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偏执南总不经撩!重生戏精好动心
偏执南总不经撩!重生戏精好动心

偏执南总不经撩!重生戏精好动心我吃二大碗

标签: 南泽 时月 现代言情
【偏执救赎+双向高甜】   古灵精怪戏精小太阳VS清冷偏执失语大腹黑
(前期校园女追男,后期总裁男追女,双向奔赴,双洁1V1)   曾经的时月觉得,南泽高冷孤僻,生人勿近,看一眼都觉得冰封千里
  可重活一世,她觉得他帅气温柔又可爱,只想时时刻刻,揽他入怀
  因此,大学里人尽皆知,大一的那位美人校霸,对着大三的冷傲学神死缠烂打,不屈不挠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当那位学神两级反转,腹黑撩拨,极致反扑,时月便万劫不复
  他说,“从第一次见你开始,你这辈子便注定是我的
”   她笑,“怎么?我打个架还让你惦记上了?”   他但笑不语,轻轻摇头
  当丢失的记忆回归,她才知道,随着那段记忆一起消失掉的,是他们真正的初见
  她从来都不单是他的救赎,早在那丢失的记忆里,他也是她的救赎
(全文高甜无虐,互撩互宠,双向救赎!)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你怎么...脸红了?


等走到一半,又回身将手里的冰淇淋递到时月手里,才转身进了不远处的洗手间。

时月只当是南泽觉得用水擦会更干净,也没有多想,就坐到不远处的长椅上等着,眼看着冰淇淋就快化了,南泽还不出来,时月咽了咽口水,干脆开始吃了起来。

那可是她最喜欢的口味啊!

正当她吃得津津有味,最后一口下肚时,南泽出来了,身上倒是清洗的差不多,但毕竟是淡灰色的衣服,还是有着印子,看着那污渍,时月突然灵光一闪而过,“南泽,我帮你画画,好不好?”

南泽一愣,之后点了点头,时月见他答应,拉着他在一旁坐下,她是艺术系的,画画的天赋是自小就很突出的,从包里翻出眼影盒,又拿出清水,几种颜色简单调了调,手指做笔,一个俯身就开始顺着污渍,在南泽的衣服上开始绘画。

南泽也没有阻止,只是静静坐着,目光所及,是时月白皙的侧脸,眉眼如画,灵动光洁,清风浮动,她额角发丝轻轻拂动,也似是在拂动着他的内心。

她离他很近,身前还有着冰淇淋的香气,指尖滑动的触感带着丝丝凉意,却也依旧让他渐渐紧绷。

气息莫名有些灼热起来。

“好了!”

时月满意的起身,收起东西,笑着拿出纸巾擦了擦手,此刻那衣服上,多出了墨色山水,虽然简单几处,却很是巧妙地遮盖了污渍,并将上衣和长裤连接,好看又不突兀,还有几分文雅。

等到抬头,看见南泽微红的脸颊时,时月一愣,“南泽,你脸怎么红了?”

说着还一个上手摸上他的额头。

南泽眸色暗了暗,一个起身避开时月的接触,快步向前走去。

清风吹拂,这才很快将燥热降了下来,时月虽说上辈子也到了结婚的地步,可是她本来就属于保守的性子,加上方诸对她的不喜欢,一直到了新婚夜,她连初吻都还保留着,是个实实在在的大姑娘,对于这些,自然有时候脑袋不算太灵光。

没有多想,时月只好又起身跟了上去。

走到南泽身侧,南泽似是想到什么,看向时月,但时月双手空空。

时月一下就明白过来,“刚刚时间太久,冰淇淋都化了,我就给吃了。”

听到给吃了,南泽的目光不由得落到时月的唇上,微红透着光泽,让他下意识的,心底莫名又浮现一抹冲动。

赶紧侧过目光,耳根渐渐红了起来。

“哎,南泽,你等等我!”

等两人慢悠悠回到家里,已经又是夜幕降临,时月收拾收拾准备舒舒服服洗个澡睡觉,但等进了浴室才发现,万事俱备,只欠...水!

无奈之下,时月只好再次敲开了南泽的门。

南泽也刚刚洗完澡出来,身上浴袍松散肆意,碎发上还有着水珠,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的魅惑,时月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

随后抱着睡衣讪讪一笑,“南泽,我那边没水,能借你这里,洗个澡吗?”

南泽一愣,但还是侧身让时月进屋,时月本来满脸欢喜,但看见那没门的浴室时,也愣在原地。

尴了个大尬!

一个回头,南泽薄唇微抿,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出了门,大门一关,留着时月一个人在房间里。

知道南泽的用意,时月眼底都是笑意,朝着门口喊了一声,“我家门没关,你先去那边坐一会儿吧!”

说完就赶紧跑进浴室,洗洗刷刷速战速决,完事还将整个浴室收拾的干干净净,其实本来也干净到令时月都自愧不如的地步。

等到换好衣服,一切收拾好,时月这才打开了门,目光一扫就看见南泽站在门外的窗边,听见动静,正侧头看了过来。

夜色笼罩,霓虹灯的光影斑驳落下,从他的碎发到脸侧,都镀上了一层光晕,让他如仙如雾一般,透着一种不太真实的虚幻感。

他是真的好看!

美色惑人,时月目光上移,见南泽的头发还湿着,眉头微皱,直接上前一手拉上他的衣袖,进了自己的房间。

时月先是将窗户和房门都打开,这才按着南泽在一侧坐下。

“现在虽然天气不太凉,可是你这样容易头疼的。”

说完时月又觉得不太对,好像不是他不吹干,而是自己没让他有这个机会。

想着越发自责,直接掏出吹风机,站在南泽身后,轻风一开,帮他吹起头发来。

南泽身子紧绷做的笔直,轻风温柔,她的指尖穿过发丝,一下又一下,好似带着电流一般,在风里交错流动,让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渐渐收紧。

时月自然是没注意到这些,十分认真的帮他吹着,甚至还侧身弯下腰,伸手挡住他的眼睛,避免前额的碎发水珠进到眼睛里。

手心温热,尤其是在视线隔绝之后,他更能清晰感觉到她的温软,下意识转开目光,却从缝隙里看见她垂落的长发,正在路过的风里,缓缓飘动。

气息又开始灼热起来,双眸浮现丝丝暗色,南泽突的一个起身,吓得时月拿开吹风机,而南泽却是快步出了房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紧闭的房门,时月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又是...怎么了?

时月看了看四周,揉了揉眉心,“难道,我这儿的门也得都拆了?”

时月的疑惑持续到第二日,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刚做邻居的第一天,时月就明目张胆的蹭起了饭。

南泽的早餐做的很精致,时月吃得很欢快。

等两人去了学校这才分开上课,等快到午饭时间,时月又屁颠屁颠跑去找南泽。

孙羽看着都不由得调侃,“你怕是学神身上的狗皮膏药。”

“我乐意!”

是的,她乐意。

刚到教室门外,就看见南泽坐在窗边,和曾经传闻里的一样,看着窗外发着呆,周身都是冰冷的气息,四下里同学有说有笑,他反而好似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时月眼底浮现一抹心疼,正准备进去,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叫住,“时月!”

时月回头,看见来人轻轻皱了皱眉头,这个男同学时月记得,是方诸的好友郑杰。

避免节外生枝,时月礼貌性的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阳光明媚,郑杰的眼底也猛然一亮,随后才回神暗骂一声,“我艹!”

刚刚那一瞬间,他竟然...被眼前的女孩,迷住了!

想了想方诸,郑杰气势就上来了,看着时月趾高气昂,“又来找南泽?”

“是啊!”

大学里八卦向来是传的最快的。

见时月毫不掩饰,郑杰皱了皱眉,“你不打算跟方诸解释一下吗?”

“跟他解释什么?他是什么人?”

时月忍不住一声冷笑,却激起了郑杰的不满,“他不是你什么人?我们可都看着呢,没想到别人说的是真的,变心比变天还快,变得还是南泽这个怪咖!”

怪咖两字一出,时月眼皮一跳,危险的气息便透了出来。

时月一声叹息,唇角轻勾,笑的人畜无害,“郑杰学长,这里说话不太方便,不如,我们去楼梯间吧!”

语气软糯,说完转身就走,郑杰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也赶紧跟了上去。

等到了楼梯间,四下无人,防火门一关,郑杰看向时月,“你想说什么?”

“嗯...”,时月一声轻哼,“其实我觉得,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那你叫我来这里做什么?”

“那自然是...揍你啊!”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奥术起源:三岁造鱼雷系列,我爷爷七岁就死了系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杀神:剧毒,狗血,跟风凌天下一个档次,比番茄土豆还要白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塔尔塔罗斯舰队的奇妙冒险:留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