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妙搜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在垃圾一样的世界遇见她

>

在垃圾一样的世界遇见她

夏羽天的猫 著

凌贤 奇幻玄幻 琪叶

经典热门小说《在垃圾一样的世界遇见她》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夏羽天的猫”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这个孩子为什么会…」「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啊……」在医院里,两名医生正抱着一名刚出生的婴儿讨论着,他们眉头紧皱,并不是因为婴儿有着什么疾病,她十分健康,但…「魔力测试仪的指标是多少」「报告,爆表了…」「…那换成精灵用的测试仪」这名刚出生的婴儿当时可谓是轰动了整个研究圈,明明是人类的孩子,却拥有...

来源:fqxs   主角: 凌贤琪叶   更新: 2023-03-13 06: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在垃圾一样的世界遇见她》中的人物凌贤琪叶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夏羽天的猫”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在垃圾一样的世界遇见她》内容概括:少女很疑惑,自己为什么来到了人类世界,害怕着恐惧着…(人类…世界…)自己的妈妈曾经告诉她,人类非常奸险狡诈,十分利己,他们会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做的出来她原本是不信的,直到亲自经历了这些事情…破坏了自己的家乡,伤害自己的家人……她原本和父母快乐的生活在一起,虽然只居住在一间在深山里的小木房,但她们依旧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父母从小就一直告诫少女尽量不要去接触人类,不要离开山林…正是因为人类,我......

番外(一)——少女的心意

「这个孩子为什么会…」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啊……」

在医院里,两名医生正抱着一名刚出生的婴儿讨论着,他们眉头紧皱,并不是因为婴儿有着什么疾病,她十分健康,但…

「魔力测试仪的指标是多少」

「报告,爆表了…」

「…那换成精灵用的测试仪」

这名刚出生的婴儿当时可谓是轰动了整个研究圈,明明是人类的孩子,却拥有着同正常成年精灵一样多的魔力

「你们究竟要把我的女儿当成什么研究,我警告你们,再对我女儿进行什么乱七八糟的测试,你们整个医院都别想好过」

女孩的父亲和母亲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还是曾经王族特别信赖的贵族公爵之一,面对医院的种种行为,他十分生气

虽然说贵族是因为家族魔力强大,或者家族立过功劳才会由王亲自特封的

但即使再强大的魔力,人类始终是人类,魔法适应性永远都不如精灵,魔力上限最多能使用“三式之类的魔法

因此,像女孩这种情况,医院想抓住一切机会想要好好研究她

女孩刚出生,就受到比正常婴儿多了好几倍的“关照,这让女孩的父亲于心不忍

他知道事情的原委——因为自己家是人类和精灵的混血家庭,但是家里一直以来出生的孩子,包括他自己,除了魔力比一般人高一点,没有任何差别

但自己的女儿像是精灵的基因占主导地位,魔力十分丰富…

他并不想让女儿知道事情真相,目前,他只想自己的女儿能够像其他人一样平平凡凡的就好

若不是现在政府里有着帮助自己的人,他们家族早就会因为“叛徒罪被肃清,更不用说贵族身份了

时间过得很快,女孩也长大了到该念书的年纪了,但她的父亲并没有将她送到学校,而是让她从小就接受高级的家庭教育

因为她很容易溢出自己的魔力,身体周围布满着点点紫色星光,虽然并没有什么危害,但是如果让她贸然去学校后,肯定会受到针对的,而且还容易遭到某些心生不轨的人绑架

她就像是被锁在皇宫的公主,从来没有接触过外界,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家,每天能做的就是在花园练习着自己的魔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她也尝试过询问父亲为什么不能出门,为什么不能到学校里去,她十分想和同龄人交流,她太孤单了…

「你在想什么,优茶?你就这么自私吗?你就没考虑过爸爸妈妈的苦衷吗?」

询问和请求换来的,却是严厉的批评和无视…

而这名叫优茶的少女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也是被迫的,他何尝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和其他人一样有着开开心心的童年呢

当自己女儿询问自己的时候,他将最近积压在身体里的所有压力释放给了自己最爱的女儿…

「我讨厌你!」

看着哭着跑掉的女儿,他的心也在滴血,他十分后悔,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自私的,其实是自己

可他压力太大了,王族里帮助自己的人莫名的死亡,自己的家的秘密也被公众知晓,他们的家族被逼到风口浪尖…

自从这次之后,自己的女儿再也没有找过自己,而是将自己封锁在了房间,没有了任何交流,研究着如何才能控制自己的魔力溢出,过上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直到优茶6岁的那一年,凌贤的出现改变了自己,还有自己的女儿…

咚咚咚

两名黑衣人以及一名小孩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但优茶父亲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正是自己从事异世界研究的朋友,还有他们的孩子——凌贤

按平时他们是不可能穿着这样一身,面戴口罩,想到这的优茶父亲明白了事情并不简单

「这是?」

「猎人在追杀我们…」

凌贤的父亲小声说道

「我们的孩子拜托你了」

还没有等优茶父亲问完,他们便迅速离开了这里,留下没有任何表情的凌贤还有充满疑惑的自己…

「优茶,以后凌贤就住我们家了喔」

「…」

优茶父亲向她介绍着我,但对方并没有过多反应,我也没有太过在意

我住在她隔壁的房间,脑中不经意想起了自己父母在离行前对自己说的话

「爸爸妈妈要离开你身边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离开」

「…因为,这是爸爸妈妈的使命…如果不走的话,朋友们还有精灵们会有危险的」

夜晚,我趴在阳台上,一直住在城区的小楼房内,第一次住这么大的别墅,郊区不亏是郊区啊,空气很清新,十分静谧

不过,正当我思考着未来该怎么办的时候,隔壁的阳台走出来一名穿着睡衣的紫发女孩,她貌似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只是一个人看着星空发着呆

我不禁被这一景象迷住了…可她也注意到我的视线,她并没有什么表情,回头看了我一眼后,又继续注视着天空

她给我一种并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感觉,和其他同龄人相比,她要少几分稚气,多了几分成熟

(看来和我一样发生过什么事情啊…)

我不知道该如何和女孩子交流,其实,也没有想过和别人交朋友,像自己这种无魔力的废物,除了会让对方也受到嘲讽外没有任何用处

更何况是这样的贵族大小姐,估计更加瞧不起我…

「呐—你上过学吗」

「欸!?」

突如其来的搭话让我措手不及,甚至一度怀疑她是否是在和我讲话

「大小姐,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我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根据自己对贵族的经验,像我这样的平民必须要礼貌,否则会惹对方生气

「还能有谁,没必要那样,叫我优茶就好了」

她完全颠覆了我对贵族的印象,看起来并不像其他贵族大小姐一样矫揉造作,应该还是能够好好正常交流的

「阿,姑且算是上过吧」

看起来是深闺大小姐的类型,没有接触过世俗的生活

「学校,好玩吗」

「应该吧…至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

这个问题让我不明白该如何回答,因为在学校里,自己经常因为没有魔力而受到欺负,但自己看别人倒是挺欢乐的

「为什…没事」

她仿佛看出来自己有所苦衷,便停止了继续询问,虽然之前没有实际和她交流过,但貌似是一位十分温柔细心的人呢

「我从来没有出过门呢」

「没出过门?」

「嗯,一直被锁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

「那岂不是都没有和朋友说过话」

她表情细微地变化着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那种心情我很能体会到,孤独又无奈,我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说错话伤到了对方

「没有,你是第一个」

她补充着

「他们说因为我魔力溢出的原因,不让我出门,我不理解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会那么在意这些,也不理解为什么其他人会很在意这些事情,凭什么我就必须得一直待在家里…」

她像是找到倾诉的人一样向我敞开了心扉,不断地抱怨着,倾诉着…

(和我是相反的存在呢)

一个是因为没有魔力,一个是因为魔力过量,那时的我不会去安慰一个正在气头上的孩子,不如说之后我也不会

「我真的好想像你们一样,能够和同龄人一起玩耍,我也好想去学校」

她的声音逐渐委屈了起来

「之前还因为这件事情和爸爸吵了一架,我知道那样做很不对…可是…我丶我真的…」

「真的好孤单…」

她轻声吐露着自己的内心深处,可凌贤并没注意到

「以后我就来当那个倾听的人吧,一直陪着你」

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直接将那句话脱口而出,也许是因为年长想要照顾妹妹的心情,也许也是自己也想要一位能够陪伴自己,倾听自己的人

「真的吗?」

但就是这随口的一句话,却让她一直记在心里

我伸出手,向她做着拉钩的手势,虽然我们之间隔了一段距离,但足以证明着自己的决心

优茶惊讶地看着同样趴在阳台的我,那一张像是得到救赎看到希望的微笑,也同样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内心也暗暗地发誓,自己一定要守护好

她也缓缓伸出手,回应着我的,再远的距离,即使触碰不到的手,那两颗炽热的心灵却能相连在一起,同样的频率,同样的期待,互相拯救着对方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吗」

「当然」「不早了,睡吧,优 茶」

「嗯!!晚安!」

「晚安」

优茶兴奋的蹦跳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是她的第一个朋友,也是从小以来第一个愿意倾听她的人

她开心地举起那一只誓约的手,朝着天花板比着那个回应的拉钩手势

优茶缓缓地闭上自己的眼睛,用另一只手将誓约的手怀抱在胸口,向那位温柔的人说着听不见的祝福

「晚安…凌贤」

「你都听见了吧,叔叔」

而回到房间的我,看见了在房间坐了有一会的优茶父亲

「呃…嗯,我只是来看看你是否还习惯在我们家」

他吞吞吐吐地回应着,躲避着我的眼神

「如果坦率一点地承认会更好哦」

「我对不起她,因为自己的自私」

我回想起她们之间矛盾的起点,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看过的一本书…

「是不是只要阻止了她的魔力实体化,就能和我一起上学呢」

他十分惊讶,一个7岁的小孩子居然认真地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并没有嘲笑我,而是蹲下来认真地看着我

「麻烦你了」

他相信那对天才夫妻的孩子能够做到

自己从认识他们开始,就经常被那对夫妻做的事情给震惊到——疯狂地研究魔法理论,创造了不少实用的魔法式,虽然是和自己一样是旧派的人,但新政府并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而自己却不像他们,十分没用,一昧地妥协着政府,靠着政府里旧派的朋友苟延残喘…

凌贤很开心,那晚以后,他们父女两在经历几个月后的冷战后,交谈了起来,双方都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互相体谅着对方,尊重着对方

优茶8岁那年的生日时

「你试试戴上这个」

我递给优茶一个猫猫图案的发卡

「欸?!好可爱,第一次有朋友给我送礼物!!!」

她开心地戴上了她,然后跳跃着晃动着头发

「好看吗」

「嗯,有没有感到一种特别的感觉」

她有点疑惑,随后但很快便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她十分惊喜也很兴奋

「魔力!平稳着诶!」

「看来成功了,我在上面画着自己研究的抑制魔力的魔法式,现在你就能随便出去玩了喔」

她像小狗一样地扑了上来,使勁地抱住我

「我也可以出门了!我也能和凌一样了!谢谢你!哈哈哈」

「我的父母吗?」

夜晚我们坐在别墅房顶看着星星,优茶突然问到为什么我的父母从来不会来找我

「他们总是研究着魔法,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为什么突然离开我,但他们正在拯救着世界吧」

「欸—好厉害」

「他们都是天才,而我却是没有魔力的废物,呵呵…」

我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好…)

而一旁的优茶却毫不在意地倾听着我,就像那天晚上的我一样

「怎么可能,你明明很厉害,知道很多魔法式,而且还会自己组织编译新的魔法」

「其他人可不这样觉得,这个世界是靠魔力说话的,没有魔力永远都是最低端的存在」

我抬着头看着天空抱怨着,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优茶靠了过来

她牵着我的手,深情地看着我

「欸?!」

「总之我觉得凌很厉害,就算他们都不认可你,约定好了,我也会一直支持你,一直陪着你」

我们两互相对视着,没有说话,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微风,星光,以及发自内心笑着的她

童年的我们互相拯救着对方,感染着对方,用着自己的心去温暖对方的心…

在这边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在我15岁那年,我最不期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凌贤,跟我们去一个地方吧」

穿着十分正式的优茶父亲来到房间叫着正在看书的我,虽然很疑惑,但是我还是跟着他下楼准备上车

「等等!!!我也要去!」

我前脚刚踏进加长的轿车内,优茶便在二楼窗口那叫住了我们

「喂!你别…」

我看见她翻窗的动作预感十分不妙…随即她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虽然加了缓冲魔法的她平安无事,可是还是让我们在场的人傻了眼

「我也要去!」

「宝贝,乖,我们去办点事情,一会就回来,好吗」

优茶的父亲劝说着她,可是她丝毫没有要改变的意思,直接将我抱住

「不要我不要!凌去哪就去哪」

「…」

我和优茶的父亲对视着…双方都乞求着对方想出什么好办法

「「唉…」」

我们坐在车上,一旁的优茶摇晃着悬空的双腿,貌似很开心出门的样子,终究还是妥协了她

而一旁的我注意到坐在副驾驶的优茶父亲表情十分凝重,并且窗外的景色十分荒凉,按理说办事的地方至少应该是在人多的地方,我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轿车开到了一处公墓处,这里聚集着许多人,大家都穿着正式的服装围在一处墓碑前

凌贤再三确认着墓碑上的字,他不知道此时自己是什么心情,他也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只是注视着,摸扶着墓碑上熟悉的名字,优茶的父亲在一旁向他反复地道着歉…

「很抱歉,你的父母因为车祸…」

旁边身着西装的长发男向凌贤解释着

但他哪有那么傻

(什么车祸,不就是被你们给杀掉了吗,装什么)

「没关系,比勒叔叔,感谢你们之前对我们家的照顾」

他强忍着悲痛,朝着这位虚心假意的人演着戏

「你知道你父母的研究所在哪呢,我们会帮你们收拾一下他们的遗物」

喔,原来是为了他们的研究啊,就寒暄了一句就想进入正题,你们这群官员究竟是多心急啊,又有多想要他们的研究啊,重要到不惜干出这种事情吗

「抱歉,他们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于勒随即一转悲伤的表情,一脸不屑的走开了现场,进行着这场虚假的葬礼

他们甚至提前将凌的父母给安葬好,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让他见到…

「凌…」

一旁的优茶想要安慰我,但貌似被我的表情给吓到了

但她只是握住自己的手,用着她手掌的温暖着我冰冷的心,我控制着内心的感情,紧紧捏住作为回应…

表象的仪式结束后,大多数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了优茶一家和我,还有几位不认识的人…

优茶父亲和他们说着什么,而优茶在旁边温柔地说道

「走吧,回家吧,回到我们的家…」

在离行前,优茶父亲交给我一张纸条和一块小石头

「这是你的父母托政府的朋友留给你的」

纸条上写着一串古老的文字,这是异世界的精灵文,除了老一辈的精灵和特意研究学习的我们能看懂,基本上没人知道这是什么

(已去,勿念,研究,异界,慎用)

研究在异界存放着,应该是足以威胁新派政权的东西。而这块石头,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石…

「就算给我又有什么用呢…我只是个无能者…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低声自嘲着,怎么可能凭借自己去颠覆那个垃圾一样的政权创造的垃圾一样的世界呢

回到家的这几天,我一直默默不语,连优茶敲门我也没有开门

虽然很想摆烂,但身体却十分诚实,我废寝忘食地研究着魔法,研究着这个灵石…

特别是通过优茶父亲通过自己提供的线索帮忙找回的,自己父母之前留下的所有研究手册还有部分日记…

(我要把这个垃圾世界给废了…)

咚—

顺着声音我望向阳台传来的声音,优茶从隔壁翻了过来,她表情很生气,似乎是因为这几天我都没有理她的原因

不过她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自己现在只是想好好地做研究

咚咚咚—

她脚步声很沉重中,很想吸引着我的注意力,但我并没有扭头看她,继续专心地看着书

「给我——起来——」

她强行给我从坐位上拉了起来,按理说她那样娇小身体是拉不动自己的,应该是对她自己使用了魔法

「别弄…自己去玩,好吗?」

「我不理解,为什么你一定要萎靡不振,这不像你,明明你很厉害,你有着无限的可能去做到你的目标,你不是想改变这个世界吗」

「理解…像你这种深闺大小姐怎么能理解我……像你们这种贵族又怎么能够体会到我们这些没有魔力的废物的感受?」

「…」

「你有见过这个世界最真实的样子吗?你有见过活生生的人被那些贵族用魔力给踹到死吗?你知道他们是如何去卑劣的手段控制精灵的嘛?……你……有体会到失去父母的感受吗?…你又能知道什么?!」

「…」

这是我第一次在她的面前哭,眼前的优茶保持着拎着我的姿势,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但我也同样注意到她颤抖的双手

「我们这些人还有精灵们…光活在这个垃圾一般的世界上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喂,你说我们活在这个垃圾一样的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的…我们约定好了的,不是吗」

「约定?什么约定,我现在只想要废了这个破政府,我现在只想废了这个垃圾一样的世界」

「…你都忘了吗」

「?」

优茶将我用力地扔在地上,我像僵尸一样挣扎着,但她用魔力压在我身上,动弹不得

「…」

啪——

她重重地在我脸上打了一耳光,愤怒的脸上满是伤心的泪水…苦涩的咸咸的眼泪滴在我的脸上

但也正是这一耳光,我像是被打醒了一般回想起来那晚的事情,将几天像做梦一样浑浑噩噩魔怔的我拉回到了现实,也回想起来那天的约定…

「回来好吗…」

「我不想让你们牵扯进来,跟着我受罪很危险」

「我不在乎,只要跟着你,我都无所谓」

「…起来好吗」

「除非答应我」

「…」

「那我是不会起来的」

「这个世界很危险」

「什么」

「所以,我并不想让你跟着我冒险,我只是想报仇,即使知道自己终将化为尘埃,即使自己没用,也能向所有试图反抗的人证明自己努力过了」

「那又怎样」

「都说了…不想让你…」

「我也说了,不可能让你一个人的」

她抢过话题的主动权

「凌,答应我好吗,有我在的话,难道不应该更加方便吗,去实现你们的目标,毁了这个世界也好,创造新的世界也好,我都会陪着你」

「你不是工具,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只要跟着你,你就算把我当作工具我也无所谓」

「怎么可能…」

「那就请好好尊重我的想法,好吗」

「…」

「一起去拯救世界吧,去改变这个现状,即使只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好吗?」

我避开与她注视着的眼睛…自己是真心不想让她跟着自己遭受危险的事情

(先暂时答应,后面再偷偷走掉吧)

我这样想着,答应了她

「嗯!约定好了喔」

她再次做出那个熟悉的拉钩动作,我也笑着回应到

「谢谢你…」

「嘿嘿~」

可是自己当时还是太低估这位女孩子了,还想着走掉,现在因为这个契约,是真的走不掉了

自那之后的她,从早到晚做什么都跟着我

「我要进来咯~」

卧室的门被重重推开,自从和她谈过心之后,她也渐渐地向我敞开了心扉,还以为对方是那种可爱又温柔的大小姐,结果…

躺在床上正准备休息的我被眼前的景象给看呆了,优茶穿着自己可爱的睡衣抱着自己的枕头爬上了我的床边

「嘿!」

她掀开了我的被单,直接钻了进去,抱着枕头卷着身体躲在里面,虽然没有像平时一样直接抱住我,但是两只不安分的小脚放在我的身上将我闹闹锁住

「喂!大小姐!你别…我还要睡觉」

她像小狗一般探出头,生气地盯着我

「你再那样阴阳怪气地叫我,我是真的会生气的」

「误会啊,我没有!只是想想要提醒您注意自己的身份,我是平民,您是贵族。当然…要保持一下距离啊」

「没事啦,身份什么都无所谓的,明明约定好了,是朋友,是吧~」

「是朋友这没错…可」

「那请问朋友之间的亲密接触算是不健康的吗」

「…好吧」

我竟无法反驳她那一套怪怪地说辞…但现在一回想起来,的确应该好好拒绝她

那时的我并没有预料到今后和她的生活有多么得…

这孩子,会不会太有活力了一点…

「我又要进来咯~」

「又?!为什么是又?等等!我还在…」

正在洗澡的我莫名其妙听见优茶的声音,随即浴室门被打开,从门旁走来一名用浴巾包裹自己身体的美少女

我立即跳到浴池里背对着她,顺便隐藏着自己略有激动的伙伴

「哼哼~真可爱呢~」

她似乎对我的反应十分满意,坐到冲洗的位置上清洁着身体,水流流过她那雪白娇嫩的肌肤,虽然年龄还小,可是毕竟已经是青春期,该发育的地方还是略有凸起

「喂!咱们可是异性诶」

「难道你还害羞吗」

「才不…」

「哼哼~」

清洁完身体后的她,朝着我的这边走了过来,随即缓缓进入了浴池里

我靠着她那光滑又透着水润的后背,并不敢直视着对方裸露的身体,毕竟自己也是一位健全的男性

「突然觉得,凌挺像女孩子呢」

「欸?」

「是喔,先不论外表就像女孩子一样十分可爱,而且敏感又细心的性格也是男性不常有的呢」

「总感觉被侮辱了呢」

「怎么可能,我其实超想让你换上女孩子的衣服,说不定能迷倒万千少男喔~」

「喂,我的性取向可是正常的」

「那你就坦率地夸夸我呗」

被她给绕进去了,不过自己的确很少有夸过她呢,因为双方的关系十分好,一直把她当做男孩子一样对待

因为浴室里的蒸汽,即使是毫无顾忌的她,脸上也泛起微微红晕

「很丶很可爱喔」

她突然站起来转过身…换了一个方向坐在浴缸里

用她那红润嫩滑的肌肤紧贴着我,前方两个特殊的物体虽然没有过多发育,但依旧有着少女般的柔软

纤细的手指抚摸着自己左肩属于她的契约式

都说女孩子的体温会比男生高一点,现在我是真真切切地证实了这一说法的正确性

「呼—」

她撒娇般地抱着我,发出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喘息声以及难以形容但能让人充满保护欲的娇小又可爱的声音

「以后…也请多关照了喔~凌」

自己一直想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但双方却经常有着不像兄妹之间该有的感情一样的肌肤之亲

自己以后真的不想再经历这种事情了,有这可爱的美少女贴贴自己讨厌倒是不讨厌,但还是要注意我们之间的距离

「请多关照…欸?」

当我回应的时候,她却在背后抱着我睡着了…

(优茶这家伙真是的…真不把自己当做异性啊…以后怎么办呢)

(凌这家伙真是的,自己都装睡了,怎么还不下手呢,明明经常看漫画的,为什么不喜欢这些情节?!难道真的是萝莉控喜欢琪叶那种的??下次让琪叶来看看她的反应,如果他要是有反应就给他割了一起当姐妹!)

「凌贤…那个,我也要进来了喔」

磨砂玻璃门后站着一只身材娇小,拥有狐狸耳朵的长发少女,她的尾巴左右晃着,左手像是抓住什么一样放在胸口

「琪叶?!…为什么你也…不行不行,你不要,你要是再来的话,就真的得改标签成后宫了,到时候我得被纯爱战士给火刑」

「为什么?优茶姐姐告诉我,是你说想要我来陪你洗澡的…」

「优茶…」

我强忍着愤怒念出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的名字

「嗯~?……不好?!」

本来在装作睡着的她,听见自己名字被喜欢的人念出,下意识地做了回复

「优茶你这家伙,都是你安排好的吧!!!」

「啊啊啊——疼」

发现明明睡着的她依然做着回复,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她的主谋,甚至还想让小朋友也参与!

嗙——!

我站起来毫不留情地给了她一记手刀,传来的声音像是空洞的钟一样,这家伙没长脑子吗??不过也对,她的种种行为的确说明了她那智商令人堪忧(也许)

自己的力度并不在意对方是不是女孩子了,这家伙就是欠收

她捂着自己受伤地头部,不过依然保持着那个欠收拾的表情

「欸~原来长这样子~好可爱」

「你tm…」

「那个,凌贤…我进来了喔,失礼了…」

「等等,别!」

琪叶推开门的一瞬间,自己因为看见对方只用一条白浴巾微微遮挡地关键部分,其余雪白的肌肤暴露在我眼前,明明并没有过多露出,但正是因为这样,反而显得更加诱人

而看见了站着的我以及自己的小伙伴,随即面无表情地重重地拉上了浴室的门

关上门的一瞬间她彻底红了脸,不断着喘着气,强迫自己忘记刚刚那一场面,她知道自己看见了不得了东西,还好刚刚忍住了没有暴露在眼前

「…完蛋了」

「哼哼~凌酱H~——居然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还不是因为你!!」

「啊—!!」

也许有她们在的话,这个世界,也不赖

续…

第七章——真相

《在垃圾一样的世界遇见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