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全系灵师:她又被神兽追着契约了
全系灵师:她又被神兽追着契约了

全系灵师:她又被神兽追着契约了柯南是我老公的

标签: 古代言情 夜冥绝 沈夙鸢
【男强女更强+双洁+女主不圣母+虐渣体质啪啪打脸】 一朝意外 26世纪顶级宗门的小公主沈夙鸢穿越了 听说原主不仅长得丑,没有修为,还是一个傻子? 说我废柴?各种丹药一把扔进灵兽嘴里,美其名曰:“试试味道” 样貌丑陋?面纱下倾城的面容闪瞎他们的双眼, 没有师傅?顶级宗师大佬是我的徒弟, 纤手一扬,转乾坤
血契凝结,驭万兽
不过这惊艳绝伦的鬼帝怎么老跟在自己身后, “我们认识么”沈夙鸢坐在凤凰背上冷声问道
“你我是上天注定的因缘,三生三世只为你一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夜冥绝


“出来了,出来了”沈夙鸢听见一阵呼喊声,朝前方看去,只见天启山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虚空幻境,中间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漩涡,有些散修眼红的就要冲上去,结果被漩涡周围的风刃打中,直接化成了一道血雾。

沈夙鸢眉头一挑,这幻境脾气还挺大的,不知道里面的神兽是不是超霸气超威武那种呢。

四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家主,顾晓皱着眉说道,:“这幻境的气息如此强烈,可见里面的神宝非凡世所能拥有的”

沈家家主沈复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看了看身边站着的弟子,高声说道,:“今日我沈家弟子若能取到这个神宝,定当重重有赏。”

沈家弟子一听,都激动的释放着丹田的灵力向幻境冲去,不过无一例外,直接被风刃斩杀。

“这幻境如此奇特,难道就没什么进入的办法么”青栀小声的说道。

沈夙鸢摸着怀中的小白,眸中神色一闪,若是带着灵力进不去的话,那如果不释放灵力呢?

“青栀,你在这等我,”沈夙鸢将小白和小九收到了灵戒空间里面,一个闪身就冲向了幻境的方向。

幻境前方的所有人只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飞一样的就要冲进幻境,沈复冷声笑着,;“若是莽冲就能进去的话,我直接将头摘下来当夜壶”

听见沈复这句话的人,也都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沈夙鸢。

沈夙鸢在快到幻境面前时将灵力一收,瞬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嘎?”众人目瞪口呆,而刚才说要把脑袋摘下来的沈复更是尴尬的面红耳赤。

走进幻境的沈夙鸢,只见眼前一片漆黑,嫌弃的说了一句:“这幻境这么穷,连个灯也没有”,话音刚落,就见眼前一亮,石壁上面的灯都亮了起来。

“不会是有什么监控系统吧”沈夙鸢看见这场景冷呵呵的笑了一句。

“看来,这个幻境应该是人为控制的”小红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哦?听起来挺厉害的”沈夙鸢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场景,这一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四周传来的只有无尽的风声。

“小红,你确定这破地方有神兽?”沈夙鸢伸手摸着身边的石壁,嗯,是实心的。

小红一听炸了毛,:“你为什么质疑本大爷,本大爷说有,他就肯定有,何况你那个臭猫不也说了有宝贝”

“喵,你说谁是臭猫,本猫可是万兽谷里的王”

“我就说你,你打本大爷啊”

“喵,我挠死你”

.....

沈夙鸢无奈的摇摇头,听着脑海里的吵架声,真有一种老太太聊八卦的感觉。

突然,沈夙鸢看见前方闪着一束光,眉头一挑,快步走了上去,一道刺眼的光芒过后,出现了一座宫殿,说是像宫殿更像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四周摆放着精致的花瓶,在正前方有一个奢华的宝座,浑身都散发着光芒,沈夙鸢向前走去,她可没有被这个宝座吸引,吸引她的是墙上的壁画。

只见墙上刻着四幅壁画,第一幅是一名女子依偎在男子怀里,第二幅女子跪在地上好像在跟坐在高位上的男子说着什么,看起来像是她的长辈,而门口站着另一个女孩,难不成是在偷听?

沈夙鸢的视线扫过第三幅壁画,只觉得这个场景在哪里看过,女子抱着男子的尸体,仰天痛哭,对了,是神龙的记忆,那个以自身为诅咒被天雷惩罚的女子。

而最后一幅却是女子和男子牵着手躺在地上,沈夙鸢眼球一缩,此时耳边若有若无的响起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是一声叹息,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以吾之精血,奉予天道....”是一道充满缱绻深情的声音,这声音沈夙鸢觉得好像听到了很多遍,很多次。

“啊啊啊”沈夙鸢按着自己的头,疼的叫出了声,就在她浑身无力即将要跌倒之时,身后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扶住了她。

沈夙鸢忍着剧烈的头疼抬头望向那人,面前的男子容貌出尘,似珠玉一般完美无瑕,惊艳而淡漠的五官,剑眉星目,那一双眼睛如黑曜石般耀眼,仿佛一下便能看透人的内心,有一颗挺直的鼻梁,唇色如芍药般**,一袭黑色龙纹长袍,袖口的地方绣着鸢尾花。

两人就这么互相望着,沈夙鸢看着男子的眼睛,真好看,仿佛没看见过这么好看的眸子。

“你的眼睛可真好看,好似天上的星星一样璀璨”沈夙鸢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她总感觉这句话自己曾经也说过。

忽然,男子的眼中落下了一滴眼泪,沈夙鸢呆滞的看着那滴眼泪,心中有着一丝悸动。

“你曾经也这么说过...”男子将沈夙鸢扶起来,直直的看着沈夙鸢的眼睛,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刻进骨子里。

“我们以前见过么?”沈夙鸢娇声问道。

男子点点头,眉目含笑,眼睛如弯月般皎洁,:“见过,在梦里”。

沈夙鸢被这个答案逗笑了,自己的头也没有刚才那么痛了:“谢谢你,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阵头疼”

男子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额,你是怎么进来的,他们也都进来了么”沈夙鸢换了一个问题,问道。

“走着,都进来了,我困住他们了,快契约吧”男子一字一句的说着。

合着这还是个不爱说话的,沈夙鸢心中一阵发笑,她转头看向第四幅画上面的小按钮,心下一定,按下了按钮,“咔哒”一声,整个宫殿都在剧烈的摇晃,轰隆轰隆的声音传来,沈夙鸢眸中一紧,看着原本是王座的位置上,上面躺着一只呼呼大睡的小猪?

沈夙鸢走近仔细看了看这只小猪,皱了皱眉,:“难道这就是神兽?这跟我预想的也差太多了吧”

男子看着沈夙鸢皱眉的样子,脸上挂着一丝宠溺的笑容,:“他叫吞天兽,神兽排行第九名,可吞噬万物,现在我们就是在他肚子里”

“哈?”沈夙鸢伸出食指戳了戳吞天兽的小肚皮。“哼哼”只见吞天兽翻了个身,又继续睡着了。

“想让他醒来的唯一办法,是给他吃的,”男子仿佛看出了沈夙鸢的疑虑,解释道。

沈夙鸢诧异的看着身旁的男子,这男子会读心术么?怎么我想什么他都知道。

"我不会读心术"

靠!还说不会,这都快把人扒光了好么。

算了,最重要的还是要将这猪契约了,沈夙鸢想着,意念一动,手心中出现了一颗丹药,瞬间宫殿中丹香浓郁,男子看着手中的那枚丹药,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金色丹纹。

“吞天兽,你快醒来,醒来这枚丹药就是你的了,你想吃我还有很多哦”沈夙鸢拿着丹药在吞天兽的鼻子尖转了一圈,便又收了回去。

“哼哼,快点给我,快给我”一道急切的女声传来,吞天兽站起身来,扭着小屁股就走向了沈夙鸢。

“那你认我为主,这些便都是你的”沈夙鸢手心处又出现了一个琉璃瓶子,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丹药。

吞天兽两眼放光的看了看丹药,小猪蹄子在空中一划,:“天道之证,立下血誓,奉你为主”,只见一抹金黄色的光芒从两人身上发出,吞天兽额间出现了一个莲花的标志,沈夙鸢疑惑的看着那个标志,那是什么意思呢?

“那是告诉你契约成功了,她成为了你的伴生兽”男子的话又适当的化解了沈夙鸢的盲区。

“是这样啊”沈夙鸢了解的点点头。

“主人,快把丹药给我吧”吞天兽蹦蹦跳跳的窜到沈夙鸢的肩膀上说道。

沈夙鸢笑着看着吞天兽,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了她“给你,从今天起,你就叫饭饭吧”

“好的,主人”

饭饭话音刚落,整个幻境就开始剧烈的晃动,沈夙鸢运用灵力来稳住自己的身形,:“这是怎么了”

“是因为你把我契约了,这些东西自然就毁了”坐在沈夙鸢肩膀上吃着丹药的饭饭说道。

眼看着宫殿的顶就要塌了下来,沈夙鸢看着身旁男子呆呆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烦躁,拉起男子的手向着右侧的石墙跑去,手中汇成一团金黄色的灵力,瞬间抛了出去。

“轰”的一声,石墙被打碎,沈夙鸢两人赶紧逃了出去,就在他们逃出去之后,整个幻境化为虚无,应声倒塌。

“好险”沈夙鸢柳眉轻蹙,看着远处的废墟感叹道,随即看向身边的男子,有些不自在的说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沈夙鸢,你呢”

男子眼神一空,这画面仿佛回到了那时,少女娇俏的声音问道:“我叫阿鸢,你叫什么啊?”

“夜冥绝”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沈夙鸢的耳边响起。

沈夙鸢口中低喃:“夜冥绝,夜冥绝”。

“主子,碧落黄泉果,有下落了”忽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犹如鬼魅般出现。

夜冥绝眉心一皱,看向沈夙鸢的眼神中都是不舍,:“我还有要事,可能先行离开,你万事小心”

“哦,好”

“对了,这个给你”夜冥绝手心上出现了一个精致的炼丹炉,通身碧绿色,身上雕刻着一些沈夙鸢看不懂的文字,:“这是九重混沌鼎,是一个高级炼丹炉,想来是你需要的,这个便当做你救了我的报酬吧”

说完,将炼丹炉放在沈夙鸢手中,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这人跑的还真快”沈夙鸢不满的嘀咕道。

“小姐,小姐,”青栀喊道。

沈夙鸢看着远处的青栀,嘴角勾出一丝笑容:“青栀,那些人怎么样”

“还说呢,小姐,你进去之后,一个黑衣男子也进去了,世家大族的那些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也都陆续走进去,不过没一会的功夫,这些人都仓皇逃窜跑了出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青栀说完,一副解气的样子。

“看见南宫浩他们了么?”

“看见了,那个光头样子笑死个人”青栀边说还边模仿众人看见他们的表情,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行了,先回客栈吧”

“是”

-辅国公沈家

南宫雅坐在大厅内,看着上座的云青大师一脸谄媚道:“云青大师,小女福茯苓能拜在你的门下真是三生有幸啊”

云青大师穿着一袭白袍,伸手抚着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茯苓很有天赋,现在已经是二品炼丹师了,老夫与神武学院的五长老交好,想必茯苓拜在他座下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南宫雅一听,笑容洋溢,:“那就好,那就好,”

“娘,为何不见父亲与小妹”只见说话之人,容貌清秀绝俗,身上散发着一股清灵之气,冰肌玉骨,气若幽兰,额头上一抹莲花花钿更是增添一丝仙气。

“今日天启山好像有神宝降临,你爹和你小妹去看看能否找到那灵宝,然后给你带回来”南宫雅看着天资绰约的大女儿,温柔的说道。

沈茯苓眼中闪过一丝热切,:“多谢爹爹与小妹为我挂心”

“娘,呜呜呜”一阵哭闹声从厅外传来,南宫雅一听就是小女儿沈紫樱的声音,带着歉意的看了一眼云青大师,便走出厅外。

“你这是怎么了”南宫雅看着自家的女儿,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娘,我们遇到一个不讲理的女人,我想把她怀里那只猫买下来送给姐姐,没想到她放火烧我们”沈紫樱精美的华服被烧的破破烂烂,引以为傲的一头秀发也都烧没了,变成了一个光头。

“她不光烧了我们,还烧了太子哥哥”沈紫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哭声让南宫雅心烦意乱。

“小妹,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沈茯苓慢步走了出来,看着一向爱美的沈紫樱变成这样,也惊讶不已。

“长姐,”沈紫樱扑进沈茯苓怀里,大声的哭着,南宫雅将事情叙述了一遍,沈茯苓眸色一暗,看着在自己怀里哭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好了,我师父在里面,我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说着,将沈紫樱带进了大厅,却丝毫没有管身后的沈青青,沈青青看着众人奚落的目光,灰溜溜的跟在沈茯苓的身后进了大厅。

“看来只有四品的生发丹,才能让你头发长出来”云青大师皱着眉说道。

沈紫樱脸一白,四品,三品的炼丹师已经是不容易找的存在了,更何谈四品。

“对了,茯苓小姐,那个女人特别狂妄自大,我们将你的名号说出来,没想到那女人说没听过,还说....”沈青青此时缓缓的开口,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沈茯苓脸色一变,:“哦?还说我什么?”

“说你是花满楼的头牌,”

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人脸色巨变,沈茯苓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什么?她敢这样诋毁我?”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燃烬之余:11月2日,341035推荐票,总榜第六,科幻类第一,结果上架后才54月票,作者你糊弄谁呢,刷个票都不会?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还是再入江湖,非种马的老作者。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蜀山新剑侠:和蜀山妖道简直是两个极端,一本种马到见女就推,这本到结局还是一个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