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屠龙年代
屠龙年代

屠龙年代枪&花

标签: 李乾坤 赵沐阳 都市小说
金三角五年闯荡生涯,历经战场杀戮,亲睹商场杀伐
赵沐阳告别纸醉金迷的名利场,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怎奈何,人间处处是江湖,他终究未能逃出命运的漩涡
唯有逆流而上,逆天而行,遇狗杀狗,遇龙屠龙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暴雨梨花


三轮车缓缓停靠在路边,赵沐阳从包裹得厚厚实实的车棚里,一只手扶着尾箱门板跳了下来。

林场村口,大马路边,头一户人家。眼前这红砖白瓦三间房的小院子,就是母亲跟妹妹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心中不免一阵感慨,言语难以表诉的各种滋味。

“小伙子,二十块是来回的价格,你要是不回镇里,收十块就行了。”

三轮车司机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纯朴善良的人啊!

“要回,不过可能要等一时半会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就在这候着,回到镇里再给钱也不迟。”

赵沐阳微笑着点点头,很是礼貌。便转身大步向院子走去。

一扇斑驳老旧的木制房门,依稀能够看出原来所涂刷的,是绿色油漆。刚靠近门外,就听到房子里传出阵阵的争吵叫骂声……

“十几亩地卖了,家里但凡能卖的都卖了,现在又要卖房子,你想让我们娘俩睡大街喝西北风啊?!这日子该怎么过!呜呜呜……”

妇人瘫坐在地上嘶吼着,神情激动。明显是刚刚挨了打,红肿的脸上嘴唇外翻,嘴角泛起血丝。

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女,一脸惊恐。慌慌张张躲到妇人身后,嘤嘤抽泣。鲜红的巴掌印挂在脸上,自然也是挨了打。

“呸!张桂芝,你个贱女人!老子跟你又没领结婚证,就是个半路搭伙的,房子地都是老子的,跟你有个屁关系?管老子喝酒,管老子打牌,还敢管老子卖房子……”

李德才越说越恼火,借着酒劲儿更是愤怒。一边叫骂着,一边踹向妇人和少女的身体,哀嚎惨叫声不绝于耳。

“砰”的一声,赵沐阳破门而入。

对着汉子一个飞脚,李德才应声倒地,发出一声闷响。紧接着一个箭步骑了上去嘶吼怒骂,劈头盖脸挥舞着乱拳暴怒捶打,暴雨梨花一般。

十分钟后。

靠在墙边水龙头下方的大水缸里,鼻青脸肿半蹲着的李德才露出湿漉漉的脑袋。一对熊猫眼是赵沐阳刚刚送给他的见面礼。

鼻孔、嘴角、流着鲜血染红了水缸。剧烈难忍的疼痛开始麻木,不知道被打掉了几颗牙齿?最要命的是这寒冬里冰冷的水,冻得李德才瑟瑟发抖,哆哆嗦嗦不断地发出“嘶嘶”声。

“是你,沐阳?……”

张桂芝小心翼翼靠了过来,双手颤抖着抚摸赵沐阳消瘦的脸颊,自顾低语了一声。继而泪如泉涌,失声痛哭。

近乎崩溃的情绪,既有对当初的悔恨,也有对孩子的亏欠。以及,种种难以启齿的负罪感…

“嗯,妈,我来接你们回家。这是沐雪吧?都长这么高了!”

赵沐阳急忙为母亲擦拭泪水,微笑着回答。目光转到赵沐雪身上,绽放出温暖的笑容。

“嘿嘿…哥…”

赵沐雪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讨好的傻笑。

对于这个哥哥,记忆是模糊的。只有浓墨重彩的几笔,留在仅存的记忆里尘封。记得三四岁的时候,总喜欢跟在哥哥身后,不是背着,就是抱着,哥哥很是宠自己的。

“妈,沐雪,拿好证件之类的,其他什么东西都不用带。我们这就走,外面三轮车还在等着。”

“嗯”

赵沐雪立刻应了一声,已经迫不及待。可想而知,她是多么想逃离这个家呀!听到哥哥说接自己回家那一刻起,心里早已欢呼雀跃,兴奋至极了。只是脸上鲜红的巴掌印,让人看了煞是心疼。

“好吧……李德才,这十年恩恩怨怨,就在今天了断吧!我不动你一针一线,也不拿你一分一毫,从此两不相欠,再无瓜葛。”

张桂芝应了一声,神情凝重,转头向泡在水缸里的李德才说道。

“嗯嗯嗯…”

李德才急忙点头表示同意,哆哆嗦嗦耷拉着脑袋。经过这一遭,早已醒了酒。现在巴不得她们快点走,自己好快点从大水缸里出来呀!知道你张桂芝当过教师有文化,可别在这念道别词了,磨磨唧唧的…

……

三人先后走出屋子。

“哗哗哗…”

赵沐阳停下脚步,伸手拧开李德才头上的水龙头,并且拧到了最大,最后一个走出了房子。

三轮车在路上颠簸着,向二八镇客运站驶去。

“沐阳,我去昆明找过你,后来在火车站旁边的中介打听到消息,说你偷偷跑去缅甸,死在那边了。”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如五雷轰顶,张桂芝几乎是晕厥了过去。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仍是心有不甘的,也可以说是心存侥幸,也许他们弄错了呢,好好的孩子怎么平白无故就死了呢?

“沐阳,当年是妈不好,不该把你留在姑姑家。后来的事我都听江海说了,你那姑父也太过分了,大过年的把你赶出家门…唉!你姑姑虽说是个好人可惜不当家,都是我造的孽呀!妈对不起你……”

赵沐阳坐在母女俩对面,身子向前微微探出,静静倾听母亲说的话。赵沐雪挽着母亲的胳膊,梳着双马尾的小脑袋靠在母亲肩膀上,很是乖巧。

此时此刻,张桂芝心理是复杂的。既有脱离苦海的解脱,也有母子重逢的喜悦。但更多的是对儿子的亏欠,甚至由此生出对自己的憎恨。

多年未见,骨肉相连。自是有无尽的话语想对儿子说,毕竟是亏欠孩子太多了。甚至觉得多跟他多说几句话,也能成为一种母爱的弥补,即便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也是作为母亲,此时唯一能够给予的。

“妈,我爸的抚恤金是怎么回事?”

赵沐阳看向母亲柔声问道。显然,不想让母亲继续自责,把话题转到抚恤金上来。

“那次矿难,当天下井的都是咱们镇上的工人。死了三个,重伤七个。

一年后,史玉柱从双鸭山带回抚恤金。死者每家赔两千,伤者每家赔一千。虽然大家都认为赔得少,但也没人去深究。

今年三月,我去了趟双鸭山找到矿长询问这件事。矿长说当时是死者每家赔五千,伤者每家赔三千。还拿出当时的赔付协议书给我看,上面还有史玉柱的签字。

上个月我拿着协议书复印件去找史玉柱对质,但他死活不承认,还说我的协议书是伪造的,差点给他抢走。唉!……”

张桂芝说完长叹一声,神情落寞。几千块钱固然重要,但更想为死去的男人讨回公道。

……

白日当空,天色放晴,气温回暖了几分。

下午两点,终于是到了哈市客运站。

“妈,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在家养几天就好了,已经习惯了。”

张桂芝微笑着对儿子说道。三人走出车站,拦了一辆出租车向星河花园驶去…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生音乐传奇:作者你能不能专心写音乐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胜者为王:如果不介意主角没有教养满口脏话,不会站不会坐只会蹲,跟个小混混差不多的话也许能看,我介意,所以剧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1870叛逆者的告白书:设定还可以,但是作者被猪脚的流氓气息沾染太多了,文笔太放荡。剧情也发展缓慢,感觉很可能挖坑不填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