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弃女逆天,独揽万千宠
弃女逆天,独揽万千宠

弃女逆天,独揽万千宠红蜻蜓

标签: 古代言情 沐昔 盛元筠
现代家族大佬穿到丑陋痴傻的不受宠侯府小姐身上 ,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手撕白莲,脚踏渣男,欺我辱我杀或者,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手握三千年历史文化精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今天的我你弃之敝履,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没有圣母小白莲,没有可爱傻白甜, 佛挡杀佛,魔阻驱魔! 世子送金银,王子送真心,皇帝倒贴献殷勤, 就连前未婚王爷也要没脸没皮的吃回头草, 这些老娘通通不稀罕,都给我乖乖靠边站
“姐姐,你医术了得,快来看看我这为什么心口狂震,额头冒汗,浑身冒火,是什么病啊?” “这病好治
” “怎么治?” ‘’立马滚出我的屋子!‘’ ……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砸了你门匾


连沐昔揣着五十万两银票出了赌坊,将自己寄存在柜台的青茴酒也带了出来。

外面夜已深,头顶星云密布,月亮斗大如盘,当真是好月色。

想到侯府还有人等着她,心里涌上一种奇妙的感觉。

她又进了一家药铺,往柜台上扔了一千两银票和两张药单,掌柜的二话不说,忙给她去抓药。

没办法,家里都是老弱病残,这些都是必需品,有些还得有备无患。

连沐昔又在药铺买了一些成品药还有一套银针,这些虽然跟她亲手做的没法比,但也聊胜于无,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做。

然后连沐昔提着大包小包,还有一坛子酒来到了东归侯府门前。

门口灯笼的照耀下,头顶醒目的四个大字清晰可辨,这牌匾看着真碍眼,连疏寒脸可真够大的,他凭什么!

她用脚踹起一枚石子,腿上一个用力,直朝那门匾踢去!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上书‘东归侯府’四个字的门匾从中间裂开,砸在了地上。

门卫听到这声响,连忙打开了门,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连沐昔,然后就是不远处碎成两半的门匾。

他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这门匾可是你砸落的?”

连沐昔揭去脸上的面巾,露出了他们熟悉的那张带疤的脸。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弄的?”

“原来是二小姐呀,你可曾看到是什么人砸落的这门匾?”

门卫压根不会怀疑这事是连沐昔做的,她没这能力,更没那胆儿。

“不知道。”

既然开了门,连沐昔不想废话,抬脚往门内走去…

“站住!”

门卫拦在她的面前,“大夫人说了,为了不给侯府丢脸,你只能走侧门,侯府的规矩你都忘了?”

连沐昔二话不说,一脚朝门卫踢了过去,只听哎呦!一声,门卫的身子重重撞在了大门上。

欺主的狗奴才,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连沐昔头也没回,干脆利落地拎着手里的东西回了她的住处。

门卫浑身疼痛地爬起来,不知道是该去追连沐昔,还是通报门牌掉落的事,想了想,他还是朝院中大喊:“快来人啊,大门的牌匾被人砸了……”

覃王府,盛元筠独自在凉亭喝着青茴酒。

繁星满天,月大如盘,可惜缺少一个赏月的佳人。

院中悄无声息落下一个影卫,上前拜道:

“主子,连二小姐出了皇宫之后去了凌轩赌坊,在一楼大厅赢了十万两银子,然后去了二楼雅间,与纪公子独处了一个时辰,不知道二人在里面谈了什么,但是临走时她给了纪公子一个药方,被纪公子收藏了起来,然后她又去了宁德药铺,买了两张药方的药,现在已经独自回了府。”

盛元筠桃花眼忽闪闪,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的昔儿这么有趣,东归侯府那帮蠢货真是眼瞎。

他敏锐的捕捉到一个信息,一张药方……

忽然想起什么,连忙站起身道,“跟我去宁德药铺。”

宁德药铺,掌柜的刚要去关门,被一只大手拦住,一位笑吟吟的贵公子拿着折扇走了进来,

“掌柜的,刚才是不是有一个蒙面女子在你这里买了几副药?”

掌柜一看来人穿着不俗,不知道是哪里的达官贵人,忙回道,“是的,这位爷,不知您有什么事儿?”

“那位女子给你的两张药方在哪里?”

“怎么又是一个找药方的…”掌柜的嘀咕。

“你说什么?还有人来找过?”

“不瞒公子,刚才已经有一位客人来过了,那药方…已经被他拿走了。”

盛元筠满面寒光,“被人拿走了?你们店铺的药方可以随便给别人吗?!”

“这……”,

这一看又是个不好惹的,掌柜的支支吾吾,终于干脆道:

“不瞒公子,我也是这么说的,不过……,对方可是出价一万两银票啊!小的也是小本买卖,如此高的价钱,怎能拒绝?”

盛元筠攥紧手中折扇,居然有人比他先来一步,真是岂有此理!

肯定是东方那个老狐狸,动作还挺快,哼!咱们走着瞧。

连沐昔刚踏进自己的小院儿,就看到这里唯一的婢女惊鹊,焦急的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还不时的向门口张望。

看到连沐昔回来,连忙奔上前去,“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可把奴婢给急死了!”

连沐昔看了一眼这空旷的小院,还有简陋的屋舍,将手里的东西放到院子里的桌子上,问道,“秋姨和屏儿呢?”

“秋姨急火攻心,刚吐了一次血,现在已经睡下了,四小姐不放心你,去了大夫人那儿打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秋姨是以前侍奉她母亲的,屏儿是三夫人的女儿,她的妹妹,三夫人亡故后,她母亲见她无人可依,就接过来领养。

加上惊鹊,她们四个人在这个小院里相依为命,时常受到侯府的欺凌打压,日子过得当真是艰辛无比。

连沐昔面色沉重,屏儿这么晚还没有回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她将一包药递给惊鹊,“将这个熬了,让秋姨服下,我去去就回。”

惊鹊还来不及说什么,连沐昔已经出了院门。

有哪里感觉不太对…,小姐怎么跟平时不太一样呢?

连沐昔来到大夫人的香兰园,此时已经夜深人静,园子里主人下人都已经休息了,明亮的月光将小院儿照的通透。

她一眼就看到了小院里的铁笼子,里面有关着一只体型健硕的大狼狗和一个狼狈的少女。

狼狗嘴角带血,正餍足地趴在笼子正**。

发现有人进来,机敏的耳朵竖起,正要发出示警的吠叫,突然一根银针入脑,还没有叫出来的声音戛然而止,脑袋耷拉下来,没了声响。

笼子里的少女浑身鲜血,衣服破烂不堪,身上还有被撕咬下来的血肉,双手保护性的护住了头部。

月光下,裸露的手臂隐隐可见被狗牙撕咬的青筋黏连,仿佛再碰一下就会断了,她的身体紧紧蜷缩在铁笼的一角,已经奄奄一息…

屏儿!…

连沐昔目眦俱裂,屏儿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呀,这帮人简直是畜生不如!

她想起来,对这个笼子并不陌生了,以前她也像屏儿这样被关在里面,被狼狗撕咬。

当她奄奄一息的被送回小院时,所有人都以为她活不了了,然而她却奇迹般的挺了过来,想来应该是她体内的真气救了她。

然而屏儿并没有真气,她探了探连玉屏的脉膊,还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要还有一口气,她就能跟阎王爷抢人!

她将连屏儿小心翼翼的从笼子里抱出来,冰冷嗜血的目光扫向大夫人的屋子,

安庭香,连瑶珈,这份见面礼我收下了,我的回礼,看你们能不能接得住!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有系统的,决定正经修仙:这主角脑子准是有点大病,不带脑子都看不下去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地上道国:魔幻版三国演义,脑洞极佳,奈何人设有问题,性格变化不定,前后反差还很大,智商时高时低,感觉为了矛盾冲突献祭了一样,导致后面阅读感相当别扭。初评,2021.8.12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讲真,我都替主角累得慌,密集的情节设定在一天,作者我觉得你需要学习下写作基础——详略得当,出新手村带一个小女孩,人家还有家人,这是卖你为仆吗?你设定一个孤儿的身份也起码合理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