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升职当乾隆
升职当乾隆

升职当乾隆厚法爱辣椒

标签: 军事历史 厚法爱辣椒 陈厚法
李玉看到皇上愁眉苦脸的看着托盘里的绿牌,久久不动手翻牌子上前催促道:“皇上是想翻哪位小主的牌子啊!可要老奴拿近些看?” 皇上烦躁的甩开手里拿的折子,揉了揉烦得胀痛的太阳穴,眼神躲避盘里的绿牌道:“朕今日头疼就不翻了,朕今日就歇在养心殿,你们都下去吧!” 李玉一听这话还得了,皇上都差不多一个月没有去后宫,要不是太医说皇上身体没事,他都得去见阎王了,李玉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哀求道:“皇上您都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进后宫了,您今晚要是再不进后宫老佛爷就要把小的拉出去砍头了呀!” :“您就当可怜可怜老奴去一回吧,去皇后娘娘那或是去您喜欢的令妃娘娘那都成,就是别再呆养心殿了
” 皇上看跪在脚下愁的脸都变形的太监,就知道自己不可以在躲过去了,已经躲了一个月外面的人都议论纷纷说自己不行,但他真的不行啊! 面对一些高矮胖瘦歪瓜裂枣不是麻子脸就是龅牙嘴,他是真的下不去嘴,哪有皇帝你们憋屈的,怪不得这个乾隆爱下江南,四处留情哪哪都有孩子
估计他是一个倒霉的皇帝,他更是一个倒霉的接盘侠穿越者了吧!陈厚法认命般的看向外面已经黑透了的天,挣扎着起身迈开沉重的步伐往外走,这天是真的黑就像他要一路走到黑一样······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六章第六


清醒过来的陈厚法只好举手投降,无奈的连连求饶似的说道“行行,我的错,对不起蚂蚁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歉。”

蚂蚁高傲的扬起脑袋“哼”了一声,跳到陈厚发身上麻利的爬进袖子里,继续呼呼大睡。

媛婉瞧见皇上醒了,急忙想起身就被陈厚法摁下去,这都老夫老妻了没必要折腾她,于是坏心眼的在她耳边悄悄说道“你还能起来,嗯?看来是朕不够努力,还得加油啊!歇着吧!这奴才那么多那需要你动手啊!”

“等朕下早朝来等你用早膳,再一起去给皇额娘请安”说完贴心的盖好被子去洗漱,其实是他想借着一众妃子向皇后请安的时候,趁机看看后宫佳丽三千这个词语的含义,接受原主记忆的时候,什么都有唯独缺了后宫妃子的资料,可能对乾隆来说后宫不过是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地方,不值得他记住。

媛婉脸上发烫,皇上怎么这般大胆就像登徒子似的,还调戏她可也有些疑惑,她和皇上是结发夫妻成婚多年最是了解不过了,皇上以前来长春宫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哪有现在还会调戏她,也开始体贴她让她多睡会儿,可不管皇上怎么改变,她都喜欢比喜欢这个有规矩有显活力的夫君,媛婉内心流过一股暖意,哪有那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体贴的?

陈厚法坐上龙椅,听下面的人汇报,过了半个钟头才结束,把他昨天好不容易收拾出来的名单收好,等会全部给他叫去乾清宫抄奏折去,就自己先溜了,李玉捏着手里厚重的名单,为这些大人们默哀几秒,不要看这些大人在朝堂上多么风光,背地里还不是要被拉去抄奏折,还是不下宫门不让走的那种,就问你拍不怕?估计这些大人们下回再也不敢写那么多拍马屁的话了。

一代英雄形象,估计就在他们毫无形象撅起屁股埋头抄书的时候,碎了一地……

李玉眼里的满是热闹的火花,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后立马隐藏下来,庄严宣读“皇上有旨,宣刘勋大人、秋易大人,富恒大人、陈彦齐大人,王明楷大人……等几位大人,请跟杂家到乾清宫走一趟。”说完就一脸坏笑的低头带路。

众人跟在后面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众人心想,这皇上昨个才请刘勋这个老匹夫进宫,听说皇上十分满意和他相谈甚欢,直到要落宫锁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让人回去,难道皇上也是看到他们的才华,想与他们也来一场促膝长谈?

几个人实在摸不着头脑,瞧见李玉低头不管他们也就放心大胆的相互挤眉弄眼,互相来一场默契深度交流。

秋易“你们觉得皇上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赏要还是要罚?我怎么一路走过来心慌慌的。”

陈彦齐“好巧,我也有这种感觉,并且现在是越来越强烈了,昨个刘勋刘大人不是被皇上留下来吗?或许刘大人能知道一二。”

点到着众人都醒过来似的,纷纷朝刘勋靠近眼神警惕的用胳膊小心点对方的胳膊,好好目不斜视走路的刘勋显然是不知道他们的打算,而且他正为等会要继续抄的奏折苦恼呢!突然被人点一下隔壁差点尖叫出声,还好被眼疾手快的富恒大人用手捂住嘴,才避免一阵喧嚣。

刘勋反应过来后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大一脸后怕的样子,这可是吃人不见骨的皇宫要是他随意的大声尖叫惊扰了贵人,他就是又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刘勋对众人咬牙切齿怒目瞪了一眼,后者都心虚的朝他拱手行礼,一副求饶的之态,刘勋见状也不好发作只好暗自忍下来,免得他们得说自己小气了。

众人都不敢现在上前讨人嫌,就合力把年轻力盛的富恒推上前,朝他挤眉弄眼对刘勋努努嘴,富恒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和刘勋搭话,看了一眼在前面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李玉,且他们谈论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为的事,就放心大胆放低姿态对刘勋低声询问“那个……嗯……,刘大人我们就想问昨个皇上留您这宫里那么九是干嘛的!当然要是事关国家机密您就不你说了,要是不是那能不能恳请您说上一说?”

刘勋不意外他们会问,看到富恒这个一贯是贵公子形象的人对自己放低姿态不免有些开心,再看看一向和他在朝为官尚且高傲的同僚,现在为了得到一个小消息都对他露出渴望求知且带羡慕的眼神,这差点把刘勋乐得摇头了,还好他还能稳得住,谁让皇上昨天说最看重他稳重呢!

但他肯定不能直接说出来啊!刘勋压下上扬的嘴角,随后假装一副很苦恼的样子皱着眉心说道“昨天皇上宣我也没什么事,皇上就有些念旧,这不就宣我去聊聊,皇上还记得我最喜欢喝洞庭碧螺春,还留我在宫里吃饭,我原想这这是宫里怎么可以,皇上就说平时他也忙没找着时间和我好好聊,这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就是舍不得放我回去,硬是留我到宫门落锁才不舍的让人送我回去,还给我打包了许多茶叶回去,哎呀!你们说说皇上怎么就那么好呢!”

所有人的不可思议的露出一副“你看我相信你编的鬼话吗?你编你再编,我就静静的看你表演。”

走在前面的李玉听到刘勋自夸的不要脸行径,差点绷不住笑出声,还好他死命用力掐自己的大腿才忍下来,忍得他眼泪花都出来了,李玉就算再怎么控制身体都不免有些微微颤抖。

刘勋见他们不信也不着急,没见着李玉都不出声反驳吗?那就炫耀稳了,按照这群老不要脸的是绝对不敢问皇上,刘勋只好继续叹息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信,要不是我亲身亲历打死我都不信皇上会找我闲聊,就为了关心我,哎!大红人没办法皇上就是这样信赖我,真是不是谁都有这运道的!”说完还朝他们露出一副尔等凡人不懂的表情,才堪堪把大家伙唬住。

众人闻言见他面色不像作假的样子倒有些信了,毕竟也不会有人说这种容易露出破绽的谎话,顿时都觉得有些牙酸得紧,真的手痒好想打折老匹夫!明明是**裸的炫耀还装模做样的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要真不愿和皇上说还他们来啊!他们可愿意了,还好今天也轮到他们了,这下子谁也不用羡慕谁!

每个人都心满意足的开心大步向前走,此刻恨不得自己有八条腿能走快一点,早点见到皇上,刘勋见他们一副打了鸡血似的的兴奋神秘莫测的摸摸自己的胡须,心想,开心吧!对,多笑会要不然他怕他们等会笑出来了,连用餐的时候筷子的拿不稳,反正他还有一点点就抄完了,用不了两个时辰就能回家舒舒服服的躺着,回忆他们疼苦的抄书的模样,想想都激动。、

每个人都各怀心思,开开心心的往乾清宫走……

而被他们惦记的陈厚法,此时在长春宫暗自打了几个喷嚏,疑惑的抬手揉揉鼻子想不通就不想了,静静的看皇后梳妆打扮,想到马上就要见后宫佳丽内心就忍不住激动,抬手摸摸自己下巴长出来的胡子笑得有些猥琐,蚂蚁看得有些恶心轻轻电了他一下,恶寒的说道“收起你脸上猥琐的笑,你现在好歹也是皇上能不能别那么没出息,跟没见过女人似的。”

陈厚法被电的身体麻麻的立马清醒过来,心里回怼道“上辈子到死都没摸过女孩子的手,这辈子好不容易有条件了,可不得多看看啊!我也没想怎么着啊!”蚂蚁看他确实是可怜,也不怼他了,自己晃悠的坐在袖子上看。

陈厚法瞧见皇后要用油头梳急忙拦住,这油头一梳是又难看又难闻,陈厚法想着皇后是嫡妻他帮梳头发也没人会说什么坏话,最多只会说帝后伉俪情深倒是一段佳话。

陈厚法在大家错愕的眼神下接过宫女的梳子,给皇后慢慢梳起来,皇后的头发保养的不错就像丝绸似的滑顺,媛婉身体不适的瞬间僵硬紧绷,目光有些无措的看向旁边的奴才,看到她们都低头发笑,脸噌的一下就红得透彻,媛婉手不自觉地捏紧凳子,害羞的磕磕巴巴的说道“皇……皇上还是让奴才来吧,皇上怎能做这种粗活呢?臣妾自己来都行。”说着手颤颤惊惊的想接过梳子,就被陈厚法摁住。

“咱们夫妻多年,朕还没给皇后梳过一回头呢!这倒是新鲜体验了,你坐好了,要是等会朕梳的不如你的意,你再换人来重新梳便是。”

媛婉见皇上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扰了他的兴致,只好惶恐不安的坐在凳子上,内心上流过一股暖意,眼眶微红嘴角微微翘起,心想,皇上还是惦记她们的年少夫妻情分,竟然屈尊降贵为她挽发,打定主意,不管等会皇上梳的怎么样,她都要顶着副样子出去,谁敢小瞧皇上的手艺不成?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井冈山上有头龙:脑洞大,但我本来认为这书会太监。结果是书没太监却404了,喜欢的朋友只能上龙空看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网游之波涛荡漾:垃圾中的战斗机,最大的亮点就是人名啦,你说你要么就H,要么别来这套啊,半遮半掩文笔又不好学人家写什么书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美漫大镖客:看成《美漫大嫖客》233333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