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轮回万世主
轮回万世主

轮回万世主柳浩

标签: 叶长 奇幻玄幻 柳浩
万古之前,神国崩塌、神迹不现,只留座座灵神像遗留后世,供人们观摩冥想,以获万法
五界始,蛮荒现,斗天斗地斗乾坤,展开一段轰轰烈烈的修神之路!妖,很厉害吗?当年我可是一代妖神!神,很厉害吗?当年我可是一代神主!当记忆觉醒,当轮回重现,我,到底是谁?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4章 还要参加


今日,是赤月宗编外弟子晋升初位弟子的时候,这时万族来贺、热闹非凡,就连恒火宗、天狼门都会派人前来查探虚底。

赤月宗后山下的黑晶广场,放眼望去,人山人海,就算是两人之间的窃窃私语声,也可汇成震痛耳膜的声音巨浪。

赤月宗负责此次晋升启灵考核的是柳浩、叶长空两位长老,看着编外弟子启灵成功,正式成为初位弟子,他们心底尤为高兴,可接下来的这一幕却让两人直接愣了下来,暴怒、惊讶,组成了两张精彩至极的脸庞。

本来热闹异常的场面,却在猛地一刹那,忽然的寂静了下来,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整个黑晶广场沉寂了一瞬,忽然地,近千人竟全部跪倒在地,连同两位长老也不例外,额头紧挨地面,双掌前伸,一声整齐的呼喊贫空响起,冲上云霄。

“请灵神恕罪,请灵神恕罪!”

诚恳、虔诚。

“他是夜初云,他是神弃之人。”

“恕罪”之后,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猛然响起,貌似是愤怒无比而冒出来的激动话语,就是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

当然,在场的人们根本不会去追究这些,他们脑中思绪都只停留在“夜初云、神弃之人”这几个字眼上,其中大多人竟露出了恍然大悟般的表情。

“他冒犯灵神,应当处死。”

“对,他是神弃之人,神灵厌恶,他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上。”

......

紧接着,类似这样的话语开始此起彼伏地喧哗起来,他们虽仍就跪拜在地,可脑袋扬起,双眸紧紧注视着最前方的两位长老,群情激昂,好似这个夜初云跟他们有深仇大恨一般。

柳浩、叶长空两位长老站起,相互对视一眼,都皱眉不止。

柳浩身穿赤月宗的标准长老黑袍,身材略有些矮小,摸了一把下巴处的胡须,低声道:“这是有人故意制造混乱啊!”

人老成精的他们,怎会不明白这是有人故意如此,好浑水摸鱼。

叶长空看起来要年轻许多,温文尔雅,看了看下面已经蔓延全场的“火爆气愤”,淡淡道:“这夜初云,我也略有耳闻,听说他前些日子在恒火宗,用了半年时间,前前后后启灵十次,竟全部失败,随后被恒火宗拒之门外,其宗内弟子称为神弃之人,没想到他又来了我们赤月宗。”

“就算他是神弃之人,可要说蹦碎灵神虚像,这根本不可能啊。”柳浩怎么也想不明白,就连他们也无可奈何的灵神虚像,竟然在一个编外弟子的考核中无缘无故破碎掉。

“应该和恒火宗脱不了干系,今天这一切实在太蹊跷了。”叶长空一想到这里,脸色不由凝重起来。

“都是这小子惹的祸!”柳浩看到下方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右臂高高竖起,嘴里还不断大喊着“处死他,处死他”,就一阵头疼。

话刚说完,神情猛地一肃,腰杆也不由挺直了一些,看旁边的叶长空也表情肃然,两人好似都在聆听着什么,半会才渐渐恢复过来,神情好像也轻松了很多。

叶长空看了柳浩一眼,轻轻道:“你来吧!”

柳浩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再推辞拖沓,稍稍上前一步,大喊道:“都肃静!”

为了压住下面的滔天声浪,他都用上了神力。

在柳浩神力催发之下,刺痛耳膜的呼喊终于停止了下来,众人耳中竟还残留着“处死他,处死他”的不断回音,可见众人的激动情绪。

柳浩点了点头,双眼视线移到前方盘坐的那道单薄身影之上,呵斥道:“夜初云,前些天你才刚刚参加了恒火宗的入宗考核,可今天却来参加我们赤月宗启灵,还故意隐瞒姓名,更是导致了灵神虚像破碎,说,你是不是恒火宗派来的奸细。”

柳浩的冷硬呵斥声响彻空间,直到这时,底下众人才将视线转移到了前方的那道身影之上,让人不明白的是,好像从始至终,这“大名鼎鼎”的神弃之人都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不辩解、不反驳,只是静静地坐在那,脑袋低垂,不知想着什么。

空间为之一静,人们心情平复后,倒都想知道,面对如此场面,这被神灵降罪的神弃之人会有什么解释话语。

算上今天这次,十一次启灵失败,这也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广场前方,少年静静盘坐,周围空间还残留着淡淡的神力光辉,悠悠起身、轻轻拍打,飘飘然站起,几个很是随意的动作,却显得那么从容不迫、镇定自如,接着,清冷嗓音就在这黑晶广场传荡开来。

“两位长老,奸细一词,我真的不敢苟同,我想在这的所有人都知道灵神虚像是什么,那是从灵神像中抽取的一丝本源之力,我敢肯定,两位长老对它都无可奈何,那我这神弃之人又怎么能做到,你们可能会想,是恒火宗给了我什么秘密武器,那如果这样的话,我想,恒火宗早就大举进攻了,还让我来破坏一个灵神虚像有什么用。”

说这些话的时候,夜初云心里也有些心虚,他隐隐猜到,今天这事估计跟他脱不了关系,可在这种场合,他也只能满口胡诌,打死不承认了。

毕竟,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比较严重罢了。

直到夜初云站了起来,柳浩才第一次见到了这神弃之人的相貌,少年大概十四五岁,脸上还带着淡淡的青涩之感,肤色白皙,乍一看就是个书生模样,相貌可以说是普通至极,唯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两只眼睛,清澈如水,不含一丝杂质,细看下,眉心处竟有一小小红点,仿若天眼一般,有股邪异感觉透出。

身穿简单的黑色紧身服装,可能是时间长久的缘故,一些地方都有隐隐发白的迹象,给他的感觉,就是一种风尘仆仆的乞丐样子,可尽管如此,少年依旧身姿挺拔、精神抖擞。

相貌虽然普通,可全身上下都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气质,整个人总给人一种矛盾的感觉。

本来就心急如焚的柳浩,听见夜初云的犀利反驳,心中反而火气上涌,袖袍一甩,一股莫名大力向前涌出,直将夜初云推出好远,声音如雷,训斥道:“休要狡辩,今天这事你肯定逃不了干系。”

夜初云全身剧痛,骨头像碎掉一般,眼睛血红,嘴角流出丝丝鲜血,低骂道:“死老头。”

柳浩作为天契神士,听力远在平常人之上,听后更加怒火连连,“猖狂小子,还敢大放厥词”,作势就要再次发力,却被叶长空拦了下来。

“柳长老,你这是干什么,何必为了一个孩子动怒,你可别忘了大长老的嘱咐。”

柳浩也只是着急上火,顺势发泄一下心中的怒气而已,反正只是一个没人要的臭小子,想起刚才大长老的话语,心中稍加平复,轻哼了一声,淡淡道:“大长老有令,灵神虚像破碎一事,在未查明之前,夜初云暂时留住收罪区,没有宗门允许,不得踏出一步。”

夜初云听到此话,脸庞上首先涌出的竟是惊喜之色,试探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是赤月宗的弟子了?”

至于这柳浩长老在他身上施加的痛苦,他也只能忍在心里,待以后找机会再找他算账了,遇仇不报可不是他的性格。

夜初云的询问还未得到回答,底下众弟子便猛地炸开了锅。

“夜初云,这人也太不要脸了,打破灵神虚像,还想进我们赤月宗,真是痴人说梦。”

“就是,他就是恒火宗派来的奸细,请长老三思,万不能将如此奸盗之人留在宗内。”

“算了,有什么可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收罪区是什么地方。”

......

如此种种话语,在场内纷纷传扬开来。

叶长空眉头一皱,当即冷喝道:“都闭嘴,这是大长老的吩咐,任何人不准妄加推论,至于夜初云,他只是留在我们赤月宗配合调查而已,没有任何身份,他的编外弟子身份也直接取消。好了,今天的考核先到这吧,至于下次启灵时间,等待宗内通知。”

听到这话,众人才渐渐安静下来,既然是大长老的决定,他们自然信服,随后而来的就是浓浓的讥笑神色,路过夜初云身边时,还不忘投来鄙视嘲讽的眼神,有的甚至直接竖起了中指。

夜初云只是呆呆地站着,脸色不知何时已经平静下来,全身如一潭死水般没有了任何生气,“难道我真的是神弃之人吗?”

往常当他听到神弃之人的时候,他都会嗤之以鼻,因为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启灵成功,成为一名真正的神士,可今天发生的事,使他对自己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不知几时,天色暗沉,闷雷渐起,不一会,磅礴大雨纷扬而下,夜初云就站在雨幕之下,一直站了很久。

直到大雨停落,天边彩虹斜挂,雨后昏黄阳光轻洒而下,在夜初云身上渡上了一层淡淡金辉,他才慢慢平复过来。

右手将面前散乱头发缓缓拨开,双眸望向远方夕阳,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喃喃道:“大仇没报,我还不能放弃,我还有它。”

少年稚嫩脸庞涌现坚定,眯起双眼中闪出了比阳光更加刺眼的明亮之色。

就这样,夜初云以这种奇葩的方式正式进入了大禹州三大宗之一的赤月宗,经此一事,神弃之人夜初云算是名扬四海,在这大禹州也算一个名人了,只是这名声却愈演愈坏,神弃、灾星、罪人,种种“高帽”都戴在了他的头上。

中极界,烟波浩瀚,其中宗门林立、世家显赫,分东南西北中五域,而大禹州只占东域最东边的一小块地方,神力稀薄,宛如蛮荒,在广阔无边的中极界,真是沧海一粟。

大禹州最东方,五座直插云霄的巨峰竖立,前二后三,众人称之为圣女五峰,赤月宗就坐落在这五座巨峰之上。

在三座山峰后方,有一三不管区域,杂役弟子,闲杂人员,宗内犯下大错的弟子,甚至还有从外抓来的罪恶之人,都居住在此地,这片区域向来都是赤月宗最为混乱的地方。

在这片区域最后面的一破旧小屋里,夜初云坐在沾满灰尘的床板上,皱眉不止,接近傍晚时分叶长空长老才将他接到了此地,还给他服了药丹,被柳浩神力震伤的内腑竟在一瞬间完好如初,使他一阵感叹这小小药丹的神奇。

叶长空对他如此,让他心里对这赤月宗也算有了点点温暖,但也仅限于叶长空一人而已,灵神虚像破碎,还不知道赤月宗怎么处置他呢。

在他想来,虽然他被取消了编外弟子身份,可好歹也算是赤月宗的一名弟子,没想到经过此事后,竟直接将他当成了罪犯看待,这让他很是气闷。

“这赤月宗也真是的,不就是一个灵神虚像嘛,至于这么紧张吗。”

夜初云站起身来,嘴里骂了一句,随手在角落里捡起一把扫帚,轻轻一挥,整个小屋中就尘土飞扬,刺鼻的烟尘呛味使他不由剧烈咳嗽了起来。

捂着鼻子,很不情愿地将小屋打扫了一遍,嘴里还不断小声念叨着赤月宗的坏话,对于现在的安排,他真的很不满意,这种生活条件,还不如他在森林中天为盖地为床的日子呢。

折腾了一会,将扫帚往外面随便一扔,顺便往外张望了一眼,在确定周围没什么人后,夜初云将满是裂缝的木门紧紧关上,还找了一根粗壮的木棍将门抵住,这才拍了拍手,放下心来。

“这里应该是收罪区的最后方,而且大晚上的应该没什么人来吧,再说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呢。”夜初云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也由不得他如此小心,因为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实在太重要了。

夜初云快步跑到那木板床前,上面没有任何被褥,盘腿就直接坐了上去,三两下将外面衣服脱掉,露出了下面白皙的皮肤和没有任何肌肉装饰的胸膛,面庞红润,心里的激动怎么也掩饰不住。

在暗黄亮光的照射下,在夜初云的左胸处,一黑色的图案缓缓显露出来,图案也就常人半个拳头大小,细看下,竟是由九个黑色圆圈组成,由大而小相互嵌套,极其规则,最里面的小圈内,好似还有一小小光点闪烁,像是轻微呼吸的婴儿,很是奇异。

“光点真的比上次明亮了不少,哼,老村长还说这是胎记,我才不信呢,谁家胎记长这样,再说,这图案也只有晚上才会出现,胎记也不会像小孩子一样躲猫猫吧。”

嘴里虽然小声念叨着,可一想起老村长,他心里就没来由的一痛,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之久,直到现在,他都不相信那是真的。

使劲摇了摇头,将心里泛出的杂念努力平静下去,要想找出凶手报仇雪恨,这图案就是他的最后机会。

夜初云摸了**口处的那圆圈图案,触之跟皮肤一般无二,没有任何凸起之感,就像是有人画上去一样,只有最中间的光点一闪一闪,奇妙无比。

“跟我猜的一样,每次进入灵神虚像,这图案就会从里面吸收一丝丝灵神像的本源之力,进而这光点也会越来越亮,只是不知道这回怎么这么狠,竟然直接将本源之力抽光了。”

灵神虚像本来就是由灵神像的本源之力凝结而成,将本源之力抽光,怪不得会直接蹦碎。

嘴角扯起了一个完美弧度,笑容洒满脸上,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他在恒火宗之所以启灵十次,就是他在第六次启灵的时候,发现了这图案的秘密,那会光点简直弱不可见,仿佛轻轻一吹就能熄灭,随后他就继续参加启灵,直到第十次没有任何效果的时候,他才作罢。

因为启灵每年才有一次,他没有时间等待,最主要的,他十次启灵,神弃之人名声渐显,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此种说法,最后恒火宗直接将他踢了出来,无奈之下,他又隐姓埋名进入了赤月宗,没想到在这里的第一次启灵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这次你给我搞出这么一件大事,要是再没回报可就说不过去了哦”。夜初云跟哄孩子一般,瘦俏脸庞都带着点点乞求神色,这次他要是再无所获,那他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接着再不多言,双脸严肃,右手在旁边衣服里一阵摸索,找了半天才找出一个被灰色布料严严实实包裹着的东西,小心翼翼将布扯开,露出了里面一黑乎乎的石头模样的东西,仔细看去,其中心处有指甲大小的红色发出微微亮光。

这块看似不起眼的石头,多多少少却蕴藏着一些天地神力,能助人修行,被人们称为修石,夜初云的这一块,是他给一初位弟子打扫了整整一个月的房间才换取而来,他可是宝贝的不得了,今天舍得拿出来,就是他觉得,这东西可能会给他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

有此发现,还是他第一次见神士斗法的时候,正当他心潮澎湃不能自已的时候,可能是神力的刺激,左胸图案竟隐隐有些发热的迹象,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不论怎样一定要弄块修石来试验一下,也只有这种修石才蕴含神力,而且相对容易一些,当然,找一位神士试验肯定是不行的,这种秘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长吸口气,怀着忐忑的心情,夜初云将那来之不易的修石缓缓靠近左胸处,小心翼翼,因为太过紧张,右手都有些颤抖,额头处都渗出了细密的汗水,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自己的右手。

当修石靠近图案的时候,忽然的,黑色石头竟发出了刺眼的红光,本来就紧张过度的夜初云,直接是一把将石头扔在了地上。

“哈哈,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有效果,我就说嘛,想想我这天下第一聪明人物,怎么会连启灵这种简单的事都搞不定。”

半年多来,少年稚嫩的脸上首次出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快速将修石捡起,夜初云脸上还挂着呆呆的傻笑,半会,才渐渐收掉笑容,压下激动心情,再一次将修石靠近圆圈图案,这一次他的手格外用力,尽管眼睛酸涩难受,可他还是舍不得眨眼,深怕遗漏了什么似的。

当红光再一次亮起时,夜初云右手不由自主的握紧,关节处都有了发白的迹象,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右手那块修石就化成了满手黑色粉末,他静静等了半会,图案还是没有一点变化,身体也没有丝毫异变。

他的脸上充满了失望,垂头丧气,“嘭”,右手用力砸在旁边的床板上,溅起一片尘土。

“真是该死!”

现在,他真正感到了绝望,那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老村长,张叔,刘婶,我真的不能给你们报仇了吗?”

向来坚强倔强的夜初云,竟不知不觉中留下了无力的泪水。

低声抽泣的夜初云,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周围已经发生了莫名的变化,直到他感觉不到任何声音,只有那种死一般的寂静时,他才心有所感,急忙抬起头,左手随便将眼睛一抹,惊讶道:“这是哪里?”

眼前所见,周围尽是一片黑暗,那种静寂的黑暗,像是无底深狱,像是永堕轮回,他的心里竟有了害怕的感觉,不知何时,浑然不觉中他竟然就到了这未知空间中。

来不及感受其他,周围黑暗宛如遇风大雾一样,竟快速退去,而隐藏在黑暗下面的一幕,使他惊愕失色,心受震撼,久久未语。

黑暗过后,随后而来的是耀眼的璀璨金光,光芒四射中,让人感到一种母亲一般的温暖、菩萨一般的神圣,那种感觉,无法言明。

“这,这是什么?”

进入夜初云视野的,是一金光弥漫的高大门户,金碧辉煌,好像通天达地的顶天巨人。

他粗粗计算下来,整座神门将近十丈宽大,高度更不用说,他站到跟前,脑袋高高扬起才能隐隐看到顶处,两边门框光华灿灿,金光如同游蛇上下飞舞,门扇更是光辉璀璨,上面各种神兽栩栩如生,宛如活物,四下舞动,整座神门神圣气息弥漫,安泰祥和,让人心生尊敬之意,不敢有丝毫亵渎。

夜初云眼睛亮光闪烁,细细欣赏着,“那应该是神龙了,旁边的应该是凤了,这个......”

沉浸其中的他,都有点忘乎所以,完全忘了来此的目的。

直到某一刻,他使劲一拍额头,低声啐道:“夜初云,你也太没出息了,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着启灵,成为一名强大的神士吗,怎么到了这里,就完全把持不住了呢。”

一想起要是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夜初云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似离弦之箭般,快步跑到神门跟前,眼前这金黄神门可能就是自己的机会。

夜初云站到神门跟前,真正面对这金光闪烁的神门时,感觉无所适从,如顶天巨人一般矗立面前的金色神门,他渺小如同蝼蚁,那种威猛霸道的压迫感,让他生出一种跪拜伏首的感觉,

似有“嗡”的一声轻鸣,金光神芒猛地绽放,重重压迫力量倾泻而下,顿时使得夜初云双腿一阵颤抖,双膝已经略弯,额头汗水密布,脸色苍白如纸,可越是这样,就越是激发出他心底的执拗倔强。

“人人都说神灵庇佑大地,可为什么我深爱着的石头村会一夜之间惨遭覆灭,养我育我的老村长为什么会死不瞑目,为什么善良可敬的村民全部化为黄土,想让我跪你,痴人说梦。”

一字一顿的清冷话语在这寂静的空间缓缓响起,伴随着的就是夜初云渐渐直起的双腿,就连腰杆也挺直如松,少年稚嫩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泪水,石头村,就是他心底最深的痛,每次想起都让他心如刀绞,他想不明白,在这个将神当做衣食父母一般的世界,可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人们信神拜神,可神又做了什么。

似是察觉到了夜初云的不敬挑衅,高大神门金光越盛,夜初云脊背猛地一垮,像是万重大山压在身上,额头青筋鼓起,本来直起的腰身又弯了下去。

“我,夜初云,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父母,只跪生活了十五年的石头村,若你定要如此,我宁死。”

声音铿锵有力,十五岁的少年,终于是将半年来积攒的呐喊发泄了出来。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内部咯吱咯吱的轻微声响,短短时间,他全身已经渗出了血水,疼痛已经模糊了他的神智,眼神迷蒙,他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可他又不愿就这样屈辱死去,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

忽然的,高大神门金光猛然收敛,突然的轻松感让夜初云直接趴在了地上,一阵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声响起,就在刚才,他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那种感觉,他真不想经历第二次。

就这样静静趴了有半个时辰,像针扎一般的疼痛一直在侵袭他的脑海,可尽管这样,他的双眸却越来越亮。

看着面前收敛光辉的神门,朴实无华,只有上面各种神兽仍然飞舞,跟刚才的神圣相比,这会似更加平易近人一些。

身体坚硬,挪着沉重的脚步,废了好半天劲才堪堪站起,伸出双手,在上面摸了摸,冷硬冰凉,摸来摸去,像是面对价值连城的瑰宝一样,爱不释手,夜初云双脸欣喜布满,接着,一阵从心灵深处响起的大笑声猛然响彻空间。

“今日,我,夜初云,终要崛起!”

随后,使劲全身力气,双手猛地一推,看似威武高大的神门,却在夜初云的双手中缓慢推开。

正当他准备看向神门背后时,“咔嚓”一声,整个神门竟直接破碎开来,还没来得及注意其他,神门碎片就化作一股金光洪流直接冲进了他的身体,身体一震,夜初云就这样直挺挺倒了下去。

眼睛紧闭,意识沉去,他好似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悲惨的梦。

......

黑暗空间中,没有时间概念,不知何时,夜初云全身衣服消失不见,裸露身体上条条金色光线布满,像磐龙环绕,金色丝线的每一次舞动,跟洗筋伐髓一般,都能从他身体中带出团团污垢。

许久,身体金光才淡淡敛去,夜初云也缓缓睁开了他的双眼。

清澈黑眸中金色光芒一闪而过,他慢慢坐直了身体,只是呆呆坐着,不发一言。

“我好像梦到了很奇怪的东西,可又想不起来。”

半会,才喃喃自语了一句。

揉了揉发胀的脑袋,他很清楚他做了一个梦,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心里略有焦急,仔仔细细想了一遍后仍然没有任何头绪,只能作罢。

“想不起来就算了,嘿嘿,不过,脑海中出现的这金刚罗汉体可是好东西啊,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神功。”

他醒来之后,就发现了脑海中多了很多东西,像是本就烙印在他脑海中一般,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神功、神法,一修己一攻外,中极界千百年来,已研究到极致,进而也就有了明显地等级差别,大致可分为凡基、灵基、道基、空基,每种又分为上中下三等。

而他脑海中的东西,就是称之为金刚罗汉体的一种修炼神功,信息看似驳杂,但对于饱读诗书的夜初云来说,理解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一阵研究下来,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些见解,只差亲身实践了。

本来的苦恼脸庞已经完全被惊喜所取代,刚才的焦急情绪一扫而空,少年心性展露无疑。

“我记得一本书上曾经说过,金刚乃世间护法神,惩罚一切罪恶,而罗汉可杀贼、可无生、可应供,一外一己,倒是相得益彰。”夜初云沉吟道。 在修神方面,他本来就接触不多,知之甚少,不过,这些都不紧要,以后总会慢慢知道,现在更要紧的,就是赶紧修炼,从而提升自身实力,想要报仇,最重要的就是实力,唯有自身实力才是一切。

“竟然跳过了启灵那步,直接到达了通门两重境界,太不可思议了!”

夜初云惊讶道,感受了下身体,比先前强壮了不少,肌肉紧撑,那种洪荒猛兽般的力量让他很是迷醉,随意打出两拳,估计都有百斤力量。

启灵过后就是通门境,人类身体生而就有九个心门,将整个身体阻碍困住,只有打通心门,才能脱离天地桎梏,通往成神之门。

夜初云细细感受中,左右两臂神力延经脉汹涌翻滚,澎湃似海,流动一圈后又汇入丹田位置的神池之中,其余地方却透出一股阻塞之感,这种不舒畅的感觉,确实令人难受。

初次感受神力效果的夜初云,兴奋难以自制,也不顾全身光溜溜的,将自己的身体摸了个便,直到感觉到丝丝明亮光线时,他才停了下来。

“从那个空间中出来了,不知道下次进入是什么时候。”

夜初云看了看那异常平静的圆圈图案,他知道要想开启图案必须得有一些奇特能量,比如神力,灵神像的本源之力,或许其他力量也可以,这些都只能等他以后慢慢发掘了。

自语了一句,眼睛一扫,刚好房屋后面有一大桶水,脸色一喜,抱起当头就浇灌了下去,快速将身体清理后,找了一件干净衣服换上,就一溜烟爬到了木板床上。

早就对神法羡慕已久的夜初云,已经急不可耐了。

静坐半天后,将激动心情缓缓平复下来,遇事先冷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老村长一再对他说过,做事不能狂躁,人只要一狂,就很容易出事,这在后来,他可是亲身证明过的。

天色还是灰蒙蒙的,雨声淅沥,“看来那空间中时间几乎是静止的,这样的话,要是在里面能多待一会就好了。”

小声说了一句,再不拖延,双眼闭起,以前,老村长每天都会逼着他看书,一来二去就养成了冥想这种习惯,现在只要看到文字一类的东西,他都会冥想一阵,只有这样,他才能差缺补漏,将一切都做的尽善尽美。

半会,双眼睁开,笑容展现脸庞,“这金刚罗汉体,竟然不光是一种炼体神功,竟还带有一种攻击神法,真是神奇!”

由不得他内心一阵激动,这种奇特神法,他从没听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

“金骨,金血,金肤,还有破灭拳,看来以后有的忙活了。”

夜初云嘴里嘟囔着,可脸上的兴奋神情根本掩饰不住。

金骨,就是金刚罗汉体的第一层,当运转金刚罗汉体时,身体内会产生一种叫做金源的奇特能量,运用金源,淬炼身体骨骼,当全身骨骼全部化为金色时,意味着金骨到达圆满之境,顺之继续淬炼全体,炼就金血金肤,成就金刚罗汉体。

“只能先从左右臂开始了。”

打定主意后,夜初云将心神平定,心定意合,神功法门默默在脑中回响。

“金为至刚,刚为至坚,坚为至强......”

心随法动,神功默默运转,夜初云面前空间似是波动了一下,接着天地中就有一种无形能量被拉扯进他的身体。

能量入体,似泉水清凉,使他不由轻哼了一声,急忙将心神波动压下,意识侵入,像指挥自己的手臂般,将一丝丝天地神力延金刚罗汉体的运转路线转动。

因为他只打开两道心门,所以进入神力在肚脐位置的神池之中流窜,心神调动下,延两臂缓缓转动,其余地方全部堵塞,难以畅通。

原以为的修炼艰难,在天地神力像是他的孩儿一般,表达出很深的亲和力之后,夜初云将忐忑放下,再不拖沓,神法大刀阔斧地运转起来,神力仿佛决堤洪水,在他的身体内部疯狂汹涌起来。

延两臂运转一圈后,金色神力像是汹涌洪流,疯狂灌入神池之中,停顿片刻,又飞跃而出,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整整运转五圈后,他才惊喜的发现,在金色渲染的神力中出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能量来,心中大喜,急忙将那一丝暗金色的能量往右手方向牵引而去。

金源刚一接触右臂骨骼,原本清凉的舒适感一闪无踪,反之而来的是撕心般的疼痛。

一瞬间,他的身体全被汗水打湿,牙关紧咬,嘴唇丝丝血迹浮现,这种痛,他必须坚持。

在他看来,痛苦就是强大的代价之一。

一边神功运转,将一丝丝的金源抽炼而出,一边金源淬炼,疼痛伴随。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过去,肉眼可见的,夜初云的右臂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白皙肌肤下竟隐含着淡淡的暗金色。

直到天际出现一抹淡淡的鱼肚白时,他才停了下来,感受着右臂传来的那种力量感,夜初云的心里,兴奋之余,更多的是无限感慨。

一夜没睡,夜初云仍感受不到丝毫疲累,随意挥了挥拳,就带起阵阵风啸,那种力量感,让他很是满足,不由感叹道:“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时至今日,他都有种做梦的感觉,一切都太不真实了,可事实就是如此,他确实改变了。

“咕”,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现在才感觉到肚子里空空的,算算时间,他已经有一天多没吃东西了,而且经过昨晚,他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饿得慌。

夜初云出了屋子,看了看前面两边整整齐齐的屋子,中间只有窄窄的小道,两旁时不时还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引人心悸,延小路出去,周围尽是一片空旷,放眼所望,只有前面五座巨山矗立,空无一人。

“只能去找叶长老了,顺便打探一下情况,这赤月宗到底如何处置自己,他们应该不会查出什么吧。”

不知为什么,对于叶长空,他总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或许是那一颗药丹的功劳吧。

这赤月宗的不管不问,说实话,夜初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现在也只能抱着侥幸心理以求他们不会查出什么。

万一赤月宗查出了事情原委,他真的不知道该真么办,所以他决定,一定要赶到赤月宗之前证明自己的“清白”。

“还是叶长老好,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我现在就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情。”

一想起吃的东西,他就开始急迫欣喜起来。

转悠了半天才见到了几个杂役弟子,问了下叶长空长老的住址,看着他们一脸的鄙夷眼光,夜初云也只能一阵无奈,看来在这赤月宗只有实力才能赢得尊重。

七拐八绕,废了好半天才找到叶长空住的地方。

看着眼前高大阔气的独立院落,夜初云一阵羡慕眼热,这可比他那破败房屋好多了。

院落中也就只有一间房屋,其他地方都是一些奇花异草,馥郁芳香,沁人心脾,使整个院落多了一些田园风采。

“好地方!”

敲了敲门,听见一声“进来”之后,夜初云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桌的美味佳肴,香气扑鼻,夜初云不由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是你啊,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叶长空一身青衫,清新俊逸,端坐在桌子旁,见到来人后,先是露出一抹诧异,随后笑问道。

半会都没有应答,这时的夜初云双眼都在桌子上的菜肴上,根本没听见叶长空的问话。

见夜初云的呆呆模样,叶长空不由一阵好笑,“还没吃饭吧,来,一块吃点。”

“好!”夜初云一点也不客气,三两步就爬到了桌子上,接着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连吃进去什么东西他都没有注意。

叶长空刚准备制止的右手无奈又缩了回来,摇头苦笑,“这是多少天没吃东西了。”

仅仅一会,整个餐桌就满盘狼藉,连同盘子都被舔得干干净净。

“咯,好饱,身上好热啊!”夜初云仰躺在椅子上,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皮肤通红,竟有汗水浸透出来。

“不热才怪,你吃下去的有花妖鸡的肉,那可是二阶小妖,还混有一些增强体质的药物,平常人吃了爆体而亡都是有可能的。”叶长空忍俊不禁,好久没碰见这么有趣的小子了。

夜初云现在已经有点神智模糊,全身热气腾腾,像是处在一蒸笼,有气无力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叶长空两手一摊,表情无奈,“你也没给我说的机会啊。”

“呵呵,先蒸着吧,吃已经吃了,就当我送你的礼物了,这可是强身健体的大补之物,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过了半会,夜初云早已昏睡了过去,叶长空才走到夜初云跟前,指尖一点绿色光芒出现,由小而大,直接将夜初云包裹了进去,痛苦皱眉的脸庞也在一瞬间安然舒泰起来。

“咦,不是说不能启灵吗,怎么会有神力波动,虽然有些微弱,可跟通门一重相比也不差多少了,这体质也远超常人,怪不得能坚持这么久,或许是用了大量修石吧。”

金刚罗汉体明显等阶不低,已到达天契境的叶长空竟然没发现任何端倪。

夜初云神弃之名远播在外,想来想去,叶长空也只能将此归于修石身上,至于其他的,倒没有多想。

约莫半个时辰后,夜初云迷蒙的双眼才渐渐清晰起来,眼睛扫了扫叶长空似笑非笑的脸庞,他就一阵羞愧,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身体好点没?”还是叶长空首先开了口。

夜初云急忙站起,诚恳道:“谢谢叶长老,身体好多了,我刚才......”

叶长空打断了夜初云的解释话语,“行了,吃了就吃了,反正也没有白吃。”

夜初云楞了一下,感受了一下紧绷的身体,感觉力大如牛、力可拔山,随便挥了两下拳头,风浪呼起,比之昨晚,他的身体又强壮了不少,感觉左腿的心门都松动了不少,这让他震撼莫明,心中对叶长空更加感激,如此珍物,想来应来之不易。

“刚才我用神力疏导时,发现你身体中有许多残余神力,虽然你启灵不成,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用大量修石,对身体也是一种损害,这世间最纯净的力量还是天地间的神力。”

说完,伸手一招,他的右手上就出现了濛濛绿光,氤氲迷幻,似光似气,在手指间流转不停,神秘非常。

虽然夜初云不知道为什么叶长空只感觉到了神力残留,但他也不会多说,这种秘密还是烂在心里为好,对别人也是一种保护,

“这是什么神力?”他对这绿色神力大感惊奇,他还以为所有的神力都是他那样的金色呢。

“按属性类分,应该算是偏木属性,但我更喜欢称它为生命。”叶长空本来就丰朗俊逸的脸庞,配上一脸陶醉光彩,更显帅气。

“我的是金色,那应该就是金属性了。”夜初云在心里暗想。

“谢谢叶长老提醒,我记下了。”他能够修炼的事,暂时还是先保密吧。

叶长空点了点头,随口问道:“这次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夜初云摸了摸头,嘿嘿一笑,道:“一件事情已经解决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我想知道对于那件事,赤月宗准备怎么处置我?”

叶长空沉吟了下,悠悠道:“宗门派几位长老正在严查,暂时还没有什么头绪,怎么,那件事真不会是你干的吧。”

“这怎么可能,我哪有那本事。”夜初云立马反驳,深怕被人误会似的。

“唉,如若查出来是你,虽然宗门不会对一个小孩子怎样,但你也休想在这大禹州立足了。”叶长空一声哀叹,他对眼前这个孩子还是很喜欢的,不骄不躁,率性而为,跟他年轻时有些相像,这可能也是他觉得夜初云有些亲和的原因吧。

“所以呢,我决定了,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要再次参加启灵。”夜初云挺直腰杆,颇有些大气凛然的味道。

“什么!你还要参加?”叶长空惊讶问道。

“对,只有启灵成功,我才能还自己一个公道。”夜初云眼都不眨,好像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一样。

叶长空却沉默了下来,半会才悠悠说道:“灵神虚像破碎,长老院都很重视,你想再次参加,恐怕困难不小。”

“可我想待在赤月宗啊,在外颠沛流离已经长达半年,我很想有一个家啊。”夜初云眼泪汪汪,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行了,别装了,我想想办法吧。”叶长空一脸无奈。

“哈哈,谢谢叶长老。”夜初云立马喜笑颜开,开心笑道。

动之以情,这种办法还是很好用的。

“好了,既然你执意要参加,那就一定要成功,要是再次神像破碎,那罪名可就真落在你头上了,真要那样,恐怕你性命都很难说,你可想好了?”叶长空神态严肃,嘱咐道。

“嗯,我想好了,不成功便成仁。”夜初云重重点了下头。

“好,我相信你。”

......

从叶长空院落出来,夜初云缓步向他那残破小屋走去,思绪万千。

不论如何,这次启灵,他一定要成功,他必须在赤月宗立足,可再想想,他已经通门二重,启灵不可能再失败,参加赤月宗启灵,也只是走个过场掩人耳目罢了,所以心中也稍加安定。

看着摇摇欲坠的破屋,夜初云就一阵皱眉,喃喃道:“启灵成功也好,晋入初位弟子,也就不用住这破地方了,还有修石可领。”

他选择大禹州,也不是无的放矢,根据老村长留下的线索,杀死村民的罪魁祸首就在这大禹州,而最有实力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三大宗门。

所以,他是一定要留在赤月宗的。

......

坐在坚硬的床板上,直到现在他都能感觉到肚子中热乎乎的感觉,那种感觉,舒服至极。

“花妖鸡,嘿嘿,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再弄几只。”

使劲咽了一口口水,夜初云将这些杂念一一除去,双眼闭起,紧接着面前空间丝丝金色光点汇成丝线,他的身体像有一种莫名吸力,将这些金色丝线拉扯而进,根据法门运转,一滴滴金光闪闪的金源提炼而出,将右臂包裹而进,痛彻骨髓。

“运行速度好像更加顺畅了些。”夜初云欣喜道。

花妖鸡加上一些药物的辅助,使夜初云身体更加匀称结实,由外而内,连同肌肉筋脉也更加柔韧,修炼起来也事半功倍。

心中大喜,趁热打铁,夜初云就这样沉浸在刻苦修炼当中。

一连七天,他都在修炼当中度过,饿了就去叶长空那儿蹭吃蹭喝,当然,肯定没有第一次那么丰富,可相比其他杂役弟子,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进入赤月宗第十天,夜初云整个右手金骨大成,成功打通左腿第三道心门,破灭拳第一拳也能熟练掌控,与此同时,叶长空长老也给他带来了好消息,赤月宗在经过商议之后同意夜初云启灵,这也是半年来夜初云的第十二次启灵。

赤月宗的这个决定,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在赤月宗炸响,声浪滔天,神弃之人再掀风浪。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韩娱之光影交错:个人最喜欢的韩娱,此次开启韩娱大门。比肆虐更好,里面感情戏写的细腻。皇冠全收,写皇冠最好的韩娱文。姬叉的巅峰之作。一款温情脉脉的推土机,无数老司机看了都说好。 个人评分:10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综漫:无限征服:进VIP之后全是水,差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全民养鲲进化:刚刚开始看,这个脑洞就有干粮起点!养成节奏,打发时间很棒!后续接着慢慢看,待评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