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绿茶霸总他表里不一
绿茶霸总他表里不一

绿茶霸总他表里不一岱危

标签: 乔柠 现代言情 秦子诚
【假君子真阴险男主、扮绿茶追妻火葬场、男主变强复仇、微信群聊的快乐日常】 初遇乔柠那年,秦子诚本以为,乔柠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猎物,却没想到这个猎物让自己丢了心
后来,他为保乔柠,演了一场戏,可那场戏却让乔柠活在阴暗中三年
三年后,他历经风霜从欧洲回国,摇身一变成为了M集团的神秘总裁
人人都说那神秘总裁气质高贵、彬彬有礼,为人却阴辣狠厉
但他们没看到的是,秦子诚屈膝在乔柠面前不要尊严、罔顾身体,只为求得她对他的一丝怜爱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男妖精


秦子诚到家已经下午六点多,今天接他的是个年轻的司机,王叔不在,所以他的怀疑更深了一分。

他慢条斯理地走着,维持着良好的形象和教养。虽然猜到今天的晚餐时间可能不太简单,但是他也丝毫没有忐忑的心理。

刚进大厅,他就看见杨瑶和秦越已经坐在餐桌边等他了,他走过去恭敬地开口道:“父亲、母亲,我回来了,让您们久等了。”

是的,秦家重礼仪,重到没了人情味儿的程度。

秦子诚从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他不能肆无忌惮地向父母撒娇,不能不顾一切地撒泼打滚,一切的生活他都要小心翼翼的算着,去避免被父母拿那祖传的戒尺教训。

久而久之,秦子诚成为了秦家礼仪最好的那个,成为了圈内人家的标杆,成为了事事算计的秦家继承人。只是,秦家二老从那以后少了一个儿子。

秦越听着儿子淡淡的语气,心里不是滋味,因为他外表再怎么严厉内心也还是柔软的,他想跟自己的孩子亲昵亲昵,可他却始终放不下自己习惯的威严,于是说出来的话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先坐下,吃饭吧。”

“好”,秦子诚答道,随后他拉开椅子入了座,仿佛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愿多说。

实际上,他对这个家里的人除了听从他们的命令,早就没什么话可说了,这个家里的一切都毫无温度,他也已经就过了需要温情和爱的年纪了,一切就这么按部就班地过下去,挺好。

秦越看见秦子诚冷淡的态度,他的心冷了冷,怒气瞬间飙了上来,他看向秦子诚想要发作,没想到看到的是用餐礼仪完美的秦子诚,甚至连胳膊抬起的高度都是精准的。

看到这儿,秦越的眼眸透出了后悔和心疼,他突然想起了从前。从前,他从秦子诚三岁起就找人训练他礼仪了。

才3岁呀,秦子诚的小手就经常被打得通红,但他憋得小脸通红也只能忍着眼泪不敢落下来。时间久了,秦越再也没听到过秦子诚甜甜的找他要抱抱。而后,秦子诚就变得越来越优秀了,再也没人能打到他。

可是,他秦越能怎么办!秦家偌大的产业,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总不能让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产业在他这一脉被挥霍了吧,那他就是千古罪人,所以他只能狠下心从小就逼着儿子成长逼着儿子定了性,未来他才能长成参天大树保护秦氏,长青不老!

想到了过去,秦越的火气消了。他仔细想想发现秦子诚根本没问题,秦子诚一切都是按照用餐礼仪遵守的,态度也没问题,喜怒不喜形于色,正是他教秦子诚的。

秦越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他向来要求秦子诚按规矩和礼仪做事,现在自己竟然又想用人情规范他。

果然,感情就是绊脚石。这句话他18年前就应该懂了……

一顿所谓的家庭聚餐吃得静悄悄,就连秦子诚的母亲都冷冷淡淡。

饭后,秦越把秦子诚叫进了二楼他的书房。

秦子诚跟在秦越后面走得恭敬,实际心里对一会秦越要对他说的话早就有了预判,他边上楼边琢磨,一会儿要怎样回答才能让这个父亲满意,从而少插手自己的事。

上了楼梯右手边就是秦越的书房。进门后秦越径直走向座位坐下,双腿交叠,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之上,眼神精光闪闪,很有压迫感。他抬眸看向秦子诚,见他一副恭敬、恪守礼数地立在一旁,眉心微蹙,开门见山道:“你最近跟一个叫乔柠的孩子走得很近?”

秦子诚没有丝毫意外:“是。”

“喜欢她?”

“没有。”秦子诚答的肯定且决绝。

“想睡她?”身为男人,秦越自然知道青春期男孩的冲动,于是他毫不避讳,直接问了出来。

秦子诚波澜不惊,语气玩味:“差不多吧,玩玩而已。”

秦越嗤笑:“玩玩而已,你大早上跑人家里头打着复习的旗号给人家送早餐?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秦子诚不在意秦越怎么知道的,反正他身边到处都是秦越的眼睛,他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钓鱼还得用鱼饵呢,钓她如果我不付出点什么,她怎么上钩?”

秦越依然是不信的,他厉声道:“最好是这样,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您放心,我会达成您所有的期许,我的私事也请您不要过多掺合。”

“你心里最好有数,记住适可而止,一旦让我发现你管不住自己的感情,到时候我不介意亲自出手帮你收收心。”

秦子诚知道这是秦越的警告,又想到乔柠,他心弦不由自主地崩了下,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答道:“永远不会有劳驾您的那一天。”

秦越得到秦子诚肯定的回答,知道这个儿子不是乱来的人,这才语气缓和了些:“希望如此吧。”

秦子诚不愿多跟秦越相处,以写作业为由出了书房。

没人注意,书桌底下的录音笔还在计时着……

这天晚上,秦子诚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乔柠和现实中的一样,美得像幅画,单纯到透明,明明内向又缺乏安全感,却仍然愿意热烈又赤诚地拥抱自己。她清冷如昙花也热情如火焰,即使面对着的是脱下了伪装皮囊的自己,她也依然不顾一切的将他包裹。梦中的自己兴奋到战栗!

梦醒,秦子诚迷迷糊糊地捏了捏眉心。

忆起梦中的一切,他忽地睁眼……将秦越的警告抛之脑后。眼中多了些算计和贪婪,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既然想要,就想方设法夺来啊!”

期末考试将近,乔柠的伤也在慢慢恢复,期间秦子诚对乔柠可谓是尽职尽责。

他利用起了所有的课间时间,当起了乔柠的笔,帮她查漏补缺、答疑解惑。乔柠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数学成绩有所提升。

之前她就像被一道门槛卡住,无论如何都迈不过去。经过这段时间秦子诚的补习,她隐隐觉得自己迈过那道门槛了。

乔柠高兴得不知所以然,打算一会放学后找秦子诚,告诉他寒假有空一定要请他吃东西感谢一下。

但约人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做,难免有些紧张,她冷淡的小脸都藏不住情绪了。

学校大门口一处角落里,秦子诚看着眼前一脸想说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少女,眼底浮出笑意,他突然想看看狼狈的她。

乔柠正有些紧张想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秦子诚好像离自己有些太近了,于是她往后靠了靠。

可她刚要退后就被一双修长好看的大手抓住了手腕。乔柠抬头,发现面前的少年正神色不明地看着自己,他眼神幽深如黑洞,好像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乔柠陷在那眼神中,紧张极了,尤其她心跳得很剧烈,剧烈到影响她的呼吸。

半晌,她才靠着意志力从那眼神中抽离,回忆起那眼神,勾人至极,如同妖魅,吸人神髓。

看乔柠一副被勾了魂的样子,秦子诚看她的眼神越发幽深,他不自觉地仰头,滚了滚突出的喉结,闭了闭眼,这情景又正撞到从秦子诚眼睛上移开的乔柠的目光中。

乔柠的呼吸瞬间乱了,这就是男狐狸精啊,不!他或许比男狐狸精还……性感……还欲色浓烈。

“欲色浓烈”这是在乔柠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词,这个词一冒出来,她就很想逃跑,于是顾不得之前要说的话,她逃似地跑了出来……

秦子诚看着少女逃跑的背影,倒也不急,毕竟日子还长。

**

期末考试结束后,沿清高中的学子们就迎来了寒假,乔柠的伤也已经完全好了。

自从寒假开始后,秦子诚就好像忙了起来,这期间他没跟乔柠联系过一次,但有人看见他与陆悦宜出双入对,来往于觥筹交错之间。

这话,是程绯传给乔柠的,这话也彻底断了乔柠要请秦子诚吃饭的心思。

乔柠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语气很平淡,她回了句:“哦,是吗。”就不了了之。

但那天之后,乔柠似乎越发努力了起来,好像怎么学习都学不够。

她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太正常,但就是心里空空地,不知道该怎么填满。

有一天晚上,乔柠突然想给秦子诚打电话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甚至想看他一眼,可想到自己一向不会找话题,她又有些退缩。

就在她这样两难的情况下,她突然想问自己,为什么偏要听他的声音呢?

她左思右想,终于从心里冒出来一个结论:她不会是喜欢上秦子诚了吧!

因为这种莫名的想念和惆怅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似乎已经不是崇拜,也与友情无关的情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乔柠乱了思绪……

**

除夕将至,乔柠的妈妈也不再忙公司的项目了,一家人终于能团圆。

乔柠妈妈顾芬从回到家的那一天开始,就踏上了自学网络美食的路。

“小柠啊,妈妈给你做了空气炸锅酸奶蛋糕,快起来尝尝。”

乔柠哼唧一声,把脸蒙上了被子……

“小柠啊,再不起床,蛋糕就凉了,快起来,吃完再睡。”

乔柠生气地翻了个身,用胳膊环抱住脑袋,继续睡……

顾芬见乔柠屋子里一直没有动静,又敲了敲了门。

咣咣咣的声音传到乔柠的耳朵里,乔柠终于忍不住喊了句:“妈!别吵了!让我多睡会吧行不行!”

顾芬听着乔柠不善的语气,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噗嗤的笑了,回头喊了声:“老乔,老乔!”

乔父正在客厅慢悠悠的品着茶水,毕竟这酒喝多了啊,得养生!听见妻子的呼喊,他不情愿的放下了茶杯,朝着妻子走了过来,心中有不满,语气却很温和:“怎么了嘛你,我正品着茶水呢!”

顾芬也不在意丈夫什么表情,只是兴奋的跟老乔显摆:“小柠!咱家小柠竟然跟我生气了,我也才两三个月没回来,小柠变了很多嘛,这样多好,有生气,才像个小姑娘!”

乔父斜了一眼:“大惊小怪!还以为什么事儿。”

顾芬怒视丈夫:“你早就发现了,还不跟我说?好啊你老乔,你这是心里没有我了是吧!”

乔父一脸无辜:“你你你……你说的什么话啊,这跟心里有没有你有什么关系啊!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做过让你不放心的事儿了?”语气委屈至极。

“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听小绯说啊,小柠在班级里新交了两个朋友,班级里的同学也对小柠印象很好,对她也多有帮助。可能是环境的影响吧,小柠这性子眼见得变开朗了些,前段时间,还找了朋友来家里复习了呢!”

顾芬听了眼睛一亮:“男生女生啊?我家小柠长相随我,这么漂亮,必定有很多男孩子追求她的!”

乔父哼哧一句:“你有点正形,虽然这时代不同了,但当父母的也不能鼓励孩子早恋,女孩总是容易受欺负的。再说了,女儿明明随爸爸!”说完像懒得争执了一般,走向了卫生间。

顾芬看了丈夫的样子,又想起可爱的女儿,觉得人生不过如此了!

顾芬的工作是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当项目经理,事务所工作忙碌还要经常出差,好在效益比较好,提成也比较高,所以她一直没舍得这份工作,咬着牙一直干着。

顾芬结婚的时候,是为爱裸婚。

乔国梁父亲走得早,母亲堪堪把乔国梁供完大学也走了,他们都是农民,走了也没给乔国梁留下什么积蓄。

顾芬经人介绍认识的乔国梁,她看上了乔国梁老实本分还一表人才,脑瓜一热就不顾父母劝阻嫁给了乔国梁。

结婚后她才感受到生活的苦,他们一家住在租的50平的小屋子里,吃穿用度都要节省,回娘家都不敢回,怕父母见了伤心。

还好,乔国梁没让她输。

这些年她在外出差,乔国梁在家边上班边照顾乔柠,虽然没办法照顾得周全,可是为了给乔柠更好的生活和条件,他们俩已经在尽力而为了。

多年努力没有白费,在乔柠17岁这年他们买了现在的房子,尽可能的让乔柠吃好穿好,毕竟女儿要富养,他们不希望自己在外头对别人低头弯腰,还要让女儿在外被别人嘲笑家境贫穷。

屋子里头的乔柠被顾芬这么一闹,怎么还能睡得着,父母的谈话她都听着,内心也是百般滋味……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覆汉:作者最终还是落入了历史穿越小说的窠臼:挣不出原定历史的桎梏。挣不出也就罢了,还细细碎碎地解释掰扯一大堆,说穿了就是“反向金手指”五个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哈利波特之美国转校生:看到主角记不清剧情就放弃了,这样是好写了,好改的剧情就改,不好改的就想不起来,作者写着舒服,读者看着难免憋屈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是大导演:很久以前读的书,能想起名字就说明书不错。前面讲的韩娱,没有兴趣直接读的后面,感觉不错。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