以为林国雄把你带进林家,你就是林家半个主子了啊!我呸!有我王梅在一天,你永远别想骑到我家小姐头上去!”

听着她这么一番尖酸刻薄的话,宴笙却仿若没有听到般,很平静地问了句:“我的房间是在二楼没错吧?”

问完,他也不等谁的回复,径直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小芷,你看看他这幅样子!这才刚来就这么给你看脸色!”王梅指着宴笙的背影,气的整个身子都发抖。

“你别那么凶他呀!”王梅没看到,林芷可是看到了,刚刚王梅说这番话的时候,宴笙的右手可是握紧到手臂上的青筋都根根分明。

“小芷!我可是为了你好!”王梅见林芷和她居然不是站在同一战线,一脸的心痛和不可置信。

“没有没有,王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宴笙看上去不是坏人,咱们别那么凶好不好嘛?”林芷双手抓着王梅的手臂摇了摇,软声地撒起娇来,在她的印象里这招对王梅最管用。

果然,王梅见她这样,脾气收了大半,但她还是气得屈起食指轻轻打了打林芷的额头,“你这丫头,就是吃准了我舍不得凶你!”

“嗯嗯,是是是。”林芷朝她卖乖。

宴笙虽然走上二楼,看不到林芷和王梅在做什么,但是两人说话的声音却还能清楚的传到他的耳朵里,当听到少女软声说他不是坏人的时候,他心里因为王梅引起的对林家的反感,稍微少了那么一点。

林家二楼很宽敞,只布置了两间房间,林国雄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特地把他的房间安排在了和林芷一样的二楼,但问题是,林国雄只告诉了宴笙他的房间在林芷对面,却没告诉他林芷的房间是哪个。

站在走廊里,看着两间房的门把手,宴笙犹豫了片刻,还是朝着左边的门走去了,总共就两间房,走错了再走另一间就是了,他想的很美好。

但是当他打开左边的房门,见到床上放着的各种大胆而特点十足的衣裙时,他那毫无波澜的脸,顿时掀起轩然**,他飞快地退出林芷的房间,打开对面的一间,然后关上门以后,他不断加快的心跳总算才是平稳了些。

闯入他人房间的愧疚和见到那些衣物的羞赧,让他的冷静自持一下子飞的远远的。

宴笙背靠门坐下,摸着自己泛红的耳垂,手不不自觉地捏紧了点。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零开始的神奇宝贝:强行黑暗流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修真)大逃杀:嗯!就是不知道在讲什么!三星,不能在高了————————文笔不错,剧情还可以,怎么说呢,有种一直不知道在讲什么的感觉,但是女主这个人我还是比较欣赏的,有种中国人历来崇尚的君子的那种感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太玄战记:真实的人系列,作者和洗白的们,从小到大应该都听过一句话,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何况这本书还算不上艺术,何来真实,只是平白文青给人添堵罢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