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带着萌宝守寡,消失的王爷回来了
带着萌宝守寡,消失的王爷回来了

带着萌宝守寡,消失的王爷回来了川久

标签: 南宫念深 古代言情 孟婉仪
好家伙!孟婉仪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是两个孩子、没了丈夫的寡妇! 她以为自己可以混吃等死当一条咸鱼,每日只要抱着钱笑醒,没想到婆婆想要自己手里的权力,小叔一家想把自己赶出去…… 后来,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夫君凯旋归来,所有人都想招揽他,地位飙升、封侯拜相、一代权臣
孟婉仪:“啊,你不要过来啊,我只想当一条咸鱼
” 南宫念深:“那本王陪你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神机妙算


采荷现在由衷地佩服孟婉仪的神机妙算,她一早就去了晟王府问西苑腾出来地方没有。

在门口当值的家丁黑着一张脸,与采荷说:“不曾,那是二老爷的院子,王妃若是来了,定然会有更好的去处。”

采荷哪管得了这些,冷着一张脸说西苑腾出来,他们便回去,若腾不出来,自有别的活法。

等东西都采买得差不多了,采荷便带着身后的侍女回到私宅。

孟婉仪远远地见到采荷,将手中花洒交给一旁的侍女,自己坐在亭子下边,喝着小酒,十分惬意。

“姑姑!”刚温读完功课的南宫松月迈着小步子就朝采荷走来,像极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奶团。

松月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平日里也没规矩去束缚她,学成怎样都全凭自觉。

她抱着采荷的大腿,张开手求抱抱,等采荷将她抱在怀里,便嚷嚷道:“方才我在描红的时候,祈晔打翻了我的砚台。”

“那你今日的功课可就没完成好,小心王妃打你手板。”

采荷在孟婉仪出嫁得前一月便恢复自由身,又带着松月和祈晔一块长大,这一身姑姑,她也担得起。

松月将自己的小手藏起来,远远地看着孟婉仪,又想起自己糟糕的功课,从采荷的身上滑下来,牵着奶娘的手去书房练字。

“又和你说悄悄话了?”孟婉仪打趣了一句,在她看来自己要严苛些,两个孩子有人说悄悄话,也是一件好事。

采荷微微行礼。“小郡主贪玩了些,过几年便好了。”

她迈着步子,快速走上去,给孟婉仪热了一壶酒,感叹道:“我今日去了晟王府,就连府门口小小得看门侍卫都不将我放在眼里。”

孟婉仪不在乎这些细节。“管这些做什么,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们又没有流落街头。”她不觉得这么说会丢了自己的面子,她得慢慢来,直到李氏将他们请回王府。

采荷点头,表示认可。

“我方才入府门的时候,瞧见宫里头的人,他们有人问我几时回去,皇上都催了。”宫里来的那些人神情慌张,许是怕这件事处理不好,会挨罚。

“我与那人说,今个一早我就去王府问了,西苑还没腾出来,我们这边人多,别的地方也待不住,整个晟王府也就东西两苑好些,还得再等等。”

她说这话的时候,为首的公公脸色都不大好。可采荷是奉命办事,哪管得了那么多,给了公公一些银子,这事才算结束。

“今日问了,明日还得问,多问几次,我们这边整理好了,随时都能走,但他们非但不整理,还鸠占鹊巢,那只会寻他们的麻烦。”

孟婉仪喝着小酒,笑着说:“好戏还没开始呢!”

采荷满脸疑惑地看着孟婉仪,如今宫里头的人都在寻晟王府的麻烦,为何这好戏还没开始?

于情于理,可都说不过去。

……

三日后,宫里头派人去晟王府催了好几趟,李氏原本就巴不得孟婉仪不回来,自然不会将院子腾出来,可南宫念宸今日去上早朝,挨了训,说这么屁大点的事还要劳烦宫里的人走十来趟,是不是不想干了。

若是再这么下去,朝廷便会将整个晟王府收回去!

这李氏哪会晓得,他们每次见宫里的人,是匆匆一别,可孟婉仪的人都好酒好菜得招待他们,还时不时跟他们诉说自己心中的苦楚。

次数多了,这些个公公帮着谁,就不言而喻了。

小子挨了训,做母亲的怎会不替她伸张,朝着徐敏芝就破口大骂,说她失了分寸,今日儿子被罚,她便是有了头等的过错。

徐敏芝被骂到泪流满面,李氏还不解气,带着一堆人前往孟婉仪的私宅,才到那,身后的人皆亮出棍棒。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若是影响我儿的仕途,有你的好果子吃!”

这李氏身边的人一向溜须拍马,每个人都顺着她的意思来,唯独孟婉仪这个不怕死的东西,日日与自己作对。

这下倒好了,南宫念宸在皇帝面前丢了人,文武百官皆笑他。

孟婉仪命人准备好茶、好酒、吃食招待李氏,微微俯身,笑着说:“母亲这说的是哪的话,晔儿与月儿是皇上亲封的世子、郡主,儿媳可不敢怠慢了他俩。”

“少拿他俩说事!做晚辈的定是要敬重长辈,你如今倒好,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的面子大,我求着你入府!少给我蹬鼻子上脸!”

李氏哪管得了那么多,扬起手就要打孟婉仪,她现在要做的便是让眼前的人尽早搬入王府,免得待在外边丢人现眼。

孟婉仪后退一步,她现在还是有些防身的本事,想打她,简直是白日做梦!

李氏气不过,愤愤的将手收回去,朝着后面的人怒吼道:“都在做什么!挪不动脚,不晓得自己来这是做什么的!”

那些个家丁抄起家伙就往前面冲。

采荷带着一干护卫在那站着,不让他们进去,在孟婉仪下命令之前,她还是有守护这一方天地的本事。

“哪来的死丫头,快把她丢一边去,误了我下午的牌局,有你们好受得。”搞不定孟婉仪,李氏不信凭借自己的地位和本事,难不成还弄不死一个小小的侍女!

这些人一听到李氏的命令,抄起家伙就要往里面走。

站在采荷身后的孟婉仪厉声说道:“放肆!这里不是晟王府。容不得你们撒泼。”

而后,她又客客气气得说:“母亲莫不是要靠着棍棒说话?在儿媳没出这院子之前,外头可都是京兆尹的人,总不能让儿媳报官,说母亲带着二十余人私闯民宅吧?”

礼数她做到了,但想让孟婉仪低头,看着李氏胡来,她肯定是做不到的。现在看起来是客客气气的说话,实则威胁眼前的人,不要胡来。

那些抄家伙得人都变得胆怯起来,上有老母下有妻儿,若真出了岔子,那该如何是好。

李氏气得拿起棍棒就要打孟婉仪。

这棍棒扬起来,就听到外头有人急匆匆地赶来。“你敢!你敢!哪来的无知刁民!竟敢棒打当今晟王妃!”

为首之人是藏在暗处的京兆尹。

“放肆!放肆!太放肆了!”

京兆尹为官多年,也听到过孟婉仪年少时那些个破事,就连先皇在时,孟婉仪为了毁掉婚书,烧掉太子青楼、茶馆的事情,都是他着手派人调查得。

可今日,居然有人对着这么一个混世大魔王撒泼,还要出手伤人。

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李氏将家伙丢在一旁,眼里满是怨恨。眼前之人,她是得罪不起的。

京兆尹匆匆行礼。“下官参见王妃。”随后指着李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啊你啊,难不成想让自己的孩子、孙子,日后在京城混不下去?”

李氏做的那些腌臜事,京兆尹又不是不知晓。

哪怕她是孟婉仪的婆婆,按照南朝的律例,她都可以死千百次了!

“你赶紧将屋子收拾出来,让王妃住进去,不然皇上大怒,罢免你儿的官职,侍郎也不容易,熬了多少年,才有今日的地位,若真因你,发配到别的地方,可还得了?”

这京兆尹也是个明白人,知晓李氏看重什么,在乎什么。

偌大的南宫家,就出了南宫念深和南宫念宸俩人,晟王下落不明,南宫念深真要发配出去,谁还捞的起他?谁还愿意捞他?

三言两语就让十分不甘的李氏打道回府,京兆尹也劝谏孟婉仪适可而止,这时间越往后拖,麻烦便会接踵而来。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曹大力—1分细剑—1分到处透剧情—1分瞎**魔改—1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然后我成为了猎人:越来越棒了,这本书的重点不在于世界设定,也不在于流畅的战斗,哪怕这些都很棒,而在于妹子的塑造!特别是!特别是现在位于股市定点的蛆娘!我观文十余载,未见如此可爱的傲娇小娘子,唯月票赠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大穿越时代:管天管地管空气,什么都要你指指点点,如果不是有超级外挂,MD你这种ZZ主角队国家队连书里吐槽其他各种作品里的各种小瘪三角色都不如。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