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春雪落在竹马上

>

春雪落在竹马上

牧桥 著

商宁 牧桥 现代言情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牧桥”的一本新书《春雪落在竹马上》。故事精彩截取如下:宋朔言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条小巷,他决定暂时先在这儿停下,等第二天再转车。他提着皮箱走进小巷,越往里走越是安静,一直走到了巷子尽头才停了下来。眼前是一面墙,墙上是小孩的涂鸦,不是那种破坏性的乱涂乱画,倒像是颇费了一番心意画上去的。“你怎么看了这么久?”稚嫩的童声打断了他...

来源:fqxs   主角: 商宁牧桥   更新: 2023-02-25 06: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春雪落在竹马上》,是作者“牧桥”写的小说,主角是商宁牧桥。本书精彩片段:近了,很近了,下次天亮起,宋朔言就能把阿七送回家想到阿七没来及告别的故乡,宋朔言的心中无尽遗憾可他知道,这里终究只是他路过的一座陌生的城市这是座小城,岁月留在它表面的苍老,像极了归人的倦容宋朔言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条小巷,他决定暂时先在这儿停下,等第二天再转车他提着皮箱走进小巷,越往里走越是安静,一直走到了巷子尽头才停了下来眼前是一面墙,墙上是小孩的涂鸦,不是那种破坏性......

第3章 送阿七回故乡

近了,很近了,下次天亮起,宋朔言就能把阿七送回家。

想到阿七没来及告别的故乡,宋朔言的心中无尽遗憾。可他知道,这里终究只是他路过的一座陌生的城市。这是座小城,岁月留在它表面的苍老,像极了归人的倦容。

宋朔言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条小巷,他决定暂时先在这儿停下,等第二天再转车。

他提着皮箱走进小巷,越往里走越是安静,一直走到了巷子尽头才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面墙,墙上是小孩的涂鸦,不是那种破坏性的乱涂乱画,倒像是颇费了一番心意画上去的。

“你怎么看了这么久?稚嫩的童声打断了他。

宋朔言偏头,只见是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就笑着回她:“画得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就看了好久。

“真的吗?小姑娘眼里满是期待。

“真的。宋朔言诚恳地回答她。

“你是第一个说我画的好看的人。

“这是你画的?

“嗯,小姑娘满脸自豪。

“以前没人说过你画的好看吗?

“其实这是我昨天刚画的,这些是我昨天在美术课上刚学的。小姑娘指着墙上的画说。

“是这样啊。

“嗯。

一大一小两个人说完看着对方都笑了起来。

“你很聪明嘛。

小姑娘大概觉得被陌生人这样夸有些害羞,微微红了脸,“你住旅馆吗?她转移了话题问宋朔言。

“天快黑了,我是想找个住的地方。

“那你……小姑娘说着又突然不说了,只是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旅馆,宋朔言也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家,这家旅馆的名字倒是挺好听。

“这是我家。小姑娘说着眼里又是藏不住的自豪。

“这是谁起的名字,为什么叫‘小家’?

“这是我爸爸起的,我爸说‘小小一个家,心里牵挂它’。

“那我今晚就在你们这‘小小一个家’里住吧,好不好?

“好,我帮你拿行李吧。小姑娘跑到他跟前,热情说道。

“箱子有点重,你帮我带路就好。

小姑娘点点头就走进了“小家,宋朔言跟在她身后,仿佛真的到家了一样,心中喜悦。

宋朔言做好登记,拿了钥匙就上了楼,他在小老板的指引下很快就找到了三零六房间。

“我去玩了。

“谢谢你带我上来。

小姑娘摇了摇头便跑下了楼,宋朔言见状淡淡一笑,他正准备开门,突然隔壁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子走了出来,因为距离很近,宋朔言闻到他周身携着淡淡的清茗之香,让人十分舒心。

两人同时看向彼此,又同时朝对方微微点头,但都未说话,只是在那人下楼的时候,宋朔言忍不住一直打量他。

不知为何,他觉得那人莫名的亲切熟悉,但他又十分确定,这是自己第一次见他。

他没过多纠结,打开门走进房间,轻轻放下皮箱,便倒在了床上,想着刚才的那一幕,觉得这“小家有趣得很。

宋朔言侧过头,瞥见衣袖上有点污渍,才觉路途疲劳,起身走进浴室冲了冲澡,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宋朔言,你做的面好难吃,真的太难吃了!女孩皱着眉说着,眼里的笑意却怎么都藏不住,“你快尝尝,是不是真的难吃,我没有骗你。

宋朔言记得这是他和商宁第一次去贺叔叔家,他给商宁做了面,当时她虽然觉得难吃,可最后还是吃光了。

“商宁,你……你回来了?梦里,宋朔言在惊喜之余又小心翼翼地问她。

“我要走了,宋朔言,以后你要好好生活,我会一直记得你。

“商宁,别走好吗?宋朔言近乎请求地说,“老师走了,阿七走了,你能留下来吗?他红着眼眶想留下她,可她却头也不回地消失不见。

“哐哐哐……

一阵敲门声将宋朔言从睡梦中惊醒,原来刚才做梦了。

“哐哐哐……房门再次被轻轻叩响。

“来了。宋朔言下床去开门,脚下有些虚晃。

一身藏青色休闲冬装,双眼深邃且睿智,神情严肃却透着不羁。穿着睡袍的宋朔言打开房门后就看到了一个如此这般的男子。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吧?是之前楼道见过的那个男子,他有些抱歉地问宋朔言。

“没有,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的打火机坏了,宋朔言注意到他手指间夹着一根烟,“能不能借个火?

“你等一下。宋朔言转身走到房中,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快步走到门口递给了他。

那人接过去,点燃香烟,然后将打火机还给宋朔言,说了句,“谢谢!

“你留着吧,我多带了一个。宋朔言语气真诚。

那人见状,又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转身回了房间。

吃过晚饭,宋朔言径自走出了小巷,走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长街。

宋朔言穿梭在人群中,没有目的地走着,他走了很久,直到再次见到住在他隔壁的那个人,才停下了脚步。

天空飘起细雨,那人孤独地站在公交站牌旁,雨丝肆意地飘着,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他低着头,脸陷在暗处。

宋朔言远远伫立着,进退两难。

到底,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他纠结着。可就在这时,那人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身上。看见宋朔言,那人几乎是毫不迟疑,就朝他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儿?那人直截了当地问宋朔言。

“噢,我随便走走。

那人丝毫没觉得奇怪,又问宋朔言:“要回去了吗?

宋朔言点点头,回了句“嗯。

两个人沉默着,沿着街道往“小家走。宋朔言觉得有些尴尬,他试图说些什么,想了半天,开口对那人说了句:“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总觉得很熟悉。

那人听宋朔言如此说,依旧语气淡淡的说:“可能我跟你认识的某个人长得有点像吧,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实在很多。

宋朔言觉得他的话不无道理,便说:“这倒也是。对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李岳。

“李岳……宋朔言小声地念了一遍,真是奇怪,这个名字,他好像也在哪儿听到过,只是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

记忆有时就是会无端模糊,模糊到连记忆里偷偷的想念都会在某一天淡忘。

“宋朔言,我的名字。

李岳偏头看向宋朔言,刚要开口说话,他口袋中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李岳接了电话,宋朔言听见电话那端的人语气恳切,似乎有求于他。自始至终,男子都是一副从容平静的样子,平静听着别人的哀求,又平静地挂断电话。

“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你先回吧。李岳说完,不等宋朔言回答,就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坐上车往相反的方向匆匆而去。

一个人的旅途难免多了些怅然,好在,生活早已教会我们要去寻找藏在怅然中的欣然,只因我们还要去往无法预知的下一站。

第二日一大早,宋朔言退了房,提着皮箱沿着小巷往外走,他走出几步后,停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李岳的窗户,床帘拉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见。

这时,他看见“小家的门口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接待宋朔言的那个小女孩儿。宋朔言心中一暖,笑着冲女孩儿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很快,他再次被人潮淹没。

两个小时的车程后,宋朔言被一辆大巴车送到了他最终的目的地——阿七的故乡。

那是个宁静的小镇,和印象中的阿七一样,普通,朴素。镇上有一所中学,阿七说他儿时的玩伴就住在学校后门的巷子里。

他说那里很好找,但宋朔言觉得这是不一定的事,毕竟阿七已经不再年少,毕竟时隔多年,什么变数都有可能发生。

宋朔言记得当时阿七跟他说起往事时,神情十分落寞,仿佛他那住在巷子里的小伙伴早已随着时光不见了一般。

年迈的阿七叹了叹气,叮嘱宋朔言,要是你找不到人,就随便找个山,站在山顶把我的骨灰扬了吧,反正都是入土为安,飘着飘着,总会落到土里。

宋朔言鼻子一酸,郑重其事地跟阿七发誓,不管他们在哪儿,我一定会找到他们,我绝对不会让你那么凄凉地回到故乡,阿七也鼻子一酸。

起初,宋朔言不太明白,阿七为什么非要回到故乡,非要找住在巷子里的人。如今,他的双脚站在了这片土地上,可他还是似懂非懂,而那不多的“似懂,也可能是他在不懂装懂。

小镇的人们过着从容悠闲的日子,看上去惬意十足,跟阿七曾说的无趣、苦闷、一眼望不到头、就是靠天吃饭这些词一点都不沾边。

离家太久的阿七总爱说时隔多年这个词,宋朔言听多了后,一度觉得这个词负有岁月的责任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一个词,岁月才会有无限的变数吧。

宋朔言突然想好好看看阿七心心念念的故乡,而且,他也该替阿七看看这里的天地,看看这里的人家。时隔多年,不知道这里是否还有阿七曾熟悉的味道,而他又是否还适应这里的改变呢?

果然,宋朔言看到了阿七口中的那所中学,校门口有几家小卖部,还有不远不近相隔着的几家小吃店。看着笼屉里翻腾的热气,宋朔言的肚子适时咕咕叫了起来。

他走过去对正在忙碌的老板说:“老板,要一笼包子。

老板头也没抬,问他:“只要包子吗?不怪老板多嘴,只是以往来吃早点的人除了吃包子,还会要些粥或者豆浆之类的。

宋朔言朝里望了望,问:“还有别的吗?

此时老板抬起了头,看见宋朔言时,他才意识到,这是个外乡人。

“还有小米粥,黑米粥和豆浆。

“那再要一份豆浆吧。

“你先坐,一会儿就好。老板说完,继续忙去了。

宋朔言走进包子铺,找了张靠墙的桌子坐下来,他将皮箱小心且仔细地放到墙根处,就等着了。

没过一会儿,老板就端来一笼热包子放到了他的桌上,然后又折回去端了碗豆浆。

包子是胡萝卜馅儿的,包子皮擀得很薄,宋朔言咬了一口,心中便发出了一声感慨。明明刚坐在这里,他却已经开始害怕日后再也无法吃到,真是奇怪。

看着只咬了一口的包子,宋朔言好像有些明白阿七的遗憾了,那种早已失去却疯狂惦念的遗憾。

《春雪落在竹马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