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三寸囚笼
三寸囚笼

三寸囚笼夏蝉

标签: 夏蝉 奇幻玄幻 牧熠
带着记忆转世,本想简单一生
一场阴谋,母亲的意外身亡,让牧熠原本简单的生活多了杀戮、算计、不择手段
开启尘封多年的记忆,以商道入武道,隐忍多年只为报仇
怎料早已身陷天地囚笼中不能自拔
牧熠拔剑问天,欲用手中三尺青锋破开这天地囚笼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亲事


上京城,又分内外城,这座巨大的城池便是秦国中枢之地。

十丈高的青石城墙将外城紧紧围住,好似一条巨龙匍匐在大地上,守卫着城内众生。

外城恢弘大气,但若与内城相比差得就不止一星半点儿。

内城亭台楼阁遍布,却错落有致不见有丝毫拥挤之意,烈日下的琉璃屋顶映得整座上京城金碧辉煌。

好似神光天降,用来洗涤世人心灵。

外城西边,一座占地十亩有余的豪华府宅,大门口,八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位列两旁,三尺长的佩刀挂在腰间,看上去威风凛凛。

大门上方,一块金玉相间的牌匾刻有‘牧府’二字,让人一见便觉得尽显富贵。

牧家在秦国虽不算世家大族,但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

大秦帝国最大的商号就是姓牧,产业遍布秦国十八州之地,据民间传言,牧家拥有的金银可以铺满上京城。

偌大的牧府内异常安静,穿廊过院的侍女仆人们,无不低眉颔首小心翼翼。

从门口停放的十余辆马车可以看出,今日有大人物来访。

牧府主殿内,两位中男子不知在交谈什么,偶尔发出愉快的笑声。

坐在上座之人,约莫四十来岁浓眉大眼,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气,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人,坐那不动都能给人带来压力:“清风老哥,若此事能成,你牧家可就成名门贵族咯。”

落座下方,名清风之人,是当今牧家家主,看着比上座之人年纪稍长一些,两鬓夹杂着些许白发。

闻言。

牧清风心中冷笑不已,但脸上高兴之意丝毫未变,端起桌上茶杯细品一口:“王爷如此看得起我牧家,是牧家之福啊。”

近年来,像今日这般情景,牧府内时常发生,牧清风有一子,早到了婚配年纪。

许多达官显贵上门求亲,牧府门口那门槛都快被踏破,但来人都被牧清风拒绝。

来求亲的人甚至没见过牧家少主,因为牧家少主牧熠,很少在人前露面。

传言是因患有顽疾,从小性格孤僻,不愿外出见人。

但今日来人不同。

秦漓,镇北王府管家,今日替镇北王来牧家求亲。

若换做别人,早就乐疯了,能攀上镇北王府这棵大树,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起先牧清风心中也是乐开了花,当秦漓提出了镇北王的要求后,他高兴不起来了,心中只有愤怒与无奈。

“如此说来清风老哥是同意了?”

上座之人似笑非笑,眼中流露出淡淡的不屑,对于以商起家的牧家,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

虽然那不屑之色稍纵即逝,但也没能逃过牧清风眼睛。

“哈哈哈…如此天大的好事,我牧家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牧清风心中叹息,心中的无奈谁能体会?自己不敢拒绝,甚至还要尽力讨好。

他知道若是拒绝,牧家将面临什么。

牧家发展至今不过短短十几年,若说钱财,当真是拥有金山银海。

但是,一无底蕴,二无靠山的牧家,任你金山银海富甲天下,那也只能算是普通的富贵人家。

秦国以武为尊,想要立足不止要钱财,还要有足够的武力,这十几年来,牧家用海量资源培养武者,但结果却是差强人意。

又喝了两口茶,秦漓起身,道:“既然清风老哥答应了此事,我也该回王府复命了,就不多做打扰。”

牧清风急忙起身相送,做足了面上功夫:“还望秦大人多在王爷面前替牧家美言,必然不会忘了秦大人恩情。”

一路来到府外,牧清风给门口的老者使了个眼色,老者朝他微微点头。

牧清风又将笑脸挂上,对中年男子道:“马车中备有薄礼,不成敬意,还请秦大人笑纳。”

秦漓缓缓走到马车旁,用长刀将帘子挑起一条缝,伸头往里看了一眼。“清风老哥哪里的话,秦某定会尽力而为。”

只见秦漓目光在十余辆马车上流连,可见他对那所谓的薄礼很是动心。

秦漓手中皮鞭一挥:“清风老哥,告辞。”

望着那消失在视线里马车,牧清风仰天长叹,七尺高大的身躯,瞬间萎靡了几分。

上京城外东南百余里,有一处断崖,名‘望断’,崖间坐落着一座简陋的院子。

一间茅草屋,一棵桃树,一张石桌,还有一座坟墓,半人高的木桩将四样东西围起来,就成了这简陋的院子。

一名二十来岁的少年,五官俊秀,眉宇轩昂,白衣玉带装饰着修长的身躯,一头齐腰的长发随意披在身后。

这幅皮囊不知俘获过多少女子芳心。

少年手端着白玉酒壶,脚下是一望无际的云海,望着那从云海中冲出的白鹤,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石桌旁坐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男子,不修边幅,胡子拉碴,双目却异常有神。

一把三尺长的黑色长剑放在石桌上,男子正拿着一块白布来回擦拭。

突然又放下手中白布,用手掏了掏耳朵,视线汇聚在桃树下,一青衣女子身上:“是不是近日公子没给你饭吃?”

青衣女子怒瞪男子一眼。:“你这样的粗人怎会懂琴。”

话音落下,那如春雨般软绵的琴音又回荡在山间。

“有气无力,难听死人。”男子拾起白布,看向围栏边的少年,摇了摇头。

一人抚琴,一人擦剑,一人望着云海发呆,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少年抬手往嘴里倒了一口酒,随后轻声问道:“青竹,凤来楼有消息了吗?”

“还没消息,公子不要心急。”女子停下拨弄琴弦的玉指,虎口处的老茧在双玉手上显得格格不入。

少年来回走了几步,转身看向石桌旁的男子:“赵禹,你去一趟凤来楼,事关重大,不能出任何差错。”

赵禹也不废话,将长剑入鞘,纵身一跃,一跃三丈,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了山崖间。

望着赵禹消失的背影,少年眼中充满的向往。:“赵禹怕是快入品了吧。”

“一流巅峰,已经触碰到入品。”青竹将长琴从腿上抱起:“有公子海量的资源,就算山中野狗都能砸成一流高手。”

青竹突然想到自家公子现在可还是二流,于是又急忙道:“公子修炼得晚,仅仅七年时间就成为二流武者,可谓天资无双。”

说完,还向少年投去一个崇拜的目光。

少年顿时哭笑不得,仅仅七年时间?天资无双?简直笑死人。

他可是记得,眼前女子十四岁修武道,修炼至今不过八年时间,两年前便入了品,这样的天资又该如何称谓?

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黑袍男子从马背上翻身而下,疾步来到少年身旁,将一封信件交给少年后,又策马而去。

少年细细看着信中内容,越看眼中冷意越甚,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开始结冰。

信是牧清风让人送来的,少年便是牧家少主牧熠。

信中所言,镇北王小女儿到了婚配年纪,今日镇北王府来人求亲,但不是嫁女,而是招婿。

镇北王视女儿为明月,不愿将女儿外嫁,要将牧熠招为上门女婿。

迫于对方大势,牧清风不能拒绝,已经答应了。

牧熠将信递给青竹,眼中冷意不减:“镇北王,有意思。”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穿越到骨傲天:那些YY取而代之的,有几个有把握重生后玩一款以前没玩过也了解有限的网游,可以把世界前列的网游公会会长取而代之?我就问凭什么?几乎没有的重生者优势?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某科学的次元动荡:我对这书印象最深的就是作者对装逼场景与爽感塑造的很好,不知道其他人怎样,反正get到了我的点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南国江山:少见的五代十国小说,也比较合我胃口,给个干粮。缺点就是太干了,像流水账一样,作者缺乏讲故事的能力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