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星云长歌
星云长歌

星云长歌呆呆脑

标签: 林逸 都市小说 陈依灵
我非天选,亦非唯一 只是该我了,我便提斧怒劈分天地 只是该我了,我便张弓搭箭落九日 只是该我了,我便孤守广寒亿万载 现在该你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往事 下


“老公,你说如果我们有宝宝了叫什么名字才好?”

“老公,你的表情怎么这么臭屁?

“老公,你爱不爱我?”

“老公,我好看么?”

“老公!叫我!”

就在表白的第二日,林逸和陈依灵便领了证。

为了庆祝,林逸拿出毕生所学在厨房里乒乒乓乓,而陈依灵躺在沙发上仰面望着结婚证痴痴的笑。

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一直叫着林逸。

这小妮子,以前一直扮演着高冷御姐的角色,在一起后才发现如此的娇憨,林逸宠溺地看着陈依灵道:

“老婆,老婆,老婆。”

“从民政局回来的路上,我都叫了你999次老婆了!”

“还不够嘛,我还想你叫我老婆。”陈依灵撒完娇,又开始把玩着手里的结婚证。

话音刚落,陈依灵最爱的剁椒鱼头粉蒸排骨就已出锅。

加之炖汤和清炒时蔬,片刻间三菜一汤就出现在餐桌上。

林逸解开围裙,洗了把手,招呼陈依灵可以吃饭了。

陈依灵撅着嘴摇着头伸开双手示意要抱抱。

林逸无奈地摇摇头,走到沙发前一个公主抱,将其移动到餐桌旁,柔声道:

“乖乖吃饭,吃完饭,我们要个宝宝”

听闻此话,陈依灵眼眸低垂,面颊绯红,以弱不可闻地声音回道了个嗯。

惹的林逸哈哈大笑,羞红脸的陈依灵只能拿起小拳拳捶林逸的胸口。

林逸反手握住陈依灵地手,略带歉疚地说道:“老婆,对不起,没有给你盛大的婚礼,没有丰盛的婚宴,没有鲜花与祝福。”

听闻此言,陈依灵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摇了摇头,认真地说:“我有你就够了啊,傻子。”

说完,抽出手用细长的筷子将鱼眼睛夹给了林逸,只因为林逸曾说,每次做鱼母亲都会将鱼眼给自己,因为老人常说鱼眼能明目变聪明。

所以每次吃鱼,陈依灵也会先将鱼眼夹给林逸。

林逸抬头两人目光碰撞,相视一笑。

匆匆吃过晚饭

此时无声胜有声

本以为婚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可林逸渐渐发现陈依灵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总是莫名其妙的皱眉,沉思,出差也渐渐开始频繁。

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就在林逸从厨房里端出做好的饭菜,迎接着出差归来的陈依灵时。

站在门口的陈依灵却一脸寒霜地看着林逸,语气冷漠地开口道:“我们离婚吧!”

“又在逗音上看恶作剧测试么?好啦,先吃饭好不,待会再陪你玩。”

林逸话语中依旧带着一丝宠溺,下意识伸出手去接陈依灵的公文包。

看见林逸伸手,陈依灵抗拒地往后退了一步,高跟鞋磕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也狠狠地撞击在林逸心上。

“我是认真的,我们离婚吧。”

林逸悬着的双手不知该何处安放,沉默一会儿后抬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先把饭吃了,你好不容易才忙完,我还做了你最爱吃的粉蒸排骨。”

“不了,我回来就是想和你协商离婚的事情,我同事还在楼下等着我。”

陈依灵决绝的态度,让林逸感觉自己似乎丢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眼里闪出一丝丝慌张,略带祈求的问道:“依灵,你告诉我是不是遇见什么麻烦了?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看着近乎崩溃依旧不愿放手的林逸,瞥见饭桌上的粉蒸排骨。陈依灵一时间也有些于心不忍,不过最后还是咬咬牙狠心说道. :

“工作后我才明白感情是最廉价的奢侈品,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贫贱夫妻百事哀,我想去云门吃分子料理,去锦悦吃法餐,去子非吃川菜,我不想天天在家吃粉蒸排骨!”

说罢,微微提了提手里的驴牌公文包,似乎在炫耀着。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陈依灵,林逸低头沉默以对,自己只是不明白眼前的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现实。

“离婚吧,这样对大家都好。你是个好人,你可以去找一个平凡女人,安安稳稳地度过你的后半生。”陈依灵见此依旧试图说服林逸同意离婚。

“楼下的同事是那个学长么?”面对急切催促离婚的陈依灵,沉默许久的林逸红着眼,惨笑地问道。

学长叫陆玡,家境优渥,是个混血儿,轮廓分明,鼻梁高挺,宝石蓝的眼睛,配上薄情的唇,高中时候就有一群小迷妹。

他大学也就读金陵大学天文学系,后来两人毕业也是一前一后进入的也是同一家科研单位。最主要的是陆玡疯狂追求过陈依灵,之前林逸脑休学去金陵其实就是为了防着他!!

现在陈依灵这么急切的想离婚,言语里全是对“上流社会”的憧憬,让林逸不得不怀疑自己被陆玡绿了。

听到林逸还在怀疑自己和陆玡,陈依灵脸上表情有些震惊,然后是痛苦,最后释然地点点头,像是被扯去遮羞布后般摆烂承认了。

“对!你猜对了。就是他,不仅人帅多金,更最重要的是活比你好!你满意了吧!”

男人是个奇怪的生物,你可以骂他穷,可以骂他丑,甚至可以骂他猥琐变态。

但你不能骂他不行。

被绿还被嘲讽自己男人的本钱不行,羞怒悲愤夹杂在一起,林逸举起了手想一耳光扇过去,但陈依灵仰着脸,根本不曾惧怕。

看和眼前陈依灵倔强的模样,像极了十几年前将自己护在身后的样子,只是这次她是为了别人。林逸有些恍惚,生活终究改变了彼此许多。

巴掌最后还是没落下,眼泪却无声落下。

“还那么爱哭,你能不能男人一点啊。离还是不离?”陈依灵无奈道。

“离!我过几天就搬出去!”林逸整理了下情绪说道。

“随便你,反正我这几天不会回家。”说完,陈依灵反而有些生气的重重关上门离开了。

林逸颓然地坐在餐椅上,大颗大颗的落着眼泪,大口大口的吃着粉蒸排骨,似乎想把这十几年的感情都吃进嘴里,记在心里,拉进厕所里。

最后一个人双眼无神躺在床上,现实真是讽刺啊,深夜的烧烤,清晨的粥,凌晨的感冒药都敌不过富二代随便买的一个奢侈品包包,想着这十几年的经历,林逸辗转难眠。

时间过的很快,三天后,蓉城民政局门口,林逸看见陈依灵从一辆奔驰S300出来,林逸知道是陆玡的车。

三天不见,陈依灵脸色略显苍白,精神也不是很好。

林逸心中有气,嘲讽道:“还没离婚就跟别人厮混,这几天这么放纵,真是看不出来。”

陈依灵听出话中有话,眉头微皱,也不在乎林逸的讽刺,径直走进大厅。

林逸见刺激无用也跟着进入。

“同志,你们才结婚没多久,就要离婚,是否考虑清楚了?不要闪婚闪离,又后悔啊”

办证人员好心提醒道。

林逸听到离婚二字心里隐隐作疼,但身旁的陈依灵却一脸嫌弃的说道:

“赶紧办理吧,没什么可后悔的,后悔结婚才是。”

林逸看着眼前变得如此陌生与绝情的陈依灵,无奈的点点头,示意工作人员赶紧办理。

“好吧,你们先做登记,等三十天后,如果还是决意要离,再来办理吧。”工作人员态度有些蛮横地将登记表交给林逸和陈依灵。

“三十天?!!这么久?”陈依灵有些吃惊的问道。

“新婚姻法规定的冷静期,不知道的话,多看看新闻!”工作人员没好气的反驳道,

刚才就看见这女的从一辆奔驰车上下来,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婚,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对陈依灵说话不怎么客气。

“你!”陈依灵气急,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回过头催促林逸赶紧填报完。

待出了民政局,林逸坐上出租车回到陈依灵家,准备收拾东西走人。到家后发现,门锁居然换了。

上前敲门,没人应答。

“您有一条新的短信到了。”

打开手机一看,是陈依灵的。

“你的东西,都给你打包放在楼道。”

“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林逸摇摇头,腹诽着。

走进楼道,找到三个行李箱,现在就是林逸的全部家当。

出了小区,拉着行李,漫无目的的在城市游荡,最后在一家小宾馆落脚。

林逸在房间里整理着箱子里的东西,一大叠现金滑落,林逸忍不住自嘲的笑笑,这算是对自己的补偿么?想想自己还真是失败,一无所有,无所牵挂。

浓烈的孤独感侵蚀着林逸,倾诉的人都没有。

无助的他想到父母,想到陈煜,又忍不住想到那个一直无畏保护自己的女孩,全没了。

为什么老天这样对待自己?

为什么连一丝希望都不给自己。

“如果父母在,该多好啊!”人不管多大年纪,父母都是自己的避风港。

这时林逸才意识到父母的书籍没带,这是自己与父母唯一的羁绊,必须要回来。

林逸赶紧给陈依灵打电话,想要回自己父母的书籍,那些可是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念想。

“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一连几天都是无法接通,短信息也没回,林逸怀疑自己已经被拉黑,干脆自己直接去拿吧。

来到清江雅苑小区,林逸走在熟悉的路上,看着熟悉的绿化和道路,脑海里全是这十年的种种。

因为父母与陈煜夫妻的事,邻居见到林逸都躲得远远的。

林逸敲门没人,等到晚上,还是没人,失去耐心的林逸决定翻窗进入。

可刚进入房间,便被麻醉针击中,昏厥过去。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神级幸运星:“冰妃白雅凝,出身国内四大超级家族中的白家,是白家当代掌舵人白浩辰唯一的掌上明珠”——神烦这种出自某某超级家族的套路,剧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底牌:书是好书。人是好人,可惜三观不太正。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生官商路:第一百三十五章 车厢暧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