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冲喜跑路后,病弱郎君吐血三升
冲喜跑路后,病弱郎君吐血三升

冲喜跑路后,病弱郎君吐血三升瓜皮儿

标签: 古代言情 时慕白 沈廉
穿越+无女主+毒舌病娇+空间种田+腹黑互宠 沈廉刚穿越,就被二两银子卖去给病秧子冲喜
只是说好的入赘呢? 怎么好像走向不太对? 病秧子还是山旮旯的金凤凰,太子流落民间的双胞胎兄长? 妈呀,这狗血身份一看就不是好苗头! 沈廉果断准备跑路
什么,想跑? 时慕白冷笑抓回,张口就是吐血三升,吓得某人再不敢动歪心思
本以为得一直靠装病才能把人留住,不想某人冲喜上了头! 沈廉:野花没有家花香,我给家花倒插秧~ 时慕白:…… 沈廉:只要能与花白头,我愿为花变成牛~ 时慕白:过来
沈廉:干嘛? 时慕白:赶牛
沈廉:……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二两赘婿


“个穷酸书生,清高个什么劲儿,反正我不管,这二两银子我是收了,这时家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不就入个赘,都是男人还能少块肉!”

“廉娃啊,你就听奶一句劝吧,你爹娘已经不在了,你说你守着这么个破草棚子,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冻死在里头,去时家好歹是条活路啊!”

“可不是麽,这时家家大业大,家主继承人还是个活不长的,你这入赘过去,过个几年,偌大家业就全是你的了,可不比苦读那几本破书强?”

“行了,别跟他废话,就一头倔驴,只要有一口气,就是抬也要把他给时家抬去!”

……

疼!

脑袋像是要爆浆一样。

一会儿人声吵吵,一会儿敲锣打鼓,沈廉好悬没被直接送走。

谁他妈在宿舍里看剧啊?

这么大声,没看见有人睡着呢嘛!

沈廉很想来个垂死病中惊坐起,可是身体状况不允许,别说诈尸,他眼皮子都睁不开。

头疼,喉咙疼,哪哪都疼。

靠!

这要不是没断片,确定只是喝醉睡了一觉,他都要怀疑自己是跟人干群架被打半身不遂脑中风了。

不然特么咋浑身不听使唤呢!

“这沈家可真够不要脸的,大喜的日子,把人给这么抬门口就跑,知道的咱家办喜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家欠人命官司了呢,晦气!”

“大师,这出气多进气儿少的,真能给我儿子冲喜么?”

“是啊,可别咱家少爷还没怎么着,他先给咽气了。”

“放心吧,死不了,之所以昏迷不醒是被下了蒙汗药,身上的伤是被殴打所致,要不了命,一会儿就该醒来了,此子八字旺,与令公子可谓天作之合。”

又是一通胡说八道,耳根总算清净了。

既然睁不开眼,不如继续睡觉。

沈廉很快就睡沉了过去。

醒来正是深夜,楼下的路灯不知道为什么,没照进来,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摸了摸枕头下的打火机,没摸到。

适应了一会儿,才借着不太明亮的月色稍稍开阔了点视野。

不过……

好像不太对。

这不是他们学校宿舍。

罗帐,拔步床,格子窗,格子窗看起来还像是纸糊的。

床一侧还放着屏风,屋中是一张摆满瓜果盘子,以及立着两根燃一半熄灭的大蜡烛的八仙桌……

古色古香,跟闹鬼似的。

脑子刚冒出这念头,沈廉反手就按到具身体,吓得啊一声惊坐起来。

“靠靠靠!什么情况,见见见鬼……”

“闭嘴。”

身畔忽然响起一道清冽磁性的男声,沈廉被吓了一跳,试探的伸出手去又摸了摸。

一手按下去,滑溜溜的都是肉。

凉的!

沈廉一吓,刚要收回,就被攥住了手。

问题是,攥住他的那只大手,也是冰凉刺骨!

沈廉简直吓尿,哆嗦着打摆子:“大大大大大哥,有怪莫怪,咱俩都不认识,冤有头债有主,您看要不要从我梦里出去,阿弥陀佛拜托拜托!”

没错,肯定是做梦,他这梦中梦,没醒呢!

时慕白被扰了清梦,捏了捏眉心坐起来:“大半夜不睡觉,你鬼喊鬼叫做什么?”

男人给男人冲喜,想起来就荒唐,若不是为了安母亲的心,他根本不可能花二两银子给自己买个赘婿回来。

没错,赘婿。

因为八字关系,对方必须占夫位,即为阳,阳为火,火生旺。而他八字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占妻位,即为阴,阴阳互补。

在时慕白看来,纯属鬼扯。

可架不住母亲信,他只得从了,谁让他这身子骨不争气呢,都不知道能活几年,权当尽孝吧。

要不是那方士要求,时慕白都不会跟沈廉同房,只当花钱买尊吉祥物镇宅了。结果说必须同床共枕,互补养气。

听说过玉养人,还是第一次听说人养人的。

时慕白当时就嗤之以鼻,这会儿看着面前犹如失心疯鬼喊鬼叫的家伙,更是后悔不已,他就应该睡隔壁去!

“你……”

“你,何方怨鬼?”沈廉打断时慕白,抓起枕头挡在身前,浑身上下,连同凌乱的头发丝都彰显着惧怕:“我警告你,我会楞严咒,大悲咒,地藏心经,我还会玉女心经,只要经文一念,保准你神形俱灭魂飞魄散,南无大慈大悲……”

等等,第一句怎么念来着?

“忘了?”时慕白等了半天没下文,咳了两声问。

沈廉:“……”

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忘了。

“就你咳咳……这怂样,我,咳……要是鬼,早就拉你下地狱了。”时慕白捂了捂因为咳嗽而深感憋闷的胸口:“你到底要不要睡,不睡滚下去打地铺!”

“你不是鬼?”沈廉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头戳了戳时慕白腹肌。

时慕白被戳得一抖。

“那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凉?”沈廉纳闷儿道:“腹肌都是凉的。”

“我体寒。”时慕白默默将散开的衣裳拢好:“现在可以睡了?”

“……睡吧。”沈廉跟着时慕白躺下来,却睁着眼睛睡意全无,他现在有点懵。

为了确定真的不是在做梦,他狠狠拧了大腿一把,疼得面目扭曲,眼泪花子都差点出来了。

疼的,看来真不是做梦。

偷瞄一眼身边重新闭上眼睛,长发如缎的男人,沈廉不得不慢半拍的接受一个事实,他,好像,穿越了!

靠!

这尼玛比一睁眼发现身边躺着个鬼还惊悚。

从他半梦半醒听到的那些消息零星拼凑,得出的结论是,他,应该是,被原身家人二两银子给卖到了这里入赘冲喜。

好像是叫什么时家?

那这个男人姓时?

据说这时家挺有钱?

“喂,你睡了吗?”想到这,沈廉又戳戳时慕白胳膊。

时慕白闭着眼睛,冷淡:“何事?”

“咳,那个,你是我媳妇儿?”沈廉个大直男,突然天降个男媳妇儿,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时慕白听出他声音里的忐忑纠结:“形式上的,你就是个吉祥物,尽好你冲喜本分就行。”

沈廉一听乐了,拍胸脯保证:“嗐,不就冲喜做个吉祥物嘛,没问题,我可以!”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论狗头人如何种田:一看是 无限流那种。。。。。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读档2013:算是能看的粮草了,目前起码没啥让我直接弃书的毒点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九州·缥缈录:九州其实不算网络小说。高中时代的回忆,去年又看过一遍,仍然不错。除了缥缈录,九州最爱怀人、旅人系列,可惜龙空上没有,喜欢旅行者的故事,比如魔戒霍比特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